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emeralde 发表于 2018-2-2 16:24

希腊香薰 番外:永远的你

[p=21, null, left]永远的你[/p][b]
[/b][size=14px]时间奔流不息一往无前
命运蜿蜒曲折千回百转
你我辗转缠绵
月光萦绕指间
我们终将相逢[/size][size=14px]在这个因为有你[/size]而美丽的世界[size=14px]
致我永远的你 [/size]




[b]Night[/b]
古老的神庙和巍峨的宫殿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的房舍和街巷。海边的市场人群熙攘,街角的咖啡馆香气四溢。海风吹拂,吟唱着无人能懂的歌谣,潮汐澎湃,回归到伊拉克利翁的港湾。这里是克里特。经历了千年时光,依然美丽的克里特。
夜色深沉,今夜的克里特无月,星空格外璀璨。在曾经高塔矗立之处,米诺斯遥望远方,千年之前他注视过的方向。他的手在夜色中看起来格外苍白,手中金色的酒杯也越发耀眼。酒杯中的葡萄酒是艳丽的红,芬芳馥郁的酒香在风中弥漫。米诺斯举杯示意,两只同样的金属杯相碰,清脆的声响回荡在寂静的夜里。晶亮的杯身上映出了两个人的容颜,米诺斯与拉达曼迪斯。“敬,克里特。”“敬你。”两个人的声音重叠,温柔得如同叹息。他们轻抿了杯中的酒,剩下的都泼向克里特的大地。
克诺索斯的地宫深埋于地下,白色的大理石柱早已坍塌,王宫的高塔只剩断壁残垣,奥林匹斯的众神成为书本上的神话。在遥远的天空中,金牛座依然闪烁,象征美好,象征爱情。



[b]Day[/b]
萨罗尼克斯湾的海水碧蓝,温柔的波涛环抱着艾基娜岛。山岭上的神殿已消逝于历史,艾基娜王珍藏的石板被时间抹去文字,山脚下教堂的钟声响起,天空中的白鸽在阳光下拍打银色的羽翼。神的踪迹不复存在,艾基娜依然宛如仙境。
正午的阳光明媚,种植园中硕果累累。现在正是丰收的季节,艾基娜最著名的无名子在阳光中熠熠生辉,曾经的艾基娜王对此引以为傲。“真可惜,现在还不能吃。”抬手摘取无名子的果实,艾亚哥斯笑着回忆,“我记得在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偷偷生吃过,一点都不好吃。路尼,你可不要嘴馋哦。”“遵命,艾亚哥斯大人。”路尼想象着艾亚哥斯还是孩子时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这时,正午耀眼的白光落在他绢丝一样的长发上,温柔美好得仿佛在正午出现了月光。看到这样的光景,艾亚哥斯莫名地觉得开心,从心底涌起一种暖融融的温柔。那种感觉那么值得珍惜却让人不知如何表达,他只能告诉他,“你笑着的样子,真的很好看。”让人从心里觉得温暖的情愫,是什么呢?
日光依旧。



[b]Spring[/b]
在阳光普照的春日,路尼一直被繁忙的工作缠身。他在办公桌前握着笔浅眠,仿佛马上就要醒来继续批文件。米诺斯看到这一幕,本来想捏他的鼻子,可是想了想,还是没有这么做。他不想惊醒他勤勉的副官,就把他连着桌椅一起瞬移到人间。
春天的克里特花香馥郁,葡萄藤吐露出婴儿手掌样的新芽。远处的海面波光粼粼,克诺索斯白色的宫殿只剩下遗迹,千年前,这里曾经是克里特王的书房。风吹走了桌上的文件,但是米诺斯不想捡,他就这样看着,看着路尼安详的睡脸。在很早之前,路尼就是这样,安静得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米诺斯忽然觉得有些紧张,他害怕路尼就像千年之前那样,在克诺索斯的书房中睡着,睡在一个不醒的梦里,再也没有呼吸。米诺斯正犹豫着是否要叫醒他,一只海鸥鸣叫着飞来,让路尼瞬间清醒。刚睁开眼睛的路尼有些迷茫,他不知为何自己会来到这里,眼前是蓝天碧海,春日的阳光照在米诺斯如月的银发上,在阳光中看起来是温暖的淡金。
米诺斯看到路尼醒来,忽然放心了,他温柔地摸摸路尼的头发,是温暖柔软的触感,“你能醒过来太好了,我的路尼。”


[b]Summer[/b]
传说中,克里特的山洞是通往冥府的入口。传说并不可信,但性格严谨的拉达曼迪斯还是派遣巴连达因来此巡视。
人间已经是阳光灼热的夏日,克里特的山洞中依然阴凉,奇形怪状的钟乳石在山洞中聚集,潮湿的水汽凝结在石柱上形成水滴。千年前的记忆在最深的海底沉寂,巴连达因早已不记得,这里是他与拉达曼迪斯初次相遇之地。只要是那位大人交托的事,无论是什么,巴连达因都会出色地完成,他在山洞中认真巡查。“真是让人怀念的地方……”拉达曼迪斯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在昏暗的山洞中,巴连达因的冥衣羽翼伸展,闪烁着冰冷的锋芒,让拉达曼迪斯产生了时光倒流的错觉,他恍惚看到了千年之前。他从这里把孱弱的鸟妖带回克诺索斯的王宫,他从这里把为克里特战死的副将带回冥府重生。“拉达曼迪斯大人?”巴连达因单膝跪地行礼,“冥府入口已封闭,请大人放心。”
拉达曼迪斯扶起巴连达因,他的手依然温暖如初。他拍拍巴连达因的肩膀,“巴连达因,你做得很好。”
这句话已迟到千年。



[b]Autumn[/b]
克里特的富饶无须赘言,这里的葡萄园在秋天结满丰硕的果实。紫红色和碧色在藤蔓上交织,渲染出斑斓的色彩。阳光下的葡萄闪闪发光,蜜香填满了整个秋天。
即使是因为公正而成为冥府判官,艾亚哥斯始终像少年一样,他随米诺斯和拉达曼迪斯一起回到克里特,在葡萄园中帮忙采摘。克里特人很热情,他们笑盈盈地看着这位青年参与到他们的工作中,手风琴响起,人们欢欣雀跃。漂亮的姑娘提起裙摆,拉着艾亚哥斯快乐地起舞。葡萄汁溅在他脸上,艾亚哥斯大笑着像个真正的孩子。如果不是冥界三巨头,艾亚哥斯应该可以进极乐净土吧。米诺斯懒洋洋地躺在树下思索,轻抿艾亚哥斯递给他的,最新鲜的葡萄汁。千年之前,艾亚哥斯也是这样笑着,也是这样递给他一杯葡萄汁。“真是会做生意啊,”米诺斯眯着眼睛扬起尖巧的下巴,细碎的阳光透过树荫落在他的脸上,“记得吗?你曾用这样一杯葡萄汁换走了我治理克里特的重要宝物,公正的艾亚哥斯?”
公正的艾亚哥斯无辜地眨着眼睛,指向米诺斯身边,“治理克里特的人,难道不是拉达?”



[b]Winter[/b]
冥界一直都是寒冷如冬,但这并不妨碍冥斗士们对圣诞节的热情。本年度圣诞节,勤奋的拉达曼迪斯因为槲寄生之下的吻而晕倒,被米诺斯和艾亚哥斯强行拖回多罗美亚,三位副官因此聚在一起。
“拉达曼迪斯大人送给我了礼物!”“西路费多、哥顿和奎因不是都给了你吗?缪一定也送了。”“可是,是那位大人的礼物啊!怎么办?要拆吗?拉达曼迪斯大人送的,丝带我也要小心珍藏!啊啊,在发光!”“……你真的是白痴吗?顺便,路尼,谢谢你家大人送我的狗狗。米诺斯大人一向了解我们大家的爱好呢,不像艾亚哥斯大人,只会送他觉得有趣的东西。”“还、还好吧……”“还有,生日快乐。看起来,我家大人送给你的那份礼物应该很用心?”“不要调侃比自己年长的人……”“因为你们两个都是白痴,圣诞快乐。”
白色的初雪降临于冥府。恩……也许是糖霜吧。
[b]——everlasting you the happy ending——[/b]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