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谁赐我名[三巨头+三副官+雅柏]
查看: 9324|回复: 5
go

[原创]谁赐我名[三巨头+三副官+雅柏]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11-2 22:45 |显示全部帖子

此贴是从我博客扒过来的(掩面)

 

上次写冥界的衣服们,可耻的萌了。下面,加粗才是真实,译名是按照SS我最熟的那种。其他。。是脑内小剧场。绿色的字。。我特么是不吐槽会死星人,对不起。。

【这不是考据!信我你就输了!】【图来源于网络侵权即删(不晓得有没有摄影作品啥的)】

 

在遥远的神话时代

 

宙斯化身为牛,与欧罗巴调情,生子米诺斯与神一样的拉达曼迪斯(《伊利亚特》)

艾亚哥斯是宙斯的骨肉 (《伊利亚特》)

米诺斯制定的法律恒久不变,拉达曼迪斯作为公正、刚直和不阿被人称颂,艾亚哥斯公正虔诚可以裁决诸神之间的纷争。

米诺斯,拉达曼迪斯,艾亚哥斯,在死后因其贤明与公正成为冥府判官(明明是米虫、苦逼和吃货= =)

艾亚哥斯负责审判东方人死后的灵魂,拉达曼迪斯负责西方人,而居中的米诺斯则拥有决定性的一票(柏拉图)

 

避居克里特的鸟妖

 

在奥德修斯的归途中,奥德修斯的伙伴玻瑞阿代兄弟帮助菲纽斯把哈比鸟妖赶走。

其中一只哈比鸟妖避居到克里特岛的洞穴里去。

Valentine,拉丁,健康的人或强壮的人

(图为克里特的山洞)

 

神话时代的战争刚刚终结,当年的英雄有的升天成星,有的化为尘土,有的在回归的路途。

神一样的拉达曼迪斯进入冥府多年,每243年,冥府判官依然可以回到地面。对于拉达曼迪斯来说,最怀念的地方,始终是克里特。

克里特岛阳光明媚,温暖,明亮。比极乐净土更美,有着怀念的气息。然而,拉达曼迪斯很敏感的察觉到一丝异样。阴暗的山洞,被玻瑞阿代兄弟所伤的鸟妖奄奄一息,避居在这里。

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克里特变为鸟妖的巢穴,总归不是什么让拉达愉快的事情。

“你叫什么?我不知道,在我不在的时候,克里特已经成了鸟妖的巢穴了吗?”

“鸟妖。”

“我在问你的名字。哈比Aello(暴雨)、Celaeno(黑风暴)、Okypete(疾飞)、Podarge(疾行),你不是她们。”

山洞里的鸟妖羞愧的低下头,他想,那是我的姐妹,我没有名字。男性的鸟妖,没有人知道。

“跟我走,鸟妖。这里不是你的巢穴,米诺斯的克里特,不是你应该在的地方。”拉达曼迪斯想让这只鸟妖离开这里,神话的时代已经结束,英雄已经化为尘埃,鸟妖,不应该存在于克里特,米诺斯的克里特。

但拉达曼迪斯的正直不允许他驱逐伤痕累累的,虚弱的弱者。哪怕他只是一只不为人知的鸟妖。

“跟我去冥府。冥府有很多鸟妖,她们是你的姐妹,哈迪斯陛下的信使。”拉达想到了妥善的解决办法。

“也许你不想说,但你需要一个名字……”拉达想了一会,他不太擅长这种事,“巴连达因如何?强壮的,健康的,巴连达因。”

拉达其实真的不太会起名字,如果他更擅长,也许会给他一个古代的英雄的名字,或者是更光辉更有神力的那种。可是拉达始终是个正直的人,所以他只是很单纯的给了他一个最简单的祝福:希望这位奄奄一息的鸟妖尽快的健康并且强壮起来,健康的,强壮的巴连达因。

事实上,巴连达因真的做到了。

在没有阳光的地方,他奇迹一样的康复,变得比他那些著名的姐妹们更加强大。所以,他不是冥王的信使,而是拉达曼迪斯最信任的副官。

“我的名字是巴连达因。”他一直很骄傲的告诉别人。“天哭星·巴连达因。”

(特洛伊战争其实据考古学说,是公元前13XX年,不过,反正是神话嘛,怎么扯都无所谓嘛~ps,小巴连的鸟妖性别问题,认真你就输了)

 

锡拉岛上重生的银色炎魔

 

大约公元前1600年,距克里特岛100公里处的锡拉岛上火山喷发,克里特文明遭受了毁灭性打击。

克诺索斯皇宫出土的双刃斧,是为克里特文明的标志。

神曲》中提到米诺斯用尾巴缠绕亡者宣判。

(图为锡拉岛,克里特)

 

(图上的斧子是克里特出土的双刃斧)

 

米诺斯是爱着克里特的,只是表现的并不明显。每次吐字吐出的克里特的发音,带着阴性的词尾,就像叹息,就像谈起母亲。这一点来说,克里特王的米诺斯比拉达曼迪斯还要明显。

克里特文明被毁灭,其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12米的巨浪摧毁了克里特的港口和爱琴海上最强大的海军,飘扬的火山灰却给克里特带来的漫长的冬天。植物慢慢被冻死,美丽的克里特在严冬中消亡。

243年,米诺斯迫不及待的回到克里特,那个他谈论起来就像谈论母亲一样的地方。

克诺索斯宫已经萧条,繁华的伊拉克利翁人烟稀少。

我的克里特依旧美丽。即使,她经历严冬。他想。

当米诺斯踏上锡拉岛的时候,孩子气的讨厌了这座曾经被克里特征服过的岛屿。

“米……米诺斯大人……?”一个试探性的,不确定的声音。

米诺斯回头,看到了银发的,黑色翅膀的炎魔,单膝跪在眼前。

“对不起,米诺斯大人。没有保护好您的克里特。”

“锡拉岛火山的时候,我……想要阻止……可是那时候海军已经覆灭,我……以双刃化为翅膀,到了锡拉岛,却已经没有了阻止火山喷发的能力,成了丑陋的炎魔……”炎魔的声音断断续续,或深或浅,像潮音在轻吟。 (我现在一想起小路尼说话就想起了那个或深或浅的潮音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再ps,锡拉岛和克里特。。还真有点卑尔根和奥斯陆的赶脚= =)

“我克里特的双刃斧。”米诺斯微笑,“重生成了月光一样的炎魔吗?”他把手放在炎魔的头上,感受像月光一样带着凉的发丝。“跟我去冥府。继续为我效命。”

“我的双刃已经化作翅膀,我……我已无法为大人效命。”暗色的翅膀像羞愧一样的,挡住了他的脸。

米诺斯把自己的审判之鞭扔在地上,“给你我的武器和冥府判官的代理权。捡起来,向我宣誓你的忠诚。”

“是的,大人。”银发的炎魔握紧了审判之鞭在心里发誓:哪怕身体粉碎,也不放弃对大人的忠诚和荣耀。

“银色的炎魔啊,就像月光一样。以后你的名字是路尼,这名字不错吧。听起来像月亮。”

“是的,大人。”

“快跟上来,跟我回冥府。”

“是的,大人。”

“不要老皱着眉,糟蹋了这么漂亮的脸啊路尼~”

“……是的,大人……”||||

(ps,有木有跟我一样觉得小路尼长得跟那双刃斧一样,两只翅膀,一个瘦瘦的人。)

 

没有名字的法老王

 

哈特谢普苏特,埃及唯一一位女法老,公元前1503年—公元前1482年在位。

她一直作为男性的形象出现,戴假胡须、身着男装、束胸宽衣、手执权杖、威严无比

艾亚哥斯负责审判东方人死后的灵魂。按照文明来说,似乎埃及是属于东方文明的(也许)

法拉奥的名字其实就是法老的音译。

(图是哈特谢普苏法老的雕塑)

 

“你的名字?啊啊啊为什么今天我要来第一狱审判啊!埃及法老的灵魂有那么重要吗?路尼你不是代替米诺的审判权了吗?”艾亚哥斯烦躁的抓头发。

“法老。”

“我问你的名字啊混蛋!什么法老!”

“朕名为法老。”台阶下的埃及少年没有畏惧的意思,直视着冥府判官。

“你好讨厌……我最讨厌翻书了!”艾亚哥斯不耐烦的打开记录一切事物的事典。“诶?没有你哎~刚刚走的那个女人是法老嘛!哈特谢普苏法老,埃及唯一一位女法老……你是谁?”

“朕是法老!”

“喂你够了呀!换一句好吗!!!”对着棕色皮肤的少年,艾亚暴躁到要掀桌了。

“艾亚哥斯大人……”路尼尽职尽责的艾亚身边悄悄提醒,“哈特谢普苏法老虽然是女性,但她作为法老一直是以男性的形象出现的。所以这位少年……应该是哈特谢普苏法老的……法老形象。”

“所以刚刚的是位大婶,这位又是个春风少年?”艾亚忍不住哈哈哈哈,又悄悄问路尼,“他怎么办?只是法老的形象,没有做过坏事,进极乐净土吗?可是,他……算完整的灵魂吗?好麻烦……”

“下面的少年~当本大人的副官吧!”艾亚一下子高兴起来,“米诺有路尼,拉达有小巴,我也要副官!”

“朕是法老!才不要做你的副官!”埃及少年生气了。

“什么法老不法老的!以后你就是本大人的副官了!跟我一起玩,吃东西……小路尼,副官有什么要做的?”艾亚兴高采烈的手舞足蹈,“啊,你喜欢狗吗?”

“超级喜欢!最喜欢狗了,可是在上面的时候都只有猫,还是很端架子的那种!一点都不可爱!”听到狗,埃及少年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了。

艾亚从审判长的位置跳下来,牵起了埃及少年的手,“我带你去看第二狱的狗!刚刚出生的三头犬哦~”

“可是朕是法老……不可以……”

“法老什么法老,叫法拉奥一样的!别自称朕,我们这里有国王比狗还多!被连眉毛的拉达听到除了我们陛下之外有人敢称朕打断你腿!别愣着!跟过来!”

“啊啊啊你跑的太快了啊奸诈的家伙!!!”

 

无花果树最后的梦(这是违和的非副官,我只是想说,鸭脖你算是跟米诺诺大人扯不清了)

 

无花果在克里特岛上被视为是圣树;在诺萨斯宫殿壁画的一角:画在祭坛旁边的树就是无花果。

Albafica的名字:alba,白色。fica作ficus,无花果。

图是克里特的印戒,上有无花果树图案)

 

锡拉岛的火山带来的火山灰给克里特带来了严冬。灰暗的天空和阴沉的大海。

从来不曾下雪的克里特,被白雪覆盖。萧索的克罗索斯宫一片冷寂,祭坛边的无花果树在昏昏沉沉中看到曾经的克里特王归来,他能感觉到,克里特王不高兴。

“如果我会开花你会不会高兴一点?不高兴的克里特王。”

“你喜欢红色的花还是白色的花?”

“我开出白色的花吧,如果你喜欢红色,我把花染红就好了。”

“我也想当一个战士。保护我身边的人。”

“我想让你再次看到克里特浅蓝的天空,碧蓝的海洋,海上耀眼的浮光,还有玫瑰环绕的克罗索斯宫。”

“下次见到你,希望你发自内心的笑着……”

这是无花果树最后的梦。

“不会开花的无花果树,就像开花了一样啊……”克里特王的声音低沉得就像叹息。他轻轻的拂去了无花果树枝条上的雪。

“白色的,无花果。Albafica。”

Rank: 3Rank: 3Rank: 3

烈士家属

发表于 2011-11-2 23:54 |显示全部帖子

米诺是人生赢家……真心赢家!(别人一人一个他两个哦!

 

日后他一定会感叹:当年木有拿双刃斧砍掉无花果真是太好了~~~~~

 

被狗狗收买了的法拉奥好可爱!

 

姑娘编辑图片辛苦了o><o~~~~

生于把妹,死于抱妹,遗言:为了有妹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菜园烈士

发表于 2011-11-3 10:24 |显示全部帖子

被法拉奥=法老瞬间戳爆HHP有木有!

 

p.s 反白留的不够明显NIA

鸡摸啊!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11-4 04:44 |显示全部帖子

法拉奥其实就是法老这个音过来的说,哈哈哈哈哈

 

我喜欢那个无花果的故事

 

不过克里特岛太远了,坐船要坐好久。但是一说到克里特王总是难免想起他被牛头人的故事……

 

路尼对哎呀大王好温柔,其实对那个囧娃只要凶他不给他吃蛋糕他就会缩回小哎呀去的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11-4 05:29 |显示全部帖子

小……小……小明QAQ!

才不要告诉你我一直萌路尼和法老那篇>///<

故事讲的好温柔QAQ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11-5 15:50 |显示全部帖子

obel姑娘T T,我在看昂路米雅(kiki第一人称!请千万不要坑T T)

路青天那篇才是我写这篇的最初的原因啊~~有一张图,米诺诺大人的手放在路尼的银发上,那张图美死了。那张图是我写路尼那篇的原因。。而路尼篇是其他一切篇的开端。。。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24597 秒, 16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