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DISCODE 发表于 2010-11-5 09:40

[LC] 师徒-上


KO……
 
----------------------------------------------
 
 
史昂抬起头,汗水顺着额角滑过稚嫩的脸颊,再滑到下巴,最后滴在脚边干裂的土地上。就算是临近四月、训练时能热成这样的天气,在这鬼地方说不定还会在晚饭后看到雪花。
 
他偏头看看不远处的师弟师妹,两个小小的身影正毫不相让地追打着。让叶侧身避开了弟弟的正面一拳,抬起膝盖就向托古沙腹部击去。托古沙倒也机灵,放低重心用双手一挡,借力打力地把姐姐推了回去,自己亦向后退一步,两人再度变成了这一回合开始前的预备姿势。
 
「托古沙这小子,进步挺快呢……」
 
没有可以为他们遮挡哪怕一点点阳光的薄云,史昂微微眯起眼睛,借以缓和这股燥热。
 
「史昂!想偷懒的话你小子今天的晚饭就给我当夜宵!」
 
头顶上一声厉喝传来,看都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所以他干脆当作没听见。
 
白礼悠闲地坐在石塔高层的窗边——准确说是窗子上——端着名副其实的老人茶“监督”那三个在塔下练功的徒弟。见史昂完全不理睬自己,他也只是咂咂嘴,不以为意地呷上一口茶。
 
下一秒,那还带了半杯水的茶具就冲着史昂的小脑袋直直砸去了。
 
 
*~*~*
 
 
「混小子,还当不当我是你师傅了?!」
 
白礼如此喝道,连让叶和托古沙都不得不停下来紧张地看着史昂。可惜如果史昂能更早一秒转过头的话,他会看见师傅大人正扬起嘴角没心没肺地笑。
 
「无心练功的话,就给我倒杯茶上来。」
 
「不是还有水嘛。」
 
「早凉了。啰嗦什么,快去!」
 
「嘁…」
 
史昂端着接住的茶杯走进石塔的阴影里,后悔了自己方才还小心翼翼地没让茶水洒出来半滴,真是白费力气。
 
「让叶和托古沙继续练习,等下给你们吃点心!」
 
白礼那与年龄不符的爽朗的笑声和外面两个孩子的欢呼声传来,他双手端着换好的茶水踏上台阶,刚长到与脖子平齐的头发被汗水贴在后颈,痒痒地有些不舒服。
 
姑且可以算是毕恭毕敬地把茶杯塞到白礼手中,史昂左手抓住自己颈后的头发提了起来。这里能吹到很舒服的风,汗也很快就能干掉吧。
 
「怎么,现在嫌麻烦了?当初是谁闹着说要把头发留长啊?」白礼挑衅地看着他,用呷茶的动作盖住嘴角的弧度。
 
「我没嫌麻烦…有点热而已。」
 
史昂撅起小嘴,赌气似地放下了手臂,生怕师傅下一句就要说“人家让叶是个小姑娘都没说要留头发”之类的话。
 
「嘛…长发说不定会让你看起来稳重一些,留着也无妨。眼下这阵就当是额外的修炼吧。」
 
「我可没这么觉得…」
 
本来下半句是“师傅的头发那么长人还不是毛毛躁躁的”,硬是被史昂吞了回去——因为白礼突然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想什么了?」
 
「你在想为什么我会张罗着给让叶过生日,到了你就没动静了。」
 
「……」
 
 
*~*~*
 
 
白礼心满意足地看着大徒弟一脸憋屈低头不语的样子,只是放在他头顶摩挲的大手并未离开。
 
那是让叶和托古沙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是让叶第一个不在家度过的生日。白礼从一大早就开始张罗,破天荒地免了三个徒弟一整天的训练,带着他们去镇上的集市吃东西看表演。尽管让叶一直说着不要不要,临走时白礼还是买下了一条绛红的丝带塞到她的小手里,说以后若是想留长头发,姑娘家打扮一下总是好事。顺带还不忘指指史昂,说你看你师兄为了耍帅都想留长发了。
 
毕竟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小小的史昂也免不了有些憧憬自己的生日,要知道他至今为止都还没有过这样的待遇呢。可惜前一天晚上还兴奋得差点睡不着,一清早就被白礼从被窝里提起来扔去水池边梳洗准备训练,心下的滋味自然不会好受。
 
「你是师兄,让着点师弟师妹是理所当然的,别那么小家子气。」
 
「马尼也是我师兄,他怎么从来不让着我?」
 
白礼愕然,没想到这小不点冷不丁地抛出马尼戈特这个怎么看都不能当“正面教材”的师兄出来。跟他好好解释一下马尼其实是有自己关心人的方式吧?想了想还是作罢。毕竟这个问题真要追究起来,就是不知该怪自己弟弟管不住小马尼那脾气,还是该怪自己没教出个善通人意的小史昂了。
 
「呵呵,那你是觉得师傅我偏心咯?」
 
「……没这样觉得……」 可史昂自己都觉得这话说得有点没底气。
 
白礼抽回压在他头顶的手掌,一阵风直直穿过这窗,扬起白袍宽大的袖子。而他的手离开后,史昂那天生就不太服帖的金发被吹得越发凌乱。
 
史昂连忙抬手拨开有些挡了视线的流海,抬眼时却发现自己竟不能分辨眼前的老人究竟是不是在笑——或许是外面的光线太强了吧。塔下姐弟俩对打的喝声稍停了一下又继续传来,空气中的热度似乎又增了几分。
 
「史昂啊,假如有一天你和让叶两个遇到了危险,我只能救你们之中的一个。」白礼不管愣神中的史昂,自顾自地继续说。
 
「如果那时我选择了救让叶,而把你丢在危险之中,你会怪师傅么?」
 
 
*~*~*
 
 
顶着一头蓬乱金发的孩子把脑袋摇地像拨浪鼓,漂亮的瞳孔里难得染上了认真起来的颜色。
 
「不怪,这是应该的。不用师傅来救,我也会先护着她。」 小小的史昂一板一眼地说,「因为我是个战士。」
 
白礼知道,有些话从孩子嘴里说出来才是最为残酷的。所以他不着痕迹地隐去眼底那一点点伤感,淡然一笑,再次伸出那宽厚布满皱纹的手掌——
 
——捏住了史昂的脸颊。
 
「痛痛痛痛痛!!我说错什么了吗?!」孩子高声抗议起来。
 
「既然知道还跟让叶计较什么?作为师兄,保护师弟师妹是天经地义。别看马尼戈特那小子平时没事就调侃你,真要有事的话他也会挡在你前面!」
 
「真的?」
 
「骗你不成。好了好了,快些下去练功,若是再有懈怠就连你明天的晚饭也给我当夜宵。」
 
「是……」
 
史昂揉着被捏红的半边脸颊,临到走出房门时又被白礼叫住。
 
 
「生日快乐。」他说,「礼物先欠着,攒下来日后给你个更好的。」
 
 
*~*~*
 
 
祭坛座的白礼从来说话算话,不管他表面上看起来有多不可靠。
 
后来,史昂的确收到了那份更好的礼物,一辈子刻在右臂上。尽管并非是在生日当天收到的,却好地不能再好,让他在多年后忆起都仍想流泪。
 
后来,就算没有白礼的嘱咐,他也会在危难时刻毫不犹豫地挡在师弟师妹和后辈们的面前,说这里就交给我吧。
 
后来,他接过马尼戈特扔过来的教皇头盔时,其实很想对马尼说一句谢谢你、师兄。
 
后来,他在亲眼目睹恩师对睡神那震撼灵魂的一击时,想起了当年被埋没在记忆中的最后一点片段——
 
 
「要是当师兄的人遇到麻烦,保护不了师弟师妹们的时候,要怎么办呢?」
 
那时他仰着头,而白礼背对着阳光,把大徒弟细小的身躯掩在自己高大的影子里面。孩子头顶蓬松的发被温柔而有力地抚摸着,苍老却令人安心的声音风一样地敲打着耳膜。
 
 
 
「傻小子,那种时候还轮不到你来逞强——不是有师傅在么。」


Gladria 发表于 2010-11-5 12:41

别看马尼戈特那小子平时没事就调侃你,真要有事的话他也会挡在你前面!
 
————严重同意这句话且严重萌了这样的马尼尼!

灵月悠梦 发表于 2010-11-7 17:04

傻小子,那种时候还轮不到你来逞强——不是有师傅在么
 
被这句话虐到了昂公主你真命好

眠MI 发表于 2010-11-18 22:18

這是俺第一次看文是先看"下"再看"上"的(滾去看)

billymccaw 发表于 2012-6-26 21:14

酱油羊咩真是命好的说~~~不过为了耍帅留长发的咩咩好萌~~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