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auxokaien 发表于 2010-5-12 21:43

[原创][SSLC][魚羊稀薄]圣域、嘉米尔、五老峰

 承《关关雎鸠》的尾声。
地面上的故事,与SS人物有关,SS人物扭曲有,设定扭曲有。

鱼羊稀薄。


---

〈圣域〉


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他们收葬了死者。

圣战还没有开始,圣域已经失去了太多的人,不管这些人生前如何,他们死后同样令人悲痛。

仆从们清洗遗体,替遗体整理遗容,用白色亚麻布将遗体包裹,放进棺木里后,再由生者依照习俗於死者的双眼上放上银币,然后才封棺埋葬在圣域的墓地里。

墓地旁的亭台里并排著七具棺木,依序是双子座的萨卡、双鱼座的阿布罗迪、水瓶座的卡妙、摩羯座的修罗、巨蟹座的迪斯马斯克,以及死去很久的教皇与射手座艾奥罗斯。其中的修罗并没有遗体,所以他们在魔羯宫找了一些修罗生前用过的物品代替,艾奥罗斯的遗体当初则是让城户集团的总裁就地掩埋了,在雅典娜女神沙织的指示下重新又挖了出来,整理安葬。而教皇的遗体是在星丘上面找到的,早就风化成枯骨,穆什麼也没说,只是安静慎重的收拾了这些遗骨,亲自清洗整理,然后再用白色亚麻布重新包裹好。

剩下的人,如今都聚集在这里。虽然雅典娜女神回来了,圣域却失去了女神在地上的代理人、有能力继承代理人位置的两个人也都已经过世,年轻的青铜们局促不安的站在一起,残存的白银则与残存的黄金们站在一块。

残存的黄金是如此的少,白羊座的穆、金牛座的亚尔迪巴朗、狮子座的艾奥里亚、处女座的沙加、天蝎座的米罗,还有远在五老峰的天秤座的童虎,年轻的雅典娜女神被同样年少的青铜们与侍从簇拥著,看起来一点都不会感到不安。

这场丧礼名义上是由雅典娜女神——在日本长大的城户沙织——亲自主持,事实上真正主持的人是处女座的沙加。博通神鬼之事的他,喃喃地念诵了些经文,有些他们能听懂有些则听不懂,在念诵的同时,其他人依照事先讨论过的顺序,一个一个为死者送上阴间渡船的船资。

艾奥里亚虽然觉得伤感,至少兄长的污名得以平复,米罗觉得卡妙傻得很,还为此哭了一场,其他的人倒是担心著一直未曾显露表情的穆。

在教皇还在世的时候,年幼的穆就是如此沉稳。穆应该是早就知道了教皇之死,只是一直忍隐不发。不过虽然担心著,倒也不知道要怎麼开口。

「……我说,教皇大人会不会跟艾奥罗斯两个,因为没有渡船资一直徘徊在冥河岸边啊?」

想像力总是过份丰富的米罗忍不住这麼说道。他光想到其实对待他们一直不错的教皇大人很可怜的徘徊在冥河岸,就开始觉得难过起来。

艾奥里亚捶了口不择言的米罗一记,其实他的立场和穆最是相近,他一点都不希望哥哥惨到居然得在冥河畔当孤魂野鬼,但是也不知道要怎麼去安慰穆。

「这倒可以放心。」沙加从头到尾都闭著眼睛,脸上一贯莫测高深的微笑,「教皇大人见到了所该见的人,而艾奥罗斯……艾奥里亚,他一直都在看著你。」

虽然知道那是最亲爱的哥哥,艾奥里亚被沙加这样一讲,还是觉得有点毛毛的,忍不住摸了摸自己寒毛直竖的后颈。

亚尔迪巴朗自知口拙,只能关心的看著穆。

「不过,你是怎麼知道的呀,沙加?」米罗好奇的问著,「那麼、其他的人,我是说卡妙、怎麼样了呢?」

「……我会知道,自然是我能与神佛对话之故。」沙加淡淡的应著,「他们……应该算好吧。」
他并不认为面对教皇酷厉眼光的那几位算是好,但是也许待在冥界也并没有那麼不好。然而这种事情与不通鬼神的人说,他们是听不懂的。

「撒卡他……有脸面对教皇大人吗?」艾奥里亚低声问著。

「应该是不想见也不行。」

沙加停顿了一下,忽然间笑得很愉快。

毕竟,那个人可是教皇。





〈嘉米尔〉


嘉米尔是修复圣衣的圣地,也是圣衣修复师的修行之地。

他今天是带著贵鬼回来收拾物品的,如今雅典娜回归,他的恩师安葬,大略到他守护白羊宫的责任结束之前,他是不会再回到此地了。

其实穆在这里比在圣域有更多的回忆。他在嘉米尔出生,很幼小时就被教皇带去了圣域,虽然教皇教导了所有的圣斗士们,但独独只允许他叫师父,也只将那一手神妙的修复圣衣的功夫传授给他。师父曾经说过,他们有同样能够听见圣衣呼唤声的体质,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成为一流的圣衣修复师。

他记得高大的师父是严厉冷肃的人,将自己隐藏在宝冠与面具之下,虽然近在咫尺,但难以亲近,整个圣域里面,唯有阿布罗迪敢跳上师父的膝头撒娇。只有在修复圣衣的时候,师父会拿下宝冠与面具,露出真实的脸孔,拿著布巾轻柔的擦拭圣衣们,偶而还会哼著故乡的小调。圣衣们因为被这样温柔的对待,常常会发出嗡嗡的愉快共鸣声。虽然师父称赞过他的天赋,不过穆从未在修复圣衣时听过那样的声音。

直到十三年前的那个夜晚,独自在白羊宫的他,听见了白羊座圣衣的悲鸣。然后,童虎老师的小宇宙传音要他什麼也不要问、什麼也不要说,要他回到嘉米尔去修行。

即使童虎老师没有明说,他也知道师父的小宇宙消失了。

於是他带著悲鸣不已的白羊座圣衣,即刻返回嘉米尔。

他不知道坐在教皇宝座上,戴著宝冠与面具的人是谁,但他知道那个绝对不是师父。

於是他保持缄默。

嘉米尔的空气很冷、稀薄,冬天漫长而夏天很短,幼小的他独自一人与白羊座圣衣相伴,因为失去了前任主人而哀痛不已的圣衣,对著他倾吐著对於师父的思念,告诉了他过去的事情。关於圣衣修复师的修行,关於他师父曾经对圣衣犯下的罪,关於白羊座的力量,关於他师父亲眼见证著过去上一代圣斗士们的死亡,还有师父在寒冰地狱里所发下的誓言。

他在泪眼蒙胧里,看见年少时的师父在白羊宫里捡到一朵蔷薇,脸上露出担忧与欣喜的混合神情。

『别哭了、别哭了。』

大手摸上他的头,但是说话的人他却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个嘉米尔人。

那是一对双胞胎兄弟的……鬼魂,穿著传统却古老的嘉米尔服饰,自称是以前住在这栋楼房里的居民,也是圣衣修复师。

他们为了要安慰他,所以开始轮流说故事。

从前这里有个圣斗士为了圣战,在这里将自己的小宇宙燃尽。从前有对姐弟,感情很好,弟弟因为姊姊想要成为战士而不是出嫁当新娘,最后受到引诱变成了冥斗士。从前有个长得跟他很像的嘉米尔小男孩,虽然不是圣斗士,但是在圣战里面出了很多力。从前有个少年,长大以后曾经一脚踢翻了死睡二神的棋盘,勇敢的向死神挑战。曾经有个跟他一样是圣衣修复师的孩子,长大以后爱上了一朵沉默的蔷薇却不敢讲,那朵蔷薇有著剧毒,所以什麼也不愿意说。幸好两个人死后见面,终於可以把话说清楚,现在在冥界里过的很幸福。

他专心的听著这些师父曾经告诉过他的故事,没有说他知道那对姐弟叫做尤兹莉哈与托古沙,也知道和他长得很像的孩子叫做亚特拉,踢翻棋盘的是前代巨蟹座的黄金圣斗士马尼戈多,在这里燃烧小宇宙的则是前代处女座的阿释密达。至於曾经与他一样的圣衣修复师的小男孩应该是他的师父,蔷薇指的或许是师父从来不愿意说名字的前代双鱼座。

不过,虽然师父几乎不提,但是师父常常会看著魔宫蔷薇与阿布罗迪发呆,然后摸摸娇美天真的阿布罗迪的头发,说他是好孩子。

他有时候会想,他对此事一直保持缄默,或许是因为明明师父对他们也都一样的疼爱,却没有一个人试图揭发撒卡的伪教皇身份,就连阿布罗迪也没有。

如今他们都付出代价了。以生命作为代价,师父或许会很生气也不一定。因为师父一定不希望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死亡。

「贵鬼,来。」

穆将点好的檀香递给了弟子,看著弟子诚心上供。

在穆已经大的能够照顾自己的时候,那两个鬼魂在一个半睡半醒的清晨,和一个长发飘逸的人影一起消失了。於是他在没有门的屋宇后方为他们与师父设了一个小小的香案,每天早上都向他们上供、祈福。

「要走了吗?」

「对呀,要走了,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回来这里了。」

他牵起小男孩的手,微微地笑著。

虽然他们什麼都没有说,穆最后却猜到了他们的身份。

他们应该是师父最敬重的,师父的师父与前代教皇。






〈五老峰〉


两百多年来,虽不再相见,小宇宙倒是一直相通的。

很多事情只有经历过那样惨痛的战争的彼此能够明白,他们所继承的,并不是只有女神的意志,还有逝去战友的遗志。冥王仅是暂时的被逐退出这个世界,但迟早是要卷土重来。

『没有关系,童虎。』

那时候的他们同样疲惫,史昂倦怠的脸上却透出坚毅的光彩。

『我们握有下一次战胜的契机,下一次将会真正的战胜敌人。』

为了下一次的胜利,史昂精心挑选、培育著新任的圣斗士们,办公之余偶而的小宇宙闲聊,听的出来他很为这些年轻的圣斗士们得意著。他也会让这些年轻的圣斗士们前来拜访他,让他看看这些犹如故人重生的孩子们。

漫长的两百多年里,他打盹的时间比清醒时长,所以时间倒不像史昂那麼难捱。

本来以为他们就将像哈克雷与赛奇大人一样,互相扶持到圣战再度开启,然后在新的圣战之中为新的胜利奉上自己的生命,然而忽然之间,史昂的小宇宙消失了,无论童虎再如何呼唤,几日前才满怀欣喜的告诉他雅典娜降临之事,并与他确认教皇的继任人选而已,原本相通的小宇宙另一端就像落入了黑洞,再也没有回音。

他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史昂虽然称不上健康但也还不到一脚跨进棺木的衰弱,他只能揣测或许圣域发生了什麼变化。然而,还不到他可以离开这瀑布前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命令年幼的穆带著白羊座圣衣,即刻返回嘉米尔。至於女神那边,他本来还想找其他人关照,但是射手座的艾奥罗斯已经先一步带走了女神,接著是射手座的小宇宙消失。

然后教皇的诏书就来了,明明史昂的小宇宙已经消失,可是却来了教皇诏书。童虎心里虽然感到悲痛,表面上仍不动声色,和史昂相比,他向来就不擅长於计算或思考。事情已然发生,他则有更重大的任务。不管冒名顶替史昂的人是谁,若是圣域能够继续维持下去,那麼童虎就不能为了一己之私替战友复仇。

毕竟,圣域的存在,是为了守护大地与正义,不是为了争斗。

但有机会,他也想踹踹那个胆敢杀害他战友,冒名顶替教皇的家伙屁股几脚。

这一等、就等了十三年。

这十三年间,穆从幼小的孩童长大为风姿翩翩的青年,那些年幼的黄金们也都长大了。他则收养了一个女儿,又收了一个弟子。这个弟子如他预料的成为了天龙座的圣斗士,虽然只是个青铜,但时间早就证明,就算是青铜也可以制造出奇迹。

雅典娜女神终於从日本归来,圣域却付出损失了多位圣斗士的代价,其中包含五位黄金。童虎虽然感到叹息,但如今圣战即将来临,要再培育新的黄金圣斗士以补齐人力,是绝对的来不及。只好在波赛顿再临时,逼著太过年少的青铜去对付海斗士们,期望他们能够实战中累积更多经验,弥补损失的黄金空缺。

『竟然把责任都丢给我,一个人在冥界和雅柏菲卡逍遥吗?』

当觉察封印解除、冥王甦醒时,他终於忍不住的在心底抱怨著,一边抱怨著,一边的前往圣域。

终於……


[完]

真的不是喵 发表于 2010-5-12 22:45

『没有关系,童虎。』

泪了。史昂结束了圣战

赤炎小狐 发表于 2010-5-13 13:19

同上!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