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ALL]百字文集
查看: 4318|回复: 9
go

[原创][ALL]百字文集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6-4 10:21 |显示全部帖子

—倾城—


他是世间最美最毒的花,人人皆言有着一笑倾尽三千城的姝色,却用冷漠疏离来武装自己。
他是世间最美最毒的花,有着杀伐决断无动于衷的冷酷残忍,却用华丽的花瓣雨为敌人送葬。

没有人会拒绝他的美,就如同没有人能抵抗红玫瑰的诱惑。
没有人能逃离他的毒,就如同没有人能逃出白玫瑰的指掌。

但他不在意那连敌人都心颤的美,他只在意那连自己都恐惧的毒。
他折尽万千姝色,化为一缕香魂随风而散,徒留下万千人的殷殷期待,终成一桩千古憾事。

他望着满天花雨倒下那刻释然的微笑,是真正的倾尽三千之城。


—倾城—完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6-4 10:21 |显示全部帖子

—傀儡师—


拇指一挑,傀儡娃娃的右手发出了轻脆的骨裂声。
食指一扣,傀儡娃娃的头咕咚一声掉在地上,溅起些微黄土。
他像个孩子般微微的皱眉,轻轻的发出“啊呀”的叹息,似是在抱怨玩具的脆弱不堪。

这些傀儡娃娃和以往的又有什么不一样?
亏得潘多拉大人说这里绝对不会让他无聊失望。

但他马上发现自己错了。
当那个美的带毒的男人伴着万千毒花雨出现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振奋。

美艳,冷傲,华丽,优雅的挑衅,还有让人沉醉的毒香气。
他很满意,于是微笑,像个孩子。

“啊,多么美妙的傀儡啊。”


—傀儡师—完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6-4 10:22 |显示全部帖子
—茧—


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仿佛有什么东西掩住了他的口鼻,续而缚住了他的全身。
他动弹不得。
想挣扎,却没有力气。

撒加……
他听到有人在呢喃着他的名字。
柔丝一般缠绵,婉转的堪以绕梁。
满眼的蓝,几乎要将他湮没殆尽。

他像条蛇般扭动着身体,试图摆脱这让他目眩的一切。
可是那蓝色的丝缕将他缚的越来越紧。

他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弱,却矛盾的感到一丝莫名的心安。
那种温暖却快到窒息,痛苦却也快乐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

温热的气息吐在他裸露的后颈上,引来战栗的颤抖。
他觉得背后贴上一个熟悉的胸膛,温柔的怀抱和煦如同阳光。

他猛然的转身,看到一双饱含忧伤的眼。
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他勉强的想要开口,却眼睁睁的看着所有的一切开始像春露般消失。
他仓皇的伸手去抓,在自梦中惊醒的刹那发现自己只是徒劳的抓住了两把似水月华。
他紧紧的攥着,似是攥着逝去的情思与念想,紧紧地压在胸口,好半天才溢出一声无法抑制的幽咽。
“……加隆……”


—茧—完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6-4 10:23 |显示全部帖子
—花葬列—


米诺斯倒下去的时候,他的双眼已经有些朦胧。
失血过多,生命也随之流逝,断裂的骨头与撕裂的肌肉发生无声的哀鸣,钻心的疼痛。
敌人已经倒下,他也就不用硬撑着最后的一分自尊与孤傲,最后的力气因为精神上的放松而被抽去,他便一下跪倒在地上。

他听不到同伴焦急的呼唤,只觉得黑暗与寒冷阵阵袭来。
恍惚中,丝丝熟悉的香味浸入他的四肢百骸。
他努力的睁眼,看见空中洒下阵阵绚丽的花瓣雨。

他比谁都熟悉那份绝望的美丽,因为他总用这种慈悲也残酷的方式为敌人送葬,一次又一次,却想不到,在最后的最后,居然是轮到他自己。
他微笑,终发现这与他相伴相生了十数年,为他所爱恨纠缠的毒花们原来是这般美丽,飘飘洒洒间,尽是无奈与叹息。

倒下去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安心。
若说黄泉之路太过漫长,想来它们会伴着他走过,那黑暗的冥府燃烧着它们的艳色,也不会太过孤寂。

那一天的圣域,下了一场久久不停的花雨,人们流着泪,将这最后的催人泪下的美丽称为:花葬列……



—花葬列—完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6-4 10:23 |显示全部帖子
—梦回—


这一夜,他难得的梦见了小时候。
在睽违了十三年后,再一次的梦到。

那时他和他还只是撒加和加隆,并不是双子座和海飞龙。
他们亲密无间,分享着同一杯牛奶,同一个面包,在海滩上追逐嬉戏,拥抱着同一片阳光。
他们是彼此的半身,彼此残缺的那一半灵魂。
他也曾经以为,那便会是他们的一生。
可是……

之后,他被关入斯尼昂海峡,进入海底成为海飞龙,称雄七大洋。
之后,他杀掉教皇,戴上青铜面具披上法衣,扮演着别人,君临圣域。

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中间隔着爱琴海千年不变的蔚蓝,映出如出一辙的寂寞与失去半身后不再完整的灵魂。
再无交集。

月上中天的时候,他自梦中惊醒。
剧烈的痛楚撕咬着十数年如一曰的残缺灵魂间的最后一丝牵绊,终于如断弦般再无处可觅。
他恍然苦笑,比哭更悲凉。
他明白,那残缺终至一生也无法再得重圆。

“狄蒂。”
于是他唤来小美人鱼,“陛下的灵魂已经苏醒,你去接他回来。”

第二日,船王索罗家的公子在生曰宴会上离奇失踪,而海神殿却迎来了旧主。
不久之后,全球水患不断,海皇波赛冬携七洋海将军卷土重来。
为首者,赫然有着与在教皇厅前自尽的双子座一样的脸孔。



—梦回—完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6-4 10:23 |显示全部帖子
—薄红—


第一次邂逅是偶然。
他从茶叶店出来,他追着抢人钱财的小偷从他身边跑过。
雅典正午的阳光映照在他白玉般的肌肤上,浮出一抹淡淡的薄红。
那红,甚至较之他的水色长发与秋波双瞳,都还令他印象深刻。

第二次相遇,仍是偶然。
他被几名不学无术的地痞流氓纠缠,他恰好经过。
他鬼使神差的帮他解围,换来他一个轻轻的点头致谢。
许是有几分不好意思,他白玉般的肌肤又浮出淡淡的薄红。

第三次见面,却是必然。
他是冥界三巨头之一,受命攻打圣域,他是黄道十二宫之一,负有守卫之职。
花与雨中,不止他的肌肤,甚至连他的眸都映着鲜红的毒玫瑰,浮出一抹薄红。

他们在一片红中对峙,站成两岸。
他先开口,微笑。
“前一次忘了自我介绍,真是太过失礼。我是米诺斯,天贵星,狮鹫的米诺斯。
他微微怔忡,续而点头,映着薄红的颊与瞳,诱人的冷冽风情。
“我是雅柏菲卡,双鱼座的黄金圣斗士,雅柏菲卡。”



—薄红—完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6-4 10:24 |显示全部帖子

流离

 

 

他偶尔也会看书,一反平时狂放不羁的潇洒样,沉静下来后就变得深沉而难懂。

小美人鱼觉得他就像大海,千变万化,拥有很多面孔。

只有他自己明白,偶尔的沉静是出于无法抹杀的血缘牵绊。

 

修长的手指滑过精装书页上华丽的花体字,每一字每一句。

他的眉头逐渐深锁,拧成纠缠的结。

他直觉得书上的字字句句都化为尖刺,刺入他的血肉深处,却无法拔除。

他难受,仿佛灵魂被点点撕裂,鲸吞蚕食。

 

打破沉闷气氛的是可爱的童言童语。

稚嫩的鼻音带来点点阳光,驱散一室的沉寂。

小美人鱼和小塞壬从门后露出半个脑袋,酒窝乍现,活泼可爱。

“海龙大人,能带我们去北大西洋玩吗?”

他收起心悸,微笑,放下书起身,“好吧,不过不可以调皮哦。”

 

房门开了又合,人去楼空。

只有书桌上摊开着一本《泰戈尔诗集》。

优雅的花体字排成令人忧伤的句子,点点就像杜鹃泣血。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

 一个却深潜海底

 

 

 

流离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6-4 10:24 |显示全部帖子

烙印

 

 

在米诺斯许多世的生命里,曾经有过很多敌人。

丑的,美的,肉脚的,厉害的。

他总是用游戏人间的态度对待每一场的生死之斗,然后用傀儡线将他们当成玩偶,玩弄一番后就兴致缺缺的撕扯到支离破碎。

他从不去记他们的名字与长相,反正生前就算是再美的红颜,化为白骨后也不会比他人美上几分。

 

但直到这一世,他还记得一个敌人的名字。

唯一的,仅有的一个。

那个人也许不是他遇到过最厉害的,却绝对是最美丽而值得敬重的。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个人流水般的发,夏日爱琴海般清澈的眼,冷冽的表情与坚毅的眼神。

就算被傀儡线所缚,他的眼睛里也没有一丝的求饶;就算被他折断了手足,他的神情中也没有点滴的屈服。

他那被血和泥所沾染的玉般脸颊丝般长发,在战斗中透着诱人的倒错之美。

 

于是他认真了,使出了全力。

从没有能让他那样的全心投入一场战斗,你死我活。

所以在最后他们同归于尽,同时步入塔那托斯的怀抱。

 

他还记得他伴着一望无际的绚美花海出现,又伴着优美悲伤的花葬列逝去,凄美到极致。

于是他的心被深深的刻上了他的烙印,留下了他的名字。

 

雅柏菲卡,优雅而绝世的双鱼座黄金圣斗士,真正顶天立地让人敬重佩服的男子。

那便是他历经生生世世的轮回也无法抹去的,刻在灵魂中的烙印。

 

 

 

烙印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6-4 10:25 |显示全部帖子

烙印

 

 

在米诺斯许多世的生命里,曾经有过很多敌人。

丑的,美的,肉脚的,厉害的。

他总是用游戏人间的态度对待每一场的生死之斗,然后用傀儡线将他们当成玩偶,玩弄一番后就兴致缺缺的撕扯到支离破碎。

他从不去记他们的名字与长相,反正生前就算是再美的红颜,化为白骨后也不会比他人美上几分。

 

但直到这一世,他还记得一个敌人的名字。

唯一的,仅有的一个。

那个人也许不是他遇到过最厉害的,却绝对是最美丽而值得敬重的。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个人流水般的发,夏日爱琴海般清澈的眼,冷冽的表情与坚毅的眼神。

就算被傀儡线所缚,他的眼睛里也没有一丝的求饶;就算被他折断了手足,他的神情中也没有点滴的屈服。

他那被血和泥所沾染的玉般脸颊丝般长发,在战斗中透着诱人的倒错之美。

 

于是他认真了,使出了全力。

从没有能让他那样的全心投入一场战斗,你死我活。

所以在最后他们同归于尽,同时步入塔那托斯的怀抱。

 

他还记得他伴着一望无际的绚美花海出现,又伴着优美悲伤的花葬列逝去,凄美到极致。

于是他的心被深深的刻上了他的烙印,留下了他的名字。

 

雅柏菲卡,优雅而绝世的双鱼座黄金圣斗士,真正顶天立地让人敬重佩服的男子。

那便是他历经生生世世的轮回也无法抹去的,刻在灵魂中的烙印。

 

 

 

烙印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6-4 13:12 |显示全部帖子
百字文大好~~~~~……我就从来写不出这样的东西……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237270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