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創架空】【米雅】Police Story──Blue Rozen
查看: 10464|回复: 22
go

[SS] 【原創架空】【米雅】Police Story──Blue Rozen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19 01:2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芳晚 于 2014-2-19 01:32 编辑

CP:米諾斯x雅柏菲卡

。以動畫/漫畫《聖鬥士星矢》為基礎衍生
。警視廳架空系列《Police Story》相關


────────


按規矩來說米雅文我應該放在LC的類別,但因為主視角其實都在SS,所以就暫時歸類在SS的類別裡了。
這篇文是在下第一次寫的聖鬥士同人(也是最快完結的那個(欸))同系列的拉隆跟艾撒到現在進度都薄弱到不行(倒地)但想想還是放過來了。
希望在下的米雅沒有寫歪,跪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19 01:33 |显示全部帖子
在這個世界上,並不存在真正的藍玫瑰。
所有我們現在所常見到的藍色玫瑰,其實是用與玫瑰同屬薔薇科的月季花去改良研發出來的,那是種帶著蒙騙的虛假美麗,不屬於真實。
但我何其的幸運,是的,多麼幸運。
我擁有著一朵世界上最美最高傲的,獨一無二的冰藍色玫瑰。


──摘自《米諾斯日記》

01.

加隆會認識到那個開著花店的美人,起因其實是場小小的誤會,而這場誤會發生在兩個星期前,一個天氣晴朗的早晨,當加隆開著自己的寶貝愛車經過第15街時,一抹冰藍色的背影引起了他的注意,畢竟是少見的髮色,而在加隆28年的人生中,正好就認識了某個叫做阿布羅狄的,擁有著冰藍色髮絲的美人,於是在沒搞清楚對方是否為認識的那個美人,他就已經停下了車,搖下車窗饒富興味的開了口。

「嘖嘖、美人兒我這還是第一次看你這麼早起床,平常除了修羅那小子叫你之外不是都睡到日上三竿的嗎?」

話才說完,只見那冰藍色的身影一僵,然後轉了過來──完全不是自己所認識的美人,但卻不能說眼前的人不美,應該說比起阿布羅狄那帶著幾分陰柔的氣質,眼前的美人多了些英氣與高傲、微微皺起的眉頭顯示出此刻他的心情並不怎麼美麗──而發現自己認錯人的加隆此刻腦子裡只剩下了一個形容詞。

驚為天人。



在被美人揍了一拳之後,加隆得知了眼前美人的名字及一些訊息,美人的名字叫做雅柏菲卡,今年剛滿35歲,似乎是保養得宜的關係,也或許是天生麗質,那張臉看起來甚至還比加隆小上一些,目前專職經營這間花店,花店的名字叫做Blue Rozen,藍色玫瑰。
聽到這個店名時加隆有些疑惑,藍色的玫瑰,他從來都沒有看過,為什麼會叫這個名字呢?
雅柏菲卡像是看懂了他的疑惑,然後露出了一個很淺的笑容。
「這是一個夢想、一個願望、一個永遠都不會成真的幻想。」他這麼說。
後來他和雅柏菲卡成了交情不錯的朋友,但此刻的加隆並沒想到,認識雅柏菲卡這個人,竟會牽扯出一段在過去所發生,痛苦卻刻骨銘心的一場愛戀。

────────

真的很喜歡很喜歡米雅這對,尤其實在我看過南少的《愛情哲學》之後,對於它裡面的一個句子,我難以忘懷。
"那是世界上最美麗最驕傲的玫瑰,也是最毒的——米諾這樣形容他。"
"你知道,米諾很少讚賞別人,而這支最美麗的玫瑰贏得了米諾全部的欣賞與愛戀。"

這段話讓我沉思很久,也讓我醞釀出現在寫的這篇故事,雖然不是像他一樣是原作背景,但我真的很想,很想寫關於米諾斯與雅柏菲卡的故事。
可以保證的是這裡的米雅一定會給個快樂結局,不過過程可能會有點小痛就是......還請各位多多指教(鞠躬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19 01:3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芳晚 于 2014-2-19 08:45 编辑

我討厭別人稱呼我美人,那會讓我覺得,我所獲得的一切不過都是靠著天生的容貌而得到的。
也許是想擺脫這樣的狀況,我選擇了警校,成為了警部,試圖證明我不是只有著天生的容貌,我的能力才是我獲得一切的關鍵。
但那個男人稱呼我為玫瑰,是的,一個與美貌同義的名詞,卻不是像那些人一樣的粗俗短淺。
他說,我是這世界上最獨一無二的冰藍色玫瑰,因為這個世界上不存在著天然的藍色玫瑰。
意外的,我並不討厭這個稱呼,不討厭他眼中所帶著的戀慕及驚豔。
如果是只有他稱呼我為玫瑰的話,我想,我能接受。
因為他看出了,再美的玫瑰也擁有著銳利的刺,再美的外表下,也擁有著強大的能力。

我決定,下次再見到他,要對他微笑。

──摘自《雅柏菲卡日記》

02.

會引發如蝴蝶效應般的後續,就得把時間推移到一個月後,五月底,正好是加隆的生日。
那天他一如往常的開車經過第15街,卻見到雅柏菲卡站在街口,對他微微揮了揮手。
這很難得,畢竟兩人的相處通常都是由加隆去找對方閒聊的,雅柏菲卡幾乎很少會主動叫住他。

「──真難得,居然會主動找我?」加隆露出笑容,在對方身邊停下了車。
「你要我不找你也行,生日禮物不想要了?」雅柏菲卡微微勾起唇角,微笑很淺,卻依舊是美得令人頭暈目眩。
「既然大人你都這麼說了,那還不快把禮物拿來。」加隆嘿嘿一笑,伸手作勢要討,而雅柏菲卡只是微微的彎下腰,然後把一大把鮮紅色的玫瑰花束塞到了他的手中。
「拿就拿,今年第一批的玫瑰,就給你了。」雅柏菲卡說著「保證無農藥的有機玫瑰,絕對不會讓你起疹子。」
「是噢?唔……這玫瑰香氣還挺濃的欸。」加隆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玫瑰花束,不多不少,正好是66朵──拐個彎祝福自己事事順心啊?
「這是希臘愛琴海才有的特殊品種,叫做魔宮玫瑰,因為花香特別濃郁才被這樣稱呼的。」雅柏菲卡輕輕地撫過那些柔軟的玫瑰花瓣,說著「這幾年我一直在研究怎麼樣讓魔宮玫瑰也可以順利生長在這個地區,你知道,希臘愛琴海是地中海氣候,因此要讓魔宮玫瑰在這邊存活非常困難,前幾天才終於找到方法,你可是拿到這種花的第一人。」
「嘖嘖,看不出來還這麼名貴,總而言之,謝啦。」加隆又嗅了嗅手中的花束,然後拉開一個自認超級帥氣兼瀟灑的笑容。



當加隆抱著玫瑰花束走進二課辦公室時,差點把一票下屬給嚇壞了。
「……天要下紅雨了嗎?」拜安忍不住往窗外看去,天氣超級晴朗,一點下雨的感覺都沒有。
「我猜今天太陽可能是打西邊出來的。」拍了拍同僚的肩膀,隆奈迪斯非常認真的回答他。
「喂喂老子我才一進來就聽你們在說這些有的沒有的,給我把話說清楚啊?」望著一臉驚恐的屬下們,加隆的額頭上冒出了幾個十字路口,好歹今天是他生日好不好?
「沒辦法,不管怎麼想,我們都覺得王夫大人不可能如此之浪漫,居然會用玫瑰花當作老大你的生日禮物。」蘇蘭特涼涼的開口,他口裡的王夫指的當然就是隔壁檢察廳的某人「老大,你該不是爬牆了吧?」
「我呸,你哪隻眼睛看到老子爬牆了,這是開花店的朋友送的,想害我也不是這麼害。」加隆狠狠的呸了聲「再說了,雖說我那朋友也是美人,但他的拳頭我吃過一次就不想再吃,真要爬牆也得找蘇蘇你,至少比較溫柔──」
「是嗎,那我是不是還得慶幸你的美人朋友夠兇猛,兇猛到你不會費心思爬牆──而蘇蘭特人都在朱利安的牆裡了,一次得爬兩道牆也挺累,所以我不會給你機會,你知道,我會心疼的。」說人人到,拉達曼提斯不知道甚麼時候來的,雙手扠胸望著加隆說著。
「嘖,我認識你這麼久這還是第一次聽你說這麼多話,別告訴我這就是我的生日禮物。」加隆撇了撇嘴,絲毫心虛皆無的回望著他「還有,那是老子我大人大量不想跟朱利安搶人,你以為區區兩道牆擋得住我?再說我個人覺得你爬牆的機會更大。」
「冤枉,我哪敢,頂多就兩個老來騙吃騙喝的兄弟。」說著像是求饒一般的句子,但語氣卻帶著寵溺的味道「晚上回家再拿禮物吧,早就給你準備好了。」
「要是禮物讓我不滿意你晚上就自己睡沙發去。」加隆哼了一聲,眼角撇到了門口正在看好戲的兩個腦袋,毫不吝嗇的賞了兩個白眼過去「那邊那兩個騙吃騙喝的,躲在我們辦公室大門口外面幹什麼?我怎麼不知道你們兩個居然有偷窺的興趣?」
「幹嘛把我們說成像偷窺狂一樣,還有我們沒有騙吃騙喝,是正大光明的伸手要吃要喝。」艾亞哥斯不服氣地跳了出來嚷嚷著「今天是嫂子生日,拉達肯定會做上一堆好料的,不來蹭飯白不蹭。」說得非常理直氣壯。
「要蹭飯,行,生日禮物給我交出來。」瞪著眼前不知死活的艾亞哥斯,加隆痞痞的笑著伸手。
「……呃、可以補給嗎?」某人氣勢瞬間萎靡。
「沒禮物就別進我家門,自己去找拜奧美人討飯吃吧你。」加隆哈哈大笑,完全不留情地說。
「嘖嘖小艾亞你怎麼一點長進都沒有,想蹭人家的生日飯好歹帶個禮物嘛。」一旁的米諾斯呵呵的譏笑著自家弟弟,從懷裡掏出了個精緻小盒遞給了加隆「親愛的弟妹,禮物我給了,這場飯我可以蹭了吧?」
「行,沒問題──艾亞哥斯你就算這麼看我我也不會放你進我家門的。」加隆讚賞的看了米諾斯一眼,然後再度給了心情明顯悲劇到極點的艾亞哥斯一個重擊。

TBC.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20 09:27 |显示全部帖子
于是我来插个楼><
其实吧,我看到这里的关注重点在于——被哎呀叫做[嫂子]被大米叫做[弟妹]的加隆同志居然没有发飙?!(重点错
架空大好~警视厅赛高~(这里是制服控一只
期待米雅见面时的天雷勾动地火(。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21 23:41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 faya 的帖子

一開始隆少還會發飆,但發現完全改不過來他們的稱呼後只好放棄XD不過小艾亞跟米渣渣其實很少這樣稱呼他,會這樣叫他都是比較刻意的,平時都還是叫加隆w
米雅那兩個到底有沒有天雷勾動地火我還真的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有(噴笑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21 23:43 |显示全部帖子
到現在我還能夠回想起,第一次遇見那朵玫瑰時所發生的事情。
他就那樣站在花海中,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他的美麗讓四周的花朵都相形失色,冰藍色的長髮迎風飛揚,天空藍色的眸子飛揚著溫和的神采,如同渾然天成的藍色玫瑰。
不過就像所有的玫瑰一樣,他帶著的刺比任何人都要銳利,且堅強。
你問我害不害怕被他劃傷?這是在跟我說笑話嗎?
若只因那尖銳的刺而不去接近他、愛護他,那就沒有資格愛慕他。

玫瑰因為有刺而被稱作玫瑰,缺了刺就不過是普通的花了。

──摘自《米諾斯日記》


03.


「不過,這種玫瑰是不是特別香啊?」艾亞哥斯忍不住問出口,剛剛胡鬧了一陣,在被蘇蘭特用棍子打出辦公室大門之前,他們就已經很有自覺的進了加隆的獨立辦公室,而那束玫瑰花束也一並帶了進來,濃郁的香氣在略顯狹小的辦公室裡顯得更加甜蜜。
「啊,我那朋友說,這種玫瑰的特徵就是特別的香,所以叫做魔宮玫瑰,原產地還在希臘。」放下手中有些沉重的花束,加隆說著「他今年才把品種改良成功,羨慕我吧我可是第一個拿到的。」
「那還真的是一份特別的禮物。」米諾斯微笑,順手從花束中抽出一支「不過,我要是沒記錯的話,魔宮玫瑰原本可是種毒玫瑰,濃郁而甜蜜的香氣就是它的利器,就連尖銳的刺也染著劇毒,一旦碰觸到身體就會中毒死去──能把這種毒玫瑰培育成現在這種無害的玫瑰,弟妹你那朋友可不是普通的厲害。」
「欸~好厲害啊,嫂子你到底怎麼勾搭到這麼厲害的朋友啊?」艾亞哥斯忍不住讚嘆。
「笑話,我是什麼人?」沒好氣的賞了艾亞哥斯一個爆栗,加隆說「不過這件事他倒沒告訴我,沒想到不僅人美連手段也是厲害……不過米諾斯,你也太清楚這種事情了吧?」
「──沒甚麼,就是知道而已。」米諾斯微微笑了一下,被銀色瀏海遮住的眼睛看不出情緒「倒是加隆你還真是好運氣,到哪都能認識美人,我是不是該為拉達提心吊膽一下?」
「靠你們存心挑撥離間是吧!?」加隆賞了對方一個白眼「再說我那朋友美是美啦,手下可是毫不留情,第一次見面就被賞了一拳,這樣你也想認識我就服了你,大情聖米諾斯先生。」
「被賞了一拳?」拉達曼提斯皺起了眉「傷到哪裡?你怎麼會被個花店老闆打個正著?」
「拜託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就算重傷也好得差不多了吧?」加隆吐吐舌頭「雖然說是開花店的,不過他有說過他以前有當過警察,後來因為受傷所以就沒繼續幹了,跑去開花店。」
「他那間店名字也挺妙,叫『Blue Rozen』藍色玫瑰──就他說法是,這個名字對他來說是一個夢想、一個願望、一個永遠……」
「一個永遠都不會成真的幻想。」沒等對方說完,米諾斯接了下去,以一種壓抑的語氣「……你說,你那朋友是這麼告訴你的?」
「是他告訴我的沒錯,該不會你們兩個認識吧?」加隆有些訝異,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見米諾斯用這種口氣說話。
「──我不知道,也許。」米諾斯說,強自壓抑著心中的激昂「這句話對我來說,再熟悉不過。」
「是嗎,那你乾脆親自去問他好了,在15街靠近尾端的部分,他的店很好認。」沒發現對方的不對勁,加隆從皮夾中抽出了一張名片遞給了他「地址、店名跟店長名字都在上面,你自己去看看好了。」
米諾斯默不作聲地接過,在看清名片上的署名後,像是一陣旋風般地衝出了二課的大門。



「搞什麼啊那傢伙……」
「加隆,你給他的名片上面寫了什麼?」
「還能寫什麼,剛剛不是都說了,地址店名還有店長名字,噢對還有電話。」
「你還有嗎,那個名片?」
「還有,而且不少,當初說要幫他介紹客人拿了一疊回來。」
「給我一張,我看看。」
「我也要看!」

一陣沉默,只見拉達曼提斯與艾亞哥斯兩人對看了一眼,然後各自皺起了眉,一個嘆氣,而另一個則是不解地搖搖頭。

「……我說,你們怎麼搞的?」加隆十分之不解。
「──難怪米諾斯會這麼激動了,嫂子,你這次可是認識了超級不得了的人。」艾亞哥斯說「甚麼人都能給嫂子你碰上,太可怕了。」
「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加隆皺眉,直覺告訴他這兩個人一定有甚麼事情沒告訴他才會那麼訝異「到底雅柏菲卡跟米諾斯有什麼關聯?米諾斯又為甚麼會這樣像是隨時都會抓狂一樣的衝出去?」
「──因為雅柏菲卡……是米諾斯失蹤很久的戀人。」拉達曼提斯有些頭痛的皺了皺眉,看著自家戀人從疑惑轉變成驚訝的表情,嘆了口氣──他再次感嘆加隆找麻煩的功力。

TBC.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21 23:44 |显示全部帖子
那個人是我的後輩這件事,是在馬尼戈特將他介紹給我認識的時候才知道的。
「別看他長得像隻古代牧羊犬,這傢伙可是個狠角色。」
馬尼戈特跟我說出這句話時,我是訝異的,畢竟要獲得對方的真心稱讚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別看他老是吊兒啷噹的,實際上能讓他稱讚的人沒幾個。
扯遠了,說回那個人。
我並不是第一次見到他,在還在警校的時候他就曾經出現在我面前過,那時候的我已經是應屆畢業生,而他則是個剛入學的新生──在一片花海中,我發現了他,他看見了我。
他說,真是朵美麗的玫瑰,讓其他的花都相形失色了。

真糟糕,明明最討厭這種奇怪的美麗讚美,但他所說出的話卻讓我討厭不起來。
一定是哪個環節出了錯,不然我怎麼會沒對他直接揮出一拳呢?

畢業後再見到他,他還是對我露出了那樣讚賞的表情。
「好久不見,前輩還是沒有變呢,依舊是那朵美麗的玫瑰。」

真的不懂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是沒揍他一拳。

──摘自《雅柏菲卡日記》


04.

米諾斯以為他已經把關於雅柏菲卡的一切全部都遺忘,但當他從加隆手上拿到那張名片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根本沒辦法遺忘,關於他、關於他的容貌、聲音、還有兩個人之間曾經有過的回憶。
不是遺忘,只是欺騙自己不要想起來,將最深的痛跟愛全部藏進自己心中最深的那個角落,然後上鎖──告訴自己已經夠了,不用再去回憶那些事情,不管是甜蜜還是痛苦。
從他上車離開警視廳,離15街明明只有半個小時的路程,他卻覺得度日如年。

為什麼離開?
為什麼又要出現?
為什麼在我試圖忘記你的時候,要以這樣的方式再度闖進我的心裡。
為什麼你在那個時候,要我做出那樣的舉動,要對我說,不要讓我恨你。

思緒雜亂,米諾斯在一個紅燈前停下,望著紅燈上方的倒數計時器想著。
他不敢回想起在雅柏菲卡失蹤的時候,他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在酒吧裡買醉,在舞廳裡瘋狂,在自己的房間裡痛哭失聲。
那聲槍響奪走他的玫瑰,當他在醫院醒來時,玫瑰已經消失無蹤。
比起讓雅柏菲卡恨他,這樣的不告而別讓他更加痛苦。

紅燈轉成了綠色,後面的車響起了喇叭,這才讓米諾斯回過神來,踩下油門。




「──他沒告訴我這件事。」加隆不敢置信,沒想到雅柏菲卡竟然跟米諾斯有這樣的關係存在。
「我想也是,不然你早就跑來跟米諾斯講了。」拉達曼提斯嘆了口氣「我只能說,在雅柏菲卡失蹤後半年的米諾斯,根本不堪入目。」
「何止是不堪入目。」艾亞哥斯說,總是掛著笑容的臉露出了有點悲傷又有點懷念的表情「那時候的米諾斯根本整個人都不對勁了,雖然他跟雅柏菲卡在一起時也很不對勁,但比那個時候的他好上太多──那半年他根本不來上班,整個人像是瘋了一樣,我都算不清楚我跟拉達把他從酒吧裡拖出來幾次,我甚至還看過他痛哭失聲──要知道米諾斯那傢伙這輩子哭的次數屈指可數,而那半年他大概把他這輩子剩下的眼淚額度全部用光。」
「你們說的人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米諾斯?看到美人就分不清楚東南西北的米諾斯‧格里芬?」加隆傻住了,那個風流成性的米諾斯會有這樣的一面。
「應該說你現在認識的米諾斯,是還沒認識雅柏菲卡,更甭提交往的那個米諾斯。」艾亞哥斯扯了扯嘴角「是,以前的米諾斯真的是這樣,現在只是刻意在扮演以前的他──但他跟雅柏菲卡認識後就完全不是這樣,那時候我還以為他生病了,畢竟一個目不斜視美人、整天在那邊黏著雅柏菲卡的米諾斯我實在是不認識。」
「這是他第一次這麼瘋狂的深愛一個人,一個有如玫瑰的人。」拉達曼提斯回憶著以前米諾斯曾經對他說過的話「我到現在還記得米諾斯是怎麼讚賞雅柏菲卡的:『他是這世界上唯一的藍色玫瑰,而我非常有幸,能夠擁有玫瑰的青睞。』」
加隆沉默了,放在辦公桌上的玫瑰香氣又濃烈了點,有如那兩個人之間從未理清的關係。

當米諾斯終於抵達那間花店時,已經是接近黃昏的時分,幾個少女拿著幾朵玫瑰笑著走出店門,而店裡似乎只有一個看起來像是店員的少女。
「……請問,還有玫瑰嗎?」他開口,以一種壓抑情緒的嗓音。
「雖然有點少,不過還有,請問先生你需要哪種品種呢?」店員微笑著開口。
「……我要藍色妖姬,你們這邊有嗎?」米諾斯回答,只見那個店員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搖了搖頭。
「店長說,他的店裡不賣那種虛假的玫瑰。」店員回答,表情變得有點嚴肅「店長說,藍色妖姬是種虛假的玫瑰,是不自然的美,他的店絕對不賣那種人工製造出來的玫瑰。」
的確像是他會說的話啊。米諾斯想。
「你們的店長,是個有趣的人──能見見他嗎?」他說。
「這個時候店長應該在玫瑰園,我不能跟您肯定他什麼時候回來。」店員有些苦惱「還是您等等?我去打通電話?」
「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我改天再來拜訪。」米諾斯說,心裡的思緒卻無比複雜。
「真抱歉……啊、店長回來了。」店員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卻在下一秒轉變了情緒,亮起了微笑「店長您回來了!」
「阿加莎,不是都說可以不用加敬稱嗎?」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在米諾斯的背後響了起來「有人找我嗎?」
「是的!這位先生想找店長!」店員很開心的說,往聲音來源處跑了過去。

米諾斯順著少女跑過去的方向回過頭,盡管是背光的角度,他卻依舊能清楚看見那個人的姿態、面容、以及那一頭被微風吹的微微揚起的冰藍色長髮。

「──好久不見了,雅柏菲卡。」他扯起一個笑容,說,沒有遺漏掉對方眼中的驚訝「五年了,過的好嗎?」
「──好久不見,米諾。」雅柏菲卡在經過一開始的驚愕後,露出了淡淡的微笑「還是被你找到了。」

夕陽下,他們終於再度重逢。

TBC.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25 09:01 |显示全部帖子
『若只因那尖銳的刺而不去接近他、愛護他,那就沒有資格愛慕他。』
这句话深深的戳中了我><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文章走向悲伤的基调了,雅柏离开米诺跟警视厅应该有很重要的理由吧…为什么我的脑海里立刻出现的关键字是卧底…还是加黑加粗加大的Orz
米诺诺快点去保护你家宝贝玫瑰啊!(自己激动起来了= =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26 14:41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 faya 的帖子

臥底的話其實是另一篇的設定而且不是米雅的wwwww不過沒錯,這兩個人之間發生過一些事情,雅柏選擇離開的原因很快就會講出來了w敬請期待w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4-2-26 14:4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芳晚 于 2014-2-26 14:46 编辑

我有個秘密,關於我心愛的玫瑰的。
我總覺得,我不是第一次見到他,可能在很久很久之前,甚至可能是好幾輩子之前的時候,我見過他,並且也如現在這樣,深刻的愛上他。
我想我可能對他做過甚麼壞事,所以這輩子我得還他,否則我為甚麼會像現在這樣不惜一切的去愛慕著他呢?
我無數次夢見玫瑰,不是以我第一次遇見他時的模樣進入我的夢中,而是以倒在地上,渾身浴血的模樣,身穿金色盔甲的他,白色的披風都被染紅,血液在地上流淌的模樣就如同盛開的玫瑰花。
然後我會發現我的胸口上插上了一朵玫瑰,鮮紅色的玫瑰穿透了我的黑色鎧甲,銳利的花莖直直地插進了心臟,傳來劇痛。
接著我會在感到疼痛的瞬間醒過來,無數次相同的夢都令我感到恐慌,是的,像是失去了什麼一般的恐懼。

這種話可不能讓拉達跟艾亞他們知道,要是被他們知道肯定會被嘲笑的。


──摘自《米諾斯日記》



05.


「請用。」一個白色的骨瓷茶杯輕輕地放在米諾斯的面前,金紅色的茶湯散發著淡淡的玫瑰花香。
「──還真是很久沒喝到你的玫瑰花茶了。」望著再熟悉不過的容顏,米諾斯微笑「算一算,我們也五年沒見了,雅柏菲卡。」
「是啊,經過五年,你變得不少,卻也變得不多。」雅柏菲卡端起了屬於自己的那個茶杯,闔上眼「是誰告訴你我在這邊開店的?」
「那就要問你怎麼會認識到我親愛的弟妹了。」米諾斯說,也端起了那杯茶淺啜「託我可愛的弟妹的福氣,我才會找到這。」
「我的天,甚麼時候你多了個弟妹,還是個囂張帥氣的男人?」立刻知道對方說的是誰,雅柏菲卡有些驚訝「看起來我真的錯過了不少有趣的事。」
「這個嘛,誰叫拉達那麼能幹,也夠有耐心──加隆可不是個容易被人綁住的人。」像是非常滿意看到對方的驚訝,米諾斯笑了「不過你送的那束玫瑰可能會讓我可愛的弟妹今晚不用好睡了,親愛的雅柏菲卡。」
「那我只好祈禱明天你弟妹不會來找我算帳了。」雅柏菲卡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你來找我,不是想跟我閒話這五年的家常吧?」
他漂亮的眼睛眨了幾下,放下了茶杯。
「當然不是。」米諾斯說,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今天我來,只為一件事──五年前的那天,為甚麼要我做出那個決定、以及為甚麼要消失在我面前。」
「……我以為你會問,這五年我做了些甚麼、去了哪裡,看來我還是不夠瞭解你。」手指緩緩的摸著茶杯的杯緣,雅柏菲卡淡淡地說「不過,我似乎從來都沒瞭解你過。」
「你消失五年,我不相信你甚麼都沒做,我也不打算去問,即便這五年你可能已經有了新的戀人、甚至建立了家庭──但比起這些事,我更想知道你離開的理由,以及當年要我開槍的那個理由。」米諾斯狀似冷靜地說,但放在桌下的手卻已經緊緊地握了起來「而對於你是否瞭解我這點,親愛的雅柏菲卡、美麗的玫瑰──你是不是忘記了,一向都是我比較瞭解你。」

他完美的勾起唇,望著眼前他已經分別五年的美麗玫瑰。
而玫瑰只是用那雙宛若夜霜的寧靜眼眸,回望著他。





米諾斯是個天才。
有個曾經與米諾斯同班過的同學是這麼描述他的,一個敢無視老師、甚至敢給老師製造更多麻煩的人,而找麻煩的原因從來都不是因為他討厭或是怎麼樣,只是單純覺得無聊,覺得這些老師啊同學啊都無聊透頂了,有時候會出現幾個敢跟他對著幹的人,但那些人的下場要不是成了他米諾斯大爺的手下,就是被幹掉──在心靈上,可能還會帶著很久的心理創傷。
而我們認真可愛有點小潔癖的路尼就是其中一個被米諾斯看上從而走向不歸路的可憐小東西,要是能讓路尼選擇他絕對會離米諾斯離的遠遠的,只可惜人生不能重來。
扯遠了,我們把鏡頭再度拉回來。
可想而知米諾斯的人生字典中是沒有任何一個與挫折相關的詞語的,直到他以優越成績進入警校,一如往常的翹課找麻煩,翹啊翹的遇上了雅柏菲卡為止。
米諾斯得承認,雅柏菲卡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弱點與難關,因為雅柏菲卡就像是如他讚賞的句子一般,美麗卻帶著刺,而那個刺可能不只幾支,甚至每支都淬上了毒──雅柏菲卡並不是個軟弱的人,他在武術課程的出色成績卻從來沒被實用在米諾斯的身上,而是非常有學習精神的向自家好友史昂學了一嘴冰冷的毒話,總是能讓米諾斯被毒的像是被丟到西伯利亞的冰原還附贈中毒狀態──但即便這樣卻也沒讓米諾斯有任何一絲退縮,他依舊鍥而不捨的黏著雅柏菲卡,總是能用各種藉口出現在雅柏菲卡的身邊,甚至是從警校畢業後,他也藉著學長的關係再度出現在雅柏菲卡的面前,並且順理成章的成了雅柏菲卡負責的新人。
每當想起那時候的米諾斯,拉達曼提斯總會嘆氣,而艾亞哥斯則是會露出「米諾斯一定是生病了」的神情。
太恐怖也太驚悚,他們認識的米諾斯從一個玩世不恭自命不凡的傢伙,變成了一個死心塌地的癡情傢伙……實在是一件讓心臟很難負荷住的事。
TBC.


只要繼續走下去,一定可以抵達對岸的吧?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254662 秒, 13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