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6月7日更新镜像F~
查看: 4170|回复: 6
go

6月7日更新镜像F~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5-29 22:29 |显示全部帖子

 

紧急警报:此贴以确定感染最新病毒“镜像-没完没了虐着不让死综合症”,请菜园内各劳动力做好防病抗病减灾工作。

 

===================

 

年轻的教皇把三重冠摘下来,轻轻揉了揉酸疼的眼眶骨,正好看到十五岁的小侍从端着大大小小的药瓶药盏颤巍巍地向一旁的房间走。他清了清嗓子,叫住了少年,接过他手里的托盘,走到那扇紧闭的门前,抬脚踹门。很快他听见熟悉的声音回答“进来”,那声音经过门板的过滤有些微弱。于是他毫不客气地走了进去,把托盘往他床头重重一放,怪没好气地甩着手腕抱怨:“真沉!——希绪弗斯你再不好起来迟早会被炼成药人!”

希绪弗斯已经伸手去摸药盏,闻言不觉好笑:“童虎都给你捎了些什么书?除了话本子还有温瑞安?”说着左一把右一把左一杯右一杯把药统统灌下去,放下杯子做了个鬼脸:“好苦,就不能给加点糖?”

史昂剥了一个橘子,送到他唇边:“加糖也没用,中药是出了名的苦,来吃口橘子。”

希绪弗斯不习惯被人照顾,把橘子接过来撕了一瓣塞到他嘴里,堵住底下那一长串碎碎念的“希绪弗斯啊你快点好起来吧你再不好起来真的会被炼成药人的”,这才往自己嘴里也搁了一瓣,慢慢咀嚼,听着一代教皇嘟哝嘟哝地唠叨:“童虎那家伙给我的橘子就不甜给你的橘子就这么甜偏心也不带这么偏的啊。”他实在忍不住喷声一笑,伸手去捏捏他的脸,恶质地拧了拧:“还没老就这么唠叨,小心没几天就成了赛奇老师那样。”

“我家老头子更要唠叨嘛……唠叨了一辈子,还不是和赛奇老师一样,扎起头发来就是白礼,放下头发就是教皇……”史昂不服气地接着叨叨。

“你又没个双胞胎兄弟和你作参照。”希绪弗斯揉揉他雷劈暴走的草色炸毛,把大半个橘子放回他手里,“来,吃完了别浪费。”

史昂怒得妃色眼眸炯炯地瞪着他,瞪了半晌才想起来他根本看不见:“到底是谁浪费啊喂!……”

希绪弗斯微微笑了:“好好好,是我浪费还不行么?”苍白一张脸陷在层层羽绒枕头当中,笑容温暖,却带着不自知的憔悴。史昂忽然就泄了气,半个橘子刚刚在他手里渥得温热了,躺在手心像是一颗心,停下不再跳了,而余温犹存。他色厉内荏地接着做白工,狠狠白了希绪弗斯一眼,把剩下的橘子全揉进嘴里,撑得满嘴满腮鼓鼓囊囊,几乎要迸出眼泪来。

“慢点吃,别噎着。”希绪弗斯关切说,史昂摆摆手。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希绪弗斯。”

“是啊不是小孩子了,”希绪弗斯悠然追忆往昔,“好久不叫我希绪哥了,还真是怀念。”

史昂寒了一寒:“真冷……你也不嫌肉麻。”

“肉麻?”希绪弗斯轻轻一哂,“你学走第一步路都是我扶的,在我跟前你说什么肉麻?”

这典故史昂自己都不知道,他倒是影影绰绰记得小时候在赛奇怀里哭着挣扎要老师,还真没想过问白礼自己第一步路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走出来的。这样盘算着,他只好换了个话题,伸出一只净白的手在一旁的书堆上比划:“你想听什么书啊,希绪弗斯?”

“哦,”希绪弗斯一本正经,“我忽然对温瑞安很感兴趣。”

史昂险些从床上栽下去:“童虎没有给我温瑞安!……”

希绪弗斯还一本正经地沉思了一下:“……这个问题我还真说不好。”

 

“啊不和你废话了我得去睡了,”史昂故意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好累啊好累啊好累啊~”

 

“去吧。”希绪弗斯轻轻摸摸他的头,很温和地笑了,那笑容几乎让他想起小时候,“晚安。”

 

教皇厅的厚地毯踏上去无声无息,估摸那孩子已经走远再也听不到这边的声响,希绪弗斯向床边弯下腰,用一条手帕压住了喉间的咳嗽声。

 

史昂默默地背靠着门板站着,听着里面一声接一声的咳嗽,面容坚冷如铁。

风中柳絮水中萍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5-29 22:43 |显示全部帖子

诶……最后居然又多了一段……OTLL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09-5-29 23:55 |显示全部帖子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菜园烈士

发表于 2009-5-30 00:33 |显示全部帖子
菜园发布红色紧急警报,新型作物传染病“镜像-没完没了虐着不让死综合症”现已于菜园内流行传播感染,据最新统计资料显示,已确诊重症患者3名(包括该病的传染源某南瓜),疑似病例1名出现疑似被感染症状,另有可能被感染作物无数,请菜园内各劳动力做好防病抗病减灾工作,力求将该传染病扼杀在传染源!!
鸡摸啊!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菜园总受

发表于 2009-5-30 14:43 |显示全部帖子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7 14:41 |显示全部帖子

镜像圣域F:当我们小的时候

圣域山下罗德里奥镇的长者送了些鲜花水果来,教皇正埋首与公文艰苦奋斗,顾不上接待,长者便去探望射手座,等一会儿史昂忙完了案头公务过去凑热闹,却听见那一老一少两位八卦正八卦得来劲,把当年那些孩子气的笑话统统翻出来作为话题。什么笛捷尔刚来圣域整天找不到东南西北总是阿释密达牵着他送回水瓶宫去,什么马尼戈特调戏雅柏菲卡被小美人用拳头揍得鼻青脸肿,什么卡路狄亚就是不肯用自己的两条腿好好走路一定要让希绪弗斯背着,什么童虎妄图在天秤宫里种竹子结果竹子是长了出来竹笋一直漫到狮子宫雷古拉斯很好奇地看着它拔高再拔高看了整整一天。长者和赛奇教皇私交甚笃,连希绪弗斯小时候的糗事也知道,比如希绪弗斯刚到圣域是跟着教皇住的,赶上下雨天,他跑到殿外去给外面的一盆茉莉花打伞,那花上了些年头,绿油油的叶子甚是繁茂,一把伞几乎罩不过来,把他淋了个透湿,等教皇发现捉回去换衣服泡热水已经晚了,发了一天一夜的烧才算作罢。希绪弗斯自己都把这事忘了,如今想了起来,不由得捶床而笑,笑得不住咳嗽,闷闷地埋在羽绒枕头里,想象得到苍白脸上泛起怎样妖冶而狰狞的的酡红。史昂正要进去,听见长者微微感慨:“这一代的教皇猊下是跟随白礼大人在帕米尔长大的,小时候的样子我就不得而知了。”

“他啊……”希绪弗斯好容易止住咳嗽,“他小时候……”

史昂生怕他说出什么事情来,赶紧推门进去打招呼。其实希绪弗斯只是想八一八史昂他小时候和童虎一起出街,路上遇见小美人(是货真价实的小美女!)送花,只送给童虎却没有他的份,小炮仗居然跑去问人家为什么,小美女红着脸讷讷地送给他一个洋娃娃,当场把炮仗石化掉。虽然隔了那么多年过去,他还能很清楚地记得童虎回来得意洋洋地宣扬这件事的时候,史昂恼羞成怒满教皇厅地追杀他,马尼戈特乐得在地毯上打滚,连已经快要炼成清冷淡漠悠远如月性子的雅柏菲卡也笑倒了,笑得如假包换幸灾乐祸。那么多年,能让雅柏菲卡真心大笑的时候并不多。

送长者离开十二宫回到教皇厅,史昂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还是进了希绪弗斯的房间,进来之后却忽然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好反手握着门把手呆呆地站着。希绪弗斯察觉了他的沉默,抬起头来笑了笑,温和地招呼说:“过来,史昂。”

史昂乖乖走过去坐在他身边。希绪弗斯摸索着摸摸他的头,感慨:“真快……一眨眼连你都这么大了。”

“……”史昂黑线,“……希绪弗斯你不要用那种倚老卖老的口气和我说话!……”

希绪弗斯打定了主意要刺激他刺激到底一般,对他的话置若罔闻,接着叹口气,笃悠悠地感慨下去:“我还记得你第一次被白礼老师抱来圣域给赛奇老师看,才一岁多点,小小软软的一个团子。白礼老师那脾气你知道,抱个新鲜还成,哪里是正经带孩子的料,没一会儿就拖着赛奇老师下棋叙旧去了,把你搁在教皇厅的桌子上——没错就是你现在在上面趴着批文件的那张——你已经会爬了还不会走路,自己在那里睡醒了没人管,就四处乱爬??——”他抬起一根修长食指轻轻抵住自己的太阳穴,感到精神有些明显的不济,“要不是我刚好那时候进门,你现在早就没有这么帅的鼻梁了。”

史昂不由自主地想象了一下自己塌鼻子的样子,果真被刺激到了,狠狠地打了两个寒战。希绪弗斯接着教育:“所以你要记住,史昂,将来带孩子的时候,第一要耐心,第二呢,就是不能把孩子扔在那里就跑了,否则你家孩子会变成塌鼻梁。”

把这句话认认真真记住了又反复回味了几遍的年轻教皇这才察觉其中的玩笑意味,顺手抄起一个羽绒枕头砸在他头上,于是希绪弗斯被砸倒在枕头堆里:“你又在胡说了希绪弗斯!……”

“……”希绪弗斯的被砸倒并不是游戏中的作态,他的体力是真的不足以支撑哪怕是羽绒枕头这样的冲击力了。于是他索性不再费心爬起来,就歪在枕头堆里笑着辩解:“这是真话!……你自己忘了还怪我胡说——当年我一进门就看见你从桌子上直摔下来,魂儿都吓飞了,赶紧跑过去把你接住,背后砸青了那么一大片,气得赛奇老师一个劲说白礼老师就是那祸害……”

“你还胡说!”史昂不由分说抄着枕头接着砸,颇有当年被人作弄之后满教皇厅乱转追杀的遗风。半晌不见希绪弗斯动弹,炮仗这才慌了神,七手八脚地扒开枕头把那张苍白的脸挖出来:“希绪弗斯希绪弗斯……”叫着叫着带了哭腔,“……希绪哥……”

一直暗自积蓄力量的希绪弗斯伸手把他拖倒在自己胸前,揉了揉乱七八糟的长头发:“呐,当年就是这么被我接住的……倒是没有吓哭,睁着俩大眼傻乐。”

史昂鼻子有点发酸,兴许是在他身上那些凸出来的骨头硌的,从记事开始希绪弗斯的怀抱总是很软很温暖,想帕米尔的时候是可以去暂借一趴来抒发情感,而喝酒打架以后也是可以借酒装疯让他抱着一边善后一边叹气的。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希绪弗斯身上也有自家老师那种很硬很嶙峋的老骨头,而那种很硬很嶙峋的骨头和他很帅很挺拔的鼻梁是天生气场不合,每次亲密接触必使他酸鼻。希绪弗斯还在说,低而安稳的声音透过心跳传过来,一声一声,扑通扑通。

“……我想着应该没事了吧,把你放下就去找赛奇老师,没走两步,掉头一看就见原本在地上爬的小团子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跟着我走路,还张着小手咿咿呀呀的要抱抱,没走两步就摔在那了,还好没有摔到鼻梁……然后坐在那里就哭了,我哄也哄不住,好不容易哄住了,可就不能放下了,一放下就接着哭……没办法,我就抱着你去见赛奇老师了……”

史昂低声地应了一声。他是真不记得那些事了,那时候他才能多大,希绪弗斯说了,一岁多点,就算他是神童,也不见得那么早就能记事。

“……再后来呢,笛捷尔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来了,白礼老师舍不得你走,反而成了你是最后一个回来十二宫报到的。……”希绪弗斯说着说着,听见史昂在那里抽鼻子,“怎么了?”

史昂不回答,用力扒住希绪弗斯的肩膀,继续抽鼻子。对于“看”和“看见”这一类字眼,他比希绪弗斯还敏感。

希绪弗斯轻轻推推他:“不早了,早点回去睡吧。”

“好。……”史昂半天回答。

走到门边,他回过头看了希绪弗斯一眼。

“……希绪哥你不要死……”

希绪弗斯没有听清楚他说什么:“什么,史昂?”

“没什么,希绪弗斯,晚安。”

年轻的教皇无声地走了出去,门关了。

风中柳絮水中萍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09-6-7 21:12 |显示全部帖子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52531 秒, 19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