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昂穆]世界
查看: 4540|回复: 2
go

[原创][昂穆]世界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5-28 14:43 |显示全部帖子

圣斗士22——世界

CP:史昂X

 

 

 

 

 

 

世界

 

 

穆刚出生的时候,寺里的大师就说他不是凡人,就算父母想把他留在身边也做不到。

大师说,他终会离开这片草原。

他,不属于这里。

 

穆从小就很受喜欢。

他是附近最可爱最漂亮的宝宝,所以大家都喜欢抱抱他亲亲他。

邻居们的怀抱和饱含温情的亲吻,是穆最早的记忆。

 

偶尔,隔壁的汪卓爷爷会把穆驮到肩头,然后指着一望无际的草原告诉他。

穆啊,这,便是我们的整个世界。

 

小小的穆对汪卓爷爷的话似懂非懂。

在他看来,他的整个世界便是阿妈拉的酥油茶,自家的羊那白色的毛,以及……

所有人的笑脸。

 

直到穆三岁那年,那一头苍翠长发的男子出现。

穆一直这么想。

 

他说,他叫史昂。

他说,他是圣域的教皇。

他说,从今往后他就是他的老师。

 

当他温暖的手抚上穆的长发的时候,穆才隐隐的知道。

为什么汪卓爷爷会说,那片绿色,是他的整个世界。

 

于是,小小的穆牵着老师的手,告别了阿妈拉的酥油茶,告别了小羊吉那,告别了所有的邻居,还有汪卓爷爷那并不宽大的肩头。

他告别了草原那大片的,没有尽头的绿色,任另一片的绿色将他包围带走。

 

当穆趴在他比汪卓爷爷高大的多的肩上向阿妈拉和大伙儿挥手的时候。

他隐隐的看见了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从大家的脸上滑落。

 

 

 

刚到圣域的时候,穆经常在哭。

虽然白天的大多时间,老师会教导他各式各样的东西,撒加、加隆和艾俄洛斯三位哥哥会陪他玩,让他没有太多的时候去感到孤单和寂寞。

但一到夜深人静,连山坡上的小花也进入梦乡的时候,他就会缩在白羊宫的石床一角,默默的流泪。

 

三岁的孩子,本就该无忧无虑的在父母身边玩耍。

而他,却过早的告别了家乡,来到了这个语音陌生人的脸孔也陌生的地方。

于是他开始想阿妈拉。

想小羊吉那,还有大伙儿。

 

但这种思念通常不会持续太久。

因为当他刚刚想起一张张邻居的笑脸的时候,就会听到一声熟悉的叹息。

 

然后,穆会看到老师无奈的从白羊宫门走进来。

月光照着他的素颜,一半明媚一半忧伤。

 

老师会抱起他小小的身体,用柔软的唇亲吻他的额头。

——那里不久之前才刚点上双分印,老师一样的双分印。

 

穆喜欢老师的怀抱,觉得安心又温暖,比家乡的任何一个人的怀抱都要安心温暖。

穆喜欢老师的长发,觉得比阳光下的家乡的草原还要美。

但穆最喜欢的,还是老师的吻,带着阳光的香气和月光的优雅,揉合了和风般的温煦以及水波般的轻柔。

 

老师会给他盖好被子,轻轻的哼着草原上的歌,一遍遍的抚着他的发。

直到他入睡。

 

迷迷糊糊中,穆觉得,老师是他的整个世界。

 

于是,久而久之,穆开始忘记家乡的一切。

 

 

 

每年穆生日的时候,老师都会带他去一次嘉米尔。

据说,那是他的修炼地。

整整一个星期,老师会放下圣域的一切事务,和他一起在草原玩耍。

 

草原的晚上风很凉,但是星星却分外明亮。

老师拉开自己的外袍包住穆小小的身体,指着天空的一角对他说。

那便是我们的白羊座。

 

听着老师那迷人的嗓音,穆有点犯困。

于是老师就抱着他躺在草原上,摸摸他的头微笑。

轻轻的一句,睡吧,穆。

 

当那头苍绿的长发融入整片青草中时。

穆知道,那是自己的整个世界。

 

 

 

后来不知为什么,穆觉得老师开始疏远自己。

他不再来白羊宫哄他睡觉,也不再为他哼草原上的歌。

但穆从来不怀疑,老师对自己的关爱。

 

偶尔觉得郁闷的时候,穆会故意在睡觉前踢掉被子,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被子总是好好的盖在自己的身上。

于是他笑,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他知道,每一次那双温柔的手都会在夜半无人的时候来为他盖被。

因为,即使在睡梦中,他也感觉的到老师印在他额上的那个温煦的吻有多么的轻柔。

 

 

 

穆到圣域的第五年满了七岁。

这些年来,陆陆续续的,各宫的黄金圣斗士都从世界各地来到了圣域。

其中不乏一些美丽的孩子。

 

处女座的清丽无伦,水瓶座的冷漠精致,双鱼座的美艳逼人。

穆常会不自觉的拿他们老师相比较。

然后一个人露出满意的笑容。

在他看来,他们,都不及他的世界的万分之一。

 

这年穆生日的时候,他婉拒了小同伴们为他办生日会的好意,跟着老师照例去了嘉米尔。

他觉得,只有在这里,老师才是他的老师。

而不是坐在玉座上戴着冷硬的青铜面具的教皇。

 

老师像往常一样抱着他在夜晚看星星,一个个的重复着天空88星座的神话。

偶尔还会抚摸他业已到腰的长发,然后亲亲他的脸。

 

可是穆不明白,为什么老师会时不时的露出略带悲伤的笑容。

一如现在。

穆,你有什么愿望吗?

 

穆觉得老师的发像是融入了草原,淡淡的笑容像是快融入阳光,而老师的一切,都像快要融入风中般。

 

他不禁有丝恐惧,扑过去紧紧的抱住老师的腿。

我想成为老师的整个世界!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控制不住的喊出了多年来的希望。

 

因为,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啊……

 

穆记得,那时老师笑了。

他被老师抱起来,在同一高度与老师对视。

他从未见过老师笑的那么的忧伤却也分外美丽。

他只感到止不住的悲伤,慢慢的溢出来,将他包围。

以至于……他只看到老师的唇在离他极近的距离动了动,却怎么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那话语,就像春阳下的薄冰般,融进了风中。

 

 

 

那是老师最后一次抱他。

回了圣域后,老师就对他不闻不问视而不见。

而他,也不知为何不再故意踢掉被子。

 

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

一个月?

三个月?

还是半年?

 

直到那一夜,他夜半在毫无预兆的一阵心悸中惊醒。

泪水,无法控制的潸然而下。

胸口像被挖去了一块般痛不堪言。

 

不用去特意感觉,他也知道。

他已经永远的失去了那个温柔的怀抱绵软的亲吻。

 

 

 

穆之后就离开了圣域。

他没有回到家乡,反而去了嘉米尔定居。

 

从石塔的窗望出去,满满的一望无际的绿。

就像老师那头长发。

 

这里,有他老师所有的快乐回忆。

那是他的整个世界。

 

 

 

再后来,年轮一圈转过一圈,一环套过一环。

在暗换的流年中,情感一层又一层的沉淀。

稚嫩的孩子变成温润如玉却内敛自持的青年,回忆中的感情变得更加的绵远流长。

 

每当夜深人静,他都会想起一个温柔的怀抱以及绵软的亲吻。

然后,细细的回想两人间相处的点点滴滴。

有时他还会轻轻的重复以前听到过的关于天空88星座的神话。

 

 

 

然后有一天,穆回到了久别的圣域。

然后在某个流星飞逝的夜晚,他又看到了那片绿、那个人。

 

熟悉的发,熟悉的脸,熟悉的声线。

熟悉的小动作。

 

穆轻轻的笑了。

他对他的一切都感到喜悦。

尽管他并没有拥抱他,也没有亲吻他。

 

但穆知道,自己一直都没有变。

在自己的心中,老师,不。

 

史昂永远是他的整个世界。

 

 

 

 

 

世界

 

 

 

 

后记:

因为这两天看冥王十二宫所以突然萌了昂殿X穆的CP……都是飞田桑那句在我面前居然如此放肆,给我跪下。惹的祸XD

于是几近自虐的写了20个题,加上之前写好的《七个昼,七个夜》(撒沙)和《一步》(撒布)凑成22题,准备一个个的写出来,至于CP,一眼看去真是多元化OTLLL

 

这篇《世界》照例又是上课的时候来的灵感,所以匆匆写在笔记上……||||||

老师,我对不起你,真的。但是如果错过了灵感就写不出来了啊!所以您就原谅我吧……T^T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5-28 17:37 |显示全部帖子

22题...世界......难道是塔罗命题??

前面好有传统味道......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5-28 22:39 |显示全部帖子

要不就干脆按照塔罗写22命题吧???

开篇相当的宿命论呢~

黑夜的孩子不要在月下哭泣, 高高在上的月女王没有同情, 收起眼泪忍下悲痛一直前行, 哪怕前方荆棘遍野障碍重重, 永远也只为自己最珍视的人, 披荆斩棘。 哪怕那荆棘的背后通向地狱。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87944 秒, 14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