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Eversleeping(希雷)
查看: 3982|回复: 2
go

Eversleeping(希雷)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7-8 11:15 |显示全部帖子

为猫爹写的东西,猫爹你居然真便当了,抹鳄鱼眼泪。

为我的飘飘梦想……(喂)

 

才发现刚才少了一大段,补上|||||||||||||||||||

 

Eversleeping 

 

Section A 1

希绪弗斯打开冰箱,里面码着整整齐齐的各类罐头,他从左到右数了三格,从那儿的空缺间抽出一罐来。

先用清水洗干净表面,然后推出刀片对准罐头,角度很重要,最后用力戳下去。刀片划过他手指在空中呈抛物线运动几秒后,准确地落入垃圾箱内。希绪弗斯看着自己手里的刀柄,把剩下这半截也丢了过去。

看来有必要买一把专用罐头刀。

这么想着的人站起来拉开床头抽屉,摇了摇头又迅速关上——还有必要去买点创可贴或跌打喷雾。

至于那厅罐头,他有点无奈的拿出起子和十字改刀,从其根本结构上对它进行解剖。

           

希绪弗斯用纸巾暂时堵住伤口,终于把罐头里的食物倒盘子上,然后开始纳闷自己费大气力搞出来的这盘东西到底要放哪里。桌上电脑MSN的信号又响起来,从刚才起,在闷热缺乏空气流通的房间,那声音不知响了多少次,怎么之前他都不觉得吵呢?

暂时丢下手上工作,他走到电脑面前,拉开闪动的蓝色屏幕。

好长一段聊天记录刷出来,以提示自己错过的精彩内容,在那长长的聊天单末尾是卡路迪亚给他的信息。

          

蝎子快跑 01:04:41

喂,在的话吭声呀!

猫爸爸 01:05:06

什么事?

蝎子快跑 01:05:23

等你好久,终于到了。喂,找你问个技术性问题呀,搞完你的猫粮过来解答~!

猫爸爸 01:05:56

急什么,慢慢等吧。

蝎子快跑  01:05:59

喂,猫饼干重要还是朋友重要?

猫爸爸 01:06:02

看我ID,你说呢—_—?

         

挂了卡路迪亚信息,希绪弗斯觉得大脑被人推开一扇窗户,他有点想起来,自己养了一只叫雷古勒斯的猫,已经几日不见踪影,不知什么原因它被气跑了。

希绪弗斯为此担心了好长时间,最后某位号称大学兼修了宠物医学的损友迪捷尔告诉他,如果有喜欢吃的东西跑掉的猫自己会回来。之后希绪弗斯到超市里买了所有品牌口味的猫粮每天一罐,只要哪天开到雷古勒斯喜欢的口味,它就会回家来。

希绪弗斯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发现窗外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星空,这样的星空在大城市是看不见的,但希绪弗斯对它无比熟悉。他呼吸着从窗外吹入的风,带着海洋微咸的湿润气息,却没考虑海究竟在哪里?

希绪弗斯最后把猫粮放在窗台上,祈祷雷古勒斯会喜欢番茄口味,然后转身出门。

            

Section A 2

推开卡路迪亚的房间,他看见两条搁在电脑桌上被牛仔裤包裹的长腿,一只敲着玻璃杯沿的手,其余部分阻挡在高背电脑椅之后。

“卡路。”他敲了敲门。

“哟~欢迎。”卡路迪亚转过椅子望向他。“猫仔还没回来?”

“没有。”希绪弗斯摇头。

“没关系,他总会回来的。”希绪弗斯觉得卡路迪亚语气不太像是在安慰,不过两秒之后他又笑起来,“快过来看这个,你是程序开发者应该知道怎么通关。”

希绪弗斯凑过去,看见屏幕上的花体字——美少女梦工场LC,实验版。

“干嘛?”

“我要通关全部结局,只剩下一个了。”卡路迪亚调给他看自己存档,“嫁冥王,嫁海王,嫁青梅,嫁黄金……只剩父嫁结局怎么都完成不了。”

“让她一直在家打工不要出去逛嘛。”

“我是这么做的。”

“圣战开始后代她出战。”

“我也照做了。”

“最关键是——给她打扮的漂漂亮亮,每天换新衣服,生日送礼就送亲亲提高依恋感你这笨蛋。”

“口胡攻略没这一条吧,根本是你的恶趣味,你这死阿宅。”

         

希绪弗斯把卡路迪亚的腿从桌上赶下去,“我来开个档示范给你看。”

“前置问题‘喜欢什么口味汽水’——你原来喜欢橘子味,‘觉得自己像什么动物’——你不是母鸡么?——哇靠别打人——‘最后你觉得自己是……’”卡路迪亚看希绪弗斯淡定自若地点了【禽兽】一栏,对方转过来微笑着,“这是父嫁结局开启的必须项。”

“…………算你狠。”

卡路迪亚在投身于最后一次通关努力之前,对希绪弗斯提醒道:“记得明天有个小聚会。”

“哦。”

卡路迪亚没说聚会内容,希绪弗斯也不想问,他忽然很想回去再玩一次那个养成游戏。

            

Section A 3

调出【美少女梦工厂】的游戏,这游戏希绪弗斯玩得轻车熟路,不过这一次他仔细看了看游戏开头:那位抱养女儿给他的欠扁大神说,这女孩最大愿望是成为雅典娜女神(—_—)——希绪弗斯准备再通一次女神攻略。

             

他给女儿取名萨沙。

游戏里的女孩一开始只有六七岁大,短短的紫色头发,一双薄荷色眼睛不时眨两下,穿着简单的白色吊带,衣服栏中另一件则是朴素的修女装。

唔……看到这种凄惨状况,某人第一个念头是立马去商店把里面的服装抢劫一空,然后挨个换上。

街道设计颇具爱情海风格。白墙蓝顶的屋,花团拥簇的窗户,被日光晒到炫目的白石子路上迎面走过来个年纪差不多的小孩,带着一脸未涉世事的天真。

[萨沙,好久不见了。我是天马呀!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儿很乖巧的回话:

A告诉他自己真实身份

B隐瞒

B,隐瞒好了。谁要跟你这来路不明的小子说实话。

画面中萨沙欲言又止,天马望着她,目光表示出理解。

(为嘛自己像阻拦女儿跟陌生人交往的不开明家长?希绪弗斯跳出这个念头,很快自行掐灭。)

[欢迎来到赛奇教皇的道具店!]赛奇是这个游戏参与制作之一,他毫不掩饰自己在其中最高目标就是赚钱养家。

[唷~要不要看看旅行商人带来的好东西?]白礼老头子也在里面,一副奸商形象。

他把所有现在能穿的衣服买回家,堆在衣柜里,满满的成就感。

尤其是女儿每换上一件都会洋溢着幸福笑容,侧头赞叹:[好漂亮~!爹的真好^_^]

(希绪弗斯发现自己在电脑面前开始毫无形象地傻笑。)

            

接着现在该去上什么课呢?

舞蹈课堂:雅柏菲卡支着腰,一朵玫瑰别在白色舞蹈服上,严厉纠正学生们的错误姿势。

礼仪课堂:迪捷尔戴着眼镜,不苟言笑地诵读餐桌礼仪二十一条规章。

哲学课堂:阿释密达向学生传播类似宇宙教派知识,该教派在三年前刚被定义为邪教。

武斗训练场:哈斯加特:[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来这里随时可能受伤!但有我在绝不会让各位送命!]

手工教室:德弗特洛斯:[谁要敢做出离奇的东西,我就把工具盒一起吃了!=_=]

家政培训中心:咦???这不就是自己家么?为什么我是培训家政的?

…………

               

游戏中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女儿个子不断拔高,头发由披肩长为齐腰,身材也越见起伏有致,终于在热心(?)的叔叔们照顾下健康成长到14岁。生日那天,收下生日礼物后萨沙眯起眼睛,闪烁着甜美的笑容。

[我也要送爹的一件礼物唷~]

屏幕前希绪弗斯对着那套金光闪闪的射手座圣衣泪流满面。

                

固定事件设定圣战在这一年爆发。

女儿以雅典娜转世的身份参加了圣战,同时参战的还有她的十位课堂老师,两位不法商人,两位课上认识的同龄学生,以及幼时朋友天马。

在他看见那艘满载圣域人和平希望的方舟准备扬帆出航时,心里被什么拨动了。

戎装的女儿英姿飒爽,立在船舷向他伸出手。

[要一起来么?]

[成为我的……]

[做我们的……]

             

Section B

爱情海上的风吹起额发,海盐味里参杂了血腥,萨沙悲悯地看着眼前正被战火肆虐的城池。

[希绪弗斯……]她轻声呼唤身边的人,金色铠甲的战士侧过头,虽然看不见绷带后的眼睛,却也明白对方定是一如既往温柔的望着她。

[我们会胜利吧。]她用肯定的语气。是的,自己必须胜利,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只是为了确定自己的决心。

[当然。我们也会全力为你取得圣战最后的胜利。]

[在上这艘船之前,你能答应我一件事么,希绪弗斯?]

萨沙脱离了庄重的语气意味着,她是在做以个人名义的要求,而不是雅典娜女神的指示。

觉察到语调变化的人这么回答:[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萨沙殿下。但我不敢保证非常时期自己能够履行到最后。]

[……]

萨沙咬了咬嘴唇,这人刚才的回复把她即将准备说出口的请求给堵死,如今她再说‘请不要再做出一人去冒险的行为’也显得失去了意义。

[请不要轻言牺牲,我希望你们每一人都与我战斗至最后。]

           

 [雅典娜大人。]

其它黄金,白银,青铜战士陆续集中在她面前,她又从萨沙回到了女神的身份。[我首先是你的战士,]她身后的男子轻轻说,[再是你们的守护者。]

你们,指这里所有的人。

             

[雷古勒斯。]射手座叫住了临战前雀跃着准备登船的幼年狮子。

[可以过来下么,我有话对你说。]

[是的,老师。]雷古勒斯走过来,暗暗地扶住有些身形不稳的人。[让我站你身边吧,我也有很多事情想跟你说呢!]

           

Section A 4

一天游戏下来头有点痛,希绪弗斯躺在床上抱着枕头翻滚。

这个时候有双凉爽的小手摸摸额头多好!然后给他端来热牛奶拉好被子照顾睡下,顺便送上甜美的晚安吻。或者半夜里拉开被子钻进来,把小小的脸窝进怀里,以便某人醒来后第一时间能够看到清晨阳光中橄榄叶子一样和平美好的情景。

天呐~但愿自己不是做梦,是确实有过这样一段经历。

       

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希绪弗斯觉得有水滴落在脸上。

             


Section A 5

“希——绪——弗——斯——早上好!”

看着踹门而入的小孩,某人含着牙刷脸色发青。

“你不能使用一次你尊贵的钳子按下门铃么?马尼戈特。”

“开你的门用不着。”马尼仰起头,“你多半戴着耳机,耳力衰退,按也听不见。”

“我是来催人,大家都在等你~”

“怎么不是熙德来叫我?”

马尼爆发出一阵闷笑:“他早来过了。因为老老实实按你的门铃,所以现在还在门外边!”

希绪弗斯罩上外套取了早餐跑出去,迎面一张面孔,目光锋利的可以割伤人。

他不及收脚,两人险险撞在一起。还好在叼着的蛋黄三明治碰到对方西服的前一刻,肩膀已经给人扶住及时刹车。

“前辈注意。”

“呃……”

咬着三明治的舌头在口腔中打了个转,希绪弗斯快速反应过来,伸开双臂。

“艾尔熙德,见到你真好。你穿这样很帅!”

熙德扶额对马尼说。

“你给他冲杯咖啡,他还没睡醒。”

“干嘛是我?”

“如果你能扶住他不倒在你身上,我去冲也可以。”

                  

马尼戈特走进厨房,半分钟后传来他惊呼:“——希绪弗斯有没搞错,你冰箱里怎么全是猫粮!”

“啊,那是因为我家养的……”

“嗯?”熙德看着他,那种锋芒毕露的感觉在遇到希绪弗斯后就像被收入鞘中的刀,还是尖锐,却不再那么咄咄逼人,甚至是,有点纵容的温和。

“你什么时候养了猫?”

希绪弗斯点着微热的额头,想起来他根本没有养任何宠物的事实。

雷古勒斯,是他捡回来的养子兼学生。虽然他私下偶尔会称呼他小猫仔,可也不能就此把失踪的小孩脑补成猫咪。

              

Section A 6

聚会上看到了卡路迪亚和迪捷尔,希绪弗斯走过去。

“那猫粮是怎么回事?”

“咪?”

“少装蒜,我家根本没养猫。”

“噗~哗哈哈哈哈哈!”卡路迪亚在哀怨目光照射下装傻不能破功大笑。

“你终于反应过来了呀……哇哈哈,……那次一本正经跟我们说猫丢了,迪捷尔才跟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哈哈……你居然真的去买了猫粮!”

“我说的是实话,猫丢了这么做是有效的。”迪捷尔在旁边若无其事,亦是,毫无愧疚。

“雷古勒斯……他要是被怪叔叔拐走了怎么办……”被嘲笑的人掩面蹲地,无比悲痛。

卡路迪亚不知是笑到捶地还是安慰,巴掌在某人背上拍得老响。“放心啦,那小鬼玩累了就会回来。”

“上次我说猫丢了你也是这句话—_—”

“你自己就是怪叔叔,还有人比你更怪么?”迪捷尔不忘落井下石。

“你们就不要嘲笑希绪弗斯了,”有人用力将他从地上挽起来,希绪弗斯抬眼看着那人光彩照人的面孔,如临救星。

“雅柏菲卡……”

“他刚睡醒,脑子还不太好使。”

艾尔熙德,看来世界上只有你是好人T 口T!

        

过会儿赛奇和白礼双双进来,推过一车香槟塔,极具煽情地喊——“小子们,还在等什么?”

“干杯!”

“唷唬~!”

“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马尼戈特你还未满18禁止饮酒!”

        

希绪弗斯与每个人碰杯,总觉得有些面孔自己很久没看见了。

他见到平时端庄的阿释密达拉住哈斯加特拼混酒,马尼戈特举着酒杯在桌上跳跃躲避赛奇追赶,老学究死硬派的迪捷尔居然在和卡路迪亚猜拳,过了一会儿卡路迪亚开始往天空中撒扑克牌……

“前辈。”黑发的年轻人端着酒走过来,水晶高脚杯中血色的液体在他指间闪耀。

“熙德,你好像也挺高兴。”

“当然,”艾尔熙德难得地笑了笑,虽然脸色如常,不过希绪弗斯断定对方是有点儿……喝多了。

“这是难得轻松的日子,毕竟这样的时光不长久。”

“但我觉得为了这样的日子,之前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我也一样。”

两只酒杯碰撞,交叉,一饮而尽。

          

“前辈……再来一杯,我不信……喝不倒你!”

“算了吧,你还真喝不倒我。”

“再……来…………”

看来真的醉了。

希绪弗斯把人从露台搬到沙发上躺下,解开紧扣的领带,熙德找他拼酒前似乎已经忘记他是把酒当水喝的海量,唯一跟自己有一拼的人又不在此。

好吧,就算人在这儿,他也不敢当众暴露自己教未成年饮酒的事实。

        

“熙德喝醉了。”希绪弗斯坐在沙发上休息,旁边阿释密达已经是独自一人,端着盘蛋糕,用小刀划成整齐方块,再叉起来放嘴里。

“干嘛,看我也不给你吃。要吃自己去拿。”

“我以为你只吃素。”

“这只是你认为的。”阿释密达转过脸,在希绪弗斯注视下睁开眼睛,“就像你曾认为我看不见一样。”

希绪弗斯注视着好友纯色的天蓝色眼瞳,他第一次看见阿释密达睁开眼睛,感觉像透过天窗看见遥远的青空。

 “自从我激发第八感超越了五感限制,视力这东西就可有可无了。”

希绪弗斯觉得阿释密达好像在说什么他听不懂的东西,但他优点是不懂也能装懂,不该问的问题绝不会问。

 “阿释密达,你是学过心理学的。你说雷古勒斯会回来么?”

“你家猫咪?当然会。”阿释密达完全没考虑地回答,一边吞下蛋糕块。“干嘛那副表情,你们又没分开多久。”

“我是担心他呀。那孩子虽然性格表面上阳光极了,但小小年纪喝酒吸烟打架俱全,内心又受童年创伤影响未能痊愈,讨厌孤独害怕寂寞,没有我在会发生什么事谁都不知道呀……”

希绪弗斯只管说自己的,没见阿释密达越听越露出‘我鄙视你’的表情。

“他其实不需要你这么挂心。我觉得远离希绪弗斯有助于儿童成长。”

“我真有那么糟—_—?”

阿释密达笑道:“原来你也会有放不下的东西。”

希绪弗斯点点头:“我觉得这是自己一直期待的日子,幸福得像虚幻,所以……感觉稍微有些许不安。”

阿释密达没有回话而将目光移到了别处,对着虚空看了好一阵子,似是自言自语地说。

“人们会不经意选择了自己想看见的事实,你也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呐,比如说此情此景。可笑的是它之所以成为现实,是因为我们都一样,内心深处相信彼岸所谓幸福的乐园存在……”

倾诉者叹口气。

“况且,你真想见到他回来么?”

   

Section A 7

宴会结束后希绪弗斯一个人摸黑回家。深夜路道上空无一人,只有两排路灯的光笔直的延伸至自己家门。

虽然阿释密达的话连标点都不可信(德弗说的),但他惯用的九成事实加最重要的一成是谎言的技巧在希绪弗斯心里还是种下了问号。

他渴望这种生活,即使幸福得像虚假又如何。在虚假的幸福中可以和朋友一起聚会喝酒,和雷古勒斯一起生活,电脑上还能玩女神养成游戏。这一切跟痛苦的真实相比,自己会选择哪一种?

希绪弗斯自嘲地想,自己真的不算好监护人,尤其在滥用那孩子的依赖与信任这一点。

             

他能回忆起关于雷古勒斯的细节越多,越感到疑惑。

明明一切都很好,为何心里总有抹不去的失落与不安。

在这样的时刻……他怎么能丢下对方一个人……

什么样的时刻?

        

希绪弗斯抬头,路灯指引的道路消失,眼前是一扇巨大的门,门上画着精美的文艺复兴时期风格作品——天使与诸神簇拥下的创世画卷。

不仅仅是门,门的周围也存在着无数壁画。它们散发光谱色泽散布于天空,于是从远处看空气仍是偏深的乳白色,走近才发现,那是无数种光色混合的结果。

他伸手推门,激动的心跳预示着答案就在前方。

下一刻,手指毫无阻碍的穿门而过,一阵狂风卷着莫名其妙飞过来的羽毛刮过,希绪弗斯惊讶的发觉自己不知何时身披金色战甲,站在风暴的中心。

身后少年抹去唇边鲜红,蕴含水气的翠绿猫眼惊讶地望着自己,怀着期待又有些迟疑地吐出个音节。

[老师……]

        

刹那记忆炸开无数片段,碎片中有白色战船,金色飞羽,遍地血淋淋的心脏,针尖般刺眼的闪光,断裂的记忆逐渐被填补,他全部想起来了。

            

下一秒门迅速关闭,来不及说一句话的人被无法抗拒的力量强行排斥出去,四周蓦地转暗,场景像拉上幕帘的舞台消失了,眼前又是寂寥的街道,左右两排孤零零的街灯指向回家的路。

然而他忘不了一瞥而过的眼神。

忘不了话音末尾难以觉察的变调。

那是——无法触及——难以表达——再多祈祷与祝福都无法相抵消的——牵挂

                     

Section A 终末

希绪弗斯看着自己双手。

外表没有什么变化,昨天割的伤口也还在,只是他感到有什么已经改变。

希绪弗斯清理着冰箱里的猫罐头,拿出一盒随便抓只铅笔戳下去。笔尖毫无阻碍地穿透铁皮再从罐头底部穿出来,容易得像戳块豆腐。

他扔了罐头,站起来开窗。现在进入房间的就像刚下过雨后,鲜花草垫混合新翻开的泥土气息。

桌上的电脑屏幕还在闪烁,就在昨晚他熬夜将游戏通关,女神获得最终胜利,然后QQ就被一群要求二周目结局截图的信息炸爆。

——我们搬家去海边了,靠海拥有巨大阳台的别墅!这是地址,明天大家过来玩,还有沙滩可以打排球。最后卡路迪亚丢过来这条信息,他看了眼,电脑都没关就倒头睡过去。

              

收拾好行李坐在床上,希绪弗斯不清楚现在翻滚的情绪是什么,如果他有参加过影响人生的重大考试那他就能准确形容出——这是成绩公布前等待的心情。

他没有理由地知道一旦离开,就不会再回到这里。

住在视野开阔,长满牧草的田园,拥有一栋私人城堡养马匹种几亩葡萄是自己退休后的理想。那么,他等的人会不会有一样的期望?

如果他们不存在于同一个[梦]……

           

“老师。”

希绪弗斯抬起头,目光移至被晨光晕染的门口,金色头发的少年就站在那儿,轻轻地踮起脚尖。

“我回来了。对不起……”

希绪弗斯上前拥抱住少年,将那团柔软的金发揉进怀中,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

“没关系,没关系。你已经很努力了,我一直都为你骄傲。”

“那老师为何刚才好像很失落?”

“嗯……”要不要对小孩说实话呢,“我还担心你不喜欢大庄园。”

“?”雷古勒斯显然没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他伸出手环保住监护人的脖子,满足地合上眼。

            

看到老师在意的样子居然很开心。

不过担心这种事情完全没必要,

因为我的希望,就是同老师在一起。

          

Section C

[修普诺斯,你又在看什么?]

[墨菲斯传过来的梦境视屏。要一起看么?反正我们还得在这里面呆很久。]

[英雄之梦?]达拿都斯翻个白眼。

[那些带着星命死去的战士,他们死后灵魂跟常人不同,奥涅伊洛斯制造了这个空间特地容纳他们的精神,免得下次转世还要从地狱里一层一层翻找。]

[人类的理想真无聊。]达拿都斯嘀咕了句,虽然有些愤愤不平,不过看看死对头的白日梦也比呆坐着好。况且自己也没有兄弟那种想睡就睡打发时间的能力。

[人没事干嘛,总要做做梦的~~啊~~~~]睡神懒懒打了哈欠,[这场景真不错,下次让陛下把行宫布置成这款。]

达拿都斯恶寒了下,决定把这句话当玩笑。[那梦醒是什么时候?]

修普诺斯淡漠地笑道:[那就是下一次圣战来临前88星座复活的时刻。也是我们离开这里的时候。]

             

本文出现的设定:

美少女梦工厂LC——由希绪弗斯,赛奇,哈斯加特等‘圣域养成爱好者’设计的女神养成游戏,在圣域高层盛行。

英雄梦境——在圣战中死去的战士,其灵魂等待复活时做的梦。如果他人在梦中具有重要地位,并且做梦者拥有共同的愿望,梦境会连接起来。

[img]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764/4421483895_9197e33bf0_o.jpg[/img]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7-8 13:12 |显示全部帖子

好赞好赞好赞~~~~~~~

卡路迪亚看希绪弗斯淡定自若地点了【禽兽】一栏,对方转过来微笑着,“这是父嫁结局开启的必须项。”

笑滚。。。

 

即使被发现是虚假的梦境,只要相信就可以不用醒来不是么?何况只要是梦,就有无限的可能性啊。

几百年这样的打育成游戏的梦做下来...绝对会宅掉的!!!!

比如发生"恩,这次圣战的战斗模式设定方面能够有所改进的话..." OMG...

 

LC版Matrix的快乐生活GJ~~~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7-8 14:27 |显示全部帖子

真要做个上百年都在打养成游戏的梦……我觉得观看的双子神也会囧掉的!

这么想吧,打十几年圣战,放两百年长假(其中有两位享受不到这个待遇),圣域员工福利还是不错的~

[img]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764/4421483895_9197e33bf0_o.jpg[/img]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093177 秒, 14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