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南弓 发表于 2009-5-17 01:08

【希熙】 风化(架空版)[tbc 5.30更新31楼]




迷路了。
希绪弗斯迷路了。
在梦境里。
希绪弗斯在梦境里迷路了。

眼睛火辣的痛。
手指刺骨的冷。
四肢百骸无一不是疲惫倦怠。
他在黑暗里四处碰壁却仍自挣扎。

女孩惊恐无助的哭叫。
男人残酷凶狠的吓骂。
指挥台一遍快似一遍的指令。
要坚持啊,他将手指抚在唇上,轻轻的坚定的道,要活下来啊。


恢复神智的一刻,希绪弗斯下意识的想睁眼,随之而来的便是深刻的痛,洪水般淹没他,几乎再一次昏过去。他死死抠住身下的床单,享受着指甲抓破织物与钢架角力的快感,挨过铺天盖地的剧痛后,希绪弗斯抬手摸摸眼睛上厚实的纱布,挑起一抹夹杂着无奈与自嘲的轻笑,这下玩大了。

手腕被捉住,他猛的一震挣脱开反手去扣那人手掌,才发现手指已经无力颤抖着连握都握不紧,松垮垮的贴在熟悉的带着微小伤痕的掌心里。

“……熙德?”希绪弗斯半支起身体惊讶的试探。

“别动,躺好。”黑发的青年扶住他肩膀按回床上,点了头才想起他根本看不到自己,一时无言。

陷在无尽黑暗中的希绪弗斯本能的抗拒静默,随意开口问着,“几点了?”

“不到十一点。”

希绪弗斯点头,然后困惑的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咽回去。艾尔熙德随着他转头看向窗外,眼神越发心疼,补上一句,“是晚上。”


医生来查了房,一项项嘱咐着病人和护士,毕竟是因公负伤的单身刑警,医院方面自然会更负责一些。希绪弗斯听着答应着,从头到尾表现的理智且平和,甚至没有过多的问及眼睛的情况,

护士扶他坐起来喂了些水,然后询问是否要立刻通知他的同事时,他笑了笑说,“算了吧很晚了,可以的话明天给我搭档……不,上司吧,请帮我联络刑侦科赛奇先生。”对方有些哑然,却也并未说什么,只是礼貌的答应着退出了房间。


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一直沉默着的艾尔熙德坐到床边,“吃点东西?”

“不用了。”希绪弗斯摇头,摸索着找到艾尔熙德的手,用力握了握,“晚了,去休息吧。”艾尔熙德想扶他躺下,却被轻轻挡开。

“我想坐一会。”他坐的很端正,像每次主持会议时一般,“直视着”前方。唯一凌乱的,只有在掌心下皱成一团的床单。

艾尔熙德注视着他,手指贴上已然收敛了笑意的脸颊,希绪弗斯按住那只手,牵引着一路上移盖在自己眼睛上,轻轻吐出一声低吟,“疼……”那只手比自己的尚冷了几分,然后是同样冰冷的脸颊贴上来,有液体滴落在脖颈,艾尔熙德惯然平板的声音里夹杂着慌乱与无措,在他耳边低低的近乎啜泣,“希绪弗斯,你要撑下来。”


第二天一早,比警局同事更早抵达的是蜂拥而至的记者,纷纷挤在病房门口要求采访舍身营救市长女儿的刑警队长,两位值班护士费力的劝阻着,这时房间内穿出不大却清晰声音,“请进来吧。”

希绪弗斯靠坐在床头,未打吊针的左手隐在被单以下与熙德的右手交握,朝着嘈杂的声源公式化的微笑后便转头面向有阳光照射的方向。他有条不紊的回答着各种问题,就像每一次在电视采访中做的那样。

随着时间拉长,艾尔熙德的眉头越皱越紧,这时一片闪光灯中一位记者大声抱怨,“希绪弗斯先生,请看镜头。”电光火石之间,希绪弗斯用力攥住艾尔熙德险些拍案而起的手,凭着声音面向说话人——尽管有一些误差,房间里安静下来,说话的记者有些心悸的下意识退后一步。

“抱歉,这位先生,我看不到镜头在哪里。”
“不过我非常感谢您带来的消息,Athena女子中学二年A班全体学生与老师没有任何损伤,我想这是所有人希望看到的结局,当然包括我在内。”
“如果各位的采访已经告一段落,请自便。”

在那双被厚重绷带掩盖的眼睛“注视”下,近十位记者窃窃私语着向门口退去,一位始终沉默并未发言的年轻女记者却突然近前两步,“希绪弗斯先生,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也是唯一的一个。”在得到希绪弗斯的首肯后,这位姑娘如小鹿般明亮的眼睛一一扫过停下来盯着她的诸位记者,“对于今天在场诸位前辈始终强调的,您救下了市长女儿的功绩,您有何看法?”

希绪弗斯微微错愕,然后露出一点无奈的表情,就在他沉吟着如何回答时,门口响起低低的惊呼与凌乱的脚步声,本来并未关闭的房门被大力的推向墙壁又弹了回来,发出刺耳的撞击声。一个匪气十足的男人倚着门框,毛躁的灰蓝短发拒绝地心引力肆意张扬,他手里把玩着一只听诊器,笑嘻嘻的露出一颗虎牙,却浑身散发出来者不善的敌意,“各位,会客时间结束,医生叔叔要查房了哟。”


在那双锐利的苍蓝色眼睛逼视下众人鱼贯而出,希绪弗斯将头偏向与声源相反的方向,挑起个一贯的微笑,殊不知倒映在玻璃上的脸因为没了温和眼神的遮掩,神情显得格外嘲讽与犀利。他用足够传到门外的音量说,“人命没有高低贵贱,我看到的是34双求救的眼睛,至于哪一位是市长女儿,只有整理结案报告的人才需要知道。很遗憾,我从来懒得做那些工作,这次更不需要了。”

之后,他倦怠的放松下来,“总是问这么尖锐的问题,以后的日子会不好过的,让叶。”

最后一位提问题的记者小姐正与后来的门神先生大眼瞪小眼,闻言马尾轻甩潇洒转身,叫进门口的护士来拔了吊针,自己也跟到床边,将背包连同录音笔一起扔在旁边的空床上,拿了只苹果递到希绪弗斯鼻子前面,“要吃么?”

希绪弗斯笑笑拨开她的手,朝着门口板起脸来训斥,“马尼戈特,把口香糖吐掉衬衣扣子扣好下摆收进腰带里领带打正常的温莎结外套从肩膀上拿下来整理平整再说话。”

“是,是。”马尼戈特一面慢吞吞的按他说的整理仪表,一面偷眼去看面无表情机械化的啃着苹果的让叶,希绪弗斯听出了什么,若有所思的对上马尼戈特,“制服呢?”

“啊?”马尼戈特没料到他会问,再想编瞎话也知道很难蒙过去,干脆破罐破摔,“我放假,强制的那种。”

“那叫停职。”希绪弗斯很想踹他,考虑到行动力还是作罢,只是招手让他坐到跟前,不怎么好奇的问,“你又干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唉,赛奇先生可真凄凉。”

“他能干什么事。”让叶将果核准确的丢进垃圾桶,“无非就是暴力逼供,暴力取证。喂,矮子,不如我这次的作业还是采访你吧暴力刑警。”

“滚一边去,死丫头。”马尼戈特朝她竖中指,被狠狠踢了小腿迎面骨一脚,然后跳着脚看让叶收拾了背包站起来。“你去哪?”

“不是你说让我滚么。”让叶居高临下的藐视马尼戈特,然后想起什么拍了希绪弗斯肩膀一下,在他忍笑着转过头来时按下手机快门,“OK,我能交差了,再见。”顿了顿,她有些试探似的轻声说,“早日康复。”

“谢谢。”希绪弗斯笑着点头,“路上小心。”然后也不管位置的推了马尼戈特一下,“送你师妹出去。”

“这位先生,在你面前的美少女是跆拳道黑带,你是要我保护可能被她袭击的路人吗?”


希绪弗斯摆摆手,“好走不送。”忽略掉某人跌跌撞撞摔出门的难听惨叫声,他躺下来把被子拽过头顶,整个人蜷缩进去,像是忍耐着习惯着——黑暗,以及其他。有力量向下拽开薄被,他抗拒了一下却还是放弃,重新暴露在有着消毒水味道的干燥空气中。

“以为你出去了。”
“……抱歉。”
“嗯?”
“下次我会告诉你。”

希绪弗斯牵他在床头坐下来,头枕在他腿上蹭着,满足的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熙德的足音真的很轻啊,完全听不到,像猫一样。果然是天生做狙击手的材料呢。”沉了一会没有听到回答,希绪弗斯做戏十足的悲伤叹气,“熙德你,还在生气啊。”

“对于用天花乱坠的说辞把我骗进狙击队半年后就立刻交了调职申请的前辈难道不该生气吗?”

“真难得,一口气说了好长一句话。”希绪弗斯顾左右而言他的转移话题,艾尔熙德冷冷的煞气与轻轻拨弄他头发的动作截然相反,就像每一次,那一本正经的年轻人边皱着眉头说不可以边纵容他恶劣的种种坏习惯。

很想再看一次,那样骄傲又内敛的神情,那样只属于他们之间的默契,与柔软。


也许是消毒水的味道会让人觉得没精神,空气常常像是凝固了一般,希绪弗斯并不喜欢这种窒息的感觉,他缓慢的坐起来,强迫自己忽略锐利的疼痛,“因为你进步太快了,我当然要在被超越前打包闪人,每次路过狙击队看队内排名榜都很有优越感,熙德一直被压在我名字下面呢。”

“这是当前辈的该说的话吗?”
“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嘛。”
“我可是一直记着的,前辈欠我一次排名赛。”
“乖,忘了吧忘了吧。”希绪弗斯以哄小孩子的语气说笑,“不如下次我们去比钓鱼吧。”

“……不会忘的。”艾尔熙德全神贯注的注视着他,不欲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表情变化,却是徒劳。希绪弗斯就像是天生有一张完美到恐怖的面具,若他不想给你看的,剥皮拆骨也分辨无能,就像此刻,用一张温柔且兴趣昂然的脸聆听,而你绝对猜不到他在忍耐着什么。艾尔熙德颓然塌下肩膀,额头抵在希绪弗斯肩窝里,用没有人甚至连他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喃喃——“到死也没有忘。”

“很多天没好好休息了吧。”希绪弗斯按住他后脑,像是安抚受惊的动物,手指插进墨染一般的黑发中摩挲。他摸到另一侧床沿,向那边挪了挪,拍拍半边空床,“过来,躺一会。”

艾尔熙德想拒绝想说不需要想说只要看看你就好了,但最终还是偎在他身边躺下,谁要他对这个人所说的大多数话都没有反抗的能力。希绪弗斯的胳膊就放在他脖颈下面,肩膀贴着自己的脸颊,隔着单薄的睡衣依稀能感觉到体温还有些高。上次喝药是几点来着,马尼戈特该回来了,不知道能不能指望他,还是希望史昂过来吧,艾尔熙德迷迷糊糊的想着,明明知道应该还有很多事要做,却很想睡,就在这暖暖的呼吸中睡过去,再也不醒来。

希绪弗斯像是仍能看到一般“注视着”自己的臂弯,没人知道如果那双祖母绿色的眼睛仍然安好,将是怎样柔软的神情。窗帘被风吹动的响声惊扰了他,像从睡梦中惊醒般一震,真是不专业的瞎子,希绪弗斯自嘲的勾起嘴角,还没有放弃吗,已经看不到了啊。

他将头陷在松软的枕头中,总觉得眼睛还好好的待在应该存在的地方,只是痛,痛的恨不得挖出来,然后便会想到已经挖出去了嘛,还是自己被人扶着亲手签下了手术担保。他在这样的死循环中竭力挣扎,终于混混沉沉睡去。


门外,马尼戈特倚坐在墙边,挥手拦住了查房的护士,悠然自得的点了根烟喷云吐雾,直到一只大手抢走了烟卷顺便捶了他头顶一拳。

“嘶,你干什么啊牛。”马尼戈特头也不抬的搔搔头发,拍拍身边健硕的小腿,“坐下,我最讨厌抬头看人。”

跟在哈斯加特身后的史昂有一车话想要调侃他,却只是抿了抿嘴,在他面前蹲下,“你怎么在这?”

马尼戈特咧嘴一笑,双手捏着史昂粉嫩嫩的脸颊往两边扯,眼神却是正经的,“妨碍别人恋爱会被马踢,现在进去,会被长翅膀的马踹。”


睡醒一觉,希绪弗斯发现自己被围观了。还没辨认出屋里有多少人,就先听到一串炮仗般的嘘寒问暖,然后被扶起来塞了水杯和药,接着是体温计,再后是一颗软糖,“史昂你……”他拽住身边一次次卷起小旋风现在甚至开始擦医院设备的年轻同事,“就不能安静会么。”

“哦。”史昂点点头,乖乖坐下来,然后朝着童虎命令,“把那个保温壶拿过来,还有汤匙,去洗些水果来,哎算了你肯定洗不干净还是我去。”说着又站起来跑走了,希绪弗斯无奈的靠回枕头上,“你们谁去阻止他一下。”

“算了让他忙吧,史昂一紧张就洁癖发作你又不是不知道。”哈斯加特拍拍他头顶没什么诚意的安慰,顺便架起了桌子放上热腾腾的汤,引着希绪弗斯的手让他自己碰触到,“一会我去学校接雷古勒斯,这周先让他住我那吧。”

希绪弗斯的手顿了下,洒出一些汤水在桌子上,不太抱希望的问,“没告诉他吧?”

“某人早上把这城市里一半报纸的记者都放进来了,你猜这会你儿子会不会知道。”马尼戈特闲闲的说风凉话。希绪弗斯这才想起什么,慌乱的探手在床头乱摸,“我手机呢?你们有接到他电话么?”

哈斯加特眼疾手快接住被碰落的玻璃杯,摁住他,“你冷静点。赛奇先生给雷古勒斯打过电话了。”

希绪弗斯点点头,“明天,带他过来吧?麻烦你了哈斯加特。”

“自己人客气什么。”哈斯加特看看表,“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他警告的盯了马尼戈特一眼,对方嬉皮笑脸的朝他摆手欢送。
 
【TBC】
 

香酥米粒 发表于 2009-5-17 02:13

以希绪弗斯的人格担保72小时内填完!!
 
=========================
 
看到这一句心啊瓦凉瓦凉滴……
--------------------------------------
看完回来说
强势的让叶JJ好萌,炮仗好可爱触到我笑点了,马尼GJ!!

Rei 发表于 2009-5-17 02:19

标题…………怎么又是风化……………………………………OTL乃这是偷懒…………
一边虐着一边萌着……TAT
 
“现在进去,会被长翅膀的马踹。”……

南弓 发表于 2009-5-18 02:23

希殿的人格怎么了么=______________,=
 
很好,为了不让米粒你失望,我决定慢慢写每天1000字TX美人给希殿开后宫……!
 
至于标题,经人提醒我想起来了它原来叫风筝,但是现在写的和之前那3500字已经完全不是一码事了………………好吧其实我就是懒得取名字嘛好不容易想到那五个真想用一辈子……
 
==================
 
 
“笛捷尔在看什么?”希绪弗斯已经放弃阻止在屋里团团乱转的史昂了,转向有翻动书页声音的方向。

“你的验尸报告。”

“喂!”卡路狄亚打他后脑勺,“人又没死!”

“将来的验尸报告。”笛捷尔点点头,继续翻,“你要看么。”

“喂!”卡路狄亚继续打,“说话就不能用脑子么!”

希绪弗斯倒不怎么在意,“你念吧。哎算了,反正我也听不懂。”他下意识的去摸眼睛上的绷带,“这玩意什么时候能拆掉?”

“要看恢复情况。除了手术创口还有匕首造成的外伤——”

“行了你闭嘴吧!”正牌外科医生卡路狄亚用雪梨核堵上他的嘴,转而对希绪弗斯怒目而视,“你问他这个成天跟尸体打交道的人有什么用。”

“是是,我们卡路狄亚少爷的医术最高明了。”马尼戈特嬉笑着搭上他的肩,“什么时候准备给自己开刀?别忘了叫我们参观。”

“马尼戈特你别逗他。”希绪弗斯抱恙在床仍不忘主持正义,招手让卡路狄亚到跟前,捏捏他没有几两肉的脸颊,“可以申请解说转播吧?”


卡路狄亚眨眨眼,却没炸毛,只是坐在床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搅拌着手里的沙拉。他记得小时候一遍遍在作文里写志向要做警察,也记得拿着体检报告时父母遗憾哀求的眼神。
Had to give up。

现在不是英雄主义的年代了啊小鬼。

高中时期卡路狄亚着实浪荡了一阵,抽烟喝酒打架斗殴,被扭送到警察局仍然笑得嚣张,直到他遇到了可以招摇的带着管制刀具出入市长办公室的白礼先生,这位脾气古怪的长者揪着自己自己被血污搞的一团糟的长发,笑得不怀好意的说了上面那句话。

“现在不是英雄主义的年代了。”他小声的重复,也许是安慰也许不是,转过头来看希绪弗斯,问出了大概这房间里所有人都想问的一句话,“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我想——”希绪弗斯沉吟着,开口,“我想吃你盘子里的菠萝。”

卡路狄亚深刻的觉得自己被耍了。他以扒皮拆骨的架势叉起一块香气四溢的橙黄果肉咬住吞下去,“刺激性太强你不能吃。”然后扒拉出一粒胡萝卜丁塞进希绪弗斯嘴里,“麻烦你安分当一阵子任人宰割的小白兔。”

高中毕业前卡路狄亚在补习班认识了笛捷尔,一个除了书以外毫无乐趣且思维回路严重脱线的家伙,卡路狄亚一度想选择脑外科,因为他非常想解剖了这个人的大脑,看看里面有没有装着外星人。比如现在,他被笛捷尔抓住手腕贪污了最大一颗草莓,“你们俩以为我是瞎的?”

这人已经不仅仅是欠扁的程度了吧。


“很明显,你不是,我是。”希绪弗斯耸肩,就差挥手绢欢送小动物卡路狄亚被饲主拎走,之后他被塞了只小巧的长方形物体在手里,“什么?”

笛捷尔给他带上耳机,在他的食指上施压按动外壳上一个突起的开关,立刻有清晰的电子声分别报出时间,日期和温度,再按一下,则是请拨号的提示声,笛捷尔凑到跟前随口报出一串数字,很快卡路狄亚的手机响起来。

“理论上来说,”笛捷尔看着希绪弗斯了然的微笑,故作正经道,“是支数码相机。”

“原来如此。”希绪弗斯不愠不火的摆弄着那小小一支机器,摸出镜头的玄机后举起来朝着笛捷尔按下快门,递过去邀功,“如何?”

笛捷尔瞥了一眼,“下面我们开始下一节课。”

“喂!不带学我转移话题的。”希绪弗斯笑骂,突然想起什么,“你们说我要不要去做教师?”

“哪个学校那么先进?”笛捷尔冷淡吐糟,“专教吃喝嫖赌坑蒙拐骗么?”

“那我得带着马尼一起去才能凑全。”

“劳您惦记我了。”马尼戈特倚着窗户搭茬,“别说,还真有位伟大的人民教师这就要出——”
 
[TBC]
 

水中萍 发表于 2009-5-18 09:22

喂虐人不带这么虐的……下意识地想要睁眼睛结果已经没有了眼睛只有疼痛的希绪实在是……
 
太TM疼了混蛋你充什么个人英雄主义啊……

香酥米粒 发表于 2009-5-18 13:26

= =做啥子拿我当挡箭牌,造孽哟
嗯……好先进啊,那个“理论上是数码相机”的东西……
如果真的让希绪当教师了……完了我脑海里面浮现了一群被他TX得气疯了的可怜孩子

泪与笑 发表于 2009-5-18 15:13

希绪当老师……为什么我的脑海里出现的是“系着围裙一手怀抱吃手指头萨莎小姐另一手牵着刚学会走路狮宝的闪亮幼儿园保父”画面OTL
(竖尖耳朵)南瓜瓜你真的打算每天写个1000字喵?=v=
于是说加油吧,开足马力吧~

sweetaholic 发表于 2009-5-18 16:17

TUT在一地妖孽里面熙德好孩子真的是正直得萌到飞起的存在啊泪奔……结果人家这么心碎希绪乃倒是看起来一脸不在乎么——嗯好你就装吧死撑吧= =以及,为什么看到医生卡路里我的感觉真的是无比的囧……|||

luobo 发表于 2009-5-18 17:36

好疼----------------------------
以及可不可以用脑袋后面装USB+义眼摄像头的方式来做些补救工作啊。。。。。。。
于是希绪弗斯= 吃喝嫖赌坑蒙拐骗 - 马尼戈特。。。
 
啊~~又陷入等待南瓜大人更新的美好时期了~~~~~~~~~~~~~~~~~~~~

奥若拉 发表于 2009-5-18 17:40

噗LS你的等式真的很萌……
于是南瓜大人我决定每天蹲坑了……(喂不要想歪吖
话说您该不会是每次用WORD检查字数打定主意一个字都不超吧,马尼同学一句话说了半拉就生被卡了……
页: [1] 2 3 4 5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