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stu85227 发表于 2012-2-4 20:57

【LC巨蟹外傳贺文】特组员们的圆满生活〈巨蟹师徒主/众人〉

…从来没见过老头子发这麼大的火…



僵立在自己办公桌旁的卡路狄亚有点小冒汗。



是说要是情况允许的话他是很想蹲到桌子底下去避难的,不过现实面上当然是不行。



综观整个办公室,除了希绪弗斯跟阿释密特之外,大多数的人的状态都跟他差不多,撇开几位面瘫跟KY同仁不论的话…



『刷…』

蓦然的,有个温暖的物体靠向他。卡路狄亚微微转了下眼珠,发现隔壁桌的笛捷尔不知何时已经移到他的边上,像是在支撑什麼的抚住了他的手臂。



…放心啦本少爷还不至於这种程度就心脏病发啦别担心啦书呆子…



盯了心配性极高的恋人一阵后,卡路狄亚乾脆理所当然的把全身的体重都压到笛捷尔身上去,摆明了「好了本少就这样看戏吧。」的模样。但心中那个念头却迟迟的没办法放下。



感受著笛捷尔轻抚上自己腰后的温度,卡路狄亚逼迫自己直视那个平时温柔和蔼,总替闯祸的自己说情找台阶下的赛奇组长摔本子丢茶杯发飙的样子。那副模样映在卡路狄亚的眼里,有著全然不同的意义。



…要是那家伙在的话…他硬硬咬牙。





不远处上司抄家伙摔器具的身影十足显眼,但身为整个场合里地位第三高的希绪弗斯却只轻轻的叹了口气,完全没打算制止。



要怪就只能怪那些找碴的人来错了时机…



望著不断闪躲讨饶尖叫的鼠辈们,他不由得又叹了口气。







现在这个场合是处在警政署总局的特别刑案组的办公室里,围观的这群人是属於机动型的特别徵查小组,平时办的是些最棘手、最见不得台面的案子。而那位发飙中的长发老人则是他们的直属上司—特别刑案组组长赛奇。



这群特别组组员们各个都是独树一格、个性鲜明的人种。换句话说就是有个性但也极容易闯祸。虽然破案率位居全刑案组的榜首,但破坏范围之辽阔广大也是可见一般的。所以这个组的存在基本上是争议性极大,可是有前警政署副局长—现任局长的胞弟赛奇坐镇,谁也没有立场胆识去批斗他们。但还是有些不怕死的就是。



平时的特殊刑案组,就是该办案的办案、没办案的美其名交流组员感情实质上聊天休息。而某群闲来无事的督察委员就会挑在人最多的时候进来视察训话一番。而且说实话他们说来骂去都是那几句〈「浪费公帑」「罔顾民众安危」「服装过於标新立异伤风败俗啊」诸如此类的话〉,所以众人也就随便他们去。赛奇组长天生脾气好风度佳,也不大跟他们计较,顶多挑几个经得起说的给他们去念,自己坐在一旁喝茶吃点心呵呵说天气真好。这已经是组里的常态了。但今天…





唉唉…持续的叹息。希绪弗斯已经开始著手写物品损坏清单,打算等会儿就给督察组的送去。



花瓶什麼的可不便宜啊…椅子也是桧木制的价格不斐呢…



一一清点著各自飞散的物品们,希绪弗斯完全没发现现在的自己像极了某部文学经典里的奸商。





要是聪明点的话,他们早该发现最近组里的气氛不佳,而那个总是伴在赛奇身边端茶捶背、轻挑的和他们回嘴的青年早已不见踪影好多天。



那个…就是最大的问题所在了啊…希绪弗斯兀自想著。





今天火爆的冲突点爆发在督察不识相君A得意忘形蹦出的一句:



「在这样下去,你们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那一刻赛奇组长的怒意炸裂了,而这一炸裂可非同小可。



俗话说平时温和的人要是爆发那可是平时的四倍恐怖,赛奇或许能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啪!』



先是特制钢笔被拦腰折断的声音,再来是惊天动地『碰!』的拍桌而起声。

瞬间茶水文件齐飞,属下们吓的当下僵立不动,包含咬著鸡腿的德芙和举著铁球的阿鲁迪巴,找碴君们也在当下终於明白自己的立场有多麼的…危险。





「…喔?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是吗?」长发垂在低俯的额间,颇有恐怖片的意味。赛奇紧紧握住的拳头,终於招呼上刚才那位督察A的左脸。





「说的是你自己吧混帐东西!!!」『乓!』





高速撞击铁柜的声音莫名刺耳。同一时间希绪弗斯飞出他当晚的唯一一段命令:



「史昂去请白礼先生!童虎把墙上的那把武士刀藏好了!阿鲁迪巴铁球先放下!卡路狄亚顾好你自己别想沾边火!阿斯看著德芙别让他噎著了!笛捷尔那个最贵的紫水晶先保住!熙德别让雷古勒斯学起来!雅柏你自己小心你的花瓶!阿释密特佛像也自己看好了!」



从上述一段话可见,除了开头以外希绪弗斯完全没打算劝架,而这段命令也隐含了十足的家庭味,特别是别让孩子学坏那一段…



於此同时该树立健康形象的大家长则忽略了他的孩子们,整个人完全变身成某种可怕的修罗阎王怪物。





「你说这话是在诅咒我的孩子们吗?他们平时的努力你难道看不见吗?我的孩子们流血流汗拼死拼活的在贯彻所谓的正义,而你们却完全忽略了他们的辛劳和伤口,一个劲的朝他们扣帽子喷口水说坏话!你们到底安的是怎麼样的心啊混帐东西们!!」



接著便是又打又踹猛踢猛踩。



…肺活量真好运动量极佳…众人一致通过。





这一发火惊动了整个办公大楼,人在开会中却被自家弟子匆匆抓来的白礼局长冲进来劝架,这一幕可说是百年难得一见,因为平时总是「唉呀唉呀」的赛奇组长被请去制止在会议中掀桌子丢文件甩飞下属的双子哥哥的,今天则是情况完全颠倒转。



就在所有人僵直、看戏、教孩子、阻止组长抬脚飞踢踹人的时候,电话声不大不小的响起,而就在边上的希绪弗斯接电话接的姿势一百,用制式化的语气说道:「这里是特殊形案组您好,请问是?」但不轻不重的态度在理解到话筒彼方的身分后,瞬时丕变。



「你是…?」



感觉到希绪弗斯的变化,他旁边的艾尔熙德把雷古勒斯托给阿鲁迪巴,沉默的转向面对希绪弗斯紧绷起来的表情,宛如在守护一般。



「…是、是我是…我知道了…所以说…他已经!?」



霎那间高昂来的语调把熙德吓了一大跳,但更惊吓他的是那只用力握上他手臂的颤抖的手。



『碰!』的站起,希绪弗斯顾不得什麼形象气质,对著混战人群中心就是一大喊:



「赛奇先生!马尼他、马尼戈特他!!」





—那是,众人许久没有入耳的名字。





这一喊,不只原先僵直、看戏、教孩子的组员们全都转过头盯向他,本来正抄起椅子要砸人的赛奇也停下了动作,用力的转过身望向他,用不知所措极度惊吓的表情。



「他怎麼了!?」颤抖的语气、不安的问句,面对赛奇的质问,希绪弗斯挂上电话,用急促却兴奋的语气大声的说道:「马尼戈特他、醒过来了!」



那一刻,办公室内爆出如雷的欢呼声。







马尼戈特,特殊刑案组的一员,组长赛奇的养子兼唯一弟子。



为人爽朗不羁,基本上属於面没多恶心却极善小刀子嘴嫩豆腐心的类型。



平时和众人的感情都很好,被组员们归类於—胡闹打闹的同类、闯祸闹事的同谋、谈心谈事的同事,同时也是在微怒的赛奇面前说情装傻背黑锅装可爱的同伴。



至於为何会都派他去安抚偶尔想骂骂人的赛奇?不光是养父养子师傅弟子的关系,而是众人皆知望眼欲穿的关爱溺爱宠爱疼爱。

 马尼戈特不出任务的时间大部分都陪在赛奇身边,倒茶捶背递文件都有,而明显的这父子俩十分享受这样的时光。



而马尼戈特在任务中总是负责突击、攻坚之类硬底子的任务。这,也就是造成这此事件的原因。





三个月前,某个跨国军火交易的案子因为牵扯太广,逼得赛奇不得不亲自出马调查。那时和他搭档的就是马尼戈特。



当时调查已进入尾声,只差逮捕残党而已。而意外就发生在赛奇与马尼戈特带领其他队员去进行围剿行动的时候。



那是在港口边的货柜群中,夜晚视线不清,当与众人分头行动的赛奇意识到时,敌方的枪口已经对准他了。



不好、!他只来的及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枪声大作。





但当烟消散去、队员赶来、赛奇睁开眼时看到的,却是挡在自己面前,自家弟子马尼戈特伤痕累累的身影。



、马尼戈特!!



一把抱住那个不支倒地的细瘦身躯,感受到温度渐渐从手中退去,赛奇脑中一片空白,只听到远处有个像是自己的声音在大喊救护车的声音。但



於此同时,怀中的人却拼了命的伸出手,抚上他不知何时溢满眼泪的面颊。





「师、尊…您没事、就…」



那是马尼戈特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句话。







马尼戈特被推进急诊室前,



情况并不乐观…但我们会尽全力抢救他…医生留下这样沉重的话语,关上了门。





赛奇没有换掉沾满自家孩子血迹的衣服,只一动也不动的守在手术室前。



特殊刑案组的组员们一一赶到,局长白礼也来了。



他陪在一语不发的双子弟弟身边,刚毅的表情没有一丝松懈。因为他明白,现在的自己是弟弟的依靠,绝对不能慌不能乱,就算急救中的那个伤患是他视如己出、从小看到大的孩子。



史昂倚在自家师父的怀里,拼命的咬住下唇才止住泣音。



童虎紧紧握住他的手,同样咬牙忍耐著。



卡路狄亚狠狠抓著笛捷尔微微颤抖的手,紧闭的唇中其实正声嘶力竭的祈祷。



艾尔熙德抱著轻声啜泣的雷古勒斯,皱著担忧的眉望向紧握双拳紧闭双眼的希绪弗斯。



阿释密特如同往常一样一脸平静,但手中加速轮转的念珠透露了他的心境。



阿鲁迪巴坐在他边上,同样在心中用力祈祷著。



双子兄弟忙著打理医疗事务,但心思同样系在门的那一端。



雅柏菲卡最远的柱子上,拼死压抑自己不要去想平时的时光。





最后,经过长达3个半小时的手术,急诊室的门终於打开,医师一脸沉重疲惫的走出来,迎向所有人期盼惊慌的眼神。



那段等候宣判的时刻有多难熬,谁都明了。他们多害怕、那吐出的话语并非他们期待听见的话语。



白礼支起赛奇走到医生面前,等待著。



医生脱去口罩,吐出一大口气:





「首先恭喜您,他暂时脱离险境了。」





、!?狂喜,但不等到众人的喜悦,医生又静静的说道:



「但是他的意识还是不清楚的,伤势很重,中了5枪,一枪差点击中心脏。所以到完全脱离危险期可能还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我明白了…」



沙哑的苍老声音,赛奇离开架著自己的哥哥,朝医生深深、深深的一鞠躬:





「一切就,拜托您了…」





后来经过加护病房密集的观察检察,马尼戈特的身体机能慢慢的回复了,也从加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了—白礼向医院要求的是最高级的私人病房,为的就是让马尼戈特可以在完全不受干扰的状况下慢慢复原。

 
毕竟,到目前为止,马尼戈特都还没有恢复意识。



赛奇每天都会到医院看他,有时也会留下来陪他过夜。赛奇不停的向沉睡中的自家孩子说话、替他整理衣物,但马尼戈特仍旧没有醒来。



直到,三个月后的现在。







一群人丢下不重要的小角色去收拾后续,匆匆忙忙赶到医院。



当众人浩浩荡荡赶进马尼戈特的私人病房时,马尼戈特正躺在直立起来的床上,百无聊赖的拨弄著雷古勒斯折来的千羽鹤。抬头看到率先冲进来、气喘吁吁的赛奇,愣了一下,旋即扬起大大的笑容:



「师尊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这句阔别了三个月的台词出乎众人的意料,卡路狄亚早已认定马尼戈特一定会说一些跟平时一样的混话、然后被赛奇训斥一顿。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催泪的句子。



顾不得拉过笛捷尔袖子想拭泪的卡路狄亚、已经开始拭泪的童虎史昂雷古勒斯,

赛奇僵在原地几秒,才迈出步伐,一把搂住他唯一的弟子,深切却温柔的在那个毛绒绒的脑袋上揉了一阵,「先照顾好自己再来说嘴吧,不肖子。」





感受到自家老头子颤抖的怀抱以及阔别已久的温暖,马尼戈特瞬间觉得鼻头有点酸,所以他努力的举起还插满针头、还使不大上力的手臂,拥上那个充满熟悉味道胸膛。



「说的也是呢,师尊。」





这幕温馨催泪的场景在白礼拿著满手礼盒鲜花冲进病房看见,大喊著我也要!一箭步拉过史昂蹭进自家弟弟和小混球〈白礼云〉身边后瓦解。



众人争相向前、又是拥抱又是捏脸的〈当然希绪弗斯有趁乱的勾了下艾尔熙德的手,不过瞬间就被剥开了就是。〉弄得整间病房向是在开party一样。还好这是高级私人病房,隔音效果极佳,没有扰邻之类的好担心。





气氛最high的时刻莫过於卡路狄亚和德芙争相向马尼戈特实况转播赛奇发飙情境、雅柏菲卡却帅气的甩出平板型电脑现场重播的那一刻。



众人惊吓:你啥时录的?雅柏回答得云淡风轻:喔,阿释朝我打暗号、希绪帮我乔位置、阿斯德芙帮我cover的时候拍的。



你们的默契可以发挥在实战中吗!?到底还是**不是狗仔队的吧!?其余纯然人类的吐槽。





马尼戈特靠在床上,一只手被影片主角握的死紧,另一只手接过切好的苹果〈卡路狄亚乾瞪眼流口水中〉咬得喀滋作响:「早说了我家师尊大人火爆的很了吧?谁叫你们平时总让我打圆场的?看久了不就能习惯了嘛☆」



星号你个头!平时那是打圆场?你大部分时间都在火上浇油挑衅捉弄好不好!?众人再度吐槽。



赛奇不好意思的苦笑了下,抚上马尼戈特的脸:



「所以说,我不能没有你啊马尼,下次不要再这样冒险了…我年纪大了经不起你这样吓啊…」「知道了师尊大人,我下次要挡也会选个安全一点的方式啦!」



喂喂,你刚刚忽略了人家的告白喔大哥…



看著开始大放师徒闪光的两人,卡路狄亚一个侧身倒道笛捷尔怀哩,翻了翻白眼:「你说这算不算师生恋?」笛捷尔白了他一眼,回答的理所当然:「你该说的是老少配。」







就这样,特殊刑案调查组员们的快乐生活,将会默默的持续下去。〈?〉





小后话:

「啊是说师尊大人,那群歹徒后来逮到了吗?」

「当然,该关该枪毙的都解决了。」

但他没说的是那群歹徒全被他踢断了腿,开枪的那位还直接被绑一绑,沉进海去了。

嘘,这孩童不宜啊。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