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Greenland-R 发表于 2010-5-21 22:00

【NC文·雅柏菲卡】毒蔷薇

“真主创造你们,然后使你们死亡。你们中有人复返于一生中最恶劣的阶段,以至他在有知识之后又变得一无所知。”
——第十六章·蜜蜂
 
雅柏菲卡是个不怎么合群的人。他不知道自己小时候是不是也这么不合群;不过,和一群基督徒乃至佛教徒一起生活的穆斯林似乎总是孑然独行而又不善言辞的。双鱼宫又迎来了一个夏天,玫瑰园里的蜜蜂们依旧纷纷扰扰地开着茶会,它们似乎毫不介意受到“喧宾夺主”的指责。
 
已经是第十二个夏天了呢。他左手的食指卷着自己水蓝色的长发,金属匙与白瓷杯轻轻地碰撞着,发出一阵阵喝咖啡特有的清脆响声。十二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风和日丽的初夏的下午,老人来到他的面前,说出了影响他一生的话语。
 
“你叫什么名字?”
 
“雅柏菲卡。雅柏菲卡·本·苏莱曼。”
 
“雅柏菲卡,跟我走吧。你拥有神所赋予的潜力,你将和你的姓氏一样成为一个完美的人(*)。”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什么完美的人。”
 
“是的,而且以后你将会愈发体会到这一点,孩子。”
 
“……”
 
当时他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身为苏丹的父亲退位了也好,叔叔即位了也罢,对于这一切,他都缺乏应有的真实感。虽然作为父亲的最小的庶子,他的确也和奥斯曼帝国的权力中心没有太多的交集。真正令他感到奇怪的事为什么最近都没有见到哥哥姐姐们。那些爱热闹的家伙这是怎么了?
 
“去追随神的仆人吧,雅柏菲卡。不必挂念我们。”叔叔“适时”地说道。一旁的老管家也在不停地向他使着颜色。
 
他突然觉得很无趣。本来他是很憧憬一切奇幻的际遇的,而现在,他只是木然地点了点头。
 
飞行在空中的时候,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是知道哥哥姐姐们去了哪里的吧。”
 
“呀,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话呢,吓死我了。”自称是“神的仆人”的老爷爷挤了挤眼睛。
 
“老爷爷,您年纪那么大了,不要突然那么活力四射好不好。”他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会吓到人的。”
 
“那么,你想去见他们么?”
 
“嗯。”
 
“不管会遇见怎么样的他们?”
 
“嗯。我已经有所觉悟了。”
 
“那么……”老人说着,他们便降落在了伊斯坦布尔的街头。雅柏菲卡知道这个地方。这是专门用来处决政治犯的场所。他抬头望去,看到了绞刑架下成排的尸体。
 
“他们试图推翻新苏丹。”
 
“我知道。那些像蜜蜂一样爱热闹的人,他们一定会这么做的。我们走吧。”他忽然转过身,“带我去我应该去的地方吧,赛奇爷爷。”
 
(*) 注:苏莱曼,“所罗门”的阿拉伯语形式,意为“完美的”。苏莱曼大帝(1494年11月6日—1566年9月5日)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历史上最成功的君主,其在位期间,帝国达到极盛。至18世纪时,帝国仍为欧亚大陆上不可一世的国家之一。
 
 
“人祈祷祸患,向祈祷幸福一样,人是急躁的。”
 
——第十七章·夜行
 
今天雅柏菲卡继续在后花园面壁。面壁的理由据说是态度不端正,然而似乎他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从很小的时候他就对很多事情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治国也好,祸国也罢,他对大人们的行为并不感兴趣。我只要种好自己的花,这就好了。
 
雅柏菲卡很喜欢花——准确的说,他喜欢的是植物。鲜花也好,野草也罢,只要是欣欣向荣的东西他都喜欢。它们充实而快乐,没有忧伤。或许人难免倒向另一面,正是其所以为人的代价之一吧。雅柏菲卡想。神一定是觉得自己很无聊才创造出天使这种漂亮的玩具,又播撒下人类这种野草。
 
野草的生存竞争可比花儿残酷多了。即使它们表面上相安无事,和睦如一家,它们在心里还是拼命的恐惧着,恐惧着被异类消灭甚至同化。
 
所以到圣域以来雅柏菲卡还没有和阿释密达说过一句话,尽管他比一般的印度人好看很多。
 
据说水蓝色是很挑剔的发色,如果一个人面孔平平却生得如此艳丽的发色,一辈子就别想出门了。雅柏菲卡不管这些。水蓝色的头发和我很配,这就足够了。玫瑰也不关心别的花是不是也生得那么接近血的颜色,不是么。
 
后花园荒芜了很久了。不会有什么玫瑰花的。雅柏菲卡本来这么想着。
 
“嗨。”
 
草丛里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你好。”
 
“真是有趣的事情呢。”
 
“我饿了,不要让我吃掉你。”
 
“哎呀,还是这么不可爱呢……说起来,这次你完全不惊讶啊。”
 
“难道我以前在哪里见过你么?”
 
“啊、不……怎么说呢,应该没有吧……呵呵……”
 
“你真罗嗦。”
 
“你不知道孤芳自赏的人其实是最罗嗦的么?因为缺乏沟通所以有更多的话想说,尽管从表面上看起来它们很难沟通……其实它们只不过是放不下架子——”
 
雅柏菲卡把这朵玫瑰摘了下来。
 
“啊喂!你在做什么?这样我会死掉的!你知不知——”
 
雅柏菲卡冷冷地瞥了它一眼,抬手把它丢进了嘴里,用力嚼了几下,然后又用力地吞了下去。
 
那是玫瑰特有的清冷、香甜、而又苦涩的味道。
 

“我为每一个民族制定一种贡献的仪式。”
 
——第二十二章·朝觐
 
“……”雅柏菲卡痛苦地睁开了眼睛。浑身上下都在隐隐作痛,刚刚复活还没有拆开绷带的木乃伊或许也是这个感觉吧。
 
“我这是……”
 
“食物中毒。”坐在他身旁的眼睛少年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个名叫迪捷尔的法国贵族,是水瓶宫的主人——也就是说,雅柏菲卡的邻居。和雅柏菲卡不同,迪捷尔是一个认真完成每一项任务的好孩子,因此,虽然同为黄金圣斗士,又是邻居,两人却并没有像样的交谈过。
 
“唔……”果然是因为我吃了那朵会说话的玫瑰么,雅柏菲卡想。
 
“我不知道你是在面壁过程中吃了怎样的东西,”迪捷尔推了推眼镜,“总而言之,你虽然保住了一命,但是身体也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
 
“……”雅柏菲卡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并没有感到特别的不适。
 
“啊……我说的不是这个方面。”迪捷尔如果是半个多世纪后的法国人,他现在一定会耸一耸肩膀。“是……你的血。”
 
“我的……血?”
 
“是的。你的血液当中混入了某种奇怪的成分,在你昏睡的这一周时间里,它的水平丝毫没有衰减的迹象。”
 
“……”
 
“换言之,它们是你自身合成的。虽然也可能你天生就是这种体质,但调查过圣域的菜园之后我否定了这种推断。在昏迷之前,你的身体并不会合成这种物质。”
 
“……请麻烦你说得简单一点。”这个面无表情的书呆子让雅柏菲卡联想到传说中的天主教传教士。
 
“简而言之就是你的血现在带有某种致命的毒素。”
 
“……”
 
“因此,为了公共安全的考虑,希望你以后不要去供圣域的公共厕所,因为那里的东西会用来施肥。”
 
“噗……哈哈哈哈哈哈!”雅柏菲卡忍不住大笑起来,突然发出的笑声把迪捷尔都吓了一跳。
 
“厕、厕所……哈哈哈哈哈!你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你这个传教士!”
 
“传教士?”迪捷尔愣在原地,不明所以地念叨着这个莫名其妙的称呼。然而,此后他也一直没有弄明白雅柏菲卡为什么会管他叫传教士。
 
因为,自那天以后,他再也没有和雅柏菲卡说上一句话。
 

“复活日临近了,月亮破裂了”
 
——第五十四章·月亮
 
“……”雅柏菲卡仰望着夜空。这是他第二次感受到这种全身上下隐隐作痛的感觉。他死了,他很清楚地记得这一点。失血过多的自己在打倒米诺斯之后便中断了意识,在这之前他还见识到了传说中的走马灯。
 
“嗨。”黑暗中有人在向他打招呼。听起来有点耳熟……是谁呢?
 
黑暗中的人渐渐走近。他穿着镶有金边的黑色长袍——那是圣域教皇的象征。
 
“史……史……史昂?”水蓝色头发的男子不知道该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耳朵。
 
“嗯。是我。”
 
“这是怎么回事?”雅柏菲卡诧异地问道。“还有……我……”
 
“啊……前一个问题说起来就话长了。”史昂顽皮地眨了眨眼睛,“至于后一个问题,你自己看一看脚下,应该就明白了。”
 
他看不到自己的脚。低头看去,他只看到了荆棘一般的花枝,还有一个用棺材做成的花盆。
 
雅柏菲卡,只是一株玫瑰花。
 
一株带毒的玫瑰花。

~Fin~

水中萍 发表于 2010-5-21 22:06

怎么办我被赛奇爷爷萌了啊啊打滚……

luobo 发表于 2010-5-21 22:14

打滚……萌的死去活来,会说话的玫瑰好萌,于是雅柏被史昂金屋藏娇种了起来     TAT
 
(阿布没有吃掉雅柏太好了……)

泪与笑 发表于 2010-5-22 00:38

满地滚,嗷呜,陵妹妹~请嫁给我吧TUT
传教士和路雪……(脑内了一下,居然无违和感XDD)
圣域真是个河蟹的地方TUT

feila 发表于 2010-5-22 01:19

当星矢在玫瑰丛中倒下前,他发誓听到了一个声音
[你会压着我的!笨蛋蛋蛋蛋蛋蛋……………]

真的不是喵 发表于 2010-5-22 12:28

为什么偶被笛捷尔那句“食物中毒”萌到了~果然某只对笛子中毒已深~

belian 发表于 2010-5-22 12:58

娘的果然好萌嗷嗷嗷嗷嗷!!!!!!!!!
隐约的变态着和重口着什么的最萌了!!!!!
 
以及,拍飞萝卜!叫你剧透!叫你剧透!!!
 
我做了一个晚上的重口梦!!!!!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