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米路】绿野仙踪
查看: 2071|回复: 0
go

[SS] 【米路】绿野仙踪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2-2 15:51 |显示全部帖子

(一)铁皮人与魔法师


在遥远的,我们不知道的大陆上有一个奥兹国。


奥兹国的多罗美亚森林绿树葱茏,吐露着湿润的气息,白色的雪山常年漂浮在空中,如珍珠一般闪烁着柔光。奥兹国最伟大的魔法师米诺斯住在那里。他常年穿着漆黑如墨的法袍,露出苍白而精致的脸和手,用狮鹫的喙蘸着星之砂创造着新的魔法。那些被创造出的魔法由双足翼龙带给加伊拿的拉达曼迪斯来传承,或者由金翅鸟带给安提罗拉的艾亚哥斯来毁灭。


这样的日子不变地持续着,似乎会到永远。


创造者米诺斯是奥兹国最伟大的魔法师,他可以用魔法完成一切工作。

只要一个口令,他需要的羊皮卷就会飞到他手中,烤箱会自动烘烤香甜的点心,精致的古瓷杯中会盛满他最爱的红茶。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米诺斯却觉得,这些蛋糕和红茶都没有温度。


我需要一个人帮我准备有温度的茶和蛋糕,顺便代替我抄写魔法打扫房间念咒文等等。米诺斯想。

最伟大的魔法师米诺斯也是天才的傀儡师,他轻而易举地制作出了只属于他的铁皮人。

而且,这孩子要漂亮才好。米诺斯想。

于是,傀儡师米诺斯用月光做成头发,用夕阳下的湖水做成眼睛,用象牙做成皮肤。铁皮人睁开眼睛的那天,是一个洒满月光的冬夜。

“所以你叫路尼。”米诺斯笑着看着他的孩子并且吻了他。


路尼是个很聪明的铁皮人,他会按照温度计的显示精确地泡茶,会烤很美味的蛋糕,米诺斯对他的工作非常满意,他说,“路尼泡的茶是暖的。”

当然,路尼的聪明不仅于此,他能够熟悉地背诵书房里所有的书籍的内容以及米诺斯创造出的魔法,能够识别多罗美亚森林里的一千种植物的香气。甚至,还能分辨流言真伪,像“森林里恶毒的巫师把樵夫变成了铁皮人”之类的,路尼会知道这是假的。这对于一位铁皮人来说真难得。

可是,路尼还是没有心。

这不是米诺斯的错,《铁皮人制作大全》关于心的那几页被高地上的羊吃了。

“大人,我可不可以拥有一颗心?”路尼紫色的眼睛对上了米诺斯的金红色。

“为什么要有心呢?我的路尼?”米诺斯皱了皱眉,揉着路尼的头发,“有了心会疼的。”

路尼低下头不说话,清澈的眼睛藏不住失望。他记得书中有一个词,叫做“心爱”。他想,大人,我想学着爱您。

“让我想想办法。”米诺斯看着路尼的样子有些过意不去,他伸出手,一本古旧的《奥兹国历险记》飞到了他手中,“铁皮人想要获得心,他等到来自堪萨斯带着小狗的女孩桃乐丝,还有没有脑子的稻草人、没有胆子的狮子一起,沿着金砖路走到翡翠城,翡翠城的魔法师会给他一颗心。”

米诺斯合上了《奥兹国历险记》,同时也合上了眼睛,等着忠诚的路尼为他盖上毛毯并且把他抱到床上。


《奥兹国历险记》已经是太久远的故事,从未离开过多罗美亚的路尼无法凭借米诺斯大人传授的知识来辨别其真伪。

书房里的书籍弥漫着陈旧古老的香气,经久的历史和文字无法给出答案,他只能安静地看着书房的烛火燃烧到尽头。

无论如何,总有一试的余地。因为“心爱”这个词太美。



(二)夕阳下的金砖路


“这是你第一次想做的事,我怎么会拒绝呢,我的路尼。”米诺斯无奈地笑了笑,轻轻亲吻着路尼的额。“这是创造者·米诺斯对你的加护,没有谁敢伤害你。”


带着米诺斯的加护,路尼去寻找着那条传说中的金砖路。参照着《奥兹国历险记》,铁皮人只要在金砖路边等待着,一定会遇到带着小狗的小女孩桃乐丝、没有脑子的稻草人和没有胆子的狮子。凑齐了四位旅伴,他们才能到达翡翠城请求大魔法师奥兹的帮助。

可是多罗美亚森林太大了,路尼自出生以来,就没有到达过多罗美亚的尽头。他熟知多罗美亚,这里每一朵花开的芬芳,每一片叶落的时刻,都是他所熟悉的,精确得就像米诺斯大人对于红茶的要求。可是,他却不曾知道那条金砖路。


聪明的铁皮人路尼当然不会像傻瓜一样走遍多罗美亚。于是,他试着去询问着那些天空中能够看得更高更远的生灵。


于是,在露滴尚未干涸的清晨,他询问勤奋的双足翼龙。它们在每天太阳升起的时刻会盘旋在多罗美亚的上空。路尼有礼貌地询问着,“勤奋的双足翼龙,您可曾知道,在多罗美亚哪里有金砖之路?”在听完路尼的问题之后,诚实的双足翼龙摇了摇头,“非常抱歉,带着炎魔之血的铁皮人,我不曾见过这样一条金砖路。”它展开了自己宽阔的双翼,“遵从我的主人——传承者·拉达曼迪斯的命令,在每日的清晨露珠未干的时刻,我来到多罗美亚。我自高空可以看到多罗美亚全貌,我熟知这里每一条森林之间的小径和蜿蜒的河流,可我不曾看到这样一条金砖路。没有帮到您很抱歉,可是现在,我必须回加伊拿复命了。”说着,它拍拍翅膀飞向了天空。

路尼认为,也许双足翼龙太勤奋地专注于工作,不会去在意这些小节,说不定贪玩的金翅鸟反而知道的更多些。于是他等到了正午时分,在太阳的光辉就像金翅鸟的翅膀一样耀眼的时刻,金翅鸟来到了多罗美亚。路尼向它们询问了同样的问题,贪玩的金翅鸟如双足翼龙一样摇头,“对不起,没有见过呢。”它拍了拍华丽的金色翅膀,“我遵从我的主人——毁灭者·艾亚哥斯的命令,在每日太阳如金色翅膀一样耀眼的时刻,我来到多罗美亚,我熟知这里每一棵长着甜美浆果的树和每一片柔软的草地,却不知道有这样一条有趣的金砖路。”它用金色的翅膀友好地拍了拍路尼的肩膀,“不能帮到你真对不起,可是我马上要回安提罗拉了。如果铁皮人找到了这样有趣的路,请一定要告诉我。”说着,他飞向了他所熟知的浆果林。

既然双足翼龙和金翅鸟都不知道,那么作为多罗美亚原住民的狮鹫会不会知道的更多?路尼这样想着。在夕阳金红如狮鹫的眼睛一样的时刻,它们开始在多罗美亚的上空翱翔。在听了路尼的问题之后,优雅的狮鹫用它的喙梳理了一下身上的鬃毛,“我知道,多罗美亚确实有着这样一条美丽的金砖路。”它懒洋洋地趴在地上,“我遵从我的主人——创造者·米诺斯的命令,在每日太阳如金红色的眼睛之时,为加伊拿和安提罗拉送去讯息。所以只有我知道,这样一条美丽的路。米诺斯大人的路尼,请到我身上来,我带你到高空,去找那条金砖路。”


路尼骑在狮鹫的背上,如同一位真正的狮鹫骑士那样。随着狮鹫拍打着强壮的鹰翼,带着他来到了与漂浮的雪山同样的高度。这时,远处的夕阳把雪山的尖顶涂成了美丽的金红色。狮鹫低沉的嗓音在风中回响,“请向下看吧,在这里就可以看到你要去的地方。”

在高空中,路尼终于看到了多罗美亚的全貌,同时也看到了,那条贯穿了多罗美亚的金色的路。
“请告诉我,尊敬的狮鹫,”路尼双手抱住狮鹫的头,“我熟知着多罗美亚的一切,为什么我不曾知道,这里有这样一条路?”

狮鹫没有立刻回答,它撕裂高空中的风,带着路尼穿梭在云间,直到夕阳藏进了夜幕,银色的新月升上天空,它说,“向下看吧,这就是你的答案。”

狮鹫在半空中停留,风声静止,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路尼飘动的银发也落回了肩上,他看到月与星之下一切都是银色的,远方的雪山变得像闪耀的钻石一样,原本的金砖路变得银光闪烁,就像月光下流淌的河。狮鹫告诉他:金砖之路被月光清洗千年,变成了银色,只有夕阳的照耀下,它才会显现出金子的光泽。


“请允许我送你到你想到的地方。”狮鹫拍打着它的翅膀,把路尼轻轻放在银色的路上。

银色的月光照耀着,曾经的金砖之路反射像路尼的头发一样柔和的光泽。狮鹫温柔地蹭着路尼的头发,“愿您一路平安,米诺斯大人的路尼。”


(三)铁皮人与旅伴们

目送着狮鹫打了个哈欠离开,铁皮人决定在这里等着。他相信,带着小狗的小姑娘桃乐丝一定会出现。


多罗美亚人迹罕至,路尼在银色的路边等了很久很久,连人影也没有看到过。可是作为一位优秀的铁皮人,路尼有着无比的耐心,他笔直地立在路边,就像一杆枪一样。他一次次看着双足翼龙、金翅鸟和狮鹫从头上飞过,它们会和路边的路尼聊天,金翅鸟甚至会给他带来可口的浆果,可它们都不是他在等的。


终于,在一个湿漉漉的雨天,路尼等到一只小狗和它的主人。可是这只小狗着实吓了路尼一跳——那是一只有三个脑袋、身体就像一头大象、吼声就像雷鸣一样的,小狗。长久生活在安静的森林中的路尼并不习惯这雷鸣般的吼声,但他很快表现出了米诺斯大人传授的,绅士的礼仪,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是悄悄地打量着狗的主人——这并不是一位穿着蓝色格子裙的小姑娘,而是一位黑发的妹妹头少年,少年的眼睛是金色的,像金属一样的闪亮而诱惑人心的眼睛,与他身上繁复的金属装饰相映成辉。当然,再美丽的金属也无法诱惑到身为铁皮人的路尼,他只是想,带着小狗的小姑娘,带着小狗的妹妹头,其实也差不多?

还没等路尼开口询问,少年比他先开口,“嗨,铁皮人,你生锈了吗?要不要我去帮你找新的机油帮你活动关节?”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很活泼,就像是一位少年应有的样子,“哦,我听说多罗美亚有位魔法师,他用巫术把森林里的樵夫变成了铁皮人,一定是你吧?”

路尼当然不容许别人诋毁最重要的米诺斯大人,但他依然有礼貌地回答了少年,“我是路尼,伟大的魔法师米诺斯大人创造的铁皮人,并非巫术所致。作为米诺斯大人创造的铁皮人,我也不需要新的机油。”说到这里,路尼微微有些骄傲。

“那么,米诺斯大人创造的铁皮人路尼,我是法拉奥,这可爱的小家伙是赛博拉斯。你知道如何去翡翠城吗?”法拉奥轻轻抚摸着身边的三头犬,“我听说翡翠城的魔法师奥兹可以实现所有的愿望,我想让他送我去一个赛博拉斯可以吃饱的地方。”赛博拉斯似乎能听懂法拉奥的话,撒娇一般地用三个脑袋轮流蹭着法拉奥的脸。

“根据《奥兹国历险记》,沿着我们脚下这条路,就可以到翡翠城。”路尼诚实地回答法拉奥的问题,“我也想到翡翠城,请求伟大的魔法师奥兹赐给我一颗心。是否可以与你们同行?”

法拉奥看向赛博拉斯,而三头犬发出了像远方雷声一样的呼噜声,于是,他高兴地说,“赛博拉斯希望你跟我们一起去。”


与法拉奥和赛博拉斯一起,路尼离开了多罗美亚,踏上了通往翡翠城的路。

月光洗过的金砖之路沿途风景优美,他们经过了美丽的花田,法拉奥用风信子做了三个花环戴在赛博拉斯的三个头上;他们走过了岩石之山,这里有流星一样的巨石,可是路尼并不害怕这些;乘坐摆渡船,他们通过了一片湿漉漉的沼泽和红色河流形成的瀑布。

法拉奥和赛博拉斯一路玩得高兴,而路尼却一直在想,还有两位旅伴——没有脑子的稻草人和没有胆子的狮子,他们在哪里呢?这样想着,他们走到了疾风之森。这里是一片与多罗美亚不同的森林,风之精灵在这里长久的统治,这里的野兽都是风之子民。赛博拉斯如雷鸣般地叫着,惊得这里的风精灵都不敢发出声响。

雷鸣般的吼叫声过,一阵风在他们身边打旋,“你们吓到风精灵了,过路者。”路尼想,赛博拉斯的确有时候太吵了。这是一位灰白色短发的鸡蛇怪,“我是疾风之森的守护者,鸡蛇怪·西路费多。请您制止这位可爱的小狗的叫声,这里的野兽和精灵长久以来都没有听过这样雷鸣般的声音。”

路尼向他表示歉意,“非常抱歉,西路费多先生,我们去翡翠城路经疾风之森,很抱歉打扰到您。”

听到这里,西路费多的蓝眼睛忽然亮起来。“你们是去找翡翠城的大魔法师奥兹吗?我能跟你们一起同行吗?我想请求他,给我胆子。”

“你很有勇气啊,你保护着这里的野兽和精灵。”法拉奥和赛博拉斯一起歪着四个脑袋疑惑着,“赛博拉斯也这么说。”

“可是我没有勇气去拥抱一朵花。”说到这里,西路费多苍白的脸色开始发红,“我想拥抱一朵花,红色瀑布边的一朵曼陀罗,在没有雾气的时候,从这里可以看到他。可是,龙之瀑布的小老虎告诉我,花是有毒的。他所知道的荒野上的玫瑰,最美却也是最毒,只要接近就会中毒而死。我不怕死,却也没有拥抱的勇气。我想要勇气,去拥抱那朵曼陀罗。”这些话,似乎把西路费多一个月的勇气份额都用完了,他说完这些话,脸红得像一只番茄。

赛博拉斯安抚似的,用三条舌头舔过西路费多的脸。“没关系,我们一起走,你一定能得到勇气的。”法拉奥拍了拍他的肩。


有了西路费多的引路。他们走得很快。通过了疾风之森,很快到达了冰之麦田。

这里原本是一片金色的麦田,而随着时光的流逝,这里成为了永恒的冻土。在冻土中长出的麦子也就变成了冰麦,冰凉的闪闪发光。月光洗过的金砖路像月华一样,冰之麦田如同闪烁的星空,如果忽视刺骨寒冷,这里就像最灿烂的夜空倒影。

而麦田之间,硕大的冰柱中镶嵌着一个人影。速度快的西路费多穿过冰麦田去看,“巴连达因,是巴连达因吗!”

冰柱里昏过去的人似乎听到了呼唤声,渐渐醒来,“西路费多!疾风之森的西路费多!”

法拉奥好奇地问,“请问,你是为了看守这片麦田,才把自己扮成稻草人吗?”赛博拉斯似乎赞同一般地点着三个头。

巴连达因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的哭泣,“才不是!我是冰之麦田的看守者,鸟妖·巴连达因。可是我没有脑子,前些天,小飞马从这里走过,说他只是路过这里,让我把他从寒冰中解冻。他骗我,他把我打昏,镶嵌到冰柱中,然后做了个鬼脸对我说‘反正你不怕冷’,就这样走了!”说着,他又继续哭起来。“我好笨,我没有脑子。”

“别哭了,真是的,你是男孩子啊。”路尼皱着眉,伸手抹去巴连达因鼻梁上的冰柱,“跟我们一起走吧,一起去翡翠城,伟大的奥兹会给你一个聪明的脑子。”

巴连达因收起泪水,郑重地点点头。


终于,想带三头犬去“饱食之地”的法拉奥,想要脑子的巴连达因,没有胆子的西路费多,没有心的路尼,凑到了一起,走在了前往翡翠城的路上。


(四)死亡之吻

银色路上的旅伴们被金色的日光和银色的月光拉长了身影,不曾知道到翡翠城具体在何处,为了得到自己缺失的东西,没有谁说过路太遥远。


时间太久,即使是米诺斯的藏书室里的《奥兹国历险记》,在找到四位旅伴之后的部分也散佚了。所以路尼仅仅从米诺斯的叙述中知道:翡翠城的奥兹让他们打败操纵飞猴的女巫,完成了这项任务才能实现他们的愿望。“这就是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当时米诺斯大人是这样说的。

于是在银色之路某一个分叉口,巴连达因果断做出决定,“既然要去飞猴之城堡,不如我们提前去,这样比较快。”几位旅伴同意了他的决定,走向了通往传说中的城堡的分叉路。


偏离了银光闪烁的金砖路,通向传说中的秘境宫殿的是一条隧道,隧道之中,矿物闪烁如深夜的繁星,美丽又神秘,时间在这里似乎是停滞的,星空般的隧道似乎要延伸至神居住的世界。

星空隧道并不长,他们很快到达了终点。微风扑面吹来,不是疾风之森和冰之麦田那样凛冽或者寒冷的风,这里的风那么柔和,似乎想让人把灵魂都沉睡在这里;四季的花朵在这里绽放,吐露出馥郁的芬芳;树枝上甜美的果实,似乎要把枝杈压弯;美丽的妖精在这里歌唱着,她们的声音比果实更甜美,她们的呼吸比微风更轻柔。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美好,如仙境一般让人醺然欲醉。


随着妖精的引导,路尼和他的伙伴们来到了秘境深处的宫殿。路尼在书中见过很多城堡和宫殿,但眼前这座远远超乎他的想象。一座闪烁着金银之光的宫殿,有着透明翅膀的妖精们伴随着七弦琴的声音翩翩起舞。


“这里是爱丽舍,旅人,你们为何而来?”黑色七弦琴的主人停止了弹奏,他的发和眼都是闪耀着的银色,就像最晴朗的黑夜里流光溢彩的月亮。

“我们……唔,为了消灭女巫,解放那些被女巫控制的飞猴。”在漫长的旅途中,法拉奥听路尼讲过《奥兹国历险记》最后的故事,“这样我们才能到翡翠城。”

“翡翠城啊……那可真是遥远的地方。”银发的青年似乎想到了久远的故事,“可是这里没有女巫,也没有飞猴。我也有能力送你们到翡翠城,只要你们能帮我一个忙。”

银发的青年把手中的七弦琴放在一边,与长笛放在一起。他抬起头,露出了额上五星的印记,“我是死亡,死亡·达拿都斯,爱丽舍的主人之一。我想请你们帮忙,唤醒我的兄弟,睡眠·修普诺斯。只要能够唤醒他,我愿意送你们到翡翠城,那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似乎陷入了漫长的回忆,达拿都斯的眼神飘向远方,“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了我都忘记了是什么时间,我的兄弟,睡眠·修普诺斯与我们的挚友哈迪斯大人打赌,赌谁能睡更长的时间。毫无疑问,你们都看到了,我的兄弟赢了,哈迪斯大人也认为这是一场公平的比赛,他痛快地承认了自己的失败,然后离开。可是希珀斯却一直在沉睡。”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平静自己的情绪,“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我用尽我能想到的一切办法想唤醒他,可是混蛋希珀斯还是不醒!”

他挥手指向了宫殿深处,繁花之间的青年有着和达拿都斯完全一样的俊美容颜,他的金发如金色的太阳一样灿烂耀眼,他的呼吸平稳,似乎正处在一个最甜美的梦中。“如果能够唤醒我的兄弟修普诺斯,我就送你们去翡翠城。可我并不抱什么希望。”达拿都斯垂下了头。


“这真是公平的交易。”法拉奥高兴地说。他带着赛博拉斯进入了爱丽舍的宫殿,赛博拉斯对着金发的青年大声叫着,声音简直就像响雷在耳边炸开。可是任凭赛博拉斯叫破喉咙,金发的青年连眉毛都不曾动一下。

西路费多唤来了风精灵,命令它们在修普诺斯身边旋转着,想让冷风把他吹醒。可是风精灵的风只能吹动他的衣角和身边的花瓣,修普诺斯依然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睡了这么久,也许他该饿了?”巴连达因偏着头想。于是,甜蜜的巧克力在修普诺斯身边飘来飘去。也许是梦境比巧克力更甜蜜吧,修普诺斯在梦境中沉睡着,丝毫没有反应。而那些巧克力,最后也落入了赛博拉斯腹中。“还有吗?赛博拉斯说喜欢这个。”法拉奥拍了拍失望的巴连达因。


路尼是最怕吵的,所以在赛博拉斯响雷般的叫声开始的时候,他就溜出了宫殿,听着坐在台阶上的达拿都斯在自言自语。“希珀斯,你为什么还不醒?”


没有唤醒修普诺斯,伙伴们一个个失望地走出来,当然,要排除赛博拉斯。

路尼想到了一个故事。

那是米诺斯的藏书室里的一个古老的故事:沉睡百年的公主,在王子充满爱意的一吻中苏醒。于是,他对达拿都斯提出了建议,“请吻他。”

“什么?”达拿都斯显然被这个提议惊呆了。

“请吻他。”路尼重复了自己的建议,“比奥兹国的历险记更早更早的时候,曾经有一位沉睡的公主,在王子充满爱意的吻中苏醒。所以,我想,至少可以试试。”

“我才不爱那个混蛋!”达拿都斯很生气,生气得脸都红了。在他无色的面庞上,那么淡那么淡的红晕,也是那么明显。“但是,无论如何,这个提议可以试试看。”他放缓了语气。


金发青年呼吸那么轻,在长眠中也一直挂着微笑。银发的青年似乎不舍得打扰他,即使以唤醒他为目的。只是轻轻一吻,淡色的唇覆盖了淡色的唇,并非辗转缠绵,却带着深深的祈愿。那个吻太轻也太温柔,似花瓣飘落在水面,似温柔的手指拨动心弦。


金发的修普诺斯呼吸在那一瞬间停滞, 随着睫毛颤动,他睁开了金色的眼眸,笑着看着眼前眼睛和脸都带着淡红的兄弟。

“嗨,塔尼,早安,我赢了吗?”

(五)奥兹国的魔法师

死亡·达拿都斯非常信守诺言,在睡眠·修普诺斯醒来之后,他马上让妖精们把路尼一行人送到了翡翠城,当然,其中也包括了比大象还重的,和法拉奥形影不离的赛博拉斯。


妖精们在银色的云层中穿行,大地上的旷野和村庄,漆黑的森林和蜿蜒的河流就像小孩子的玩具一样。在空中飞行许久,赛博拉斯已经开始打鼾,妖精们把他们放在翡翠城的城门之前。

翡翠城的士兵们刚想制止他们入城,看到路尼额前的印记。矮小的士兵统领虔诚地鞠躬,“拥有打开翡翠城堡大门钥匙的旅者,翡翠城欢迎你们。现在让我带你们去见最伟大的魔法师。”


矮小的士兵带着他们进入了翡翠城中,绿色的光芒耀花了眼睛。所有的建筑都是美丽的翡翠色,精巧的建筑和细雕的花纹,甚至路上的砖石倒映出行人绿色的影。这实在让人产生错觉,不知是被巨大的树影笼罩,还是从哪里进入美丽的翡翠石中,美得不真实。说到翡翠城,士兵统领显得无比骄傲,“很久很久以前,这里不过是一座白色大理石的城堡,以前的魔法师只是用绿色镜片的眼镜欺骗来者。但现在不同,我们伟大的魔法师奥兹,他们拥有真正的魔法,为了翡翠城不负盛名,他们用魔法把大理石变成了真正的翡翠。”

在城堡中,巨大的翡翠原石大门挡在了他们前方,这是真正的翡翠,无关魔法。在这里士兵统领停止了脚步,“请你们轮流进去,您知道,这是翡翠城的传统。”


第一个推开大门的是法拉奥,他带着他饿着肚子的小可爱走进了绿色的大门。

宽大的王座上,是一只巨大的金翅鸟,金翅鸟像闲不住一样,时不时地探探头,“说你的愿望吧,我是一位奥兹的代理人。”

虽然面对巨大的金翅鸟,可是法拉奥一点也不害怕,他像平常一样摸了摸赛博拉斯的肚子,“我想带着赛博拉斯到一个赛博拉斯真正能吃饱的地方,你看,赛博拉斯现在还饿着肚子。”

“这个容易。”金翅鸟扭了扭脖子,“我会带你去安提罗拉,世界上一切美食汇集之地。那里的城堡是巧克力饼干,树枝上挂满了蛋糕,河流流淌着金色的蜂蜜,在冬天则会下糖霜。在安提罗拉,你的小狗一定能吃得肚子滚圆,像圆圆的浆果一样。”

金翅鸟顿了顿,“等到正午的太阳闪耀之时,我会带着你和你的小狗一起到安提罗拉,我的主人不介意多一只可爱的小狗。”

法拉奥高兴地拍了拍赛博拉斯的三个头,“你终于可以吃饱了,赛博拉斯。”


第二个进门的是巴连达因。

他没有看到金翅鸟,取而代之的是威武的双足翼龙,它庄严得像一位骑士,“说出您的愿望,我是一位奥兹的代理人。”

面对奥兹的代理人,巴连达因给予了它应得的尊敬,他单膝跪下,“我请求您,代替奥兹赐给我脑子,我因为没有智慧,才被飞马欺骗,无法看守好冰之麦田。”巴连达因虔诚地低下头。

“荒谬!”翼龙几乎愤怒地吐出火焰,“你忘了你我的主人所传授的训诫了吗?正直和诚实是美德,欺骗并非你所应有的智慧。你拥有该有的智慧和力量,应该接受惩罚的是飞马,而不是你。”
“主人很满意你的工作,他希望你继续去守护你该守护的地方。”双足翼龙拍了拍翅膀,“如果欺骗是你的愿望,主人能够赐予你这样的能力,但这并非主人的期望。你是否坚持你的愿望?”

忠实的巴连达因摇了摇头,“请代为转告主人,我如以前一样守护着冰之麦田,只要那是主人的期望。”


第三位进门的是西路费多。

迎接他的不是金翅鸟,也不是双足翼龙,而是优雅的狮鹫。金红色眼睛的狮鹫懒洋洋地趴在绿色的扶手椅上,像是一位优雅的贵族,“你的愿望?”

面对能够撕裂风的狮鹫,鸡蛇怪·西路费多显得有些窘迫,“我请求您,代替奥兹赐给我勇气。我想拥抱一朵曼陀罗,可是瀑布下的小老虎告诉我说,花都是有毒的,荒野中的玫瑰就是那样,最美也最毒。”

“比起胆子,你更需要脑子。”狮鹫傲慢地挥了挥爪子,“荒野上的毒玫瑰只有那么一朵,你可以拥抱除他以外的任何一朵花,当然也包括你的曼陀罗。瀑布下的小老虎,他的话你也信?”

“不过给你个忠告,曼陀罗说不定会惊叫哦。”狮鹫懒洋洋地眯上了眼睛,似乎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而西路费多却满心喜悦,“惊叫什么的,我不怕。我想,我有拥抱曼陀罗的勇气了!”


“正午的时候,我就要去安提罗拉了,金翅鸟说,在那里赛博拉斯可以吃得肚子圆圆的像一只浆果。”

“我已经拥有应有的智慧,翼龙说,我的主人对我的工作很满意,我将回到冰之麦田,继续看守着那里。”

“狮鹫告诉我,有毒的花只有那么一朵,我觉得我已经有了勇气去拥抱曼陀罗,惊叫什么的我才不怕。”

看着三位旅伴兴高采烈地从绿色的门中走出。路尼觉得,那也许真的是一道有魔法的门,可以实现所有的愿望。

活泼的金翅鸟、庄重的翼龙和优雅的狮鹫,那么等待我的是什么呢?带着这种疑问,路尼推开了翡翠之门。翡翠大门之后,没有绿色的王座,没有金翅鸟、翼龙和狮鹫,甚至连绿色的光也消失了。

这是路尼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多罗美亚,米诺斯大人的书房。陈旧古老是书籍散发的香,壁炉里的火焰劈啪作响,茶杯里的红茶冒着温暖的热气,米诺斯大人常用的毛毯放在平常放置的扶手椅上。

阳光穿过树叶和窗户,魔法师米诺斯回过头,他像往常一样嘴角上翘,“路尼,你的心在我这里,你还想到哪里去找?”


——Fin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40899 秒, 1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