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昂穆]光
查看: 4481|回复: 1
go

[原创][昂穆]光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5-30 10:11 |显示全部帖子

圣斗士22题——光
CP:史昂X穆
此为《世界》的对文。





—光—


史昂,你寂寞吗?
偶尔一次造访庐山,见到多年的挚友,却被他开门见山的一个陈述式疑问难住。

寂寞吗?也许吧……
圣域就像个空城,一空两百多年。
只有慰灵城里埋葬的英魂还有伴相陪不再形单影只。
冷寂的教皇厅,让人从心底泛上孤独悲凉的感觉。
那是再柔和的爱琴海风都无法温暖的百年孤寂。

不,我不寂寞。
他说。他也只能这么说。
因为,他是教皇。

从庐山回去圣域的时候,他去了次西藏。
那是他睽违了两百多年的故乡。

连天的青草,雪白的羔羊,还有酥油茶微带腥的气味。
坚忍的同胞用笑容面对艰难的生活。
在风和光间顶天立地。

他轻轻的笑,觉得这里还是两百多年前他离家时的样子。
但这笑容却没维持多久。
因为他看到了一抹紫色的光。

一抹让他终生难忘的光。

小小的孩子被邻家的爷爷驮在肩头,顺着苍老的手指望向天与地相接的地方。
他歪着头,露出不解的可爱表情。

额上的眉分双印突然的隐隐作痛。
然后他从那小小的身上感到了熟悉的波动。

那是他白羊宫的继承人。
他知道。
就如同他的老师当初感受到他的存在一样。

孩子叫穆。
是这附近最得大家喜爱的孩子。
他有一头淡紫色如同霞光般的发丝,一双比草原还要苍翠的双眼。
笑起来脸上会有两个浅浅的笑窝。

他把他抱在怀中。
穆趴在他的肩头向所有的邻居和阿妈拉挥手告别。
这熟悉的场面让他恍然中回到了两百多年前,他的老师带他走的那一刻。

当时自己是怎么样的呢?
哭泣?挣扎?还是木然?
他已经不记得了,太过久远的记忆在此时此刻就像一张泛黄毁损的羊皮纸,早就模糊不清。

他轻轻的抚摸着穆霞光般的发。
拍着他微微抖动的小小背脊。
呢喃般的哄着他,亲吻他的额角。

小小的穆在哭累了后就蜷在他的怀中入睡,手里还抓着他一缕青草色的发。
他用宽大的袍袖覆上他小小的身体,然后微微苦笑。
对不起,孩子。
对不起,穆……



刚到圣域的时候,穆几乎每晚天都哭。
虽然白天的大多时间,他会教导穆各式各样的东西,撒加、加隆和艾俄洛斯也会抽空陪他玩,让他没有太多的时候去感到孤单和寂寞。
但一到夜深人静,连山坡上的小花也进入梦乡的时候,小小的孩子就会缩在白羊宫的石床一角,默默的流泪。
嘴里吐出小猫般细碎的咽呜。

三岁的孩子,本就该无忧无虑的在父母身边玩耍。
而他,却过早的告别了家乡,来到了这个语音陌生人的脸孔也陌生的地方。
他知道穆想家。
想那片宽大的草原上所有对他微笑的人。

但他通常不会让这种思念持续太久。
他总会在迅速的处理完公务后的第一时间去白羊宫。
月光照在穆小小的脸上,泪痕勾画出让人爱怜不忍的痕迹。

于是他把穆从石床的一角抱出来,在哭的眼睛微肿的孩子额上印上一吻。
——那里不久之前才刚点上双分印,和他一样的双分印。

他给小小的穆盖好被子,自己坐在床头轻轻的抚摸他的发,哼着两百多年没哼的草原上的歌。
孩子渐渐停止了抽泣,缓缓的入睡。
洁白的小脸映着淡淡的光,安静宁谧。

久而久之,穆开始忘记家乡的一切。
也不再一个人偷偷哭泣。



每年穆生日的时候,他都会带他去一次嘉米尔。
那是他年轻时的修炼地。
整整一个星期,他会放下圣域的一切事务,陪着这个他疼爱的孩子一起在草原玩耍。

草原的晚上风很凉,但是星星却分外明亮。
一如两百多年前。
他拉开自己的外袍包住穆小小的身体,指着天空的一角对他说。
那便是我们的白羊座。

但小孩子总是抵抗不了休普诺斯的诱惑,穆总会听到一半就开始犯困。
于是他就抱着他躺在草原上,摸摸他的头微笑。
轻轻的一句,“睡吧,穆。”

望着怀中孩子映着月光与星光的脸。
他觉得,内心深处的一角被无声触动。



之后,他开始疏远穆。
他不再去白羊宫哄他睡觉,也不再为他哼草原上的歌。
但小小的孩子看他的眼神,还是饱含着往日的依恋。

他知道穆会故意在睡觉前踢掉被子,所以总会在他入睡后静静的走进白羊宫为他掖好被角。
他笑,轻轻的抚摸那头霞光般的发。
他知道,小穆这样是故意的。
可爱的小穆,他一般想着,一边在他额上印上一个轻柔而温煦的吻。



穆到圣域的第五年满了七岁。
这些年来,陆陆续续的,各宫的黄金圣斗士都从世界各地来到了圣域。
其中不乏一些美丽的孩子。

处女座的清丽无伦,水瓶座的冷漠精致,双鱼座的美艳逼人。
他常会不自觉的拿他们和小穆相比较。
然后一个人露出满意的笑容。
在他看来,他们,都不及他的“光”的万分之一。

这年穆生日的时候,他婉拒了小同伴们为他办生日会的好意,跟着他照例去了嘉米尔。
他自己知道,只有在这里,他才是穆的老师。
而不是坐在玉座上戴着冷硬的青铜面具的教皇。

他像往常一样抱着他在夜晚看星星,一个个的重复着天空88星座的神话。
偶尔还会抚摸他业已到腰的长发,然后亲亲他的脸。

他希望小穆永远也不要明白悲伤,不要污染上世俗的绝望。
“穆,你有什么愿望吗?”

孩子的发像是融入了霞光中,浅浅的笑窝融入了舒卷的和风。
他是,光和风的孩子……

他看到穆小小的脸上露出一丝恐惧,然后扑过来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腿。
“我想成为老师的整个世界!”
仍然稚嫩的童音,却是说不出的坚定无悔。

于是,那时他笑了。
他把穆抱起来,在同一高度与他对视。
翡翠色的大眼带着盈盈水波,眼眶已经有点泛红。

他感到止不住的悲伤,慢慢的溢出来,将他包围。
他的唇动了动,呢喃着只有自己听的到的话语。
那话语,就像春阳下的薄冰般,融进了风中。



那是他最后一次抱穆。
回了圣域后,他就对他不闻不问视而不见。
而穆,也不知为何不再故意踢掉被子。

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
一个月?
三个月?
还是半年?

“撒加,之后的一切都拜托你了。”
他垂下眼,看到跪在他面前的蓝发少年抖动着肩,听到他几近哽咽的吐出应答的话语。
“还有……”
他欲言又止,后半句话在舌尖一滚又原封不动的吞了回去。

剧痛只是在刹那间。
之后就是麻木。
黑暗与阴冷一点点袭卷上来,将他吞没。

在合上眼的最后一刻,他看到了过去的漫长的一生。
微笑,哭泣,战斗,伤害,喜悦,悲伤,憎恨,喜欢。
并肩作战的同伴们一个个的倒下。
雅柏菲卡,阿鲁迪巴,阿释密达……
他们光辉的面孔留在了时光的彼岸,然后被时间的洪流抹去了鲜艳的色彩而变得泛黄。
最后,所有的一切定格在一抹紫色的温柔光辉。

小小的孩子睁着大大的碧茵般的眼,向他伸出小小的圆润的手。
圆圆的小脸上两个浅浅的笑窝。

他想伸手,最后一次将他所爱的孩子拥入怀中。
但却怎么也使不上力。

穆,穆……
他轻轻的反复咀嚼这个只在他生命中出现不过四、五年的名字。
却猛然发现这四年,虽然比之他二百四十八年的生命不过转眼,却占去了他如此之多的爱怜。

穆,穆……
这个名字就像最温柔却有效的咒语,每每直击他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心痛。

穆,穆……
你会哭的吧?
不要哭,老师最不愿看到你悲伤的泪水。
你是属于光和风的孩子,不要成为奥伊季斯和欧葛伊尔的俘虏。

穆,穆……
这并不会是永诀。
老师不会就此离你而去,我们终会有再次相见的一天。



年轮一圈转过一圈,一环套过一环。
世事变迁。
哈迪斯总算向长眠地下的他们伸出了诱惑的手。

十二小时的生命,如同朝露,转瞬即逝。
但够了,只要能再见那个孩子一面。
于是在那个流星飞逝的夜,他回到了久违的圣域。



他一眼就认出了穆。
虽然中间隔了十三年,四千七百多个日日夜夜。

记忆中稚嫩的孩子变成温润如玉却内敛自持的青年。
严守着他守过的白羊宫不肯退让一步。

战役打响。
倔强的孩子自始至终不愿屈服。



再然后,他站在女神殿前。
从容的完成自己的任务。

朝阳的曙光乍现。
他却觉得睁不开眼。

穆啊,你不在吗……?
对了,你去了女神那里,为了你我身为圣斗士的宿命与职责。

朝阳,真的很温暖,就像第一次见到你时你露出的那抹笑容。
你是老师的光。
一生只有一次的光。
那么这一次,能不能为师成为你的光呢……?

虚幻的肉体一点点的散去。
就连灵魂都觉得在体碎殆尽。

穆,我可爱的孩子。
再见……
可能这次后,我们再也无法再相见了……






—光—完






注:欧葛伊尔(Algea)为忧伤之神,奥伊季斯(Oizys)为悲哀之神,他们都是冥王哈迪斯的部下,专司悲伤之类反面的情绪。



后记:
昂殿生日快乐!
俺果然又RP了……TAT谁生日送谁悲文似乎已经成了我的惯例。
此文与《世界》为对文,《世界》是从穆的角度来写,而这篇《光》则是从昂殿的角度来写的。因为架空写不出原著中的气氛,而要写出原著中的气氛又免不了悲伤,所以我写悲文也是可以谅解的嘛~(被群殴)

最后再次申明!!昂殿不是怪薯叔啊啊啊啊啊!!!!!!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5-30 11:46 |显示全部帖子

每日一文……我给你发终身成就奖……(咳,勋章功能还没弄出来……)

目前威望+1了哦~

*****************************

其实我在看后记之前没觉得昂殿是怪薯叔……哈哈哈……(冷笑话|||||)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086152 秒, 13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