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DISCODE 发表于 2010-11-4 11:13

[SS] 师徒(下)

沉迷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的网游……重新开始追连载的时候才各种伤感 OTL
这是今年3月穆和史昂生日时写的东西,偶然翻出来了就顺手扔出来吧 /_\
(可以打脸,先发下的原因是先写的这个……(喂)

--------------------------------------------------------------------------

诱人的香气钻进鼻腔,史昂咂咂嘴,笑盈盈地看着那孩子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推到自己跟前。
 
「师父,尝尝看。」孩子爬上旁边的椅子,双手托着下巴,水灵的大眼睛在期待什么似的盯着他。
 
毕竟和童虎不一样,圣域怎么说也是在欧洲,呆上两百多年换了谁还能一直保持在老家的生活习惯?但即使是在渣米尔,那里的人们也并没有生日吃什么长寿面的习俗。
 
只是很久以前童虎在书信中提到,在他那里过生日是要吃面的。于是早就对过生日这种事情完全没感觉的史昂也曾经心血来潮地在那个日子里给自己下厨,弄得一群侍女大惊失色加几位厨师诚惶诚恐都以为自己要下课。
 
不过这种事情也只出现过一次。因为后来史昂不知从哪里听说,这长寿面是要别人做给自己吃的才有意义。虽说让圣域的厨师来做碗素面只是小菜一碟,可却怎么都感觉别扭,于是也就此作罢了。之后无非也就是信中抱怨一句没人给自己做,要不你过来给我煮面吧之类的玩笑话。
 
熟练地执起红木筷子,浸着浓香的骨汤夹起白细爽滑的面筋和几片香菇入口,诚然是在此地难得品尝到的异域佳肴。
 
「好吃吗?」坐在旁边孩子偏着脑袋问道。史昂伸手拍拍他的小脑袋,一边连连称赞美味,一边心想好小子果然没白让你去童虎那边跑腿。
 
孩子笑了起来。——其实他一直是微笑着的,只是听见师父的称赞笑的更开心了。淡紫的短发服帖地垂下,柔柔地挂在刚过耳垂的位置。
 
六岁的穆本来只是为了帮史昂送信才会不时往返于圣域和五老峰之间,日子稍微久些,如今也习惯与童虎聊上个半日再回去复命了。身为教皇的史昂终日繁忙,虽说是穆的师父,平日里却也没多少时间能指点他的修炼。好在这孩子向来不消自己操心,就算去五老峰呆上个十天半个月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反倒是要在解决以米罗为首艾奥里亚为副首的捣蛋小鬼集团惹出的各种小麻烦后,于下次的书信中谢过童虎帮自己照顾这孩子。
 
后来的某一天,穆正琢磨着要怎么应对童虎老师下一步棋的时候,对面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孩子你会煮面么?」
 
 
*~*~*
 
 
「真好吃…这味道和藏面不一样,跟童虎学的?」
 
「嗯。童虎老师说您以前吃的和会做的都是家乡的面,我也只会做那样的,他就教我了。」
 
「呵…看样子那老家伙还很精神嘛。」
 
「可惜童虎老师不能亲自来,他做的更好吃呢。」穆有点失落地低下头,「我起初还以为很简单,可似乎还未得要领…」
 
「无妨无妨,这样已经非常好了。」
 
「那我以后经常做给师父吃。」
 
「那我以后岂不是要经常给你做蛋糕?」
 
三天前是穆的生日,想着小孩子都喜欢甜点,史昂在那次之后再度吓到了不知当年情况的另一群侍女和另几名厨师,亲手下厨做了一大块奶油蛋糕。那块蛋糕的样子实在称不上漂亮,尽管米罗毫不客气地吐槽说教皇大人蛋糕里面烤焦了,艾奥里亚更坦率地说教皇大人好像把盐和糖搞错了,穆却觉得度过了有生以来最愉快的一个生日。
 
「这面和生日蛋糕不一样,在中国不是在家天天都能吃的东西么,师父怎么说要天天做蛋糕来换?」穆歪着小脑袋不解。
 
「都是为过生日的人祝福的心意,你倒是说说看哪里不一样了?」
 
比起有一群小鬼陪着热闹的穆,史昂的生日显得冷清很多——或者说是直到昨晚穆提起之前他都没想过要再过什么生日。笑着摆摆手,说一个都快入土的老人家还过什么生日啊清清静静地就好,然后低头就看见穆一双小手拉着教皇袍宽大的袖口,撒娇似的说。
 
「师父我给您煮长寿面吧。」
 
 
*~*~*
 
 
史昂还年轻的时候曾经有过这样的打算:收几个徒弟,然后按自己的想法来决定谁是师兄师姐,谁又是师弟师妹。结果当上教皇后就忙这个忙那个,连这档子事儿都快忘干净的时候,突然又来了机会让他收下这个乖巧的孩子当徒弟。
 
「师父,面都快凉了。」
 
这么一提醒他才发现自己方才一直盯着穆发呆,于是低下头继续专心吃面。
 
「师父刚才在想什么?」
 
平素的穆绝不会问出这样的话。他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却只把结论留在心底的孩子,恰似一潭温润却深不见底的泉,以至于圣域里的一些大人都恐于与他直面交谈。在外从不惹什么事端,也从不因师父是教皇而显得高人一等。而眼下的穆如此接近于普通孩子的一面,恐怕也只有作为师父的史昂能够见识得到了。
 
「为师在想……如果我还有别的徒弟,是该让你当师兄还是让你当师弟呢。」
 
「师父在说笑么?」穆扑哧一声笑出来,「先入师门的当然是师兄,后入的自然是师弟。」
 
「但是如果能让你选的话,你想当师兄还是师弟?」
 
「我么…」他托着小脑袋想了一下,「希望是师兄吧。」
 
「哦?为什么?师弟一般会更容易被疼爱吧。」
 
穆没有回答他,只是像个普通的六岁孩童笑嘻嘻地反问一句。
 
「师父以前是当师兄的吧?」
 
「啊啊…是呢。我有一个师妹和一个师弟,不过我的师伯还有一个弟子,他是我的师兄。」接着突然察觉到自己被徒弟绕进去了,连忙又正色道,「穆,我方才问你的问题还没回答呢。」
 
紫发的孩子微笑着沉默了,而老人则猛然发觉已然没有追问下去的必要,于是他只是默默地抬起左手隔着教皇袍按住了右臂,笑着叹了口气。
 
 
后来,史昂放心地让穆成为他此生中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弟子。
 
---------------------------------------------------------------------------
 
随便百度了一下愣是没翻到西藏人过生日到底是个怎样的习俗,于是有BUG无视就行了……(你去死…)

 

billymccaw 发表于 2012-6-26 21:17

穆你真是师傅的贴身小棉袄~~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