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創架空】【艾撒】 Police Story──Happy Enemy
查看: 7576|回复: 10
go

[SS] 【原創架空】【艾撒】 Police Story──Happy Enemy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28 00:52 |显示全部帖子
CP:艾奧羅斯x撒卡

。以動畫/漫畫《聖鬥士星矢》為基礎衍生
。警視廳架空系列《Police Story》相關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28 00:53 |显示全部帖子
01.

如果你想知道T市警視廳裡最模範的夫夫(?)是哪對,你可以隨機選五個人問,有一個會回答是重案一課的毛團蠍子米羅與鑑識科的冰美人卡妙,再一個會回答當然是重案二課的課長大人加隆跟隔壁檢察廳檢察室主任拉達曼提斯,但剩下三個人的答案絕對會非常一致的告訴你,最模範的夫夫絕對就是重案一課課長撒卡跟課長秘書兼副課長的艾奧羅斯。

「我老哥跟哥夫是模範夫夫?你們根本都是被騙了。」得知自家哥哥哥夫居然獲得了這樣的稱號,此刻人正在檢察廳主任辦公室大大方方吃著下午茶的二課課長加隆先生,非常之不屑地哼了一聲。
「怎麼說?」非常體貼的在自家情人吞下一個巧克力派時端上杯紅茶,拉達曼提斯感興趣的問著「依我看,他們的確是非常模範──除非出差,否則兩個幾乎每天都黏在一起不是嗎?」
「哈,那是現在,以前他們兩個人可恨不得老死不相往來。」毫不客氣地端起紅茶就喝,加隆眨了眨眼,笑得有點邪惡「老實說我到現在還是想不透,明明以前兩個人都恨不得親手掐死對方,怎麼過沒幾年兩個人卻在一起還被說成是甚麼模範夫夫,嘖嘖嘖。」
「你哥跟艾爾?老死不相往來?」拉達曼提斯不可置信的說,在他印象中的那兩個人幾乎沒吵架過,即便有過爭執也總是很快落幕──說他們兩個曾經討厭對方到老死不相往來地步,他還真難相信。
「啊,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也知道,我們跟大艾算是青梅竹馬──好啦,說句實話,據說我媽還曾經打算讓我們三個人之一把還在大艾媽肚子裡的大艾給娶回來,雖然最後結果也差不多就是──所以我們幾個從小就有點算是競爭對手這樣,尤其是撒卡,雖說亞歷士也是個不服輸的,但撒卡在完美這點上比他更執拗。」加隆翻了個滾,順手將拉達曼提斯拉進沙發中「而大艾從小也是個乖孩子,要說完美絕對不輸撒卡,因此他們兩個才是鬥最兇的,亞歷士存心看好戲,我根本懶得跟他們兩個爭,從小到大他們兩個什麼都比,卻從沒分出個上下過。」
「後來他們考上同一間高中,那時候亞歷士則是已經去美國了,所以倒楣的我就成了唯一的旁觀者──里奧那時候才剛上小學別指望他可以知道啥。」加隆在對方懷裡找了個好位置,繼續說著「他們的關係大概就從那時候開始變得越來越惡劣,我還記得那時候學生會長競選,兩個人爭的可厲害了,表面上看起來還是和樂和樂的,私底下你戳一下我砍一刀,嘖嘖──」
「雖然知道從你嘴裡說出的這些有著一定的可信度,但是我還是挺難相信。」拉達曼提斯覺得他對那兩個人的認知在今天有了崩壞性的大變化「那後來呢?」
「後來?大艾用了三票的差距險勝撒卡。」加隆嘿嘿一笑,隨後卻露出有點恐懼的表情「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撒卡發這麼大的脾氣,你知道嗎,他當天放學回家後就把自己鎖在房間裡整整兩個小時,等到他終於出房間後,我忍不住偷偷溜進了他房間──這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後悔的決定之一。」
「……所以那房間到底發生什麼事?」看著自家大貓竟然露出了恐懼的表情,天知道他上次看見加隆這表情時是4年前他因公受傷進了加護病房,能讓他露出這種表情絕對是非常可怕。
「──我打開門,只見一地羽毛跟一個被劃的破破爛爛的枕頭,最重要的是那枕頭上面不知道甚麼時候縫上了大艾的樣子,而且還不只這樣,枕頭上面還殘留著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的詭異紅色痕跡。」加隆抖了抖「更過分的是,他居然拿走我最喜歡的那隻泰迪熊,在上面也縫了個大艾然後被扭斷了頭丟在地板上!」
拉達曼提斯不說話了。
他那並不豐富的想像力隨著加隆的話冒出了一個畫面,一個大艾被撒卡扭斷頭的畫面……

兩個人一起打了個冷顫。



讓我們換個角度看一下人正在辦公室裡的模範夫夫檔(!?)
「──模範夫夫?那些人吃飽閒著嗎?」聽聞了警視廳內正瘋狂流傳的八卦,撒卡非常不可置信的睜大了漂亮的眼睛「最近和平日子過慣了所以八卦也說的特勤啊?」
「行了,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是個工作狂,親愛的。」艾奧羅斯笑了笑,將對方手上剛簽好的文件給拿了起來「不過我倒想看看加隆聽到我們被冠以這個稱呼的時候,會有什麼反應。」
「還用說,肯定是不可置否的找我弟夫吐槽去。」撒卡搖了搖頭,嘆口氣說「真是的,弟大不中留──早知道該讓亞歷士多揍揍他的。」
「加隆聽到這話會哭的,你明知道亞歷士老愛欺負他。」無奈的笑出聲,艾奧羅斯將手中的那些文件全部分門別類地放起來「再說每次護著加隆的不都是你嗎?」
「鞭子糖果一起上才會有聽話的乖小孩。」撒卡哼了一聲,轉了個話題「你說,要是那些八卦的傢伙知道我們以前超不對頭會有什麼反應?」
「當然是天打雷劈崩潰吧,我想?」艾奧羅斯思考了下,說道「老實說我最近也一直在想,明明我們兩個從小就看彼此不順眼,為什麼到最後我們卻在一起了?」
「誰知道,誰先告白就誰的問題大。」回想起以前的事,撒卡露出笑「我也挺想知道你到底為什麼那時候會跟我告白。」
「別把錯都推到我身上,再說這也不算錯啊。」無奈的搖了搖頭,艾奧羅斯湊近自家情人說道「為什麼那時候會跟你告白……大概是那時候覺得自己快死了,還是趕緊把該說的說一說,要是真死了還能看到你來給我上墳。」
「去你的,誰給你上墳,沒給你上餿水就是我良心發現了。」撒卡不屑的嘖了聲,臉卻紅了起來「你要真死了我倒還輕鬆些。」
「真沒良心阿親愛的,你就不能坦率點說其實你也愛我的?」艾奧羅斯笑了笑,在對方頰上落下一吻「反正也沒死成,也這麼在一起了,你要反悔也來不及了,甜心。」
「我肯定瞎了狗眼才答應你這表裡不一的渾蛋。」撒卡狠狠的捶了他一拳。
「是是,你不也是表裡不一嗎,天使課長撒卡先生?」沒給對方反駁的機會,艾奧羅斯非常直接的用吻封住了自家情人那張總是不坦率的嘴。

當我意識過來我的世界已經只剩下你了,你還要我怎麼辦呢?

TBC.

────────────

恩這就是傳說中的艾撒篇第一章←
是的,你沒有看錯,隆隆說的都是真的wwwwwww小時候的大艾跟小撒感情實在是差到有剩,真的是到了恨不得把對方掐死的地步wwwwwww但有句話怎麼說的,仇人往往容易變成情人(沒這句話好不)因此這篇故事就是在講他們為什麼會從死對頭變成戀人的故事,而這篇文的標題《Happy Enemy》翻譯成中文就叫做歡喜冤家,你看嘛就連官方這兩個人都愛到可以一起去撞牆了(並沒有)我這題目標得多好(去死
順帶一提拉隆篇的名字《Love Betrayer》意思是愛情叛徒w
總之這篇應該會比較歡樂一點,不過如果沒在他們中間插點小痛我會不滿意的←
以上,還請各位期待啦!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28 00:55 |显示全部帖子
02.


如果你問七歲的艾奧羅斯最喜歡的人跟最討厭的人是誰,他會這麼告訴你:「最喜歡的人是媽媽,最討厭的人是隔壁那個撒卡!」
而若是問十四歲的艾奧羅斯,他則會這麼回答:「最喜歡的是里奧,最討厭的是隔壁家的撒卡。」
再來去問二十歲的艾奧羅斯,他會揚起燦爛的笑顏,咬牙切齒的回答:「沒有最喜歡的人,但最討厭的絕對是那個表裡不一的撒卡。」
從小到大,艾奧羅斯不能肯定自己最喜歡的人是相同的,但他可以非常果決肯定的告訴你,他討厭撒卡,從小到大一直討厭著,他承認撒卡的確優秀,但他的個性可不是那麼一回事,每每想起撒卡為了贏過他而使出的各式詭計,艾奧羅斯總忍不住氣的牙癢。
「別看他一副天使樣,不知道多少人都被他騙了!他就是個惡魔!」當艾奧羅斯的第三任女朋友再度被撒卡給騙走拋下他時,艾奧羅斯發誓這輩子絕對不會放過那個披著天使皮的惡魔。
──雖然你我都知道,後續狀況的確是他再也沒放過某隻天使樣的惡魔了。

不過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的過度在意,多年之後當他們兩個人回憶起以前相處的點點滴滴都忍不住發笑,是阿,就是太在意了,所以不想輸給你,唯一承認的只有你呢,親愛的。
每當他們兩人想起這些事,艾奧羅斯會牽起撒卡的手親吻,而撒卡會露出完美的笑容,在對方的臉上回以一吻。



6年前

「──甚麼!?」
從重案一課的課長辦公室裡傳出了兩聲不同卻帶著一樣質疑的怒吼,而被吼的那位只是微笑著,並沒有任何發怒的跡象──除去那已經在抽蓄的嘴角之外的話。
「怎麼,覺得這個安排不好嗎?」史昂優雅的交叉起手指,帶著微笑看著眼前的兩個剛從大學畢業出來的小菜鳥「我從不少老師那邊都聽說了,你們兩個從小就是關係不錯的青梅竹馬,後來在學校裡的表現也非常出色──所以才安排你們成為搭檔的。」
「還是說,你們兩個實際上關係很差呢?」史昂的眼睛閃過一陣狡猾的閃光,直盯的兩人發毛。
「──不、您會錯意了。」撒卡忍下即將脫口而出的怒吼,撐起有些勉強的微笑說著「我和艾奧羅斯的確從小就熟識,而我們的關係也就如外面所說的一樣融洽,但艾奧羅斯很出色,我擔心我沒辦法恰當的支援到他。」
「真是承蒙撒卡你的抬愛呢。」艾奧羅斯不斷在心中告訴自己要冷靜,旋即以溫和的微笑面對兩人「如撒卡所說,我們倆的關係的確很好,不過我也覺得撒卡在一些方面比我出色多了,要合作起來可能我也沒辦法支援到。」
「行了別跟我扯了,反正你們就是不想跟對方搭檔就是了?」史昂打斷了兩人的話,然後露出了非常苦惱的表情「這下可怎麼辦呢……警大最出色的應屆畢業生居然不想跟彼此搭檔,這要是傳出去可不是好玩的呢……」
聽著史昂故作苦惱的唉聲嘆氣,撒卡跟艾奧羅斯頓時很想聯手把眼前這個該死的老頭給幹掉。

「──對不起,讓課長您苦惱了。」意外的,態度先軟下來的竟是艾奧羅斯「課長都這麼信任我們兩個人的能力了,要是不接受這個安排就像是我們對不起課長您了。」
艾奧羅斯你這個小人!撒卡面無表情地看著他,眼神活像能殺人。
「艾奧羅斯你可以不用勉強的沒關係,身為課長我能理解你們的苦心──撒卡你呢,有甚麼話想說嗎?」史昂狀似安慰的抹了抹根本不存在的眼淚,矛頭轉向可憐的撒卡。
「……既然艾奧羅斯都願意接受這個安排了,我不接受好像也不對呢。」撒卡咬咬牙,露出了完美的微笑。

於是就在史昂那充斥著腹黑意味的微笑下,兩個死對頭就此展開愉快的搭檔生涯──



「撒卡,剛剛課長有教給我一份案子,我想找點參考,陪我去檔案室好嗎?」
「當然好,艾奧羅斯。」

聽見這對話的路人十個有十一個忍不住讚嘆,這是多麼默契關係優良的一對搭檔啊!
只可惜這全是假象。

檔案室內。

「我話先說在前頭,我壓根不想跟你搭檔。」
甫進了檔案室,艾奧羅斯眼明手快的關上了鐵門,隨即面無表情的說著。
「那太好了,我也是。」撒卡露出了冷笑,雙手扠胸「你別給我拖後腿我就謝天謝地了──那該死的老狐狸!」
「我才該祈禱你別拖我後腿,天使的撒卡先生?」艾奧羅斯不怒反笑「要是外面那群瘋狂的花癡們知道他們心裡的天使居然是個天殺的惡魔,那表情肯定精彩。」
「你敢說出去,我也不介意讓你那群護衛隊知道你的真面目。」撒卡冷了聲音,藍色的眼睛露出兇光「一樣都是表裡不一的同類,我相信你也不想被揭穿吧?」
「誰跟你是同類了,惡魔先生?」艾奧羅斯不懷好意的逼近,眼睛裡的怒火正炙「反正,我們自己有自知之明就好……在外人面前還希望你別破壞了我的形象啊?」
「你別破壞我的就好──那就是達成共識了?」撒卡毫無懼意的抬頭看他,該死的這傢伙吃甚麼長大,為甚麼就是比他高!明明他大他快一歲!
「我想是的,已經達成共識。」艾奧羅斯露出微笑,溫和的。

門外正想進檔案室拿資料的加隆突然覺得門後傳出危險的味道,當機立斷轉身就跑。


TBC.

────────────

讓我們為這篇裡最無辜的加隆同學默哀三秒鐘(被送去看星星
說真的,看太多甜甜閃閃的艾撒後就很想寫寫看關係很差的兩個人(笑)不過後來他們還是甜甜閃閃就是了wwww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28 14:58 |显示全部帖子
所以一句话概括过去的艾撒就是——一山不容二虎……然后解决方法就是——送做堆……Orz
嗯,大概也可以概括为——大艾的逆袭(看被指腹为婚的某人
好吧俗话不是说了嘛最了解你的只有你的对手,所以虽然俩人都是肚子黑黑的但是斗的多了就斗出感情来了嘛~而且不得不说史昂大人完全慧眼啊!把这俩人放一起就算只是为了跟对方置气破案率也会哗哗的往上涨吧……
不过最难做的大概就是夹在这俩人中间的苦命娃了吧(加隆(摸下巴):我说那时候亚历士怎么头也不回的就跑去美国了…可恶
话说回来,把【模范夫夫】的称号冠在米妙/拉隆头上真的可以么…这两对难道不应该是【模范饲主/宠物】档嘛…(被打
于是我该期待看艾撒怎么互相拆台么……><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3-1 00:45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 faya 的帖子

是的wwww這兩個人的關係說簡單點的確是如此,不過這樣的解決方式也挺不錯的不是嗎(星星眼
當初兩方的娘都還懷著孩子的時候,因為雙子比較大些所以已經辨認出性別,但大艾那時候才幾周所以根本看不出來,還原當時的對話就是:

「聽說妳們家確定是對帥氣的三胞胎啦?真好呢,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我肚子裡的是帶把的還是沒帶的。」
「呵呵,不管是哪個肯定都很可愛的,不過如果是女孩的話,給我家兒子做媳婦如何?」
「杰米尼太太妳真是客氣了,如果是女孩的話我很樂意呢,有個小帥哥當我女婿我也挺開心的。」
「那就這麼說定了,賽傑斯特里亞斯太太!」

以上是案件發生始末,不過後來大家都知道大艾娘最後生下的是大艾哥不是大艾姊,於是這指腹為婚甚麼的也就作罷了,但兩家家長沒想到的是大艾居然跟小撒那麼不對盤就是w

不過雖然大艾跟小撒關係很差,但他跟隆隆倒是挺不錯,跟亞歷士的話就……大艾表示沒贏過,太強了(笑
我覺得拉達跟卡妙是很當得起「模範」兩字的,不過某毛團跟某野貓就……嘿嘿(嘿個毛


總而言之感謝您的觀看w請期待下回的夫妻對決(啥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3-3 14:34 |显示全部帖子
结果两边的太太现在的对话会变成——
『赛杰斯特里亚斯太太,看来你家大艾还是「嫁」到我家来了~』
『是啊杰米尼太太,以后要改口叫亲家了~』(心声:反正我家大艾是上面那个,谁嫁谁大家心知肚明(腹黑脸)

不过虽然当初指腹为婚没有成功(好像也算成功了?)后来俩人又不对盘,我估计两家的太太最想不到的应该是俩人不对盘不对盘结果又对到一起去了Orz
万分期待后面两人『鸡飞狗跳』的日子啊~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3-3 23:39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 faya 的帖子

媽媽們到底wwww親的腦補都好可愛啊wwwwwwww
只能說這兩個人接下來都會很有趣,估計也是時候該讓LC的前輩們出來串串場了,於是請敬請期待w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3-4 10:32 |显示全部帖子
(捂住碗不敲)求德芙的戏份!求掉毛掸子的戏份!求马尼的戏份!><
咦我发现以上三位除了掉毛君其他两位好像都是常识组的……?(天音:有常识组才能鸡飞狗跳&毒舌吐槽&躺着中枪并存……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3-5 03:44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 faya 的帖子

某個已經出場了,別擔心別擔心~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3-5 03:4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芳晚 于 2014-3-5 03:49 编辑

03.

表面上一切風平浪靜,但檯面下的暗潮洶湧可不是假的。
開始與撒卡搭檔的生活以來,這句話不知道出現在艾奧羅斯的腦海裡多少次。

他不否認撒卡的確是個出色的人,不管是在案件分析上或是在追緝犯人上,他的能力都首屈一指,偏偏這份能力似乎對他來說一點用處也沒,就算早已聲明自己完全不想跟他搭檔,一切只是假象,但撒卡永遠都能『狀似無意』的給他找點不大不小的麻煩。

好比說他們前幾天的任務,追捕一個聲名狼藉的通緝犯,他永遠都能被一些奇怪的小東西打到或絆倒,輕如紙團重如花盆等等,最扯的是他艾奧羅斯居然直接摔倒在通緝犯的面前,而害他絆倒的物件正是他那表裡不一的搭檔的腳,而罪魁禍首則是擺出一張『啊真不好意思害你摔倒了疼不』的偽善表情,眼睛裡卻是明顯的嘲諷神情。

艾奧羅斯真的覺得他越來越討厭撒卡了。


俗話說,屋漏偏逢連夜雨,這句話形容最近的艾奧羅斯真的再正確不過了。
先是自己在通緝犯面前摔倒這件天殺的糗事被傳遍了整個警視廳,連史昂都擺出一張『你怎麼這麼不爭氣』的無奈表情對他說教了一個小時,沒想到才剛步出史昂的辦公室,他居然接到了某個他實在不想承認與他有親戚關係的傢伙所寄來的、帶著滿滿幸災樂禍性質的短信。
他頓時有了想摔手機的衝動,偏偏這傢伙跟他老媽的感情好得不得了,摔手機事小,不去赴約那事就大了,他肯定會連續一禮拜被他老媽給臭罵得狗血淋頭。

我怎麼就跟這種禍害等級的男人是親戚,而這男人我還得叫他一聲舅舅呢?
這是艾奧羅斯在推開名為『Queen Death』的酒吧大門時心裡無奈的想法。

「呦、怎麼擺著一張臭臉呢,親愛的艾奧羅斯小弟弟?」才推開大門,他剛剛在心裡念叨的那個禍害男人就以一種愉快的語氣向他打了個招呼「怎麼,對於我這個舅舅的邀約感到不滿意嗎?」
「我巴不得別來呢,希緒弗斯。」艾奧羅斯沒好氣的說,落坐在對方旁邊的高腳椅上「有甚麼天大的事能讓你把我叫過來,快點說完我要走了。」
「唉唉,口氣還真差,我就不能單純的約約我可愛的小姪子來喝一杯?」名為希緒弗斯的男人揚起一張無害的笑臉,倒了杯威士忌就往艾奧羅斯的前面推了過去「雖然是不單純啦,快跟我說說,你是怎麼樣精采的在那個通緝犯面前摔倒,還被史昂叫過去念一頓的?」
「……覺得你是個溫和有禮恭敬帥氣的那些女人眼睛肯定都瞎了。」艾奧羅斯白了他一眼,抓過對方送過來的酒杯狠狠喝了一大口「你怎麼不去問問我那天殺的搭檔,問問他是怎麼樣出色且不經意地給我使上一腳,讓我出了這麼精彩的糗?我敢保證你會跟他相處得很好。」都是該殺的禍害等級,絕對相處愉快。
「嘖嘖,你和小撒卡還真的是水火不容到可怕的地步呢,舅舅我感到十分痛心及可怕。」希緒弗斯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一般睜大了眼「我說奇怪,明明你們兩個小時候相處得還不錯啊,怎麼長大後就活像是天生處不來一樣每天都能冷槍暗箭的過呢?」
「要你管,就是看他不順眼,怎麼著?」艾奧羅斯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齒的說「誰會跟那種表裡不一的惡魔關係好?哪一個不是被他的天使面具給騙的?」
「說到表裡不一,你可沒資格說人家喂。」希緒弗斯真心覺得他約他這姪子出來實在是約得太好了,瞧瞧那火氣,真精彩「從小揚著張溫和無害的臉在那邊東拐拐西騙騙的,實際上肚子裡都不知道裝了多少壞念頭。」
「說表裡不一你更沒資格說我,渾蛋。」艾奧羅斯快炸毛了,說表裡不一他這只比他大六歲的舅舅才是最渾蛋的傢伙,到底是誰讓他當副參謀總長的?給他主持國防部哪天這國家就毀了。



「回歸正題吧,找你來也不是真的只打算好好笑你一場。」希緒弗斯突然嚴肅起來,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前陣子從上面發下來一份密函,是要給警視廳的。」
「那關我什麼事,我才進警視廳不到一年。」言下之意是我就是個菜鳥階級,講給我聽也沒用。
「關係可大了──你對『十二主神』知道多少?」希緒弗斯說,從上衣口袋拿出張摺疊整齊的紙攤開「這可攸關你們整個警視廳,不、可能是整個司法體系的重大事情。」
「你在跟我開玩笑?『十二主神』不過就是個傳說中的組織,你想表達什麼?」聞言,艾奧羅斯也有些嚴肅起來「還攸關整個司法體系?」
「詳細的我不能說太多,我只能告訴你,前陣子海因斯坦部長的秘密部隊傳來了消息,就是關於『十二主神』的情報。」希緒弗斯撐著下巴說「而這件事只有海因斯坦部長、梭羅部長及城戶家的兩位小姐知道而已,你應該很清楚警視廳背後的主控者到底是誰。」
「尤其是城戶家的兩位小姐,其中一位已經明確的下達指示──在『十二主神』開始行動以前,準備好一切佈署。」
「──這種事你說給我聽,有甚麼意圖。」艾奧羅斯終於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事情既然已經牽扯到城戶財閥,那絕對是極為嚴重的事項「你講給我聽,肯定是因為這件事情跟我有所關聯吧?」
「聰明,不愧是我可愛的姪子呢。」希緒弗斯笑了「這樣說好了……這件事情不僅僅跟你有關,依照小姐所說,第一個展開行動的『十二主神』會是與你有所關聯的人,是誰我不知道,小姐也不清楚,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十二主神』第一個針對的就會是警視廳。」
「……那麼,你要我做甚麼?」艾奧羅斯不解的問「連小姐都不知道,你要我做甚麼呢?」
「什麼也不做,但你得暗中看著。」希緒弗斯狀似悠哉的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說「我有預感──首當其衝的那個人,會是一個對於你來說再重要不過的人。」
「──會相信你這張嘴可以吐出顆象牙來的我絕對是個白癡。」艾奧羅斯頓時很想抓起吧檯上的酒杯砸過去。

「放心,至少你不是第一個相信的,也不是第一個想拿酒杯砸這渾蛋的人。」一直沒開口的酒保突然說,艾奧羅斯這才注意到對方,蒼藍色的長髮及白皙的膚色,就連五官都像極了某個快逼得他抓狂的傢伙。
他突然有種不妙的感覺。
「唉瞧我都忘記介紹了,這是我姪子,艾奧羅斯;姪子,這是我高中同學,阿斯普洛斯──同時也是你家那位麻煩的搭檔的表哥。」希緒弗斯拍了下額頭,溫和的笑容在這種場面上顯得非常刺眼──艾奧羅斯覺得砸酒杯可能不夠,可能要改成酒瓶。
他剛剛居然在那個惡魔的表哥前面痛罵了那個渾蛋啊!!!!!!???????
「你好,艾奧羅斯──原來你就是我那個沒出息的表弟嘴裡講的沒用、可笑、一無是處的搭檔啊?」阿斯普洛斯拉開了一個笑容,嘴裡的虎牙閃著漂亮的光芒。

艾奧羅斯真的覺得他該去懺悔一下自己最近是不是做了甚麼虧心事,否則這運氣怎麼能背成這樣?

TBC.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381279 秒, 14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