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泪与笑 发表于 2010-3-3 14:54

【双鱼祭】天黑请闭眼

图片链接在此~
 
“有人在跟踪我。”
阿布罗狄这么说的时候,撒加正在某份文件的结尾处签字。
“这里是圣域。”
“我知道。”他不耐烦的说;“但确实有人在跟踪我。”
撒加看了看签字,对一如既往的优美花押露出满意的神情,这才慢吞吞的说:“那么,会是什么人,你有头绪吗?”
“不知道,我以前根本没见过。头发长长的,银色。”
“样貌呢?”
阿布罗狄一摊手:“别问我,追过几次,总是远远的看到背影转个弯就消失了。”
“阿布罗狄,你是黄金圣斗士。”
“对啊,所以说,真奇怪。”
撒加不作声了,取过另一份文件继续读着。复古风雕花羽毛笔拿在手里,烛光沿着流畅曲线蜿蜒而下,熠熠生辉的暖金色。
阿布罗狄拨弄着花柄上的刺,呆了半响,最终还是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艾俄洛斯,确实死了吗?”
这次撒加倒是很快就作出了反应。
“阿布罗狄,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好像看见艾俄洛斯了。”
“这个问题你已经和修罗谈过了。”
“是的。”
那时候修罗沉默了一下,侧光的半边脸凝重得像大理石像,但当他开口说话,语气却几乎是温和的。
“射手座艾俄洛斯已经死了,就是这只手砍进了他的胸膛。”
他又看了看阿布罗狄,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关于这件事,我想你应该尽快向教皇报告。”
接着修罗埋下头,继续慢条斯理的擦拭摩羯座圣衣的臂甲,似乎上面总有血腥味徘徊不去。
有那么一瞬间,他看起来真像是……
阿布罗狄咬了咬嘴唇,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他接着说;“可我看见了,就是迪斯去出任务的前一天晚上,我看见他进了教皇厅。”
“阿布罗狄,你相信鬼魂吗?”
撒加微微侧头,脸颊迎着月光白森森的,嘴角笑得弯弯,蓝眼睛里烛焰一跳一跳,像是立刻就要涌一滴血来。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空气里也适时飘来一丝甜腥。
看到双鱼座战士一瞬间的僵硬,教皇扑哧一声笑了。
“其实这个问题啊,我觉得你还是去和迪斯探讨一下比较合适。”
“说的也是,顺便问问那小子这几天为什么要躲躲闪闪的。”阿布罗狄仰头望着天花板,“你不是又派了什么奇怪的任务给他吧?”
“对于圣斗士,尤其是他这样的黄金圣斗士,那是个很合乎情理的任务。”撒加顿了一下,说,“他没和你说什么吗?”
“放心,特别任务要保密这我们都知道。就前天我远远看见他好像要跟我打招呼,不过没听清嚷嚷些什么。去宫里找他又老是不在。”
“哦。”
撒加漫不经心的答应着,在这份文件的末尾照样签上优美圆润的“Shion”,若不是亲眼看见,阿布罗狄也会认定这签名就出自希昂手笔。
真是一模一样。
“你吩咐我等到现在,不是只为了叫我坐在这里看你批文件的吧?”
“孩子,有点耐心比较好。”边说着,边拿过信封熟练的封好,盖印。连烫下的深浅也和曾经教皇所做的别无二致。
“我已经过了10岁了。”阿布罗狄不高兴的跳下椅子,“有什么事快说,我还要回去睡觉呢。”
“嗯,好吧。确实有个特别任务要交给你。”教皇指着房间另一边说:“你先去把它打开。”
那里有一只木箱,黑色素面,漆工也是一般,和教皇厅里惯常的新古典风格精致红木家具格格不入。
这要再大上一倍,倒真像口棺材。
阿布罗狄这么想着,走了过去。箱盖开启时吱嘎作响,浓重不堪的腐臭和甜腥扑面而来。
他惊恐的猛退一步,正好撞在后面的人身上。教皇一手托起落到半途的箱盖,一手搂住阿布罗狄,黑丝绒的绣金长袍,一样浓重不堪的腐臭和甜腥。
“撒……”
“嘘,夜深了。”教皇抱住他,“坏孩子该安静的睡觉了。”
 
PS:请看懂的不要打我,打也不要打脸;没看懂的……先答应不打我,再看下面的提示=v=~
提示:
1、作者是个细节癖
2、你相信鬼魂吗?
 
(顶锅盖溜走~)
[color=#000066][此小宇宙通讯已经被香酥米粒于2010-3-3 16:20:47编辑过][/color]

司空 发表于 2010-3-3 17:09

我看得好HIGH……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