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創】【拉隆極短篇】Beautiful Song
查看: 4886|回复: 2
go

[SS] 【原創】【拉隆極短篇】Beautiful Song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3-17 15:09 |显示全部帖子
CP:拉达曼提斯X加隆


。以动画/漫画“圣斗士星矢”为基础衍生


。架空向,钢琴家拉达X盲人设定隆隆


。深夜随笔,但不深夜(!?







身為一個小有名氣的鋼琴家,拉達曼提斯的生活其實並不如外界所想像的多彩多姿,而是如軍人般的嚴謹,在沒有演出活動的日子,他習慣早早起床,趁著早上靈感泉湧的時候做幾首曲子,中午享用一頓簡單的午餐,短暫的午睡後是他慣例的練習,練習的曲子並不固定,有時候是如《Полет шмеля “般快速强烈的曲子,有时候则是和”惊人grace》一樣的緩慢莊嚴的樂譜,這樣的生活一成不變,但他並不覺得有任何需要變化的必要。

直到他发现有抹蓝色的影子站在他的窗前。

拉達曼提斯不知道他是怎麼出現的,擁有著一頭海藍色長髮的俊美青年會牽著一隻白色的拉不拉多站在他鋼琴室的窗口外,閉起的眼睛不知道是怎麼樣的色澤,他就站在那裡,從未出聲打擾他的練習,只是很安靜的、認真地傾聽他的琴音。

這讓拉達曼提斯難得地感到了有趣,他想知道這個青年的來歷,以及為什麼會站在他的窗口外面聽他的練習,更多的是想知道他眼睛的色澤,是否如他的長髮一般是透亮美麗的海藍色。

於是在某天,他停下了琴音,看著窗口外的青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然後出聲詢問了青年。

青年像是有些意外被發現般,錯愕過後拉開了一個燦爛的微笑,並且睜開了雙眼。

那是雙多麼清澈的眼睛,宛如能將整個天空反射一般的美麗藍色,但那藍色間卻沒有任何焦距。

拉達曼提斯這才知道,眼前的青年竟是看不見的,身邊的拉不拉多並不是寵物,而是他的導盲犬。

「我叫加隆。」名為加隆的青年用著非常自然且愉悅的聲音這樣告訴他,Kanon,這讓拉達曼提斯想起了一首與他同名的曲子,一首歡快且美麗的曲子,悅耳的大逆循環有著讓人想一探究竟的味道,與眼前的青年竟是如此符合。

「 ......若是你喜欢,下次直接来敲门吧。 」

然後他邀請他加入他的練習,從那天起,拉達曼提斯的練習時間多了個海藍色的青年加入,而且持續了一生。



────────

其實關於這個設定,腦子裡很久就有了構想,原始的設定可能更加龐大,但說實話我真的沒動力去寫,而且通篇都有殘缺設定,想到就有點累。

昨天正好難得的晚睡,乾脆就把這個小故事簡短的寫了出來,字數很少,但希望能有人喜歡,嘿w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3-22 00:39 |显示全部帖子
之二 事後菸

CP:拉達曼提斯X加隆


。以動畫/漫畫《聖鬥士星矢》為基礎衍生
。原作背景設定,一樣很短
。微R18描寫有,話說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寫拉隆肉(!?
。建議BGM:管罄──事後菸








他們的關係,並不叫做愛情。
也許很像,但絕對不是如此膚淺可笑的東西。

隨著令人愉悅的高潮來臨,拉達曼提斯低下頭來,舔去了加隆背後那因為激情與快感而留下的汗水,然後輕輕的喘了口氣,將自己的灼熱體液滿滿的填充於他的體內。
莫名的滿足,也許他早已清楚對於加隆來說,他們倆人現在的關係跟愛情八竿子打不著,但佔有他的感受卻總能讓他感到一種迷茫的愉快,噢他絕不承認這是什麼愛情,他不這樣想,加隆也從不會這樣想。

他退出了他的身體,隨著他的動作,幾絲白濁的液體從加隆的菊穴緩緩溢出,這種感受讓加隆忍不住身體的顫抖,伸出手從一旁的床頭櫃上拿起了菸盒,撐起身子翻過身,zippo的火光一閃而過,白煙緩緩上升於有著淫糜氣味的空中。

「──我還以為事後菸是我的專利?」拉達曼提斯也沒阻止他,只是也從他手上的菸盒取了一根出來,湊近他的臉龐,就著他唇邊已經點燃的菸所迸出的火光點燃。
「誰說這是你的專利?小爺我想抽不行?」加隆撇了他一眼,不屑的哼笑幾聲。
「的確不是──不過跟你一起的話,又何妨?」拉達曼提斯吐出一口煙霧,無所謂的聳聳肩。
「哼,算你會說話。」又是一聲哼笑,加隆拋開了那根還抽不到一半的菸,抓過對方的頭髮,惡狠狠的吻了上去,一吻完畢,他的唇角勾起了漂亮的弧度。
「──我能把你這個反映當作是你還想再來一次嗎?」拉達曼提斯順手捻熄了菸,金玉色的眼睛泛上了微微的金紅色。
「怎樣,你不行嗎?」加隆高傲的抬起頭「你不行換我來也是沒問題的。」
「意見駁回。」拉達曼提斯不再多說,按住他的後腦勺再度給了他一記深吻。




END

────────────


原本想寫另一個設定的軍服綑綁,但最近replay太多次《事後菸》腦子就抽了(抹臉
話說其實我覺得這首歌比較適合大艾小黑其實←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5-3 18:2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芳晚 于 2014-5-3 18:24 编辑

之三 出塞曲



。以動畫/漫畫《聖鬥士星矢》為基礎衍生


。架空背景,古風設定,故事內容參照《昭君出塞》


。我肯定是犯神經病了……




開始寫之前先寫一下緣由跟夢境。


總之呢一切的開始是我某晚夢到王昭君和親出塞.......然後不知道為甚麼裡面王昭君成了雙子(抹臉)夢裡雙子的家族受了罪,男子全數抄斬而七歲以下子女及女眷入宮為奴,可不知道為甚麼那年才七歲的雙子並不是以奴身分進宮,而是以淑女身分變成妃子候選(我強烈懷疑是因為雙子太美被來傳旨的太監當成女子(#),為了不讓皇帝發現他們只好求畫師把他們畫得很醜很醜。


後來在雙子14歲的時候,太子(大艾,別問我怎麼知道他是太子的)深夜在御花園見到小撒,可雖然兩個人一見鍾情而且感情越來越好,小撒也不肯告訴他自己的名字。(怕被人知道會被說是欺君大罪)


雙子17歲那年皇帝病逝,太子既位,正好北方的北冥來向他們要一個公主和親,在大臣的建議下就挑了一個比較不好看的畫像(就小撒的)說要給他們,小撒知道很傷心啊,隆隆就說不然他代替小撒好了,反正他也討厭待在宮裡,出嫁時大艾看到隆隆以為是小撒差點傷心得從皇座上摔下來XD可是已經答應人家所以說不可以反悔,只好送人去和親。


但大艾還是心痛阿結果跑到當初兩個人第一次見面的御花園懷念伊人,沒想到小撒居然又出現,這才知道出嫁的不是小撒是隆隆w


後來隆隆因為和親的緣故成了北冥后,而大艾也故意說既然妹妹(雖然是男的)已經嫁出去了,那將他的姐姐立為皇后,也當成是讓他們一家洗刷罪孽重獲皇恩(之類的)


夢裡到此就大好結局啦,醒來後卻又對遠嫁的隆隆很懸念,乾脆自己再稍微腦補一下跑來要公主和親的是拉達wwwwwwwwww


原本只是在宮裡作客沒想到見到跑去爬樹的隆隆,隆隆又不方便說自己到底是誰(皇宮好像對雙生子很忌諱,所以有畫成畫像的只有小撒,平常隆隆都躲在冷宮裡,一般沒人會去冷宮所以比較安全),乾脆講了他哥的名字,結果拉達跑去跟大艾講他要這個人,大艾看了畫像想說是他不認識的人那就給他,所以才會是小撒要出去和親XDDDDD然後隆隆代嫁這種感覺w


於是下面開始正文吧~



正是初春時分。

甫和一票大臣御史解決了運河潰堤的問題,北冥王自御書房走出,抬眼滿目桃李競相爭豔,迎風落下些許花瓣,但比桃李更豔的,卻是在花樹枝枒間的那人。

隨著春風飄擺的火紅衣袂,讓那人如同欲飛的火雀一般,海藍色的長髮有幾束辮成了長長的細辮,上頭掛著羽毛及玉珠作綴飾,與那人藍色的眼眸相配至極。


──與他第一次相見,也是這樣的一個畫面啊。

──如火雀的紅衣,不同的只有那時他還穿著南國的紗衣,現在已換成了北朝的衣袍;那時也不是初春的暖陽,而是深秋時分的滿月。


「……怎麼又上樹了?」北冥王從思緒中回過神來,望著站在樹梢上的那個人,有些無奈地問著「你總學不會下來,偏老愛上樹。」

「要你管,英明的北冥王陛下管我下不下來呢,他忙得很不是?」那人冷哼一聲,漂亮的眸子瞪著他「既然都把我給晾在一邊大半天,指不准哪天我就搶他一匹馬回聖南去,反正我哥可是聖后陛下呢,決不會少我一碗飯的!」


──看來真氣得不輕。

北冥王揉了揉眉心,說起來他也的確有些不對,方才與大臣議事時,因為此次災情嚴重讓他沒回宮好睡,搞得那人差點沒悶壞,硬是闖進了御書房拍桌質問,自己卻只給了幾句簡短的話就讓外邊的侍女帶他出去,新仇舊恨疊啊疊,也不怪他現下氣得不肯下樹了。


「好了,是朕不對,別氣了。」北冥王看向了樹上的人「朕已經把那些事都給處理完了,今晚你有多氣就讓你懲罰一回,快下來別讓朕擔心。」

「──你說不氣就不氣,小爺我多沒面子!」樹上的人愣了愣,不屑的回嘴,但臉上已經有了笑容「既然你都說了,那麼今天不准再給我進御書房!你得陪我跟兒子女兒!」

「可以啊──但只陪到飯時。」聽著他的要求,北冥王啞然失笑「飯時後,就讓奶娘帶孩子們回去──朕已經很久沒好好陪陪你了。」

「……哼,誰要你陪啊。」那人臉色一紅,裝作不屑地哼了一聲「把我接好!敢摔了我或是弄疼了我你就給我跪算盤去!」


──他堂堂北冥國國君,被自己的皇后罰跪算盤……這傳出去能聽嗎?


「朕哪次摔疼你過?」他嘆了口氣,向樹上的人張開了雙手。

只見那一身火紅的人兒向下一躍,穩穩地落入了那溫暖的懷抱之中。

「就是信你才跳的,不然呢?」他笑了笑,有些狡猾的在對方的唇角吻了一口。


滿樹桃李迎風飛,佳人一笑,勝卻桃李花無數。



三年前。


那時候的他還不是北冥王,而是二皇子拉達曼提斯,為了求取聖南的公主,這才從遙遠的北方來到這個富饒的南方國度。


「雖然朕很希望能為二皇子指婚一位公主,但不巧的是皇族內僅僅只有一位鷹揚公主在適婚年齡,而公主在前些日子已經指婚給了朕的弟弟──若二皇子不急,朕立刻命人尋找合適的郡主或縣主,賜公主之名指婚給二皇子。」甫即位的聖皇有著陽光般的容顏,他苦笑著說「在找尋到前,請二皇子暫居朕宮裡的別苑吧。」


既然人家都這麼說了,此時也不好多說,而他拉達曼提斯從來都不是這種不講理的人,也就順著皇帝的意思,暫時居住在清柳苑──那是聖皇在年少時曾經住過的苑子,後來聖皇成為太子入主東宮後,這裡就一直是做為接待遠來貴客的暫居所。


而會遇見那個一身火紅的人,也是在這裡,在那個秋夜月盈的時分。


也許是因為初來乍到,尚未習慣這裡的一些事物,那個滿月的晚上,拉達曼提斯睡的並不是很好,在床上輾轉反側許久,終於受不了的起身出門。

今晚是滿月,三更鑼鼓剛響過,一地月白。

雖然北冥並不是沒有美麗的御花園,但截然不同的美麗也讓拉達曼提斯不知不覺得越走越深,走著走著,便來到了冷香宮附近的花園──那是受到皇帝冷落的妃子最後的居處,陰涼幽暗,卻在月光映照下,有著異樣的美麗。

正當拉達曼提斯著迷於這般的美麗時,一個聲音突然敲醒了他的神智。


「下面那位,可否幫個忙?」

拉達曼提斯聞聲抬起頭來,原來自己不知何時走到了一棵枯樹之下,而在枯樹之上,一個身著紅衣的俊美男子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他懷疑自己遇上了妖精。


「……三更時分,你怎麼會在樹上?」拉達曼提斯有些遲疑的開口問著。

「睡不著起來走走……想說上樹吹吹風,一不小心就下不來了。」男子聳聳肩,帶著無辜的語氣說著。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會上樹,卻不會下來的人。」拉達曼提斯有些好笑「我看這樹不足以支撐你我的重量,你跳下來吧,我接著你。」

「先說好我很怕疼,你不會摔了我吧?」男子有些緊張的說,這樹雖不是太高但也有三四尺,若是對方沒接好摔下去可是會受傷的。

「放心,不會的。」拉達曼提斯看出他的憂慮,伸出了雙手。

「──好吧,就信你一回。」男子咬咬唇,眼一閉牙一咬,便往下跳去。

火紅的衣袂在空中翻飛,連帶著海藍色的長髮也飛揚起來,男子俊美的容顏被月光一襯,果真如妖精一般。

拉達曼提斯跨了幾步,雙手牢牢地接住了那個男子。

「你瞧,沒摔疼吧?」拉達曼提斯看著眼前人緊張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嚇死我了,謝謝啦。」男子眨眨眼,發現自己身上真是一點不疼,這才放鬆地也露出笑容。

「這下子我想你也不敢再上樹了吧,畢竟你不是每次都有好運氣,能有個像我一樣地來救你。」拉達曼提斯將人給放下,看著那人拍著身上的塵灰說著。

「是不敢,誰曉得上樹簡單下樹那麼難……」男子撇了撇嘴「不過話說回來,我好像沒在宮裡見過你,你是新來的?」

「我是北冥的人,二皇子來求娶公主,但唯一一位的公主已經被指婚,因此在聖皇找到適合的公主前,我們都暫居在清柳苑。」拉達曼提斯並沒說自己是皇子的這件事,畢竟這種事對一個初次見面的人來說不重要「你呢?聖皇的後宮裡怎麼會有男人?」

「我只是個倒楣貨。」男子無奈地說著「我7歲那年被先皇滿門抄斬,七歲以下的孩子全部入宮為奴,但不知怎麼搞得我沒當成奴隸,倒是當成了淑女()進了後宮,然後就一直到現在啦。」

「──你難道不想離開?」拉達曼提斯有些訝異的問。

「想阿、哪不想,誰想待在這名為皇宮的牢獄啊?」男子說著,抬頭望著滿月「但我怎麼走?皇宮是你想走就走的地方?好點的受到恩寵,慘些的就是在宮裡孤獨終老……即使是死也出不去啊……」

男子的臉上露出了渴望自由的神情,藍色的雙眼盈滿無法離去的悲傷。


在很久之後的後來,拉達曼提斯回憶起那天的畫面,也許就是那雙悲傷的眼睛,把他給迷惑住了吧?

然後從此萬劫不復。


「──如果你想離開,我可以幫你。」拉達曼提斯忍不住開了口「只要你相信我,告訴我你的名字──我保你安全離開這個皇宮。」

「……你說真的?」男子訝異的張大了漂亮的眼睛「真的能帶我離開這裡?」

「我說到就會做到。」拉達曼提斯握住了他的手腕,很認真地說。

「……好吧,看在你剛剛的確沒把我摔著的份上,我相信你。」他輕輕掙開對方的手,然後說道「我叫加……撒卡,就這個名字。」

拉達曼提斯還來不及開口,四更的鑼鼓聲就響了起來,名喚撒卡的男子聞聲臉色一變。

──死定了等等那個該死的嬤嬤會來點卯要是被發現哥哥不在他們兩個就死定了!

「總、總之你知道我名字了,我要走了,不然等等被嬤嬤發現我不在房間裡就完了!」他趕緊轉身離開,沒留給拉達曼提斯說自己名字的機會。


深秋月盈三更時,初遇佳人,笑顏更勝嬋娟明。



「所以二皇子的意思是……想娶朕的淑女?」

「願聖皇成全。」
「朕是無妨──不過那人是誰?」

「此人名曰,撒卡。」


「他居然……把我指婚出去……」

「誰叫哥哥你不告訴他名字,這下可好了──不然我幫你代嫁?」

「那是北冥的二皇子!隆隆這種事不能開玩笑的!」

「放心啦哥哥──不會有事的,我們是雙生子嘛。」


日曜元年,北冥向聖南求娶公主,聖南允,賜公主棠瑤嫁與北冥二皇子。

婚後三日,二皇子與公主啟程回歸北冥。


「──你說要帶我離開就是要我當你娘子!?你個渾蛋!」

回程的馬車上,剛嫁給二皇子的棠瑤公主正在發脾氣,仔細一看,這公主竟是那夜所見的男子。

「我想不到其他辦法可以帶你離開,再說本來就是這樣打算的。」拉達曼提斯氣定神閒的說「兩全其美,不是挺好的?」

「好你個頭!這不是從一個火坑跳到另一個火坑!?」公主殿下大吵大鬧,氣得差點沒掐住對方的脖子「還公主?小爺我是男的為甚麼要被當成女的!?」

「你知道,兩邊都要臉面。」拉達曼提斯冷靜地握住他的手腕,輕輕一扯便將人拉進自己懷裡「行了別氣了,撒卡?」

「你說不氣就不氣那小爺我多沒面子……」被拉進懷裡的某人悶聲說著「還有別那樣叫我……那不是我本名。」

「不是?」拉達曼提斯愣了「為什麼不是?」

「那是我哥的名字──皇宮裡忌諱雙生子,所以我都是用我哥的名字,好幫他掩護,不然他怎麼去跟那個笨蛋皇帝相會?」他撇撇嘴「我真正的名字,是加隆。」

「──所以我差點娶了你哥,難怪聖皇那天的表情那麼難看。」拉達曼提斯回憶當時對方第一次出現在金鑾殿上的畫面,聖皇的表情可真的是難看到底。

「放心啦,現在我哥肯定跟他說這件事了,不會被記恨的。」加隆在對方懷裡扭了扭,沒想到被這樣抱著還挺舒服的嘛「但小爺還是不想當你娘子,我又不喜歡你。」

「我們有很多時間慢慢相處,總會喜歡上的。」拉達曼提斯說,又抱緊了些「我很有耐心的。」

「……嘖,那小爺我就勉為其難的暫時當你娘子吧。」加隆煩惱的嘖了一聲,然後就懶得煩惱了。


棠瑤花開滿車騎,琵琶一響,請君聽此出塞曲。


END



────────────────────

我終於把這個寫完了,說實話梗好想,畫面也有了,就是該死的寫不出來啊!!!!!!!!
第一次挑戰古風背景,不知道有沒有表達出我想寫的東西,希望是有啦,很多話都在前言說了,那就這樣,掰掰~
註‧淑女:為古代明朝時的嬪妃制度,算是最低等接近宮女的,無品級這樣。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270562 秒, 1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