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HiroIce 发表于 2011-12-28 21:23

[原创]【LC】你跟我记得的那些小事(希熙)(更新結束)

 這是之前做的一百問的延伸物(笑), 應該不會很長估計兩三次更新而已吧?

如果有人想看百問我再給度娘網址啦, 反正除了一些奇怪的插圖大概不會有人有興趣....

那個...我會盡力在上學之後不要坑掉另一篇啦....(扶額)

那麼, 以下正文~ :)




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缩了缩身子, 不由自主地往身后的树身又悄悄的挪了一些。

枯叶被压碎的清脆声响不大, 可是在寂静的森林中却足以引起湖边少年的注意。

少年转身努力放轻足音, 穿过黑暗的树丛慢慢往方才声音发出的源头移动,

借着穿过枝叶倾洒一地的点点光斑, 他努力的直视埋藏在茂密枝叶中的黑影。

“抓到了!“ 少年的身影突地出现在面前, 一把捉住微微发颤的手臂。

温暖的体温从紧紧扣住的指尖传来, 环抱着双膝的孩子挣扎的想抽开手,

无奈大上他几岁的少年手劲明显强过他, 不一会儿他乖乖的收力让眼前的少年握住他的手腕。

“为什么不去?“ 少年带着奇怪的气音说着他所熟悉的语言, 语气平和丝毫没有半丝责怪或鄙视。

“艾尔熙德, 你这么努力不就是为了这一刻?“

低头, 被叫作艾尔熙德的孩子没有回答。




来到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他知道这里的??人都很好, 大家都为了同一各目标而努力变强

和自己一起的另外两个孩子适应的很好, 一个乖巧上进、一个活力充沛

虽然没主动攀谈, 对话次数也屈指可数

事实上, 语言上也沟通不来, 三个孩子可说靠着比手画脚当起朋友来。

一起训练一起生活好些时间了, 再怎么不善表达对他们还是很有好感的。

他是个寡言的孩子, 即使在一起训练的前辈或同辈间碰上同乡, 他仍是静静的待在一边看着。

在想保护别人之前, 先变得更强才是最重要的,

他这么告诉自己,

所以我必须变强。

从清晨到深夜, 他一刻不停的锻炼自己, 没时间回望过去

想要一口气追上站在自己之前的其他圣斗士候补们, 就先把之间悬殊的实力鸿沟补起来!


不会忘记, 那天下午, 他跟着他仅有的两位朋友
---会对自己笑着点头的阿释密达、还有老是浑身是伤的马尼戈特

说要去教皇厅看看完成修炼的黄金圣斗士候补究竟是什么样子。

三个小毛头在白色的宫殿一整个下午看来望去,

别说披着黄金圣衣的圣斗士, 连一个普通的候补生也没见到。

“会不会是大家都出去了?“ 阿释密达用软软的声音, 操着不熟练的希腊语。

“我不信!我去找赛奇!“ 一头蓝色乱发的马尼戈特毫不畏言的直呼教皇的名字, 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身边的阿释密达往另一头跑去。

黑发的孩子还没反应过来, 两个小小的身影便消失在走廊末端的转角了。

一股莫名的恐??惧告诉他自己不想被丢下, 艾尔熙德赶紧慌慌张张的跟上去

毫无预紧, 在跑过转弯处的一刹那、一个闪神撞上了来人, 踉跄的退后几步跌落在地上。

“阿, 你没事吧?“

蹲坐在地上的艾尔熙德揉着额头、没有吭声。

低低的想着自己肯定是闯祸了的, 一面担心着另外两个朋友是不是已经被捉到了, 丝毫没有注意到面前的少年已然蹲下身来仔细的端详自己的脸。

“你是...新来的候补生吧?“

艾尔熙德被声音唤回思绪, 对上了少年温和的笑脸乖乖点头。

“我...“ 是来看黄金圣斗士的....

这么说似乎太荒唐了一点?和朋友走丢了?不行如果害他们被骂的话...

微微张着嘴, 坐在地上的孩子想不出该说什么, 满脸不知所措。

亚麻色头发的少年久久不发一语, 只是静静的笑着, 一直到确定眼前的小朋友没什么想对自己说, 少年稍微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你好, 我是希绪弗斯。“ 五官精致的少年努力让神情看起来自然。

小艾尔熙德歪着头没有说话, 一对介于黑与灰之间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向他伸出手的少年。

棕发少年没有收手, 依旧等着孩子的回应,

“你在看什么呢?“

“...看你是不是好人。“ 孩子偏过头, 却乖乖握住少年的手。

“我和你一样喔, 是雅典娜女神的圣斗士。“ 少年扬起嘴角把矮了他一颗头的小朋友从地上拉起, 给了他温暖安心的笑,

不是马尼戈特充满活力的那种, 也不是阿释密达令人平静的那种。

许多年后, 在麻痹的意识慢慢消失时, 第一个闪过的画面竟然还是那么普通的微笑,

没想到一直以来不刻意去记住的细节、简单的习惯动作、还有女神像前孩子气的誓言,

在离开的时候还是那样清晰地印在脑海。

想想有点不甘心, 即使自认无憾

....可是那样的笑脸, 如果能再见到一次就好了。





“你不是想和我们变强吗?“

感觉到在黑暗中希绪弗斯在望着他, 艾尔熙德却没有回望的勇气。

他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神情, 是自责?是慌张?还是一脸茫然?

“我知道。“ 黑发的孩子低头。

几个曾经见过幾面的前辈在后来四处奔波都没了音讯, 他很清楚那是什么, 就连刚来不久的迪捷尔也猜出个一二。


可是当时年幼的他稍稍动摇了,

他不明白, 为什么每当自己到达了一个新的境界, 就开始失去一些东西?

一昧追求成长的自己仿佛踏在易碎的阶梯上, 每上一格身后的退路就会消失。

保护朋友、保护同伴是他继续钻研的动力, 可是怎么回头一看这些想要守护的理由都离他而去了?

怎么样才是强悍?强悍的定义在哪?

站在前哨奋战杀敌的战士如果是强悍、那为他人牺牲自己的战士, 也算是强悍吗?


笑着给他肯定答案的是将来黄道十二宫的射手座希绪弗斯, 仅大他三岁的少年前辈。

“带着坚定理念而战的人都是强悍的, 不管理由是什么!“

“我相信, 就算消失殆尽, 我们黄道十二宫仍会用赋予的光芒保护所珍爱的事物。“

“带着希望走下去, 迎接我们的是通往未来之路。“

他用左手抬起艾尔熙德的脸, 蓝色的清澈眼睛带着不符年纪的成熟。

“去吧艾尔熙德, 属于你的道路在之前等着, 完成试炼, 成为正式的山羊座、成为传说中的圣剑, “

举起手臂, 希绪弗斯尚是稚嫩的脸蛋高高抬起、指向山坡之上耸立的女神像, 顺着他的目光艾尔熙德一并望去。

“然后大家会站在雅典娜女神面前, 有史昂、有阿释密达和马尼戈特, 还有阿斯普洛斯、哈斯加特、迪捷尔、卡路迪亚、还没见过面的雅柏菲卡、以及未来会见面的伙伴“

他又回头转向紧紧握住的孩子, 露出属于这个年纪专有的青涩笑脸, 艾尔熙德发现几年后两人该成熟得再也看不到的那种。

“然后你像平常一样站在我身边, 我们所有人会并肩作战、一起拯救世界!“

艾尔熙德抿着嘴静静的编织着希绪弗斯告诉他的画面, 一股热流遍布他的全身。

“我去。“

黑发的孩子下定决心似, 坚定的点点头。

“我会像你一样成为正式的黄金候补。“





“山羊座的艾尔熙德~还活着吗~?“ 眼前同样穿着黄金圣衣的年轻男子用极为夸张语气呼唤着自己。

“不在的话麻烦把我从比良坂带回来。“

艾尔熙德有点不耐烦的拍掉在眼前挥来晃去的手, 带着热气的微风吹来, 身心仿佛都被灼热的高温融化。

不确定这股燥热是来自方才被看出不专心的羞愧、还是地中海地区令人烦躁的夏日。

“看来这块蛋糕的魔力真不小, 号称拳如剑、心如刚的黄金圣斗士也被勾着走呀!“

双手插在腰间, 马尼戈特笑得张扬。

“或许希绪弗斯在里面放了什么药, 比我的积尸气还要来得厉害多了~是说也让我吃一块看看?“

“....别想。“

无视对方的抱怨, 艾尔熙德拿起小磁盘转身往宫内走去。



TBC...?

sweetaholic 发表于 2012-1-3 14:12

“...看你是不是好人。”←GJ|||||||||||||熙德你有天然黑的潜质(喂
 
小时候的黄金们真想捏!

HiroIce 发表于 2012-1-3 20:29

以下是引用sweetaholic在1/3/2012 2:12:13 PM的发言:

       
        “...看你是不是好人。”←GJ|||||||||||||熙德你有天然黑的潜质(喂
         
        小时候的黄金们真想捏!

-----動物在小時候都是很可愛的~(問題發言+1)
謝謝留下回應, 看到的時候感動了一下~XD
一邊重新復習著完成的百問一邊補文, 希望可以快一點更新。

       

树袋熊yu 发表于 2012-1-4 23:12

小希绪和小熙德好可爱~
不知为什么看到小熙德一个人躲起来的时候有种想把他抱进怀里摸摸头的冲动
其实我也很好奇希绪在蛋糕里放了什么

HiroIce 发表于 2012-1-5 22:32

以下是引用树袋熊yu在1/4/2012 11:12:16 PM的发言:

       
        小希绪和小熙德好可爱~
        不知为什么看到小熙德一个人躲起来的时候有种想把他抱进怀里摸摸头的冲动
        其实我也很好奇希绪在蛋糕里放了什么


-----其實我在填百問的時候多加了, 兩個人偶爾會討論甜點的設定。XDD

       

HiroIce 发表于 2012-1-5 22:33

流淌的小泉边, 蹲坐在大石上蓝色短发的少年一身金色铠甲在耀眼阳光下反射夺目的光, 站起身来用力鼓掌。

“这没什么。“ 艾尔熙德头也没回, 答应了背后拍手叫好的少年。

少年大步走上前来勾肩搭背, 大力地乱揉艾尔熙德一头的黑发

“哎呀!放轻松嘛, 我们已经是被黄金圣衣认同了, 偶尔偷懒一下也是没关系的。“

马尼戈特一如往常痞笑着, 他对自己向来自信, 其实他的确有这个本钱与实力可以,

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正经, 但是他的气定神闲很令人安心。


“不回去了吗?现在是午饭时间耶!“

“.....哼。“ 艾尔熙德回头对他翻了个白眼, 继续挥舞着锋利如刃的手刀, 微微带着金光的剑气在岩石上留下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看到朋友没反应, 马尼戈特歪着头笑笑, 试着换个话题、提高了声量:

“真的不要一起来?射手座的希绪弗斯也回来了喔!“

“..........“

他停下了动作, 下意识紧握右拳, 这次的沉默比刚才来得更长。


巨蟹座的少年知道方才的一席话奏效了, 转转眼珠, 再次凑上艾尔熙德身边动摇他想锻炼的决心。

“嘛嘛!我们也很久没看到希绪弗斯了呀!艾尔熙德你从西班牙特训回来之后也没好好和他打个招呼不是吗?“

“而且~ 你也知道希绪弗斯很受教皇看重, 最近大家又开始关心起...差不多三岁的、转世小女神的下落, 这一次'前辈' 回来不知道呆多久又要启程了, 身为后辈我们怎么可以不去探望探望呢?“

马尼戈特顽皮的向黑发的少年眨了眨眼, 一溜烟的跑开了。


盯着渐渐离去的背影和那在空中像波浪一般地舞动的白披风, 艾尔熙德挣扎着直起身, 艰难的跨出一步。

他觉得每一步仿佛都走在刀山上, 理智和感性在濳意识里的某个地方不断拉扯,

脑中有股声音告诉他止步, 身体却不听使唤, 继续一步步缓缓向前走。


艾尔熙德不得不承认, 对当时仍是单纯年少的他'希绪弗斯' 四个字犹如不可抗命关键字似的, 他对这位前辈的仰慕可说是同辈圣斗士最多、最强烈的;

不管什么简单的对话只要加上这个名字, 在少年山羊座的脑子里就会自动转换成备戒状态, 像是在等候下一步指令一样随时待命, 在输入关键字之后就会自动自发的移动。


历经身心煎熬的艾尔熙德终究败给'心魔' , 在乳白色阶梯上停下了脚步

抬头看着每天必然路经的射手宫, 离他不远处有着张扬灿金色羽翼的身影在团团包围的人群中一如往常微笑着。

和自己完成训练、成为真正的山羊座圣斗士前印象中的样子有了变化,

虽然自己也长至不须再抬头仰望希绪弗斯的身高, 但是对方的身形似乎依旧有着明显的改变,

当时仍带稚气的脸庞也变得菱角分明, 利落柔软的棕发触及棘上肌、浏海差点就可以遮盖住耳际, 就连那双蓝色清澈的漂亮眼睛也开始覆盖上一层一层沉重的情感。

或许是温柔、是无奈、是责任、是成熟, 又或者是更多?
它们浓烈的融合在一起, 狠狠收进十八岁的青年眼底, 过去在蔚蓝的瞳眸倒映出的地中海仿佛失去了热力。

.....那种感觉很疏远,
感觉像是重重挨了一拳, 呼吸凝结在胸口难以喘息, 依旧挺立在原地的少年幽幽地移开目光,

那不是他认识的希绪弗斯。


站在人群后远望前者的艾尔熙德在围观群众慢慢散开后茫然转身, 就在他打算离去的同时, 清朗地嗓音叫住了他。

“艾尔熙德!“

声音宛如枷锁般牢牢铐住他脚踝, 战战兢兢的少年克制不住刺骨的麻痹感从背上蔓延至脑髓。

“恭喜了, 听说探查特劳恩的任务顺利完成了, 教皇大人对你和阿释密达的表现赞赏有加。“

艾尔熙德抿唇不答、缓慢地转过身来, 努力避免和希绪弗斯有目光上的交集。

希绪弗斯静静凝视面前少年逐渐成熟的面孔, 做了个手势, 他让仍跟在身后的部下退下去。

他又轻声启口, “最近过得好吗?“

悄悄地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 艾尔熙德用有礼的口气来对前辈有意无意中的疏远做反抗

“很好, 谢谢前辈关心。“

两个人又陷入一阵沉默, 艾尔熙德依然没有抬头, 丝毫没有注意到披着射手座圣衣的青年已经站到身前。

“.....艾尔熙德!“

被希绪弗斯这么一吓, 艾尔熙德猛然抬头这才意识到高挑的前辈正以极近的距离俯视着自己, 眼里盈盈溢着方才不见的熟悉暖意。

“前、前辈?“

两个人很久没有靠得那么近, 艾尔熙德猛地升起一鼓莫名的压迫感。

正午当头的炎炎日照打在金黄的圣衣之上, 在反射之间仅仅半步的空间闪烁着刺目的光,
距离刚刚好嗅得到希绪弗斯身上散发出的特有甜香, 像是他书桌上一惯飘着淡淡香气的花果茶。

近到他可以在海蓝中找到自己的倒影,

近到只要稍稍掂起脚就可以亲吻他的鼻尖,

....不, 等等, 为什么自己会想要那么做?


“你终于肯好好看着我了,“ 他伸手揉揉少年的黑发, 轻轻给他一个拥抱, 就样一直以来会做的那样。

“我还在想是不是记不得我了呢?“

“前辈别说笑了。“

“不可以忘记的喔, 和我一起在女神像前立下的誓约。“ 他笑得从容, 却掩饰不了这些日子来不断奔波的疲惫。

“恩, 只要想着....“

“只要想着雅典娜女神的爱, 就是希望!不管倒下多少次都要不断的站起来!“

“....前辈?“ 艾尔熙德迟疑地垂下眼帘, “可是...“

希绪弗斯不语, 静静等待他的回应。

犹豫了一会儿艾尔熙德随即摇首, 脸庞扬起淡淡红晕。

“这是为了大义与真理, 对吧?“

说完就看着希绪弗斯一面微笑一面搭上自己的肩膀, 艾尔熙德终究决定有些小事还是别问出口。


可是....你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你说你会为了能够守护雅典娜女神变强、你想用那双翅膀守护大家

你说, 不管倒下去多少次, 只要我想着你, 你就会站起来。

而我说, 我只要不断追求更加锋利的境界, 在大家需要我时, 成为你能交付性命、信任的同伴就好了。


sweetaholic 发表于 2012-1-11 21:46

已经被黄金圣衣认同了, 偶尔偷懒一下也是没关系的……马尼你怎么能这么说!还带坏熙德有木有!拖出去让族长打PP!(住手!!!
熙德你的午饭时间就是切石头嘛= =(忽然想看熙德玩水果忍者的样子Q Q
哎哟不行了我真觉得螃蟹仔好像拉皮条的什么的|||||||||||
 
最后,熙德,作为一个纯爷们,不要当蹭的累啦><
 

HiroIce 发表于 2012-1-11 22:58

以下是引用sweetaholic在1/11/2012 9:46:41 PM的发言:

       
        已经被黄金圣衣认同了, 偶尔偷懒一下也是没关系的……马尼你怎么能这么说!还带坏熙德有木有!拖出去让族长打PP!(住手!!!
        熙德你的午饭时间就是切石头嘛= =(忽然想看熙德玩水果忍者的样子Q Q
        哎哟不行了我真觉得螃蟹仔好像拉皮条的什么的|||||||||||
         
        最后,熙德,作为一个纯爷们,不要当蹭的累啦><
         

馬尼哥完全就是路見不平、拔刀加害的那種阿~(啥阿喂!)
然後熙德君嘛....我已經很努力不點高蹭的累的點數了...不知道為什麼一邊打一邊出來就是這樣...請讓妹妹自我檢討一下...

       

HiroIce 发表于 2012-1-17 23:58

 恩恩...最近都在畫圖和胡鬧, 請允許我先上傳上部份, 我還在滾著鍵盤呢....
好的, 以下! :)


如果, 喜欢介于爱与仰慕之间,
那么互相喜欢在某种程度上不等于相爱。

在双方表示好感就又不承认是爱情的情况下, 他和希绪弗斯该归类在哪里?

即使经过在夏夜草原上的相交谈心、顿足在河岸日落下的柔软浅吻到夜间两人交换的晚安吻。

他们的言行举止在大家眼中依旧与平时没有两样, 希绪弗斯照旧耐心地向年少的后辈循循教诲, 艾尔熙德如常安静地站在一旁凝望前者。

不完全再是朋友、可也还不是理想中的恋人,
若真要他给希绪弗斯贴上关系标签: 除了同伴, 大概只有前辈。

锻炼之余的空挡, 艾尔熙德总是不经意反覆询问自己相同的问题

如此相去天渊的两个人究竟是被怎样的孽缘与情念绑在一块儿?

哈斯加特念他凡事爱钻无谓的牛角尖、阿释密达告诉他人生苦短放开心胸就好、阿斯普洛斯说他还年轻不用烦恼, 艾尔熙德自己不是喜欢灰色地带的人, 什么在什么之间、这里却又不到那里等诸类他不想知道,
对他来说, 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多出来是他所不需要的。

要来舍弃脑中极近可笑的非想, 对艾尔熙德最为有效的方式便是安排更加艰苦的训练占满自己所有的时间。

少年的贪心与自卑交互着, 仿佛无限轮回一般来回重复, 他害怕着希绪弗斯的谦和、却又深深被温柔下的执着吸引 ;
当希绪弗斯的温柔使他愈来愈沉溺, 艾尔熙德对自己的严格也愈来愈刁钻, 再被希绪弗斯的安慰体谅拯救。


而这种简直说得上是疯狂的行为让其他年纪相仿的同辈倍感压力,

毕竟当艾尔熙德的沙包...不对、是对战组手, 并不是什么快乐的事....

看着十四岁的卡路迪亚抱着肚子、在地上像冬眠的刺猬一样紧紧卷起身躯就知道了。


“不算、刚才不算!艾尔熙德!怎么可以下那么重手阿?“ 蓝色卷发的少年踉踉跄跄地站起身, 扭头从齿间随意望地上吐了一口鲜红, 忍不住打从心里偷偷祷告着雅典娜女神能听到他的心声

--------求求您, 赶紧把他这个恶鬼前辈送到远一点的地方考察吧!

艾尔熙德仿佛刻意无视卡路迪亚的抱怨, 拉开弓步一拳直扑脚都还没站稳的少年。
面对迎面招呼的攻击, 卡路迪亚慌忙应对, 侧身闪过杂着风声削过耳边的拳头, 起腿往着对方的脸就是一踢。
不料脚连艾尔熙德的肩头都还没到, 就先被刚刚闪过的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揪住脚踝、 一个失神, 已经头下脚上被人高高拎起。

卡路迪亚甩着一头宝蓝色的长发试图挣脱黑发少年的钳制, 脚踝上的力道有增无减, 年轻的天蝎在半空挥舞着爪子。
“放我下来!呜...不是练习而已吗?“

“如果不是在练习, 我早就扭断你的腿。“ 艾尔熙德面无表情, 松开右手让毫无防备的少年摔在地上。 “....你的爆发力很好、只可惜不够持久, 体能训练要加强。“

“哈....太过份了...谁能像艾尔熙德一样专注在这种要命的锻炼上阿, 我们已经从鸡啼打到日正当中了!“ 卡路迪亚不服气的鼓起腮帮子, 双手插在腰际仿佛在模仿小史昂生气的模样。

“......“ 别拿那脸对着我, 艾尔熙德翻了个白眼。

“!?....迪捷尔!“ 卡路迪亚突然像是触电了一般从地板上跳起, 绕过艾尔熙德往入口方向蹦蹦跳跳的跑去。

艾尔熙德不发一语默默跟在毛茸茸的蓝色身后走出了竞技场, 抬头看着一身夏装的希绪弗斯和披着圣衣的迪捷尔,
一如预料中希绪弗斯笑着向顿足在角落的艾尔熙德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犹豫了片刻, 艾尔熙德稍稍往希绪弗斯的所在位置移动了几步, 只见希绪弗斯从手上的箱子里掏出了一颗浑圆的小球向他抛来。

仔细详端了一会儿, 上端是抹绿色的叶瓣、底下是梅花状的柱头, 暗紫色的外皮上还有淡淡的黄色花斑。
艾尔熙德把其凑近鼻尖嗅了嗅, 没什么味道, 然后满脸疑惑地转向笑得开花的前辈。

“多亏了迪捷尔, 才能把这些宝贝带回来呢!“希绪弗斯走到已经和自己身形相差不远的黑发少年身边, 一手取过对方手上的圆果熟练地拔掉上头的蒂。 “没看过吧?这是南国的水果。“

看着希绪弗斯扳开黑紫色的厚皮, 白色瓣状的果肉显露在眼前,

“....蒜头?“ 艾尔熙德蹙起眉, 他从未见过这种奇怪的果实

“山竹,“ 希绪弗斯矫正他, 顺手捏起一片连着手指往山羊座的嘴里送去。 "喜欢吗?"

细细含着柔软甜美的肉瓣, 艾尔熙德微微眯起眼、轻抿着双唇, 这是他吃到甜食的反应

“恩。“ 一边点着头一边伸手拿过希绪弗斯打开的果壳, 嘴角不住的上扬, 希绪弗斯拍拍他的头。

身高还在胸口的迪捷尔扯扯艾尔熙德的衣角, 抬头望着他“赛奇教皇说, 艾尔前辈你现在开始要和希绪前辈一起收集调查双子神在各地的传说与下落。“

“?“

“是啊!艾尔熙德, 久违的合作呢。“希绪弗斯又打开了一颗山竹递给蹦蹦跳跳的卡路迪亚, 咪起眼微笑“请多指教。“

艾尔熙德微微张嘴半淌喉间挤不出半个音, 眼中既是期待又是茫然。



就在他和希绪弗斯出发离开的那天, 将来要守护十二宫的孩子与少年们齐聚一堂在村口送别, 一行人浩浩荡荡搞得像是太阳王路易要嫁女儿似的。

满脸青青紫紫的卡路迪亚和马尼戈特挥手的特别卖力。希绪弗斯凑到他耳边偷笑:“看看你多有人缘, 这些人可不是为我来的。“

艾尔熙德听闻, 沉下了脸。 “等我回来绝不给他们理由怠慢偷懒。“


HiroIce 发表于 2012-1-25 04:26

 嗚額...進度異常緩慢...就當作我還不想面對等下的故事吧....orz



收集荷马史诗和民间故事听起来不是很难的差事, 反正这只是要对双子神的初步了解

隐藏着小宇宙, 如寻常旅人一般游荡着

一路上说说笑笑, 丝毫没有紧张的气息氛围

美丽迷人的克里特岛, 古老的米诺斯文明中心

民风亲和的乡村充满友善的居民充斥着海与自然的风光

没有冥王军的耳目、没有意图不轨的恶人、希绪弗斯甚至没带上圣衣

这宛如度假一样任务根本没有难度....
.....个屁!

艾尔熙德几乎是用锁定对手的锋利目光瞪着文献石板的手抄本, 他以为几年在圣域习来的希腊语以足以应付历史文学, 可当下看着变动繁复的补音屈折还有各地方言, 他一瞬间闪过一把火把陈堆的牛皮纸和棉布连着自己一起烧掉的想法。

一旁的希绪弗斯仿佛看透他的心思, 拍拍少年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关怀的眼神。

“恩....我没事。“ 虽然这么说, 艾尔熙德仍忍不住伸手揉揉眼睛。一连几天奔波下来好不容易找到地方定下来,两个人却没日没夜在整理地方流传的史诗与遗迹文献,

就算是雅典娜的圣斗士毕竟还是人类, 昏昏沉沈之间艾尔熙德觉得梦神在向他招手了。

希绪弗斯移开了行囊, 在地上清出了空位好扶着艾尔熙德躺下,
艾尔熙德紧紧捉着手上的笔记本努力的聚焦却是徒劳。

“前辈, 我不能睡。“ 他缩了缩身子, 口吻无力地像是在自言自语似的。

“只是休息一下没关系的。“希绪弗斯笑着用手轻轻地按摩他拱起的背, 直到感觉掌下的起伏渐渐平稳才停下来, 静静凝视眼前越发成熟的少年正用着极为孩子气的动作睡觉, 两腿曲在胸前、双手环抱膝盖、一头倒在折好的风衣上。



艾尔熙德再醒来已经是明天的事了, 那时他们两人在一辆马车上, 行囊和一些不属于他俩的货物堆放在一起、希绪弗斯的脸近在咫尺,

他猛然一惊, 一头撞上身后高高堆起的木箱, 不小心里头翻倒的金色小麦粉喷泉似的倒泄在两人身上。

希绪弗斯笑得没心没肺, 压上去和他扭打在一起
艾尔熙德一面闪躲那双捏得他满面通红的毒爪一面读着对方的黑眼圈。

“好啦!“ 加害人希绪弗斯收敛了笑容, 抖了抖风衣, 上面还布满细细的粉末“差不多要出这罗希姆诺了, 我们得下车了呢。“


艾尔熙德背起装着山羊座圣衣的箱子连带书本纸卷随着高挑的青年利落地翻身跳出马车, 沿着海边小道走, 一路上没有交谈两个人漫步了一个下午才看见山中一抹坎烟。

有烟就是有人、有人就是有遮蔽物、有遮蔽物有毛用?
就是有地方住阿。


慢慢接近乳白的来源, 观者看着那缕轻烟和那穿插着粉色的昏黄晚霞交织在一起落在山头的水平线上的消失点。

眼前的, 不大不小、是个山村, 坎烟来自那山村入口转角处的小酒馆。


“是不错的地方对吧?“ 希绪弗斯对着小池边的倒影整理下头发, 对着身后的少年打趣地说。

艾尔熙德望了望四周再看看手上的地图, 皱起眉头。

“前辈, 我们的路线上没说会在雷希姆农州经过山村。“

“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靠谱的, 特别是地图。眼见为凭, 这儿确确实实有这么一个小村子,“ 希绪弗斯摇摇头, 轻轻在较他年轻几岁的圣斗士额头上弹了一指, “再说, 我们现在是搭档, 只准喊我名字、不许叫前辈!“

“阿、可是...前辈...?“ 还没说完喉间的话就给嘴上的温热堵了回去, 浅吻来的出乎意料

“希绪弗斯,“ 蓝色的眼睛认真的望着他, “让我听听看, 叫我的名字。“

“额...希、希绪弗...弗斯。“ 艾尔熙德吞了吞口水, 背地里常常呼唤的名字当着本人的面念着却意外难堪。

“希绪弗斯。“ 他又重复了一次。

“希、希绪弗斯!“ 这次艾尔熙德带着微微的焦切提高了声量, 山谷里隐约响起了回音

带着得逞的微笑, 射手座的希绪弗斯接过了地图走进了鲜花点缀的村口, 回头看向还在原地踏步、仿佛举棋难定的黑发少年, 他轻声催促。


待着满脸通红的艾尔熙德来到身边, 那玩心大起的希绪弗斯坏笑地凑上对方耳际:

“如果等会儿你还是叫我前辈, 可有你受的了。“

页: [1] 2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