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Inori 发表于 2012-7-20 11:27

[原创]米雅 下地狱吧

 
1
“船上的人都听好了,想要命的话就留下所有值钱的东西!敢反抗就把你们都扔进海里喂鲨鱼!”嚣张的吼叫从扛着大刀的刀疤脸男人口中发出,很快被淹没在妇女孩童恐惧的尖叫声中。坐在甲板角落的雅柏菲卡微微叹了口气,在心里腹诽这都是希绪弗斯那个乌鸦嘴的错。这条路他走了好几年从没碰上过海盗,今天早上被希绪弗斯祝福了一句“要小心海盗和山贼”就不幸“中奖”了。看来为了避免祝福的后半句应验,他还是不要继续走山路,绕道从东面的港口回圣域好了。
当然雅柏菲卡并不是怕这些盗匪,事实上就算派一支军队来,想要全身而退对双鱼座圣斗士来说,也不是什么困难的问题。让他头疼的是出手的力道控制,虽然这些盗匪算不上无辜,但如果他真的放开手脚来一场痛快的剿匪大战,估计明天希绪弗斯就会召唤他去射手宫促膝谈心一天了。
思前想后的雅柏菲卡决定,只要这些盗匪没有杀人放火,他打算就这样破财消灾吧。
至于由此产生的不爽感,回去他会在和希绪弗斯的对打中一一找回的。
有类似想法的人们纷纷开始取出身上值钱的财物,这一带还算和平富饶,一两件金银首饰对大部分人来说还不值得以命相护。看着那个财宝堆越堆越高,盗匪们脸上狰狞的神色也渐渐变成了得意,为首的刀疤脸笑得见牙不见眼,横贯半张脸的刀疤扭曲得更加可怖。
甲板后部传来不耐烦的骂声,几个盗匪围着一个衣着华丽的白发男子,长刀指在他脖子上,明晃晃的刀光看起来怵目惊心。
“我真的没钱。”一身华服的白发男人慢条斯理地说着,语气诚恳,神色从容,仿佛被好几把长刀指着脖子的是什么不相关的人。“要是你们急着用钱,我给家里写封信让他们送来。”
盗匪们被这淡定而诚恳的发言雷得半天说不出话。
一般人被打劫通常都不会承认自己有钱,但不论是痛哭流涕念叨“你们放过我吧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待哺幼儿”也好“啊你们是XX山OO村的人吗我家有亲戚也在那里”也罢,用如此诚恳的态度表示“我现在没钱但抓了我你们很快会很有钱”的人,也许称不上后无来者但绝对前无古人了。
刀疤脸最先从惊讶中回神,扛着那颇有分量的大刀走上前,扯起白发男人的衣领嘲笑:“没钱?我看你这身衣服就挺值钱的。要不我们先扒了你然后让你回家取钱?”
哄笑声中白发男人却依旧神色从容,他微微皱起眉头,语气依旧诚恳无比:“我说你能离我远点吗?你的脸会害我好几天吃不下饭的。”
迟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白发男人居然敢嘲笑他的脸,刀疤脸愤怒地甩开他,大吼着“老子要剁了你喂鲨鱼”挥刀就往白发男人身上砍去。
金属撞击的清脆响声在怒吼的边缘炸开,下一秒,那柄狰狞的大刀被什么东西变成了碎片。几枝黑玫瑰散落在甲板上,其中一枝还扎着一块刀刃的碎片。
四周瞬间一片死寂。刀疤脸感到冷汗沿着脊背滑落,他颤巍巍地扫视四周,甲板后部站着一个俊美的年轻人,他白皙的手指间,还夹着一朵没有发射出去的玫瑰花。
“滚。”扔出玫瑰花的美丽青年非常有气势地,冷冷吐出这么一个字。
盗匪们惊恐地看着这个美丽的、却因为美丽而更加恐怖的青年,飞快地退回小艇,作鸟兽散。
“喂,你没事吧?”雅柏菲卡走上前,看看还瘫在地上的白发男人,这样问道。那个人像是被惊吓到一样,有些茫然地盯着他的脸没有回答。过长的额发挡住了他的眼睛,却挡不住那森森然的目光。雅柏菲卡微微皱眉,这种被人看得全身发毛的感觉让他有些不快。
“你真美啊!”在雅柏菲卡转身离开之前,白发的男人含情脉脉地,这样感叹道。
这下雅柏菲卡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
“你去死吧!”一拳打向这个人的腹部之前,雅柏菲卡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说没那么严重吧,你一个大男人露出这种表情不觉得丢人吗?!”雅柏菲卡忍无可忍地回头,对身后一脸“你欺负了我”表情的白发男人这样说道,被毫不留情指责的男人依旧保持着那张无辜受害者的脸,用沉默表示最尖锐的反驳。
刚才用无比恶心的语调赞美了他的容貌之后,这个人被他毫无保留的一拳打飞出去,好巧不巧地撞倒了甲板上的酒桶。上好的葡萄酒倾泻而下,直接把他那看起来很值钱的衣服和看起来很漂亮的银白色头发浇了个惨不忍睹。自认理亏的雅柏菲卡在对方可怜兮兮(不久之后他就知道,眼前这位只有在想害人的时候才装得最纯良)的目光攻击下,答应带他一起去港口雅柏菲卡租住的小屋换衣服和清洗。
“我觉得比起身体的伤害,更严重的是,你挫伤了我的自尊心。”白发男人抬起头,满脸的污渍控诉着雅柏菲卡恃强凌弱的暴行:“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从来不知道赞美别人的美貌也是一种罪行,要受到这样严厉的处罚。”
当街赞美一个男人的“美貌”你还好意思说!
雅柏菲卡用力甩上门,下一秒,锋利的食人鱼玫瑰贴着白发男人的脖颈划过,扎进他身后的墙上。
“演戏也差不多到此为止了。你到底有什么企图,冥斗士?”他的目光冰冷如刀刃。小宇宙在狭小的空间内张开,强大的压迫感让房间都出现了隐约的颤动。
白发的男人连笑容都没有削减半分,他抬起双手表示自己无意争斗,话语和笑容一样纯良而诚恳:“你这么说真是伤人。我只不过是顺路坐船回家而已,谁也没规定冥斗士不能住在希腊。”
“战斗还没开始,这么热情不是浪费精力吗,美丽的圣斗士先生。”白发的、也许是冥斗士的那位抬手挡开玫瑰花的袭击,动作轻描淡写得让雅柏菲卡如临大敌。而那位确实也没打算扩大战事,迈着优雅的步伐挪到门口,长发下露出的半张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失望。
“看来现在不光赞美别人的美貌是罪过,连交朋友都成为不被允许的事了吗……路尼说得对,我还是应该早点回冥界去。”
本质上说雅柏菲卡是个善良而容易心软的人,听了上面那一句,他有些为自己的草木皆兵感到后悔。毕竟成为圣斗士也好冥斗士也好都不是他们能选择的命运,也许眼前这个人只是个爱好和平的普通人,也像曾经的他自己一样,厌恶战争厌恶这不可逆转的命运……
这样想着的雅柏菲卡感觉手里的食人鱼玫瑰有些沉重。
眼前这个人的确没发动任何攻击行为,甚至于,在雅柏菲卡的食人鱼玫瑰直接威胁他的生命时,他连最低限度的防御用小宇宙都没有燃烧。而与之相对,一感觉到这个人不属于大地的气息就立刻上纲上线的自己,的确也有点过分了……
雅柏菲卡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想开口道歉,可白发的冥斗士只是低着头用他之前递过来的毛巾擦干沾着红酒的头发,仿佛是抵制的态度把他道歉的言辞都堵了回去。
沉默有些尴尬地蔓延,雅柏菲卡是在拼命思索到底该说些什么打破这奇妙的沉重气氛,而白发的冥斗士,则不得而知。
“我是米诺斯·格里芬。下次见面时,请务必告诉我你的名字,双鱼座圣斗士。”最后打破沉默的还是白发的冥斗士,不知道什么时候擦完头发的他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雅柏菲卡身边,低头吻了一下雅柏菲卡水蓝色的长发。
虽然有着惊世的美貌,却因为某些因素从来没有恋爱经验的雅柏菲卡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那个白毛冥斗士吃了豆腐,而吃豆腐的那位早已运足小宇宙跑到了玫瑰花的攻击范围之外,被吃豆腐的雅柏菲卡只能咬牙切齿地发誓下次见到这个轻薄妄为的混蛋冥斗士一定揍得他笑不出来——等等米诺斯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雅柏菲卡用了三分钟思考米诺斯·格里芬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三分钟之后一脸黑线的双鱼座圣斗士觉得自己大概需要去女神殿忏悔,罪名是私放敌方要员。
冥王三巨头之一,传说中实力仅次于双子神的冥斗士,天贵星米诺斯。

2
无厘头的相遇让双鱼座圣斗士雅柏菲卡不爽了几天,具体表现就是那几天双鱼宫的花香味浓烈得要命,花粉过敏的卡路狄亚借机在水瓶宫赖了好几天,一遇到卡路狄亚的事就很难保持冷静的笛捷尔差点发动绝对零度把双鱼宫变成冰箱。但这不爽也就只持续了短短几天。就算圣战还没开始,双鱼座黄金圣斗士也还是有很多事要忙的。而忙碌的人总是没有那么多时间纠结已经发生过的事,所以多愁善感的,都是闲的发霉的人。
因此当十几天后,雅柏菲卡收到没有署名的一大束玫瑰花附带情诗时,他的第一反应是疑惑。他在想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认识过这么一个闲得发慌且勇气可嘉的人,首先排除圣域的诸位同僚,除了每天四处掉毛的希绪弗斯之外,圣域的诸位显然都没闲到给他写情诗的份上。至于其他人,雅柏菲卡想在他言辞冷漠地拒绝了第99个追求者(性别略)之后,应该再没人敢来双鱼座圣斗士面前碰钉子了。
想了半天也毫无头绪的他把这个当做圣域杂兵们一次失误的信件投递忽略,可第二天、第三天连续出现的内容相似的信件让雅柏菲卡的鸵鸟行为再无法继续,他皱着眉头看桌上一字排开的情诗,本着师父教导的“做事要有始有终”的精神把所有的情诗都看了一遍。
据当天在双鱼宫执勤的卫兵回忆,一向气候温和适宜居住的双鱼宫的温度迅速向水瓶宫靠拢,双鱼座大人的脸色也阴沉得简直能冻出一堆冰凌来。
米诺斯·格里芬!雅柏菲卡在心里咬牙切齿地骂——之所以没骂出声是因为他实在不想在自己的宫殿听到那个混蛋的名字,你下次再敢出现在我面前,不打死你我跟你姓!
——当然很多年之后,某白毛猥琐男怀抱美人回忆当年追人的峥嵘岁月时,笑得一脸小人得志地说道:所以话不能乱说啊亲爱的,你看你现在不是跟我姓了嘛~或者说,你当年没打死我,就是有这个打算?
天贵星的“如何追老婆”讲座再次以家暴告终。

几天之后,雅柏菲卡奉命去圣域山脚下的罗德里奥村检查结界的布置情况。美丽的双鱼座大人的出现引起了小山村一阵轰动,不少少女都躲在街角或是窗后,暗暗窥视这位被阿夫洛迪忒祝福的英俊男子。
一个勇敢的少女捧着一束玫瑰花挡在了雅柏菲卡面前。虽然这场面已经见过太多次,但雅柏菲卡还是感到有点头疼。在某位白毛冥斗士先生玫瑰花加情书的阵势袭击过之后,现在雅柏菲卡只要看到红玫瑰就下意识地满身冷汗。
“雅柏菲卡大人。”卫兵突然出现打断了少女欲语还休的倾诉,“这个人找您,说是您的朋友。”
顺着士兵手指的方向,雅柏菲卡看到了不远处兴高采烈向他挥手的白发男人,一瞬间他觉得有点头晕,大概是中暑了才会产生这样的幻觉吧……
在他自我催眠的空档米诺斯已经兴冲冲地跑到了他眼前,一头白毛在阳光下灿烂得几乎刺眼。
“太好了真的是你!”米诺斯的语气兴奋得仿佛他们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远远看到我还不敢认,果然天神还是眷顾着我的!”
雅柏菲卡震惊而无语地看着被敌人包围却依旧满脸淡定的米诺斯。成为圣斗士前他一直认为狮子座的前辈伊利亚斯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现在看看这位毫无自觉兴高采烈跑到敌人的地盘上撒欢的冥斗士,雅柏菲卡忽然觉得,从某种角度来讲这个人简直勇敢得让他肃然起敬。
——不怕死的人不少,但这么兴高采烈地找死的,绝对称得上奇葩中的奇葩。
身后的小兵和村民们已经开始议论“啊这个奇怪的男人真是雅柏菲卡大人的好朋友”,“其实除了那头奇怪的有点像牧羊犬的头发这个人看起来也挺英俊的”之类话题。深谙圣域人民八卦精神的雅柏菲卡脸色更加难看了,在谣言扩大出第N+1个版本之前,他果断拖着米诺斯走到村外没人的树林里。
“你到底来干什么?”雅柏菲卡语气不善。
“达拿都斯让我出来找他弟弟修普诺斯,我想难得离你这么近就来看你了。”眼前的冥斗士笑容单纯灿烂又无辜,让任何人看到都绝对不会相信,这家伙居然是冥王三巨头之一的天贵星米诺斯。雅柏菲卡被他诚恳——或者说缺根筋的回答噎得一个字也反驳不了。白发的冥斗士抓准时机,敏捷地抱住了眼前美丽的战士。双鱼座圣衣分明的棱角准确地磕在全身各个敏感部位,疼得他一阵呲牙咧嘴。
“喂,放手。”雅柏菲卡的脸埋在他肩膀上,闷闷的声音里依旧能听出浓浓的威胁意味。
“抱一抱而已,你不要这么小气。”白发的冥斗士一边强词夺理,一边暗暗抱怨,“我说你也太不解风情了好不容易出来约个会干嘛还穿圣衣……”
雅柏菲卡感觉到太阳穴上青筋一跳一跳地疼。
“米诺斯·格里芬,你信不信我马上让冥方战前减员?!”
阻止雅柏菲卡将威胁付诸现实的是一个极有压迫力的小宇宙的爆发。
“米诺斯·格里芬!你丫又给本座死哪里摸鱼去了?!本座警告你,今天晚上之前再找不到修普诺斯,你就通宵陪本座下棋!”死神的吼声如惊雷炸开,强如雅柏菲卡都感觉脑内一阵晕眩,他还没从震惊中回神,米诺斯就一脸悻悻地放开手,低垂着头抱怨:“太过分了打扰人谈恋爱的是要被螃蟹追击的……”
很久之后,在第一狱——别问我为什么不是冰地狱——听说死神和马尼戈特同归于尽(文艺的说法是殉情)的时候雅柏菲卡默默看了一眼身边、本该出现在审判庭的大法官,深感米诺斯这家伙跟希绪弗斯应该很有共同语言,这乌鸦嘴的杀伤力,实在是可以媲美AE的存在。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状况是,米诺斯乖乖放开了雅柏菲卡,当然不是因为死神先生暴跳如雷的威胁,而是,他看到了感觉到死神小宇宙波动而赶来的酱油羊——啊不,是年轻的白羊座黄金圣斗士史昂。
从没见过这位寡言而孤僻的双鱼座圣斗士和谁亲近过的史昂感觉眼前的情况有点乱。年轻的白羊座圣斗士看了看比自己大几岁的双鱼座前辈、和刚才还黏在他身上的陌生白发男子,疑惑地开口:“雅柏菲卡,这是谁?”
雅柏菲卡张了张口,声音却像是流进沙漠的河流,在开口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史昂并没有感觉到米诺斯的小宇宙,如果他说穿米诺斯的身份,依史昂的火爆脾气,米诺斯必然难逃一死;可如果不说,自己就是徇私枉法,还有什么资格自称圣斗士……
这边雅柏菲卡还在纠结,那边的冥斗士先生已经相当自来熟地走到了史昂面前,笑容亲切和蔼人畜无害。
“你是白羊座的史昂吧?你好,我是雅柏菲卡的好朋友。”米诺斯说起谎来最诚实这一条,雅柏菲卡渐渐认识到了,“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他我特别高兴,我可以在这里多待一会儿看看他吗?我保证不会影响你们工作的。”
在还是白羊座圣斗士而不是教皇的年代,史昂热血单纯又善良。眼前这个白毛男虽然看起来有些猥琐,但他刚才的话倒也十分诚恳,再说这里有两个黄金圣斗士,就算这个陌生人敢图谋不轨,倒霉的也绝对只是他自己。
“那好,我不打扰你们了。”史昂微笑一下转身离开,“有事叫我,雅柏菲卡。”
“我跟这家伙没什么可说的。”雅柏菲卡断然拒绝,拖着白毛男就往山下走,“你不是还有事吗,快走别烦我。”
“别这么急着赶我走啊,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面呢。”被扯着领子拖走的米诺斯一边挣扎一边反驳,脸上的忧郁看起来十足诚恳,“我给你写的信你看了吗?”
“你不说我倒还忘了……”雅柏菲卡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阴沉,“写那么恶心的东西给我,你是欠揍是吧?!想死我成全你!”
“亲爱的你下手好重……喂!不要打脸!”
从山下买苹果回来的卡路狄亚怔了一秒钟,然后按着额头靠在了笛捷尔肩膀上,像小孩子一样哼唧:“笛捷尔就说你昨天给我吃的药有问题嘛……你看我都出现幻觉了居然看到雅柏菲卡和人调情……”
笛捷尔扶了扶眼镜拖着自家小蝎子迅速闪人,他们刚才站着的地方已经钉上了几枝黑玫瑰。
——生活真美好。

3
获得冥斗士的力量、觉醒后回到第一狱对米诺斯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影响,他依然坚持每天喝下午茶,在拉达曼提斯兢兢业业工作或是训练军团时捧着一本书看热闹;在认识雅柏菲卡之后,还会偶尔写点让艾亚哥斯鄙视的苦情诗。
雅柏菲卡考虑过好几次要不要把这个经常在圣域出没、对圣域的各种山道快比身为圣斗士的自己都熟悉的家伙抓起来,弄一个刺探军情的罪名。但转念想想如果真派这么个家伙来刺探军情,那这次圣战冥王军也绝对没希望了。
条件反射其实是个讨厌的词,这位据说是雅柏菲卡好友的白毛神秘人出现在圣域的次数过多的后果就是,很多不明真相的同志直到圣战开始都不知道他们早已见过了冥方的大将之一,作为第一宫守护者的白羊座史昂见米诺斯的次数最多,因此可以想见,当年罗德里奥村见到一身黑色铠甲的天贵星时,年轻的白羊座在震惊之后,多么有上去扯住他的领子大吼“你这个骗子把我的信任还给我”的冲动——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这很奇怪吗?”整天在圣域观光的那位挑起半边眉毛振振有词,“当冥斗士也好参加圣战也罢,这都不是我自己能选择的。我可没必要为这种莫名其妙的战争整天锻炼身体研究战术,打赢了也没什么奖励,输了又不会怎么样。”
雅柏菲卡仔细想了想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有点道理,但转念又想到圣域训练场上每天顶着烈日抛头颅洒热血——啊不对是挥洒青春的汗水的圣斗士们,他有一种微妙的不平感。圣方全军上下整天如此励精图治勤勉向上,却至今不能用完美的胜利终结圣战243年诅咒般的循环,而冥方培养出这样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高官居然也挺到了现在,这简直是老天无眼。“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肯定在鄙视我!”冥王三巨头之一的米诺斯先生露出了绝对不能被其部下看到的丢人表情,他蹭到美丽的战士身边以大无畏的精神摇他的肩膀,一脸的不快,“你太过分了我好不容易才说句真话的!”

色彩声音 发表于 2012-7-21 17:23

好眼熟。。。是不是看过啊。。。算了,iz加油,不错哟~

月语 发表于 2012-8-12 16:52

就在米雅吧,更得还比这里面的多。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