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妙沙妙】冰蓮。(1END)
查看: 3341|回复: 0
go

【妙沙妙】冰蓮。(1END)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8-20 23:25 |显示全部帖子

冰蓮

 

 

 

1、

 

卡妙突然發覺自己的確完全沒有必要為沙加流淚。

 

 

 

2、

 

每每提及小時候在競技場的實戰訓練米羅總免不了要調侃卡妙那鮮有熱情如艾歐裏亞的小宇宙。如果沙加不在場,他會再加一句想不到沙加這麽好勝。

 

卡妙曾經的回答是,看不慣他高高在上盛氣淩人的態度。穆雙瞼微垂,道他不本就是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釋迦轉世麽。米羅“他哪有盛氣淩人”的“盛”字還沒說出口就被卡妙的mini曙光女神封得嚴嚴實實。據説後來修羅之所以能以聖劍聞名,與其額外的訓練量實在脫不了關係。

 

沙加修煉小宇宙偶有“無意”聽到這類對話,便會哼的一聲嗤之以鼻自我安慰道我不和他們一般見識於是繼續修煉修煉卻越修煉越是心煩氣躁。佛祖在身後睡姿極其舒適,沙加挪挪腳,轉過身,模仿佛祖的方式躺下,以爲這樣就能獲得大智慧,至少不會被世俗凡事干擾。如此這般的探索約摸持續了半個月,即在穆由吃驚到嘴角抽搐、再由嘴角抽搐到勉強保持笑容一系列表情走馬燈變化過的情況下正式承認“其實這是非常冠冕堂皇的偷懶藉口”。

 

 

 

3、

 

實戰的結果不知算不算平手。阿魯迪巴將他們傷痕累累的手搭在一起的時候雙方都很有禮貌地朝對方淺淺一躬。卡妙想我最後踢了他一腳所以我贏了,沙加想他傷得比我嚴重所以我勝了。但他們都不肯喜形於色,明明心裏對勝利執著得緊偏偏要裝作毫不在意若無其事。

 

開始是小宇宙對決。沙加華麗名字的絕招多,搶了先機,吼道血池地獄卡妙即陷血色溫泉浴(…)。老實說,疼痛倒是沒,溫度還挺適中的,估計撒加也會大讚頂呱呱。但現在不是泡溫泉的時候啊自己也該反擊反擊好讓那自信滿滿的笑意僵死在那張突然變得很可恨的臉上。鑽石星塵一條小冰柱直向沙加。沙加嘴角微微上揚心想還真是弱得不能再弱的攻擊啊擊中了大概也不會用多痛。想罷輕盈一躍風度翩翩。然就是才麽風度翩翩的一躍錯過了躲避的時間,冰柱戳穿了他最喜歡的橙色袈裟……

 

之後?之後還能怎樣?mini版的血池地獄啊,鑽石星塵啊,六道輪回啊,天魔降伏啊,曙光女神之寬恕啊接踵而至交替而來。卡妙輸在小宇宙的不夠偉岸,該死的沙加居然還遊刃有餘,天曉得沙加的遊刃有餘是勉強維持確切地説是裝出來的。好吧,輸就輸吧,輸給“最接近神的人”也不算很丟臉。把心一橫眼一閉,倒也了事。沙加見狀,非常得意,意猶未盡地想如果我再來個天舞寳輪這個冷冰冰的卡妙會不會馬上被嚇得哭出來?事實上他確實這麽做了,但卡妙沒有如他所願地哭出來。沙加空靈的聲音在競技場晃蕩,塵土也懶得隨風飄揚,順便暴露自己同樣use up的小宇宙。

 

……

 

卡妙拍拍屁股重新站起來,盯著沙加瞪得老大的眼睛就是看。沙加對此眼神讀出的信息是,什麽,原來你也這樣嘛,裝什麽裝呢你。

 

兩人大眼瞪小眼。都呆著沒動。

 

是沙加先動手的。他走到卡妙面前,拉他的眼皮。……

 

 

 

4、

 

從教皇殿到處女宮,無可避免要經過水瓶宮。

 

卡妙總會在水瓶宮前停下。黃金戰士大軍從他眼前掠過。沙加用他一貫的步速不緩不急地向前,沒有特地加快,也沒有故意放慢。就算水瓶宮突然塌下,他也不會為世界改變步伐。至少卡妙是這麽認爲的。

 

只是有一次,興許是心血來潮。扔掉挂在身上的米羅,卡妙叫住了沙加。

 

沙加。

 

後者收回了前邁的腳步。他的小宇宙緩和而平穩,漾不起絲毫波瀾。

 

到處女宮來吧,水瓶座的卡妙。

 

 

 

5、

 

交點如此之少。而正是這如此少的交點,令沙加不時萌生想接近的衝動。但他不是米羅,學不曉那份執著;他不是艾歐裏亞,學不曉那份熱情;他也不是穆,學不曉那份溫和;他更不是阿魯迪巴,學不曉那份善良。他什麽都不是,他只是自己而已,只是沙加而已。

 

沙加。

 

他一時不知如何回應。卡妙爲什麽要叫住自己呢。他們之間最密切的交談也僅停留在兒時競技場的實戰訓練。哦,對了,那場實戰訓煉。莫非是想在聖戰前夕一雪前恥?(沙沙你還認爲自己贏了= =)

 

到處女宮來吧,水瓶座的卡妙。

 

 

 

6、

 

卡妙驚訝於沙加牛頭不搭馬嘴的祈使句。去處女宮幹嗎?喝茶?入定?聊天?打電動??踏入水瓶宮,他決定以肯定來答案沙加,跟在他後面。船到橋頭自然直,反正去了就知道,又何必浪費時間鑽牛角尖呢。

 

不同于水瓶宮的冰涼和乾爽,處女宮潮濕、卻是暗香浮動。

 

沙加突然停下。自己自然也停下。沙加念了什麽卡妙記得不太清楚了,只是對其突然溫柔的笑有著極其深刻的印象。笑裏總是藏刀。卡妙就那麽一個失神(是吃驚罷= =bb),再次錯過了突襲時機。說錯過時機也不準確,他根本沒想過要開打,也便談不上什麽突襲不突襲的,不過是沙加表錯情了罷。

 

佛珠纏住卡妙石青色的髮,卡妙本能甩開並後退兩三米。沙加收回佛珠再向前攻,——血池地獄!

 

和那時一樣呢。卡妙想。不同的是,現在沙加出招可比以前狠多了。至少撒加絕對不會認爲這是舒適的溫泉浴。他感到疼痛,疼痛以致不得不抽身。是呢是呢,我是不是也該有所改變?——鑽石星塵。——不是瞄準沙加。

 

血池倏地消失處女宮。沙加緩緩降下,你都往哪打了?頓,再道,怎麽只是防守,而不進攻?

 

我進攻什麽。卡妙活絡扭傷的手腕。

 

你不是要雪恥麽?沙加的聲音有越來越小的傾向。

 

卡妙細細回想起過去搜索與沙加共同生活的軌跡,那麽少,少得似乎稍不注意就將永遠抹煞於心坎暗藏的小小的角落裏。啊,那個只屬於他們的話題,那場滑稽得可笑的實戰訓練。怎麽,原來連最接近神的人都還記得嗎?我真想不到。

 

……明明是我贏,要雪恥也是你。

 

 

 

7、

 

沙加頗爲珍惜、並時刻注意打理的蓮花池正是成爲了鑽石星塵的瞄準靶心。卡妙偷偷地想沙加是不是生氣了。——他一聲不吭。

 

啊對了,每次米羅惹自己生氣,只要死纏爛打說些討好的話自己就一點辦法也沒有除了原諒。卡妙衡量自己是否需要放下自尊cos米羅(米羅:喂喂!)來讓沙加心情稍微好轉的時候沙加先開腔了。他從來都跑在他前面。

 

他說,卡妙,要是你死了,我絕對不會傷心的。

 

卡妙臉上沒什麽表情,他本來就沒什麽表情。即使心中思緒如何紊亂他仍固執地不肯表現在外。他沉默著。只是沉默著。

 

沙加接著說,因爲我們的關係,淡薄如水。

 

 

 

8、我死之將至。

 

卡妙,要是你死了,我絕對不會傷心的。

 

所以,卡妙,卡妙,如果我死了,你完全沒有必要為我流淚。

 

 

 

9、

 

腳下是青草地特有柔軟的觸感,沙羅雙樹花瓣漫天飛舞如雨。冥衣折射暗紫色的金屬光澤。

 

撒加說,真正的戰鬥要開始了,修羅,卡妙。

 

 

 

END

 

 

 

 

我只能畫成這樣了囧rz [img]http://www.saints.net.cn/bbs/UploadFile/2008-1/20081101637516558.jpg[/img]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081698 秒, 12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