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米诺斯相关】恶魔城
查看: 1985|回复: 0
go

[SS] 【米诺斯相关】恶魔城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2-2 15:55 |显示全部帖子


(上)轮回之月

吸收人间黑暗面情绪所转化的力量,原本存在于混沌的恶魔之城每百年现世。至此,力量堪比神祗的吸血鬼之王降临人间,唯有贝尔蒙特族人中有能力手持火焰之鞭者,才能封印吸血鬼之王,令其再次陷入百年的长眠。

而这一切无关恩怨,只是命运。


混沌之中,并非完全的黑暗,比黑暗更深邃的无边阴霾将所有的光都吸收至永恒的深渊。

又一个百年之期,恶魔之城再次降临。

混沌之中的恶魔之城与一般的城堡没有过多的不同,甚至比人世间的任何一座城堡都要华丽。只是没有光的映照,大理石的城墙和雕塑显现出病态的苍白,让整座城堡发散出一种不祥的气息。

这正如城堡的主人吸血鬼王。

他的画像悬挂在城堡正厅,作为隐匿于黑暗中所有生灵的神而接受膜拜。吸血鬼之王是一位过分俊美的青年,即使苍白,也拥有着毋庸置疑的美貌,银色的发遮住了眼睛让人猜不透他的表情,冰冷的笑着,似乎在嘲弄着所有进入黑暗之城的人。

这一个一百年,贝尔蒙特家族的英雄如约来到恶魔之城,身染黑暗妖物的血与骨,来到了恶魔城的最深处,那是吸血鬼王的所在。


这里不似城中的其他房间装饰着精美的吊灯和雕塑,空旷而没有任何装饰,只有遮住了墙壁的厚重帘幕。华丽的吸血鬼之王优雅地端坐在王座之上,端着手中的茶杯,似在等待久候的客人。

“欢迎你,贝尔蒙特家族的英雄,”吸血鬼之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手执火焰之鞭的路尼。”没有杀意,吸血鬼王转动着手中的茶杯。精致的骨瓷茶杯中,是如血一般艳丽的红茶,握住茶杯的手,像苍白的瓷器一样没有血色。

他抬起头,露出了过长银发之下的眼睛,一双如夕阳一般的眼眸,如怀念一般地望着路尼,“吾名……”

“米诺斯。”吸血鬼之王的声音与路尼·贝尔蒙特的声音重合,在空旷的房间里形成回音。

回音在房间里回响,同时也敲击着路尼的心脏。作为优秀的贝尔蒙特族人,对于吸血鬼之王的名字和容貌,路尼早已铭记于心,可是,这样如暗夜中的叹息一般的音调,听起来却如此眷恋。


“来吧,孩子。在对决之前,坐下来喝杯茶,作为绅士的礼仪。”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米诺斯面前确实摆着另一套茶具,似乎早已准备好,等着路尼的到来。

似乎受到蛊惑一般,路尼缓缓走到米诺斯面前,坐到他身边。

“你知道我的名字,那么孩子,你认识我吗?”米诺斯如长者一般询问着。

即使面对最后的敌人,即将被封印的对象,路尼依然保持着与生俱来的教养,“是的,米诺斯先生。我自小熟知您。”

米诺斯单薄的嘴角微微上翘,“那么孩子,告诉我,你听到的我是什么样子?”

“吸血鬼之王米诺斯,在千年之前诛杀两位弟弟——死神之王拉达曼迪斯和狼人之王艾亚哥斯,吸收了混沌之力,成为黑暗之王,每百年现于人间。”作为贝尔蒙特家族的优等生,路尼就像背教科书一样背诵着贝尔蒙特家族教授的知识。

“我的孩子,你还是这么聪明。”米诺斯伸出手,似乎想摸一摸路尼·贝尔蒙特的头发,似乎想到了彼此的立场,又缩了回去。

路尼想,也许是他太寂寞了。没有人相伴的吸血鬼之王,似乎……很悲哀?他摇了摇头,摆脱了这种想法。


吸血鬼的眼眸带有蛊惑的力量,他吐出的字句那么温柔,“来吧,孩子,我给你讲个故事。”吸血鬼王米诺斯的声音似乎有催眠的力量,让路尼无法也不想去打断,只想安静地聆听。

-------------------------

你说的没错,我的孩子。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一直。无论是多么艰深的书籍,你只要看过一遍就能熟记成诵。所以,如你所说‘吸血鬼之王米诺斯,在千年之前诛杀两位弟弟——死神之王拉达曼迪斯和狼人之王艾亚哥斯,吸收混沌之力,成为黑暗之王,每百年现于人间’,完全正确。


死神之王拉达曼迪斯和狼人之王艾亚哥斯是我最爱的弟弟,同父异母的弟弟。虽然我们一点也不像。

拉达,是个严肃没情调的家伙,一点也不可爱,他做的甜点比人间任何一位厨师都要美味,你知道为什么吗?

说道这里,米诺斯忍不住笑起来。

因为人间的厨师,无论多么伟大,都是要归于死亡啊。拉达还是连眉毛,我以前认真地想过,拉达的眉毛一定是因为总是皱着,所以才连起来的。

还好,艾亚很可爱,一点不像拉达,艾亚似乎没有什么烦恼,从来不皱眉,总是笑着露出他白色的牙齿,真是个精力过剩的小孩。每次看到月亮的时候,这孩子都兴奋得在森林里狂奔,大概是为了发泄他那过剩的精力?作为狼人之王,这可真是不庄重。可他的下属却那么爱他。


可是,是我杀了他们,我最爱的弟弟们。米诺斯继续微笑着转动着手中的红茶杯子,就像一位贵族的绅士在下午茶时谈天那样随意。


人类害怕死亡,所以他们憎恨引领死亡的拉达;妄图占领森林,所以厌恶森林的守护者艾亚;他们妄图永生,所以也嫉妒永远青春的我。

瞬间,路尼注意到米诺斯夕阳色的眼眸中闪现出一丝阴暗。

在人类决定毁灭我们的族人的时候,我们处于劣势。死神在圣水中融化,狼人被挂在削尖的橡木桩上,永生的吸血鬼流干了血液用来研究不老的秘密。黑暗世界的长老们决定推选黑暗之王,接受混沌的力量,与人类对抗。而黑暗之王,毫无疑问只能从我们三人中选出。那时,我们都还年轻。米诺斯的眼中露出了怀念的神情。


拉达那时忙于战事,艾亚更是单纯。他们当然不会看到,古老的卷轴中记录的,‘黑暗之王,接受无穷的混沌之力,其代价为与所爱之人相杀而陷入永恒的孤独’。而在长老们的窃窃私语中,只有我,知道了这是真实的。


我当然没有告诉他们。拉达和艾亚单纯地以为那是一场比武,而我作为他们的哥哥成为黑暗之王也无可厚非。

在接受混沌之力那一刻,我如古卷上所说的,杀死了我爱的弟弟们。

他抬起了手,苍白的手指就像艺术品一样纤细而脆弱。他望着自己的手,似乎想透过指缝窥视曾经失去的过去。

在我的手穿过了拉达的胸膛的时候,拉达对我说‘米诺,这种事应该我来’。切断艾亚脆弱的喉管的时候,他已经无法言语,却伸手抹掉我眼角的泪水。

面对过于强大的力量,我不仅是无能为力,我只是力量的……旁观者,我能做到的,只是将我们的族人集中到这座城堡中,进入混沌的世界。

混沌深埋于我的身体,无穷力量的代价是最爱的弟弟们的血祭。我诅咒,憎恨着这一切。我憎恶人类,如果不是他们,我的弟弟们又怎么会死于我手中。死神引导死亡,狼人杀死一切侵略领地的人,吸血鬼吸血,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替我拉开帷幕好吗,我的孩子,帷幕之后,是我挚爱的容颜。在梦境之外,我已太久不见他们。


路尼拉开了墙上的帷幕,巨幅的画像是“连眉毛的拉达”和“笑起来露出白牙的艾亚”。

拉达一袭黑衣简直是死神的标版,果然是一副严肃的样子在暗室中阅读,皱着眉也掩不住眼神里的温柔。

艾亚的背后是暗夜的森林和银色的月,他笑着露出雪白的犬齿,显示出他是一位出色的狼人。


顺手地,路尼拉开了第三张帷幕。不同于前两张,第三张画像太过光明,蓝天白云红玫瑰之下,是一位与日月争辉的美人。路尼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一位是人类。

路尼疑惑地望着米诺斯,似乎在问,这也是……你爱的人吗?


很美是吧?这是我的恋人,雅柏菲卡。米诺斯深情地凝望着巨幅的画像,似乎带着点骄傲。

在贝尔蒙特的历史中,一定不会提到他。被抹杀的吸血鬼猎人,被遗忘者——雅柏菲卡·贝尔蒙特。

弟弟们死了以后,我憎恨着人类,诅咒着那些让我陷入混沌,让我杀死弟弟的凶手。每百年被黑暗之力唤醒之时,我召唤不死的军团,进攻人类的土地。而人类,也不停训练着吸血鬼猎人,来这里,为了封印我。雅柏就是他们最完美的……试验品。他天生的毒血无法被吸血鬼侵蚀,而人类,也在他的血液中不断注入亡者的毒素,他就是吸血鬼猎人中最完美的,武器。

他可真美。蓝色的头发就像混沌之外的蓝天,深色的眼睛是美丽的海洋,眼神灼灼闪亮是海面耀眼的浮光,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在那样一片玫瑰花田中。你能想到吗,我的孩子,那时候我见到他,居然忘了他的身份,感慨‘这个男人,是多么,多么的美丽啊’。也许,是他拥有着所有的我所失去的光明吧。

因为有天生具有毒血,雅柏没有与任何人身体接触过,作为‘武器’而存在着。第一个给他拥抱的,居然是我。他相信我,跟我在一起,我们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为了我,他放弃了光明的生活,陪我在城堡中居住。不要被雅柏的美丽骗了,他其实是个笨蛋,我们现在用的茶具,他不知打烂了多少,而且这小子的拳头可真硬,打起架来一点也不优雅。

说到这里,米诺斯耸耸肩。他泡茶的技术比起拉达和……差得可不是一点点。果然名字以A开头的都是笨蛋,R开头的都很能干……


雅柏的毒血会毒死吸血鬼,而他并不想拥有永远的生命。他会衰老和死亡,而我永远青春。他只是耸耸肩,说得很轻松‘米诺,因为毒血,我长久地离群生活,作为武器存在着。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有灵魂。衰老与死亡能证明我是活着的,那真是让人高兴。’那时候,我想,人类也许并不那么贪婪而罪恶。就这样跟一个人类在一起,也不坏。

可是后来,吸血鬼猎人成群地攻打我的城,雅柏一定要出城和他们谈判,当然失败了。于是,他们以‘巫术’的名义逮捕了他,并且抽取他的血液作为杀死吸血鬼的武器。

等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失血过多,痛苦和寒冷让他颤抖如风中的落叶。我让他解脱,再一次杀死了……我所爱的人。

我看着他的剧毒的血液不断流出,怎么也止不住。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吻了我,他的唇比我还冷。雅柏始终是个人类,最后在我耳边说,‘不要憎恨人类’。雅柏是个笨蛋,这个时候不应该说‘我爱你’吗!

米诺斯深深叹着气,似乎在问路尼,又似在自言自语。如果雅柏有人类的欲望,是不是他就不会死?可是如果他有人类肮脏的欲望,我是不是就不会爱上他?


好了孩子,喝茶吧。喝完茶之后,我给你讲完最后一个故事,我们的决斗,就该开始了。

出于礼貌,路尼轻抿一下红茶,醇香的红茶。

即使雅柏让我不要憎恨人类,我无法不厌恶他们。是他们的欲望、恐惧、憎恨的情绪把我从长眠中唤醒。而因为他们,一次次的让我的挚爱死在我手中。

不知是救赎,还是巧合,说不定是拉达他们的祈祷?在这没有日光的混沌之城中,我汲取这里唯一的光,创造出了一个灵魂。在一切黑暗生命无生无死的城中,诞生了一个生命,一个没有躯体的灵魂,月光的灵魂。

虽然是没有躯体的灵魂,可是大家都很高兴。无论是狼人还是冰精灵,骷髅或是木乃伊,甚至是掌管死亡的死神,都高兴得不得了。大家庆祝着,我们这座城里,有新生命的诞生。

那个灵魂非常美,在无光的恶魔之城里,散发着如新月一般的淡淡的光。城里的大家,都爱着这个灵魂,我们都想给他最好的。

大家想给他一个最完美的躯体,来承载这如新月一般的,发光的灵魂。

用象牙做成皮肤,用深夜做成眼眸,把冰雪纺成丝线做成头发。他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偶,有灵魂的人偶。

这城里的大家都爱着这孩子,与他们对我的爱不同,他们对这孩子就像珍惜着最珍贵的宝物。如果说雅柏是我们所失去的世界,是人间的光明,那么这孩子,则是属于我们的光,是这座城的生命。有时,我想,我用月光创造出的孩子,新月一般的灵魂,如果艾亚见到他,会不会对他露出雪白的牙齿?

我深爱这个孩子,珍视他,教授他知识和武艺。把他当成我的救赎,同时,我也记得混沌之力的代价,人类的欲望。我深怕他再次因为人类的欲望而死于我手中。


也许是故事太长,路尼觉得昏昏欲睡,可是明明,那么想听下去的。

又一次,人类攻入城中的时候,雅柏菲卡所在的,贝尔蒙特家族,他们在城中杀戮着,我听到我的子民们的惨叫声。那个孩子一直战到最后,为我。他手持着我教给他的火焰鞭保护着我。

我知道,又一次要陷入沉睡,可这一次,我一定要保护我深爱的人,那个新月一样的灵魂。于是,用尽力量把那个新月一样的灵魂送入轮回,让他每一百年降生于贝尔蒙特家族。我要让这个家族来守护我心爱的孩子。

我故意在火焰之鞭上沾上了自己的血,贝尔蒙特家族的人知道,黑暗之王米诺斯,拥有不死的能力,每一百年,我将受黑暗之力召唤,力量将会更强,唯有沾有我自己血液,带着我的灵魂的鞭子才能将我封印。而能够使用那火焰之鞭的,只有我的路尼。

米诺斯挥手拉开了他身后最后一道帷幕,而路尼已经抬不起手腕,他只是直直地看着,最后一幅画像。银色的新月之下,是自己的脸。


“好了,故事讲完了。我深爱的路尼,那时,我为你命名为路尼,是作为‘月亮’,我希望,你能独占整座城堡的月华,可是这个名字,却也意味着‘轮回’。”

路尼没有办法移动,眼泪无法抑制的流淌。他记得自己手执火焰之鞭的时候,是那么熟悉,似乎有人手把手的教,手执火焰之鞭的目的,并非是为了封印,而是为了守护。他记得听到米诺斯这个名字的时候,是那么怀念,每一声回音就像是敲击在心脏上。他记得从一开始,米诺斯的每一句话,他都无法拒绝,似乎是铭刻在灵魂中的本能一般,不想拒绝。

“米、米诺斯大人……”路尼已经无法继续说什么,只是望着米诺斯如夕阳一般的眼眸,似乎想把这双眼睛镌刻入灵魂。

米诺斯俯下身,吻干了他的泪水,“不要哭,我的路尼,你知道吗?每一次陷入沉睡,我都期待着,下一个一百年能与你再次见面。”


缓缓地,路尼闭上了眼睛。米诺斯再次挥手,拉上了所有的帷幕,安静地吻着路尼的唇。“等你醒来的时候,会忘记我给你讲的所有的故事。”


“我的路尼,这一次,也要给我一百年的好梦。”

“晚安。”


(下)梦醒时分

1.【拉米】月蚀假面

拉达曼迪斯是一位优秀的死神,他拥有死神应该具备的一切素质——冷峻、刻板、认真、守时,以及最重要的公正。无论是初生的婴儿还是罪孽深重的屠手,在拉达曼迪斯眼中,都是一样的。他只是在他们生命结束之时,执行“收割”。


冰冷的月光是一切黑暗生灵都能沐浴到的光,在月蚀之刻,连死神都要停止挥舞手中的镰刀。

月食开始,金色的月亮渐渐隐匿于夜空,没有月光,闪烁的星子如最珍贵的宝石一样在夜空中闪烁。但是无论再珍贵的宝石,在死神之王拉达曼迪斯面前都是一文不值,在死亡面前,一切都是绝对的公正。

难得的月食,他停止挥动手中的巨镰,身前是万丈悬崖,脚下是无边原野,黑色的死神披风在山巅的风中猎猎作响,他注视着远方,那里有刚出生的婴儿,也即将死亡。死神之王拉达曼迪斯在这里,等待着“收割”。他身边的是一言不发的米诺斯,米诺斯银色的长发在风中飘动,在无月之夜里,看起来似乎微微带着幽深的蓝紫色,就像天边的流云一样,遥远而不可触摸。

“拉达。”米诺斯如叹息般地轻唤弟弟的名字,金红的眼睛带着蛊惑,缓缓绽开无邪的笑颜,纯真而美好。

不知是吸血鬼王的蛊惑之力太强,还是纯真的笑颜太美。在那一刻,世界都变得安静,拉达曼迪斯忽然觉得,似乎真的为了这样一个笑容,杀死一个人也可以,摧毁一座城也可以。

只是一个笑容,只是一瞬失神,死神面具被米诺斯夺走。“拉达,”吸血鬼王的面容隐藏于死神面具之后,声音低沉,让人越发猜不透他的表情,“告诉我,作为死神最重要的是什么。”

“勤奋、认真、守时。”拉达曼迪斯觉得兄长有些异样,一向怠惰的吸血鬼王为什么会关心起死神的工作。“还有最重要的,公正。”他补充道。

“看来我真的不适合当死神。”摘下面具,米诺斯的表情一如往常,带着吸血鬼王特有的,傲慢而冰冷的笑容。

“当然,作为吸血鬼,你已经是算是相当懒惰的了。”拉达曼迪斯觉得似乎是自己多心了。

把死神的面具扔给了拉达,“不,我不够公正。”留下这句话之后,米诺斯化作蝙蝠消失在了星子闪耀的夜幕中。


月食结束,猫爪样的月渐渐出现在天幕之下。拉达曼迪斯缓缓挥动手中的巨镰,收割着生命。山巅上的风依然凛冽,死神的披风依旧在风中作响,只是这个世界已然无声。

“米诺斯,米诺斯,”拉达曼迪斯用死神的面具遮住了容颜,“如果是对方是你,我想,我才无法做到公正。”


2.【米艾】月夜谁歌

狼人之王艾亚哥斯是黑森林的守护者。作为狼人之王,他带领着狼人保护森林中的原住民——野兽和树灵。艾亚哥斯是一位单纯的少年王,他总是把部下当做自己的伙伴,带着他们快活地奔跑在月下的黑森林里。而正因此,他的部下们也更加爱他。


黑森林是夜的世界,古老的树木散发出湿润的气息,娇嫩的花朵在这里凋零然后长成果实,树叶飘落然后化作尘土,泥土再次成为树木的一部分,生生不息。艾亚哥斯热爱着这一切,没有理由地单纯地爱着。

橘色的夕阳渐渐落山,银色的新月穿透密密层层的枝叶,在黑森林的地面上落下了银色的影,比人间一切华丽的雕花窗棂要美上千百倍。

银色的新月之下,狼人之王艾亚哥斯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他的眼睛那么亮,就像在眼中藏着星星。因为他看到了挚爱的兄长,出现在他所守护的黑森林中,“米诺,米诺!”他高兴地抱住了米诺斯,把脸埋在吸血鬼王冰冷而柔软的银发间。

“米诺,你不高兴吗?”比起多虑的拉达曼迪斯,单纯的艾亚哥斯反而有一种属于野兽特有的直觉,他用鼻尖在米诺斯耳边磨蹭着,这是狼人特有的表现友好的方式。

米诺斯依然笑着摇了摇头,像平常一样抚摸着艾亚哥斯柔软的黑色短发。

“如果不高兴,我们就在森林里跑一圈就高兴了,你跑不快,我背着你跑。”艾亚哥斯的世界太简单,所有不开心的事情,只要在他最爱的森林跑一圈就烟消云散。说着,他变身为黑色的巨狼,用鼻尖蹭着米诺斯的脸。

也许是受到艾亚哥斯的感染,米诺斯似乎也回到了少年时,他跨上艾亚哥斯的后背,像刚刚受封的骑士一样。

黑色的巨狼带着银发的吸血鬼在黑暗的森林中像风一样奔跑,低矮的树木会蹭到米诺斯的脸颊,艾亚哥斯仿佛挑衅一般减慢了速度回头看了看米诺斯,吸血鬼王瞬间看懂了弟弟眼中的挑战,他笑着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来吧,艾亚!”

狼人之王以他最快的速度奔跑,身前的树木和岩石,在他的冲刺之中化为腐朽。米诺斯像一位最好的骑士,他搂住了巨狼脖颈,放低了身体,单纯地享受着速度带来的快乐。单纯地享受着简单的事物,听风在耳边的呼啸,感受奔跑的愉悦,他把脸埋在狼人之王的毛中,即使化作巨狼艾亚哥斯的毛也一样柔软,米诺斯在他的狼耳边轻笑,“艾亚,作为狼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在森林里跑,对月亮笑,和大家在一起,没了。”艾亚哥斯减慢了速度,摇了摇巨大的脑袋,“米诺别趴在我耳边说话。”他纵身一跃跳上巨石,在银色的月下中投下狼人的影。


巨石上,化作巨狼的艾亚哥斯昂起头对月长啸,周围的野兽和狼人听到了狼人之王的呼唤,属于野兽的绿眼渐渐聚集,在夜下如萤火一般发光。高高低低,他们一个个对月而啸,这是森林里的狼人歌。

“狼人,不是最喜欢满月吗?”米诺斯拍了拍黑色巨狼的头,“难道你分辨不出这是上弦月吗?”

银色的月光之下,巨狼化身为人,黑色的短发在风中飘舞,眼睛中藏着星星,艾亚哥斯对着银色的新月露出雪白的牙齿,那么骄傲的样子,“我,狼人之王艾亚哥斯,足够强大,而不需要满月来加强能力!我只是喜欢月亮。”

森林里的野兽们听到了狼人之王的声音,在银色的新月之下,再一次对月而歌。


米诺斯楞了许久,喃喃地说,“艾亚,小艾亚,”他摇摇头,“我可以做狼人,却无法代替你。”如前一次一般,他化作蝙蝠消失在新月之中。

“米诺,你还是不高兴吗?艾亚哥斯摊开手掌,银色的月华缠绕在指间,冰凉得像米诺斯的长发,“你那么像月亮,我最爱的月亮。”


3.【米雅】月下美人

雅柏菲卡是吸血鬼猎人中的强者,吸血鬼的克星。天生的毒血,已经足够让他成为吸血鬼猎人中的佼佼者,而在吸血鬼猎人的不断训练中,也有其他的毒素不断注入他的血管。他是吸血鬼猎人中最优秀的,实验品。

诅咒的毒血带来死亡,雅柏菲卡一直离群索居地生活,即使拥有与天地争辉的美貌,也不为人世所接受。长久以来,雅柏菲卡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是人类。

在面对米诺斯的时候,雅柏菲卡也没有想过,苍白的青年就是吸血鬼王。蓝天白云之下,红玫瑰之间,他只是惊异地瞪大眼睛,为什么这个人没有死。他第一次安心地坐在别人身边,第一次与人正常交谈,第一次被人拥抱。他相信他,相信他所说的“我只想保护我所守护的城”。


“真是天真啊,我的玫瑰。”这是第二次米诺斯对雅柏菲卡做出这样的评价,在吸血鬼猎人们再次进攻恶魔之城之时,雅柏菲卡坚持要出城谈判。

金色的满月缓缓从山峰之间爬上天幕,为华丽而惨白的城堡涂上温柔的暖色,城池之外,是艾亚哥斯曾经一直守护着的黑森林。森林之中,是吸血鬼猎人的队伍,他们手举着火把在黑夜的森林中前行,蜿蜒成一条火焰之路。

银发的吸血鬼王眯起金红的双眸,对远方露出了不屑的神色——所谓人类,不过是欲望的集合体,渺小而贪婪。

“可是米诺斯,如果他们愿意相信你……”比起已经生存了千年的米诺斯,雅柏菲卡可以说是不善言辞,“离群索居的我,除了一身毒血之外毫无意义,可是是你……所以我……”不仅是不善言辞,甚至可以说毫无说服力。于是他不再说话,瞪大了眼睛望着着米诺斯一言不发。金色的满月之下,深蓝色的眼眸如月下之海波光粼粼,透出了无限生机。

“好吧,你赢了。”双方都无法说服对方的时候,吸血鬼王终于妥协地捏了捏额头,“要回来,否则即使被你憎恨,我也要杀了所有人。”


雅柏菲卡露出了一个稍纵即逝的笑容,那个人的理解,让作为武器而存在的战士一瞬间柔软起来。他转身推开恶魔城厚重的大门,亮出了手中的剑。“当然。”战士的言语掷地有声。

月光笼罩在雅柏菲卡天蓝色的长发上如同祝祷,深蓝色的眼睛灼灼生辉,他脊背挺直,手中的剑只要轻轻一挥便光彩夺目,强大而美丽的战士在月色中出征,去他想去的战场。

满月金色的光辉落在恶魔之城的大厅中,使恶魔之城显现出了“活着”的感觉,米诺斯轻笑着,经历了千年时光的他也想不明白,让恶魔城“活着”的,究竟是因为金色的月光,还是生机盎然的海面?

灰白而无色的恶魔古堡中,他是唯一的华彩——浅蓝色的头发是天空,深蓝色的眼眸是海洋,灼灼生辉的战意是海上耀眼的浮光。即使吸血鬼王也被震慑住,米诺斯忽然觉得,这一瞬间,恶魔城中日月同辉。

“啊啊,你真美。”他轻声叹息,再也没有华丽的辞藻,只剩下来自灵魂的叹息。

“什么?”来自恶魔城之外的强风吹动他的头发,即使没有听清,雅柏菲卡没有停下脚步。骄傲的战士昂首踏出了恶魔城之门。远处,吸血鬼猎人们的火把如同月夜中的萤火,遥远的月亮把雅柏菲卡的影子拉长,留在了恶魔城中。


“没什么。”优雅的黑暗之王回复了原本的傲慢的神色,遥望着消失在月光中的雅柏菲卡,似乎在说给自己听,“如果你不回来,我会去把你抢回来。”

“我的月下美人。”


4.【米路】朔夜月光

路尼的灵魂来自月光,恶魔城中唯一的光,那是在漫长的岁月中,是在吸血鬼王米诺斯的月光中诞生的灵魂。路尼的灵魂诞生那天,是整个恶魔城的节日。那是一个朔夜,没有月光。唯有路尼的灵魂发出了淡如新月的光。

恶魔之城的黑暗生灵们深爱着这个灵魂,他们用新雪织成发丝,用象牙做成肌肤,用深夜做成眼眸,用完美的躯体来承载这新月般的灵魂。


路尼是非常聪明,任何艰涩的书籍只要看过一遍就能够熟记成诵,所以书籍的精灵们特别喜欢他;米诺斯也教授他吸血鬼的技能,也会陪他化作蝙蝠在月夜中飞行;他还让他学习如何化身为狼,享受只有狼人才能感受到的速度的愉悦。死神们曾经对此表示不满:死神之王为三位暗影之王之一,路尼理应学习死神的技能。而诞生于自然之光中的路尼,也一定能够做到公正。

“让我的路尼戴上死神的面具?想都别想!”傲慢的吸血鬼王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一个无光的朔夜,路尼化身为银色的狼背负米诺斯登上城堡的顶端。银狼的毛发是冰雪,灵魂是月光,城堡尖顶的银狼如同朔夜之月一般发出光辉。银色的狼没有长啸的习惯,他只是安静地在恶魔城之顶俯视着这一切。米诺斯像以前对艾亚哥斯那样,把脸埋在冰冷的毛发中,他趴在路尼的耳边,“路尼,路尼。”细长的手指梳理他的毛发。

路尼毕竟不是狼人,米诺斯自耳边的轻叹让他紧张,瞬间化作原本的人形,脸色带着淡粉——那并不是属于月的色彩,“大人,请不要在属下耳边说话。”

“这个一百年吸血鬼猎人又要再一次进攻你会怕吗?”他抚摸着路尼的头发,“我暂时把你封印起来好吗,我的路尼。人类的欲望是肮脏而贪婪的,我不想让你被污染或是伤害。你是我,最后的宝藏。”米诺斯的笑容有些悲伤,那些所谓的“命运”和“代价”,是无比残酷的东西。

“大人,我手执大人亲自教授的火焰之鞭,仅为守护大人而存在,将为大人战至生命最后一息。”即使是以温柔的夜色做成眼眸,也闪耀着火焰,不愧是手执火焰之鞭的路尼。

城堡的尖顶那么安静,米诺斯正视着眼前的路尼,小小的孩子总会长大成人,新月般的灵魂已变得如此美好,如恶魔之城唯一的月那样耀眼。生存了千年的黑暗之王有些高兴,也有些无奈。


他的笑容在朔夜的月光中绽放,“我的路尼,你长大了。”

“为什么不长慢一点呢。”米诺斯的低语消失在风中,“我不想让你,这么快就长大啊……”


黑暗与混沌的力量渐渐流入身体,雷鸣般的巨响是混沌之境与人界连接的声音。又一个百年,是谁在叩响恶魔城的大门?

缓缓地,米诺斯睁开眼睛。吸血鬼之王再次从沉睡中醒来,恶魔之城再次降临人间。


“我的路尼,又是一百年,好久不见。”

“早安。”


=========================


写在最后:

这是看了恶魔城系列通关视频之后的脑补。我对恶魔城系列自FC开始就有深厚的感情啊。。。只可惜,没有看到哥哥们用阿鲁卡多通关,怨念。


以下是关于米诺斯的恶魔城的设定解说(注意这是米诺斯的恶魔城):

1.恶魔与人类的关系:狼与羊;分解者与消费者。

人类产生黑暗的情绪,恶魔消耗黑暗的情绪。恶魔以人类为敌人,以人类的黑暗情绪作为力量。可以说,都是自然的相生相克。作为恶魔,捕食人类是本能,也无所谓善恶;作为人类,逃避、反捕杀,也是天性,也无所谓善恶。都是自然相生相克所产生的。

2.恶魔城的隐匿与苏醒:恶魔城隐没于混沌之中,每一百年吸收足够黑暗力量降临人间。

而所谓的吸收,也是消耗,恶魔消耗了人类的黑暗情绪,也就保持了自然的平衡。(跟姨妈差不多(滚。

3.不生不死的恶魔城:恶魔城中,一切非人类的生命都不生不死。

原本在人间的时候,恶魔是会死亡的,比如艾亚和拉达就死了。而在恶魔之城中,因为有混沌之力,存在在一个“停滞”的时空中,恶魔会死而复生,只是需要时间。在这里,所有的恶魔(注意,是恶魔而非人类)都不会生长,也不会死亡。所以,在恶魔城诞生的路尼才是“最宝贵的”,是他们生命的象征,相当于是所有恶魔的孩子。虽然路尼其实是米诺斯大王一个人生的。

4.米诺斯的野心:这个,真没有。

米诺斯是当年三位恶魔之王中最聪明的一位,他最爱的永远是两位弟弟。以当时的情况,必须有人接受混沌之力,打败人类,保护一切黑暗生灵,而混沌之力的代价是“与所爱之人相杀,并且陷入永远的孤独”。米诺斯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也就选择了杀死两位弟弟,避免弟弟们陷入这种痛苦的情形。

米诺斯是一位“作为吸血鬼已经足够懒”,“作为死神不够公正、不够认真、不够守时”(而且嫌弃死神面具难看)、“可以成为狼人之王,却永远不可能代替艾亚”。

米诺斯其实无心征服世界。但是以弟弟们的生命为代价,米诺斯有责任保护所有的黑暗生灵。

5.梦醒时分:所谓梦醒时分,就是米诺斯要从梦中醒来的时候。

恶魔城(上)是路尼的轮回,在末尾,米诺斯让路尼“这次也要给我一百年的好梦”。恶魔城(下)是米诺斯所有的梦。所谓“好梦”,就是米诺斯与所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候的记忆,米诺斯每个一百年都重复着梦见他跟所爱的人们在一起。当梦中他所爱的人们死的时候,就是好梦结束的时候,也就是米诺斯要醒来的时候。所以所谓梦醒时分,就是米诺斯对所爱的人们死前,最后的回忆。

6.被遗忘者:雅柏菲卡。

写到这里我自己都觉得很对不起大本命雅柏(谁信!)。这里设定,雅柏菲卡最后变成了“被遗忘者”。被遗忘者的原本恶魔城设定是被囚禁在恶魔城的囚徒,绝望地爱着(……)吸血鬼女王卡米拉。这里我只是用了“被遗忘者”的名字。

雅柏菲卡是个很苦逼的人。因为带毒,所以离群索居。因为作为毒杀吸血鬼的毒血最后也没有派上用场,所以没有变成英雄。因为爱上米诺斯大王,成为背叛者,也就被人类历史所抹杀。

人心的力量很强,所以雅柏菲卡没有去天堂地狱也没有轮回,变成了沉睡的被遗忘者(我还是把番外写出来吧= =,太对不起雅柏了)。被封印的遗忘之地其实是恶魔城里,因为雅柏临死之前,“月亮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留在恶魔城”,但是米诺斯无法解封,也无法见到他,甚至不知道他作为被遗忘者被封印。

被遗忘者的解封方式只有一个,就是作为人类记得他。当雅柏菲卡被人类所承认,写入人类的历史之时,就是雅柏菲卡的灵魂解封之时。

7.米诺斯的解放:人类黑暗情绪的消失。

米诺斯一直用混沌的力量守护着恶魔城,吸收着人类的黑暗力量。当人类的黑暗情绪消失的时候,才是米诺斯可以放弃永生,去见他最爱的弟弟们。

同时,路尼也就会脱离本不应有的轮回(后来路尼的轮回是自愿的,因为只有他有能力去陪着大人)。

而人类黑暗面消失的时候,雅柏菲卡也会作为战士被承认,被写入历史,灵魂得到解放。

唔,这是真·HE。

8.艾亚的新月:路尼。

其实我一直在偷偷地艾路。艾亚喜欢美丽的新月胜于充满力量的满月。因为路尼有月亮做的,如新月一般的灵魂。只可惜他没有见过路尼,如果见到路尼,则一定会一见钟情。

米诺斯觉得艾亚一定会爱上路尼,所以教会了路尼化身狼的技巧;因为自己是吸血鬼,所以教给路尼变成蝙蝠;没有交给他死神的能力,因为面具难看。


一直觉得,爱情是美丽的,却不是最重要的东西。

我决定把番外还是写出来了,为了燃烧的艾路魂!


以下是各人的对应。

1.米诺斯、拉达曼迪斯、艾亚哥斯:吸血鬼王(德拉库拉,吸血鬼女王卡米亚)、死神之王、狼人之王。《恶魔城·暗影之王》里有说,死神之王、狼人之王、吸血鬼王死后,主角变成了吸血鬼,这也就是最初的黑暗之王德拉库拉。这里我写的是吸血鬼王米诺斯杀死了弟弟们,才获得了混沌的力量成为黑暗之王的。吸血鬼王自然是米诺斯,至于为毛拉达是死神,艾亚是狼人,大概是因为我觉得拉达是一张比较冷峻的脸吧><

2.雅柏菲卡:丽莎、被遗忘者。丽莎是《恶魔城·月下夜想曲》中出现的阿鲁卡多的妈妈,德拉库拉的妻子。她到最后都爱着德拉库拉,死于火刑,德拉库拉这时候黑化得很重。被遗忘者是《恶魔城·无罪的叹息》中的隐藏boss,也是《恶魔城·暗影之王》中的大boss。在《暗影之王》中,因为吸血鬼女王卡米拉的死而冲破混沌之境的,我想他一定是深爱吸血鬼女王的。当然,真正的被遗忘者是被囚禁在吸血鬼城的囚犯,而这里我只是用了“被遗忘者”这个名字。另外,《Forlatt》(挪威语,被遗弃的)很好听。

3.路尼:阿鲁卡多。阿鲁卡多戏份可多,FC《恶魔城3》(这一代我感情很深)《月下夜想曲》《晓月圆舞曲》什么的都有他。阿鲁卡多是德拉库拉和丽莎生的半吸血鬼,我绝逼没有“路尼是雅柏生的”的意思,于是这里的路尼是米诺斯一个人生的(滚)。阿鲁卡多有变蝙蝠和狼的技能,却不能变成死神,大概是因为死神的面具比较不好看?

后来再看恶魔城系列的时候,觉得阿鲁卡多长得真像路尼啊,银色的长发什么的。


好爱恶魔城,好爱米诺斯大人及其墙头们。

1.【米雅】昙花一现

从美丽的躯壳中升起淡白如新月的灵魂,在受伤的吸血鬼王身边徘徊,“快走吧,我的路尼,我不能让我恶魔城唯一的光湮灭于此。”

黑暗之王用尽气力,将路尼的灵魂送入轮回,连挥手道别的力气也没有了。


银色头发沾上了血迹,这不符合吸血鬼王一贯的美学。不会死亡不代表不会疼痛,混着毒血的圣水像火焰一样灼热,“雅柏菲卡,你的血液保存了这么久还能为吸血鬼猎人所用……真是了不起呢。”想到了逝去久矣的恋人,忍受灼烧痛苦的吸血鬼王也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还真是热情。”

恶魔城中一片凌乱,雕花窗棂已经粉碎,撕裂的织锦窗帘被城外的风吹起,地上的满是破碎的瓷器。“吸血鬼猎人果然都是拙手笨脚的笨蛋。”米诺斯颓然坐在墙角,没有力气起身,连进入长眠的棺材的力气都没有。

“真是狼狈啊……”他低声自语,“这次难道要睡在这里吗?”


正当米诺斯要在一片狼藉中陷入沉睡,带走火焰之鞭的最后的贝尔蒙特族人去而复返。

无力的吸血鬼王注视着手持火焰之鞭的吸血鬼猎人,金色的满月之下,青年一脸悲愤。米诺斯扯动刻薄的嘴角,“走吧,年轻人,再过不久,这座城隐于混沌的时候,你就再也走不了了。活下去吧,活下去的才是英雄。你要留下贝尔蒙特家的子嗣。”嘲讽的笑容带着悲悯,仅仅是说话已经这么累了。

愤怒的青年当然不会听从宿敌的劝告,他愤怒地挥动手中的火焰之鞭,并不畏惧死亡,只求在此杀死吸血鬼王。

不会死,只会痛得难以忍受。可是已经……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了……米诺斯无所谓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来自火焰之鞭的灼烧。


没有意料之中的灼热,米诺斯睁开眼睛的时候,半透明的蓝色身影挡在他的身前。年轻的吸血鬼猎人被弹开,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恶魔城——也许,他没有想到恶魔城中还有谁可以能战斗。

“雅柏菲卡。”米诺斯的眼睛一瞬间亮起来。

蓝色的身影回头,像离开的时候一样被月光萦绕,美丽的眼眸波光粼粼,只是强风再也无法吹动蓝色的长发,月光也无法在地上留下他的影子。淡色的唇动了几下,似乎在说什么,可是却无法发出声音。

“你……变成‘被遗忘者’被封印而长眠了吗?”米诺斯难得地,露出难过的表情,“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了吧,笨蛋。”

雅柏菲卡愣住了,露出了被看透了的表情。他俯下身,一遍遍地用指尖描绘着无法碰触的俊美容颜。

“能见到你真的很高兴,雅柏。”吸血鬼王露出笑容,不再刻薄,不再嘲讽,不再冰冷,发自内心的笑容在暗夜里静静绽放,比月光更温柔,让颓败的恶魔之城如月般生辉,“不知道你在哪里,想起我们都在长眠着,就很高兴。”

因为感受到吸血鬼王的危险,被遗忘者从长眠中苏醒,刚刚苏醒却又要长眠,一见面即是诀别。

恶魔之城太安静,连月光洒落都会发出声响。在吸血鬼王冰冷的唇上印下一个无知无觉的吻,雅柏菲卡的灵魂渐渐变得透明。


“抱住我吧,雅柏菲卡,”米诺斯轻笑,像是在撒娇的样子,“你看,我已经累得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了。”

如他所言,雅柏菲卡抱住了他,淡粉色的唇重复着同样的词汇,那么迫切,只是想让他知道不曾说出口的心意。灵魂的言语无声,即使始终无法被听到,也一遍遍地重复着。

“真是笨蛋,怎么一副急得要哭出来的样子呢。”米诺斯费力地抬起手臂,想要抹掉他眼角的泪水,可苍白的手指却只能穿过他渐渐消失的身体,“有些话,你不说,我也知道啊。”


“做一个有我的梦吧,直到再见面的那天。”

蓝色的身影消失,仿佛不曾出现过。风从破碎的窗棂中穿过,吹起织锦的帘幕,温柔的月光像往常一样照着恶魔之城。

吸血鬼王微笑着阖上眼帘,但是我知道,你来过。


2.【艾路】彼岸花开

闪耀着新月光辉的灵魂匆忙前行,像是在与时间赛跑。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到达忘川之畔,路尼每次都行色匆匆。不是不愿意在此停留,只是有一个重要的人要见,不能在此耽搁。即使经历了数次轮回,那个约定依然刻在比骨髓更深的灵魂中。


那么容易辨认的,不似一般的亡魂那么麻木,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样子,而且,阴暗的冥府中难得出现这如月般的光辉。俊朗的少年在路尼必经的路边等候已久,他露出雪白的牙齿,“我们又见面了。”黑色的眼睛闪闪发亮,如有星辰埋藏其间,即使已经成为端正的冥府判官,他的笑容依然是一位少年该有的样子。

轮回足以让路尼忘记冥府之事,他只是觉得眼前的人似乎见过,但又不确定,于是踌躇着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不记得我了,可是这没什么关系。”黑发的少年似乎并不介意,“我知道你在赶路,那么,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他的声音那么轻松和快乐,即使防备心很强的路尼也无法拒绝,他对这位笑着的黑发少年似乎有着天生的好感,仿佛已熟识百年。


对方顷刻间化为一只黑色的巨狼,他低下头,用粉红色的鼻尖蹭了蹭路尼的面颊,示意路尼骑到自己背上。巨狼露出骄傲的神色,“我还没有让米诺之外的人骑在背上过呢,连拉达也没有。我狼人之王只会背负月亮。”

路尼从来都不是多言的人,翻身一跃骑在巨狼的背上,随着巨狼穿越黑暗的冥府。巨狼的速度太快,不得已,路尼只能把身体放低,抱住他的脖颈,把脸埋在柔软的毛中。呼啸的风抑制了呼吸,似乎要把灵魂也吹散。即使这样,路尼依然没有说话,他只是希望快一点,再快一点,早一点进入轮回,再一次去见那位比生命和灵魂更重要,比任何一切都重要的大人。

黑色的巨狼背负着淡白如新月的灵魂在黑暗的冥府中疾驰,如暗夜中飞速滑过的流星,他们越过黑暗的山谷,跨过阴森的沼泽,穿过永恒的荒原。最后在忘川之畔,一片如燃烧火焰般的花海中,黑色的巨狼减慢了速度,他的声音变得低沉,“喝过忘川之水,你就忘记所有的事了,在那之后,我会行使冥府判官的职责,送你到轮回之门。”


黑色的巨狼在忘川河畔停驻,再一次化身为人。黑发少年眼中的星辰也变得暗淡,眼中即使写满了不舍也没有说话,他俯下身捧起路尼的脸,深深地吻了他,温柔缱绻,似乎要把百年的等待都化在一吻之中。

忘川之水在流入路尼口中,意识瞬间变得飘忽,连惊讶也来不及。

“饮尽忘川之水,你就又会忘了我。可是我不能这样留下你,”黑发少年眼神温柔得就像遥远的星光,他伸手拂去粘在路尼身上的花瓣,抱住渐渐滑落的身体。“否则,我最爱的哥哥太难过了。”

“这一世,你还是会降生在贝尔蒙特家,你的名字依然是路尼,我的月亮。”他伸手摘下一朵身边的彼岸花,把花别在他的耳边,紧紧拥抱着新月般的灵魂,做着最后的道别,“这样,米诺一定会知道我爱你,如他一般爱你。”


我记得您,您曾经对我说过一样的话,艾亚哥斯大人。


路尼的意识渐渐飘散,灵魂渐渐变成了淡白如新月的光,被黑发的冥府判官双手捧起,送入轮回之门。

强风吹起,卷起了冥府判官墨色的法袍,什么都没有留下,唯有刚刚别在鬓边的彼岸花。


“拉达,等米诺回来,我要让路尼当我的新娘,这样我们的冥府就有月亮了,我的月亮。”艾亚哥斯从背后抱住了另一位冥府判官,柔软的黑发在拉达曼迪斯身后磨蹭着。

“别撒娇,这种事你去问米诺斯。”被文件埋住的拉达曼迪斯皱着眉头,说不出答案。


忘川河畔,属于冥府的风不曾停歇,彼岸花依然如火焰一样燃烧着盛放着,等待着百年轮回一次的,冥府的月亮。

只是,连公正的艾亚哥斯也不知道,他记得。


——Fin


其实这就是我的CP观

“因为他们不是三巨头,所以他们永远也插不进三巨头。”

爱情虽然美好,但并非最重要。

所以艾亚才会放路尼走,即使再喜欢路尼,他也不忍心让米诺斯百年的等待落空。

所以路尼才不说他记得,即使对艾亚有朦胧的喜欢,他也要去赴与米诺斯的百年之约。

艾亚对米诺的感情和路尼对米诺斯的感情远,比他们之间的喜欢要重要,即使那是爱情。



昙花一现,只为韦陀。雅柏菲卡你会幸福的,我对得起你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72425 秒, 1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