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bunny 发表于 2010-1-21 23:07

[LC][ALL]Hourglass——地球仪 01

      对素材燃起热情,于是翻出来补。。。。
      题目是花花定的,花花说要地球仪,于是就有地球仪-v-
 
         
 
CP:希熙希 笛卡 米雅 童史
注明:人物继续走形/-\
 
Chapter 01
和无家可归的卡路狄亚啤酒薯片地看了半宿联盟赛后艾尔熙德作了个梦。
 
梦里希绪弗斯成了他儿子。这个皱皱巴巴头上没几个毛的家伙从娘胎里出来的第一天便给他制造了诸如不断在大笔缴费单上签名、存款数额雪崩式滑落以及从幸福丈夫落魄转型成单身爸爸……等等麻烦,尽管如此艾尔熙德仍没打算把他丢弃在某个无人街巷。
 
没过多久艾尔熙德便对当初的决定后悔不迭。虽然很多人称赞希绪弗斯是个才华横溢的孩子,但他老爸却认为自这家伙修成人型,到被自己扫地出门至光名字听起来就很贵气的名牌大学的这段时间里制造的麻烦足以再垒起座巴别塔……
从最初艾尔熙德爸爸发现每次男孩子们爆发一定规模冲突背后总有他儿子的影子,到后来每当电视报道高智商犯罪时,艾尔熙德老爹便立刻臆想下一秒警察会来按门铃;从最初艾尔熙德爸爸每天早上把儿子送上校车便开始担心那些有奇怪嗜好的人会无孔不入想方设法拐走他家宝贝,到后来艾尔熙德老爹每天早餐时间都要花一个小时对儿子念叨类似不要再让他在家里的客厅/厨房/书房/寝室/花园/车库……见到一边叫他父亲一边扑上来的穿衣服/不穿衣服的不同肤色的姑娘们……
 
然而双重标准的是,希绪弗斯在反对/阻止/破坏艾尔熙德寻找第二春上面表现出了不遗余力锲而不舍的精神,打他能开口说话起就明确表示无法容忍自己和艾尔爸爸之间再多出个雌性灵长类生物,结果当他知道自己刚刚迈入高等学府不到半学期,几千英里之外就有漂亮寡妇向自家鳏夫明送秋波时,藏蓝眼眸中迸发出森绿光芒的青年毫不客气地卷了艾尔熙德所有动产及不动产有效证明,并将老爹的全部账户神奇地变为自己所有后远走高飞。
 
两袖清风的艾尔熙德度过了几年自由平淡的日子,当生活开始好转时,他的冤家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他聪明英俊高大还长得一点儿都不像自己的儿子一脸哀伤地向他述说自己遭遇的失败,心如止水的艾尔熙德老爹打定主意绝不再相信这个花言巧语的骗子。
可是他的儿子这次看起来真的很糟糕,金棕色的头发失去了记忆中的光泽,漂亮的蓝眼睛也毫无生气。
他的儿子悲伤地说你是这世界上我最爱的男人。
下午的阳光很温暖,艾尔熙德老爹想起很多年前那个小小的,柔软的孩子。他淘气,他撒娇,他可爱又聪明(在别的孩子还在朝家长索要玩具时,他已经在出租玩具赚取租金),他搂着自己的脖子清脆地呼唤自己艾尔爸爸。
艾尔熙德老爹长叹口气然后说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么,孩子?他的儿子上前紧紧地拥抱了他,接着扭头对门外说快来认识下爷爷!
艾尔熙德老爹目瞪口呆地看着那群冲开大门向他涌来的肤色各异的孩子们,他们叫着艾尔爷爷扑上来,抱住他的腿爬上他的肩膀甚至还揪他珍贵的头发!
他的儿子走过来轻轻吻了吻他的脸颊,您会替我照顾他们的,对么?我爱您,真的。
被孩子们绊得直不起身的艾尔熙德老爹,挣扎地看着他聪明英俊高大还长得一点儿都不像自己的儿子潇洒地走出房子,拉开泊在院子里价格表上有一串零的跑车车门……
*******
艾尔熙德惊醒,冷汗涔涔,他盯着熟悉的天花板好一会儿才松开紧攥住胸前毯子的手。重返现世的不确定感驱使他从床上爬起来晃到客厅,打算在沙发上小坐片刻却发现卡路狄亚抱着毯子在上面睡成一团。艾尔熙德楞了几秒拍着额头想起被房东赶出来的卡路狄亚最近正住在自己家里,顺便给他洗衣做饭收拾家务。
失去沙发使用权的房主一路摸到厨房拉开冰箱取出听啤酒又慢慢吞吞地晃进阳台,难得没有阴天,头顶上的颜色简单得纯粹。
艾尔熙德倚着阳台顺利辨认出几个熟悉星座的同时也误视到上层阳台悬挂的在寒凉夜风中飘摇的维多利亚秘密新季作品,它属于一位近来经常请他和卡路狄亚去其家维修从水龙头到烘干机——各种物件的迷人女士。(艾尔熙德:卡路狄亚,你应该明白她的意思……怎么又答应她?卡路狄亚:你以为我想么?!可她一说有家务活要干我就条件反射!艾尔熙德:……【笛捷尔你到底对卡路狄亚做了什么……】)
揉了揉眉心,艾尔熙德动手收起卡路狄亚洗好的衣服(由于烘干机故障,它们不得不一字排开旗帜般飘荡着)。在触及自己的衬衫时,他的手停顿了一下,余光落在角落里摆放的普鲁士蓝花盆上。花盆和埋在其中的种子是某人从童虎那儿搞来的,据说这个漂亮的花盆里会开出美丽又珍贵的花朵。
 
艾尔熙德眯起眼,那个人正蹲在花盆前煞有其事地冒充园丁,这个笨蛋挽起的衬衫上到处粘有泥土,不止衬衫,头发脸颊也同样附着着土渣。看过他类似铺地砖栽培过程的人恐怕都会相信除了杂草其他任何植卉的成活几率都低得可怜。
好吧,现在,那个人拍拍手转过来,脏兮兮的脸上挂着向日葵般的笑容。
真是……欠扁。艾尔熙德呷着啤酒想。并奇怪自己当时是出于什么心理会老老实实听那人的罗嗦,非但没踹上一脚不说居然还递上条毛巾?!
他绞尽脑汁地去回忆会思索去挖掘曾经的每一天每一刻甚至每一个片断,藉希得到还算说得过去的答案,然而艾尔熙德悲哀地发现除了手指会被残留的余温灼痛之外,他在激情的灰烬中翻不到任何东西。
 
摇了摇被夜风吹得有些发晕的脑袋,黑发的男人放弃了思考转而对自己自甘堕落的审美感到绝望——竟然跟着个长了张狐狸脸身材又普通得可以的话唠不清不楚地搅了那么久!——算了,这也称得上是个特别的体验,虽然怎么看自己都有点吃亏。艾尔熙德扯回视线以“真是没办法”的表情夹了大堆衣服喝着所剩无几的啤酒,边沓着拖鞋晃进屋子,边用部分怠工的脑子认真思考在这个几个月来如同火星表面的花盆里创造微型菜园的可行性。
 
也许是酒精的缘故,躺回到自己舒适大床上的艾尔熙德依然无法入睡。他不断地从床的一侧翻滚到另一侧,伸出被子的手臂接触到冰凉的被料,他缩回手,告诫自己以后一人住不要买过大的床的同时,觉得这张花去半月薪水的床简直就是在风浪中颠簸的破船。
终于,他扔下盖在头上的枕头再次从床上爬起来,并站到了沙发旁边。卡路狄亚睡得像条死狗。艾尔熙德非常满意。
他将熟睡的拍档拖上床,放在闲置的一侧,盯着卡路狄亚的睡脸看了一会儿,决定将盖在这个无家可归的家伙身上的毯子向上拽了拽,又蒙住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完成这一切后,他躺在另一侧,无法再肆意翻滚。
艾尔熙德船长心满意足,漏洞已经填补,他和他的船终于可以扬帆起航。
 
36个小时后,当艾尔熙德举着枪看到卡路狄亚从那部被他们顶出车道撞上防护栏的Benz里揪出小小的疑犯,且相当不友好地让其亲吻了价值不菲的车盖并铐上手铐时,艾尔熙德登时有种被告知信用卡让人盗用并恶意透支的恍惚,谁说清醒了噩梦就会结束?
 
TBC

nighto 发表于 2010-1-23 12:07

 于是希绪和熙德分手了么……

Rei 发表于 2010-1-23 12:23

为毛我隐约觉得这文我原来看过……………………………………

luobo 发表于 2010-1-23 13:09

ls还记得被你认错的那个“比卡路里小的金发控的波多黎各青年”么= =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