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nighto 发表于 2011-3-2 13:29

[搬旧文] 人人都爱马尼戈特的故事……

 
本文熙德第一人称……09年写的,后来觉得雷就甩一边去了……我经常这样,写完一篇文过段时间回头看觉得很雷,再过段时间回头看又觉得很萌……囧。
现在翻出来看隐约感觉有后续但是……………………不记得了。望天。
因为是以前的了所以……各种BUG各种不靠谱~~
 
 
-------------------------------
 
 
 
我和马尼戈特成为朋友的契机源于一件小事。
其时马尼戈特是圣域的大魔王,有他在的地方必然鸡飞狗跳不得安宁。他拥有足够充沛的精力去策划捣乱,但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训练,总是想办法躲起来。光是他为了逃避训练发明出来的种种诡计,都能编成一本兵法书。教皇自然为此伤透了脑筋。
有一次,赛奇教皇把我俩一起叫到了训练场上。教皇亲切地对马尼戈特说道:“徒弟,既然你这么不喜欢练习,那就给艾尔熙德当陪练好了。”
马尼戈特看了我一眼,眼睛转了一圈没说话。
教皇补充道:“很轻松的。只要站着不动就可以了。”
说完,教皇拿出一个苹果放在马尼戈特头顶上,示意我开始。我站到十步开外,扬起手,"咻"地一声,苹果分成两半。
马尼戈特反应过来,顿时脸色煞白:“你你你——你小子还真砍哪?!”
“这是训练嘛。下次你站远点接着来。”教皇很冷静。
“师尊我错了,我还是回去训练吧……”
从此马尼戈特训练格外认真,再也没有逃过课装过病。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倒霉却开始了……
 
有一天晚上回到山羊宫,我正打算睡觉,却摸到床上有尖锐的东西,把我狠扎了一下。拿过灯一看,却是卡路狄亚前几天抓来的蝎子!
我顿时知道是谁做的了。这两天山羊宫门外被人挖了陷阱食物里被人丢了虫子东西被人拿了楼梯被人毁了——整个圣域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这么无聊。我蹭地冲出门朝巨蟹宫奔去。所谓忍字头上一把刀,忍无可忍把刀拔!
马尼戈特——别以为我不出声就是怕了你!我暗暗发誓就算不能把他削成人棍,也要让他掉块肉!
巨蟹宫里边黑灯瞎火,似乎人都睡了。我悄悄摸进门去,里面一片阴森,似乎有鬼魂飘来飘去。定了定神,正要再向前走,忽然……
不祥的预感来了——
“猩红毒针!!!”
我来不及思考,往边上一闪,幸好训练颇有成效,还是成功躲过了,只是额头却猛烈撞到了砖头,起了大包。那阵毒针齐刷刷射进墙壁。
“卡路狄亚你干什么?!”我大喊。
那边明显一愣:“怎么是你?马尼戈特呢?”
“不知道……我也正找他。”
“他怎么你了?”
“我受够这家伙了。”我咬牙切齿。这次要不是躲得快,我非得被卡路狄亚扎出十几个洞……
“我也是。他竟然敢偷我的宠物!”卡路狄亚愤愤不平。
呃……莫非……
那两条蝎子似乎被我拍死了……
我晃了晃脑袋决定忘记这件事。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忽然亮起了灯,一大群人(包括杂兵和侍女)冲了进来。为首的竟然是哈斯加特?
“你们两个,竟然在这里私斗?”哈斯加特似乎很生气,扫视我们两个。我发现马尼戈特从他身后冒了出来,向着我们扮了个鬼脸。表情之欠扁让我的怒火蹭地窜了起来。
卡路狄亚同样冒出了青筋:“才不是呢!他——”
“我刚刚可是听到你在里边喊‘猩红毒针’来着。”
“没有啦,小卡路他只是练习一下喊招而已。”马尼戈特笑眯眯地插话。“是吧艾尔熙德。”
形格势禁,我只好点头。
“这么晚了还练习?勇气可嘉呀。对了,艾尔熙德,你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我不小心跌倒的。”
“是吗?最近你好像经常跌倒。”
我的脑海中自动开始回放。上一次是躲卡路狄亚的毒针,上上次是掉进了门口的陷阱里,上上上次是在巨蟹宫路过时被机关绊倒了,再上上上次……都是拜某人所赐——
“没事的前辈,谢谢关心。”
“没事那就好,这么晚了,快回去睡吧。”
哈斯加特出去了。他一走,卡路狄亚顿时摩拳擦掌。
“死螃蟹,你竟然敢陷害我们?”
“哈斯加特还没走远呢。”马尼戈特一脸好整以暇的得意表情。“而且我什么也没做,是你们两个巴巴地跑到巨蟹宫来打架。”
“你偷我的蝎子!”
“哦?大少爷你有证据吗?有吗?有吗?没有吧。”
“……”
“……”
从那以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对于欠扁的家伙不必废话,只要狠狠地揍就可以了……
 
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在训练场上,马尼戈特主动找到了我。
“昨天感觉怎么样啊?”
马尼戈特脸上露出邪气的笑容,动机可疑。我扬起眉毛,懒得回答他这句废话。要是他以后能够收敛点别来纠缠我就好了……但看来这个希望只有落空。
“不说话?怎么了,我可是好心好意,想问候一下而已。”
“……你挺无聊的。”
“是吗?你不是想报复我?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怎么样?”
谁想报复你啊,你以为全世界都和你一样无聊吗。
“就在这个地方,我们俩比试一次,公平竞赛怎样?”
我怀疑地看他一眼:“找我打架?”
“没错,可以这么说哦。”
……好像很久没有人在训练场主动找过我了。除了哈斯加特之外,光是依赖拳脚而不靠小宇宙的战斗,我还没有输给过谁。想不明白马尼戈特怎么会自动送上门来。
“行,如果是练习,陪你也无所谓。”我说。
“那就好——”马尼戈特转过头喊了一声。“童虎过来!”
童虎不一会就奔了过来:“什么事?”
此时他还是我们几个人中年纪最小的,比我们都要矮一些,还长了一张特别稚气而又开朗的脸。我诧异马尼戈特叫他过来干什么。马尼戈特说:“我和艾尔熙德要比划,你来当裁判吧。”
童虎特别单纯地点头:“好啊,没问题……规则是什么?”
“谁先倒地谁输。”马尼戈特转过头来看着我。“这下你不怀疑我跟你捣蛋了吧?”
我本来就没有打算怀疑他什么,于是摆出了架势:“好,开始吧。”
“等等,这种比赛是不是要个彩头啊?”
“……什么?”
马尼戈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用下巴点着我说:“就是说,输的人有惩、罚。”
“什么惩罚?”童虎插话道。
“去向雅柏菲卡求婚。”
我俩一同石化了。
 
马尼戈特的身手竟然还不错。以他逃训练的频率来看算是很强了。这种一般性质的切磋是不会放大招的(不然训练场天天都得重建),只有依靠身体反应和格斗技巧来取得胜利。这样也好,是绝对不容许投机取巧的比试。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提出这个比试要求,但既然他自愿过来让我揍,我当然不能不满足他的愿望。
要是我的对手是童虎我或许还会手下留情——但既然是马尼戈特,那就只有对不起了……
“马尼戈特,注意右边。”我喊了一声,同时出拳。
“切,还把攻击的方向说出来。你是瞧不起我吗——”马尼戈特侧身闪开。
好机会!
我飞起一脚,踢中了他的胫骨。
虽然提示了他第一次攻击的方向,却还紧接着后招。马尼戈特用手撑住了地面,总算没有躺倒在地。他的眼睛死盯着我,却没有站起来反击的意思。
“要不然,你还是趁早认输如何?”
马尼戈特冷哼一声:“跟我来这手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哎呀!”
他忽然惨叫了一声,身子弯了下去。我不禁吃了一惊。
马尼戈特蹲下身按住胸口,似乎十分痛苦,脸色一片苍白。一旁童虎眼见不对,凑了过来:“怎么回事?”
我急忙奔上前,凑过去想看看他的状况,万一是什么急病就糟了——
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马尼戈特忽然放开手,翻身跃起。
我甚至没来得及做出闪避的动作,腹部已经中了狠狠的一脚,向后直飞出去。脊背重重撞在地上:好痛!这家伙一点没有脚下留情。
一时间,我觉得全身散了架,连话都说不出来。
“兵不厌诈。”马尼戈特走了过来,脸上还是笑嘻嘻的样子。他拍了拍我的脸。“谁先倒地就算谁输哦。”
“你……”我狠狠地瞪着他。果然是故意的……“跟我来这手,还好意思说自己赢了。”
“之前的比赛规则可没有说不准使诈,对吧童虎?”
童虎从目瞪口呆中反应过来:“刚才马尼戈特是没有倒下……”
“……”
“这就是战斗啊,无论使用什么样的办法,获得最后的胜利才是最重要的。好了艾尔熙德,明天一起去双鱼宫吧。我很期待哟。”
……
……我当初为什么会答应他来着……

如果雅柏菲卡知道我们拿他来打赌,不知道会说些什么。
记得他刚来圣域的时候,马尼戈特和卡路狄亚为了争论他的性别吵了很久。这个问题的解决,是因为大家发现雅柏菲卡没有戴面具,从而奠定了关于他性别的结论……其实这件事我早就发现了,不过懒得纠正他们而已。
想想看自己也是够无聊的,竟然答应那样的赌约而没有想到自己有输的可能。事实证明我确实太高估马尼戈特的正直度了。而且我为什么竟然真的来了双鱼宫?
还好笛捷尔已经出去,否则又要多一个人过来围观……
马尼戈特拖着我闯进去。
“雅柏菲卡你在吗?”
和我所期待的刚好相反,雅柏菲卡走了出来:“什么事?”
马尼戈特把我向前推:“他有话跟你说。”
没办法了……
“雅柏菲卡,是这样的,马尼戈特他暗恋你很久了,非常想娶你。他不好意思说,所以我代替他向你求婚。”
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长的话。
“……”
雅柏菲卡的脸色顿时黑了。他转向呆若木鸡的马尼戈特,用零下十度的温柔语气问:“你眼睛还没瞎吧?”
马尼戈特点头。
“我是男的!”雅柏菲卡恶狠狠地说道。
“是的,雅柏菲卡,即使是这样,他还是要坚持向你求婚啊。”我说完,抓住马尼戈特的手臂把他向前一推,在他们来得及说第二句话之前,就溜出了双鱼宫。

“算你狠!”
第二天见面的时候,马尼戈特显得灰头土脸的十分狼狈。想想昨天自己的肚子也疼了一下午,我的心理终于平衡了……
“你只说要去求婚,可没有说是为了谁去。”
“看不出你外表老实内心这么奸诈!”
“谢谢称赞,都是跟你学的。”
“等着瞧,老子总有一天会报仇的!”
……
欢乐的一天过去了。
 
 
END

starybird 发表于 2011-4-22 00:50

腹黑山羊好萌啊~~

话说……去找雅柏求婚……真是个有挑战的赌注

iampossible 发表于 2011-12-14 03:46

在lc里 有马尼戈特的地方就会很热闹 很开心 一只横行霸道又可爱无比的大螃蟹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