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司空 发表于 2010-2-21 22:03

【双鱼祭】 兩片三段……

 
【双鱼祭】 [米雅]Requiescat
http://www.saints.net.cn/schrodinger/hiddenlist.asp?boardid=5&Id=913&page=6

「根据目前的迹象指出,『它』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就是那座房子了。」路尼将手上的记事本合上,稍微拉高了一下马车的窗帘,比着不远处的一座宅院。

野生的玫瑰用上近百年的时间攀满,将这座房子变成荆棘城堡。马车的主人下了车厢,坚实的硬皮靴踩在其中一根野荆棘,他金红色的眼睛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向花滕,终归也不过是冷笑一声,将花滕踏碎。路尼沉默着看着他主人的行为,然后垂眼跟随着他走向荆棘的中心。身后的马车上,印绘着教庭的纹章……

「各个房间已经在日间被清理过了,目前正在搜查通往地下室的入口,但目前还没有找到。」

「谁告诉你一定会有地下室的。」走在前方的男人突然停下,他偏头看了眼身后的路尼,然后像是房子的主人似的,熟练地走进宅子的主人房。被清理过后的主人房只剩下一张大床跟墙画,书架跟一些坐椅被随意地推到一边。

「这个,挪下来。」男人带着手套的手指敲了敲画框便退后。

「是的,米诺斯大人。」

挪开的画架后只是一面墙,墙身和四周的眼色也吻合。路尼没有作声,将墙画随意地放到地上,米诺斯用手指刮了刮下巴,用手杖敲了敲下方的墙线,然后金红色的眼睛微微弯起,他用下巴比了比墙:「把这墙给我拆了。」

路尼银紫色的眼睛暗了暗,但还是没有反驳,挥手让人把这面墙拆卸下来时,米诺斯开口叫住了他,然后用手杖敲打离地面半米左右的地方:「这里。」

这面墙的墙身极厚,被带来的侍从将墙拆卸了近半米后依然是一些砖泥块,但下方却是一个空洞,离地大约一米左右的地方是一条黑森、光滑而且和地面成直角的通道。米诺斯蹲下身看了看地道的深处,金红色的眼睛如同看到猎物的狩猎者似的。

「找到了。」他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就如同我那些老师说,我是跑题严重的废柴。】===

米诺斯懒散地走近房中唯一的圆桌,桌边坐着一名身着宫装的青年。青年双眼微合,双手在膝上虚抱着一束枯萎的玫瑰,彷佛只是在整理花卉的途中瞌睡,但从他的身上和四处覆盖着厚尘可以得知,他可不只是在午后的下午稍微瞌睡了一会。

「这会是我最好的收藏品。」米诺斯伸手撩起青年水蓝色的直发,又轻抬起他的下巴打量青年俊美的五官后宣布。青年膝上的玫瑰在他的动作中掉下了数片花瓣,但米诺斯并没有理会,只是仔细地隔着手套,用手指去拭擦青年脸上的尘土……

被拭净脸颊的青年毫无预兆地张开双眼,鲜红的双眸一下子映入米诺斯眼中时,他反射性地将手杖横胸一挡同时退开,正好拦截下射向自己胸口的玫瑰,被黑玫瑰扎上的手杖迅速地被腐蚀。米诺斯收起脸上懒散的笑,抬头看着前方的青年。

青年已经站直身,火红如血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米诺斯。手中虚抱着的玫瑰已经滑落到地上,但枯萎的玫瑰同时却像得到滋润一样转绿疯长,翠绿色的荆棘花滕以青年为中心,在快速地向外扩散着的同时,不停地向米诺斯作出攻击。

「睡美人的起床气真不小。」米诺斯习惯性地调笑,一边躲避开缠向他的荆棘,不时看向唯一的出口,计算着撤退的距离。但他却突然发现,绞向他的荆棘动作慢了下来,随着他的说话,青年眼中的鲜红似乎淡了一点。

赌还是不赌?

他一边奔走、跳跃着躲开,一边看着青年眼中不停地变淡的红色,就在他的背贴上尚未被荆棘占领的墙身时,一束荆棘从身后破胸而出,胸腔被穿透下鲜血不停地和着空间流进肺部,在窒息的感觉中,米诺斯看着青年的眸色一再变淡,最后只剩下如天空一样的苍蓝色……

当青年完全醒来时,他看到的是布满荆棘和盛放着红玫瑰的房间,还有一具鲜血被荆棘吸去大半,已经完全冰冷下来的尸体。

荆棘城内,不剩一个活人。

【我不是故意的,但我在晕船中,而且我突然想起没搞死过米诺斯】

===以下是引申出来的===
其实我真的很萌笛卡……(好吧,死去的卡路狄亚)

原木门板被缓缓推开,进房的是一名带着眼镜、暗红色长发的男人,脖颈上挂着一副听筒,似乎是名医生。他双手分别插着白袍两侧的衣袋,但从口袋鼓起的轮廓,里面似乎还装着别的东西。男人无声地走近房内的唯一的病床,上面躺着一名面色苍白的青年。

医生没有开灯,房内唯一的光线来自窗外的弦月,将整间房映得昏暗不清。床上的青年似乎不是一个尽职的病人,从他没扣好的衣领可以看到他的锁骨和一部份的胸膛。

笛捷尔将手自口袋中抽出,推了推眼镜。他看着床上沈睡着的卡路狄亚半晌后,终于伸出手触上卡路狄亚一边的肩头。俯身的动作令他的影子覆上卡路狄亚的身体,他盯着卡路狄亚颜色极淡的嘴唇。他将脸上的眼镜取了下来,冰冷的手指按上卡路狄亚的肩头,他呼出了一口气后俯身,同吻上卡路狄亚的嘴唇,缓慢有序地舔吮着卡路狄亚的唇,一直到他的病人在睡梦中发出不舒适的微喘声才停下、放开。

他一言不发地凝视着卡路狄亚被他吮得有些发红的嘴唇--事实上也就只是跟一般人差不多的颜色--然后他的视线向下移动……喉结、锁骨,最后停在被衣领半遮半掩的胸膛。

笛捷尔伸手拨开了一点卡路狄亚左边的衣领,冰冷的手掌抚上卡路狄亚的心口。笛捷尔抿着嘴唇,经手掌感受着他微弱的跳动。指腹反复地在上面的皮肤上来回摩擦,一直到不论是胸口,还是他的手指都温暖起来时,笛捷尔才将另一只手从衣袋中抽出--那里握着一管针筒。

他仔细地将里面可能存在的气泡都清理掉,准确熟练地将针头刺入心脏的位置,注射,一如往日对卡路狄亚进行急救时一样,但这一次……

笛捷尔抱起卡路狄亚的身体,将他的头压在自己的肩窝上,但沈睡中的病人却没有清醒过来。笛捷尔手指缓慢细致地抚摸着卡路狄亚的金色的头发,卡路狄亚的身体慢慢地变得冰冷。

笛捷尔用脸轻轻摩擦过卡路狄亚的头发,眼睛中闪过复杂的情感,最后化成一声夹杂着喜悦的叹息:「终于,是我的了。」

【赞美FJJ的细腰大胸美腿】
[color=#000066][此小宇宙通讯已经被Rei于2010-2-21 22:56:31编辑过][/color]

nighto 发表于 2010-2-21 23:45

 变态医生笛子………………|||
……于是米诺就这样倒霉地死了………………||||||||||

voyage 发表于 2010-2-22 09:12

大剂量镇静剂和高浓度氯化钾混合物,死刑常用配方,迅速致死无痛苦,不过一般扎静脉…
另外哀悼死于一场玫瑰血祭的米诺斯,这样你和雅柏是同类了?

泪与笑 发表于 2010-2-23 22:04

再一次……司空空你也不要这么神勇好不好OTL
你写的变态真赞~(爬走)
 

司空 发表于 2010-2-25 23:54

以下是引用泪与笑在2010-2-23 22:04:06的发言:

再一次……司空空你也不要这么神勇好不好OTL
你写的变态真赞~(爬走)
 


其實我拖上幾天了……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