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青苫琉 发表于 2011-3-29 21:02

玫瑰纪事(SS同人)

    在圣域享誉三界的不只有山羊宫的三餐,还有玫瑰园的下午茶。为什么?因为这里是三界的八卦圣地。——题记
拉隆篇
    这是发生在一切尘埃落定(就是编年纪结束之后)之后的一个下午,为了联络三界感情,天猛星大人被邀参加玫瑰园的下午茶会。当然这是只是冠冕堂皇的理由,真实理由是,山羊座大人外派,无人打理下午茶。-_-|||
    当拉达曼提斯完成茶点坐定后,下午茶的正题才开始。
    一切都是从吃着栗子慕斯、一脸幸福的米罗的一个问题开始的,“呐,拉达曼提斯,加隆在冥界那段时间究竟是什么样的?”
    这是一个困扰圣域海界N久的问题,由于当事人加隆不愿提及,所以即使是撒卡也不知道。这也激起了拉达曼提斯的回忆。
    那是加隆入住天猛星大人宫殿的第一天。
    照例的下午茶时间,天猛星命人端上亲自制作的茶点,享受一天之内除睡觉外最清闲的时光。可是,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天雄星大人艾亚哥斯竟然看着满桌甜点没有动手。
    这几乎是不可能事件,“艾亚,怎么了。”
    听到哥哥的问话,艾亚哥斯抬起头,一双泪汪汪的眼睛,“覆盆子派呐?”
    “啊?”这双眼睛是有杀伤力的,至少在场的两人都当机了两秒。
    “我有做啊。”拉达曼提斯低头却没找到,叫来侍从,回答是已经全部端来了。
    “覆盆子派,覆盆子派……”艾亚哥斯有规律的重复了不知多少遍后,天猛星大人才不负众望地起身回宫,又做了一个,这才让下午茶继续。
    不过这么一个小插曲对于忙碌的天猛星而言,自然是过眼即忘。但是,若这个插曲连续三天都出现,那么就不是那么容易被忽略的了。
    终于,到了第三天,连一向不问事实的天贵星大人也动容了。
    “拉达。”米诺斯的声音有些担心,“是不是战后工作量太大了。”
    “啊?”很奇怪,竟然会关心自己。
    “那个,拉达,其实你忙不过来,我也是可以来帮忙的。”米诺斯看向一旁的艾亚哥斯,“艾亚是不行的,但好歹还有我,你不要你个人死撑呐。”
    “米诺,怎么了?”越听越糊涂。
    “哎~”米诺叹了一口气,“那个,过多的脑力劳动会提高阿兹海默症的发病率,而阿兹海默症的先兆就是健忘。”
    听懂了。拉达曼提斯很无奈,他可以肯定自己绝对又做覆盆子派。可是派去哪了呢?
    被米诺斯勒令回宫休息的拉达曼提斯边走边想。可能性一:被野猫叼走了,但是冥界好像只有Cerberus。可能性二:被人偷吃了,这是谁啊,只吃覆盆子派?可能性三,也是最可能的,有人看上了装覆盆子派的英式蓝描瓷碟,这可是文物级别的东西呐。
    于是第二日,天猛星大人做了一个实验,将一份覆盆子派装在普通瓷盘了,在描蓝瓷碟中装了别的点心,并且用其他点心围住覆盆子派。
    但是,拉达曼提斯只是稍稍出去片刻,回来时却发现覆盆子派又不见了。不过,不打紧,天猛星仔细看,发现描蓝盘没被动过,看来不是要盘子;围在覆盆子派周围的盘子也没挪过,就不是动物所为了。这下好办了,只要明天悄悄蹲点守着就知道了。
    那么,再过一天。当天猛星大人准备暗藏蹲点时,却发现一条人影从自己偏殿晃出来。海蓝色的长发肆意地卷曲着,浅色宽松的睡袍遮不住胸前白皙的肌肤,漂亮的眼睛写满睡意,只是在看见一桌子的甜点时才有些许光芒,缓慢随意地走来,旁若无人地端起覆盆子派,又优雅地走回偏殿。
    目睹全过程的拉达曼提斯这才想起什么,跟上去看。加隆拿着盘子窝回床上,心满意足地开吃。切下一角褐色的派送进嘴里,满脸陶醉,露出孩子般的笑容,完全看不出是比自己大了五岁的人。
    无论如何,对于厨师而言,自己的作品被人如此品赏都是值得高兴的,所以天猛星大人决定原谅并继续欣赏加隆的吃相。但与此同时,他又想起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他的英式描蓝碟子呢,既然是加隆吃的,他是不会洗的,总不见得吃了吧。
    很快天猛星就明白了,享用完美食,加隆舔去叉子上最后一点巧克力酱,开了一个小小的黄金三角,把盘叉一股脑扔进去了。然后,舒舒服服地倒下,会见睡神大人。-_-|||
    不过此后,冥界的下午茶会上就多了一个蓝色的身影。
    回忆到此结束,拉达曼提斯看着身边一脸期待的众人,“只是在养伤。”这是只属于他和加隆的记忆。
    “哎~就知道没那么好套话。”米罗有些扫兴。
    “米罗小弟,你又想知道什么啊?”一个嚣张的声音介入,众人光速明白,今天的八卦是不会有结果了。
    “没什么,没什么,加隆你们慢慢聊。”米罗说完就迅速带着卡妙离开,剩下的人也自觉地退散。
    “真是的,我不在就想挖我的八卦。”加隆理理长发,看向一边的天猛星,“他们今天又怎么了?”
    “没事。”看着径自坐下开动的加隆,拉达曼提斯好奇道:“加隆,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那时你会挑覆盆子派,你并不喜欢酸的。”
    “哼,连你也八卦了。”加隆送上一个卫生球,不过还是老实回答了,“那时受伤食欲不好,酸酸甜甜的覆盆子正好对胃。”
    有些出乎意料的回答,但拉达曼提斯很高兴加隆是回答了。拿起一份焦糖布丁递过去,“你还是比较适合这个。”
    看着嫩黄香甜的布丁,加隆愣了片刻才接过,“那还用你说。”
    重重叠叠的玫瑰丛后,两人享受着美好的午后时光。
END
艾撒篇
    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玫瑰园的茶会照常举行,但是由于一些不可抗原因,今天的茶会的人数相对较少。两位老师当然还在旅游;风流倜傥的隆少有私人小灶茶会(就是冥界那个);不堪重负的教皇大人和执行官大人,由于前阵子那场轰动三界的吵架积了不少工作,目前正在教皇厅与成堆计算的文件奋斗;至于小艾此时在女性圣斗士宿舍楼下,抱着玫瑰约魔铃。
    于是,以天蝎大人的玩性就提出了,“来吧,我们赌一下今天小艾的约会能不能成功吧。”
    一言既出,应者如云。
    “失败。”卡妙率先发表意见,冷着一张脸没有任何同情心地果断地扔出了答案。
    “为什么?”一旁的迪斯好奇道:“今天有阿布这位爱情专家出谋划策,不可能有问题。我赌成功。”
    “我赌失败。”穆放下茶杯,“小艾比较性急,肯定不按阿布的指示。”
    “那我赌成功。”沙加就是想和穆唱反调。
    “佛祖,你要禁赌。”米罗笑着记下众人的答案,“看在好兄弟的份上,我破财赌小艾成功。”
    经过长时间形势分析后,阿鲁迪巴也下注赌成功。
    最后众人将视线投向美丽无双的阿布罗迪,后者只是优雅地笑笑,樱色的双唇说出两个字,“失败。”
    “为什么?”众人好奇,“不是你出的计划吗?”
    “如果是别人那一定成功,但如果是小艾就一定失败。”阿布笑得很神秘。
    “为什么?”
    “因为他是大艾哥哥的弟弟啊。”O(∩_∩)O~
    “哦~”嗅到一丝八卦的气息,米罗很高兴地凑了过去,“看来有些我们不知道的事呐。”
    “呵呵。”阿布轻抚耳际的长发,“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冬末,2月14日,希腊雅典的天气一如既往地很好,青天白云的。仰头望天,艾俄罗斯觉得这一定是个好兆头,今天一定能成功。
    于是,13岁的大艾冒着重重危险摸进了双鱼宫。很好,看来今天运气真的不错,既没有掉进鱼池,被美丽的食人鱼追;也没有撞上阿布,被扎成花瓶。小心翼翼地采下还带着露水的红玫瑰,解下头带绑成一束,艾俄罗斯兴高采烈地出了双鱼宫。
    一路尽量避开小黄金,偷偷摸摸地进了双子宫,发现撒卡正等着自己,更可喜的是加隆不在,不用担心坏事的。
    “艾俄,有什么事吗?”撒卡见到艾俄罗斯神神秘秘地进入便道:“等会还要训练那群小孩,你也准备一下吧。”
    “那个,撒卡……”艾俄罗斯不知说什么好,就直接拿出了玫瑰,“这个送给你。”
    撒卡看着眼前的玫瑰,漂亮的蓝色剑眉不由自主地跳动了几下。这家伙把我当女生了?不过这花还真美呐。艳红的花瓣如同上好丝绒,晶莹的露珠闪耀出光泽,浅绿的花萼优雅地卷曲,翠色的茎叶有着鲜活的感觉,还有这馥郁的香味,温柔的散开,很迷人,很魅惑……等等,撒卡突然皱眉,劈手夺过花束扔进异次元。
    而方才还很陶醉地欣赏撒卡赏花样子的大艾,被这一举动彻底搞糊涂了。难道他不喜欢?不会啊,刚刚明明看得好好的,这怎么说变就变?……
    “然后呢?”见阿布罗狄端起茶,米罗心急地道:“阿布,你先别喝茶,说完再喝。”
    “然后啊。”阿布罗狄轻轻勾起嘴唇,“然后,大艾哥哥就被送去看星星粉碎了。”
    “啊?为什么?”众人疑惑。
    “因为大艾哥哥拿的是魔宫蔷薇啊。”阿布笑得很开心,也许应该说是幸灾乐祸。
    “哈哈哈哈……”
    一阵笑声之后,双鱼战士又道:“你们是知道的,中了魔宫蔷薇最好就是把他打清醒再救治,所以老大才动手的。当然,老大是不是故意下了重手我是不知道了。”
    “呵呵,那后来呢?”穆忍俊不禁道:“想来大艾哥哥不会这么容易放弃,第二年的情人节又有什么笑话?”
    “呃。”阿布罗狄突然脸色一僵,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声音也变得低沉,“那个,没有第二年情人节了。”
    茶会瞬间陷入沉寂,穆不免责怪自己多嘴一问。正在此时,玫瑰园门口突然传来骚动,“阿布,阿布……”
    只见艾欧里亚顶着满头大包,一边风风火火地往里冲,一边嘶吼着,“阿布,阿布,你怎么不告诉我这是魔宫蔷薇呐。”
    “噗。”这是争先恐后的喷水声。
    “哎~”阿布罗狄抚了下前刘海,尽量维持着优雅的仪态,虽然嘴角忍不住抽搐,“基因的力量真是伟大呐。”
    “哈哈哈哈……”
    又是一轮笑声响彻云霄。
END
   

billymccaw 发表于 2012-6-25 22:15

  “呃。”阿布罗狄突然脸色一僵,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声音也变得低沉,“那个,没有第二年情人节了。”

=====

这句话看的忽然一悲……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