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luobo 发表于 2010-6-6 19:29

[LC冰原组粮食 也许有瑟拉菲娜←笛捷尔]分成两半的日与夜——冰国篇

这依然是个坑~可以先无视着。给兔子应景XDDDDD大约别名叫童话女王瑟拉菲娜生平= =+,因为没有年表,所以我现在不会填的。T T 手代木女王给我年表。
 
引子

瑟拉菲娜在冰原上找到了她的马。

那是一匹暗棕色的矮种马,皮毛像光滑的缎子,结实的肌肉透出力量,深色眸子闪过莹亮的光芒。它踢打地面,鼻翼抽动,发出不安分的“嗤嗤”声,呼出的湿气在寒风中迅速凝成白色晶体。
 
旋即,冰国的女主人翻身跃上马背,动作迅捷潇洒。她拉紧缰绳,高声喊道:“现在我们出发,去巡视属于父亲的疆域。”

远处传来冰川断裂的沉闷声响,冰原上像盘踞着一条条冻僵的蛇。

Character 1 瑟拉菲娜

将成为冰国领主的人本应该是她。

布鲁格勒德的恶劣气候让小孩子的成长变得格外艰难。直到十年前,瑟拉菲娜还是当代领主唯一的后嗣——如果不算上那些尚未出生或者诞下数小时便一命呜呼的弟妹。

幸好女性作为继承人在冰国并非史无前例,况且她自幼就接受严格的教育,以求拥有足够智慧与历练,来承担这一重任。她会是冰国未来的主人,镌刻有家族纹章的青铜宝剑终将递至她的手上。她的父亲和冰国普通民众都如此期待。

与在这片广袤大陆繁衍生息的其他古老部族相比,布鲁格勒德有它自己神秘离奇的地方。因为某项达成于数百年前的契约,这个民族选择一直徘徊在此片缺少阳光的极地冰原。

要说真正的坚韧顽强,诞生于极地苦寒中的冰斗士甚至胜于蓝色海岸与金色阳光所培育的圣域战士。

历史到了瑟拉菲娜这一代,大多数人对于为什么来到这个地方已经毫不关心。当一方土地之下埋葬了多代先人的遗骸,它就被称为是家园。更重要的是如何好好活下去,瑟拉菲娜开始懂事时最先领悟了这个道理。

母亲体弱,接连有弟妹死去,作为领主的父亲有时会带来城里其他孩子抗不住严寒离开人世的消息,她知道能够健康成长就应该感谢神。仅仅祈祷感激是不够的,能够活下来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她真心相信。

就像童话故事中的骑士总被授予某项使命,为了让所效忠国家的人民能变得更幸福。瑟拉菲娜小时候读的童话书大多如此。

稍大一些时她不再关注这些令她快乐沉迷的文字。布鲁格勒德图书馆的馆藏包罗万象无所不有,要成为一个出色的领主,只有些虚无幻想是远远不行的。夜晚,父亲翻开厚厚的大部头,把蜡烛凑近,瑟拉菲娜裹在猩红色的大皮袄里,伸出手指在泛黄的书页划出一道道浅浅的痕迹。

死亡与新生仍然彼此纠缠,在某个太阳尚未重归布鲁格勒德居民视线的冬日,冰国现任领主的妻子死于产后高烧不退。

瑟拉菲娜把视线从母亲苍白的脸转向摇篮中几乎不太哭泣的小婴儿。

“也许他很快就会死去。”无论是她还是沉浸在丧妻痛苦中的父亲都不敢对这个襁褓中的男孩怀有过多的期待。

他被取名为尤尼提。现在他是瑟拉菲娜唯一的弟弟。



Character 2尤尼提

还米写-v-







Character 3笛捷尔


从一出生笛捷尔就搞不清他究竟属于哪里。

他诞生于一场鼠疫造成的全面混乱。辗转于亲戚家,孤儿院等多个地方直到来到圣域,未满十岁的绿发男孩说不清楚所谓故乡到底位于何方。半年后身着黑袍的教皇大人把他叫到跟前,宣布他即将作为水瓶座候补生前往冰之国进行长期修行。

如教皇厅的侍从所见,这个时候笛捷尔只是乖乖点点头,他甚至不太在乎了——当环境变化过于频繁,有的小孩子就会产生成人难以想象强大适应力。

所以在赛奇教皇带着小家伙进行多次瞬移训练,地点包括镇子上的点心店,嘉米尔的牧草堆——目的是循序渐进防止晕车——最后成功抵达布鲁格勒德挂着冰棱儿的城墙面前时,笛捷尔既没哭闹也没发脾气。他大口呼吸,哈出白气,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这片银色的世界。

周围如教皇大人之前描述的那样滴水成冰——赛奇早有准备,遵照哥哥的建议非常贴心地把笛捷尔裹成一个球状物体。

来迎接他们的不是赛奇爷爷说的一个大胡子叔叔,而是个穿着镶有金色丝线红袍的年轻女子,一个和笛捷尔差不多大小的男孩怯怯地跟在后面。

“父亲大人临时有事出门了,要三天后才会回来。他让我代为接待教皇大人以及雅典娜未来的战士,我是瑟拉菲娜,冰国的人民欢迎你们的到来。”长发的少女俯身向赛奇行礼,瀑布一样的银发散落胸前,她抬头把它们扎成一束,露出红扑扑的脸蛋。

赛奇点头回礼示意,把正在为鼻涕会变成冰凌的发现兴奋不已,往脸上一把把乱摸的小鬼拉到身前。

“尤尼提也高了不少,正好可以和笛捷尔一起做个伴,瑟拉菲娜越来越懂事了,唉我家那个笨蛋徒弟怎么就不长进呢。”年老的教皇像是联想起什么,装模作样地叹口气,表情却很是柔和。

“笛捷尔?你好,我是瑟拉菲娜,这是我的弟弟尤尼提。你的脸怎么花扑扑的?”

“唔,好奇怪。”未来的水瓶座此时举止和儒雅全无关系,不停去揉冻得发红的鼻子。

“哦,原来是这样,冻得哭了么?我们快到屋里去。”瑟拉菲娜低头仔细看小家伙到底哪里不舒服,看到鼻子下面纵横的冰凌时扑哧一笑,“尤尼提别拽着我啦,你在害羞吗?快去告诉新朋友冰原生活第一准则,以后他就要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住了。”

那个有着同样美丽银发的男孩露出一个不怎么大方的笑容,小声开口,“冰之国,第一条……”

“流眼泪是禁止事项。”瑟拉菲娜轻快地接过话头,伸手拉开笛捷尔的胳膊,“乱动会弄痛的,快去屋里暖和下。教皇大人,水酒已经准备好,请随我一同去父亲的宅邸。”她回头对赛奇点头。

“没有哭,我只是——阿嚏!”在希腊阳光城呆惯了的小圣斗士候补生用实际行动证明问题出在鼻粘膜受了刺激。

当天“晚上”,教皇就先行回了圣域。笛捷尔迅速适应了寒冷的气候,流鼻涕打喷嚏现象很快消失了——这和水瓶座的天赋一定有某种联系。

“太阳怎么还不落下去?”他拍着嘴巴,偏着脑袋瞟一眼悬在地平线上方一定高度溜圆又昏黄的球体。

“长长的,长长的没有尽头的白天,太阳永远不会落下去。”银发的男孩子已经不那么怕生,比划着告诉新来的小伙伴。

“真棒,我喜欢这儿!”

半年后笛捷尔才知道长长的长长的没有尽头的夜晚在这个地方同样会发生。

诡异的白夜造成笛捷尔两个晚上的失眠,与其说是生理上的不适应,倒不如归结于小家伙强烈的求知欲和探索精神——谁也不能阻止他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每隔45分钟下床掀开窗帘看看外面是否有转黑的迹象。到第三天“白天”,笛捷尔的好奇心得到了充分满足,于是瞌睡虫顺利俘虏了这个未来的水瓶战士,他趴在起居室旺盛炉火边的柔软地毯上呼呼大睡。

领主回到家中,第一眼就看到这个在地上蜷成一团的幼小生物。叹口气,把毛皮大衣挂在门后,谁也不知道这个严厉的冰原男人是否默默地在心中看不见的考评表上重重打下一个负分。

此时熟睡着的笛捷尔今后也许需要费很大的劲儿来扭转这糟糕的第一印象。
 
TBC

bunny 发表于 2010-6-6 19:58

“太阳怎么还不升起来?”
“长长的,长长的没有尽头的黑夜,太阳永远不会升起来。”XDDDD
 
姐姐好萌好萌好萌><

真的不是喵 发表于 2010-6-6 22:16

冰原组激萌!

luobo 发表于 2010-6-6 22:20

[LC冰原组粮食 也许有瑟拉菲娜←笛捷尔]分成两半的日与夜——冰国篇

以下是引用真的不是喵在6/6/2010 10:16:52 PM的发言:
冰原组激萌!


恩。。。然而这是个脑补的纠结的不幸的故事T T。。。喜欢瑟拉菲娜ToT

真的不是喵 发表于 2010-6-6 22:39

以下是引用luobo在6/6/2010 10:20:11 PM的发言:

恩。。。然而这是个脑补的纠结的不幸的故事T T。。。喜欢瑟拉菲娜ToT


 
瑟姐很让人惋惜。。。。。。。冰原组就是个杯具。。。。。还拖了只卡少。。。。。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