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南弓 发表于 2009-12-14 23:22

【射手祭】希绪弗斯和他的圣徒们——12月04日 情爱

 
 
12月04日 情爱


雅柏菲卡惊讶的看着躺在玫瑰花从里的男人,对方显然也发现了他,于是抬起只胳膊打招呼,“你好,双鱼座的小爱神。”

容貌俊秀的少年额角抽动,浓烈的玫瑰花香都掩盖不了的酒味,这人怕是醉得没边了吧。他犹豫片刻,去邻居家借了只大号的水桶,满满装了一桶冷水后提回来,然后瞄准,兜头倒下,顺便把桶也砸到男人胸口上,“下去的时候顺便还给笛捷尔,不送。”

希绪弗斯抹了把脸,湿哒哒的头发贴在额头上,抱着水桶翻身坐起来。风吹过玫瑰园,枝叶舒展鲜红欲滴,像极了心尖的一滴血,真是好景致。

“借我束花,雅柏菲卡。我去求婚。”

于是那天晚上,无人的山羊宫桌子上扔了把草草捆住,连尖刺都没有修剪的红玫瑰——毫无疑问,玫瑰的原主人是在敷衍应付一个疯子。
 
艾尔熙德把醉酒后又着凉的希绪弗斯架回射手宫。他很安静,比起马尼戈特卡路狄亚史昂那些打醉拳耍酒疯的家伙们可爱多了。直到被拽住手指时,艾尔熙德才再次意识到对方并不清醒——至少不是十足清醒。
 
“……我去倒水,放手。”
 
没有回答,只是抓的更紧了几分,艾尔熙德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比自己还要年长的男人坐在床上,未干的发梢打着圈垂下来。
 
“头发长了。”艾尔熙德不由自主的开始拨弄贴在肌肤上的潮湿发丝,只要轻轻蓄起一点小宇宙,便能割下整缕金棕。还好,他没有这样做,他只是解开发带,一点点把那些头发用手指梳开别到对方耳后,露出光洁的额头。
 
如果你在十几年里时不时的经常看到这样一张脸,那么即使是双鱼座那种程度的容貌大概也没了最初的惊艳,何况希绪弗斯不是坐在断壁残垣上的雅柏菲卡,艾尔熙德更不是情不自禁难以抑制的米诺斯。所以他只是很淡然,习惯使然的俯下身,贴住微凉的唇瓣。所以被猛地推开时,他很惊讶。
 
希绪弗斯别过脸去连打了两个喷嚏,然后揉着眉心极为无辜的看向蹲跪下来忍笑忍得很辛苦的艾尔熙德,“现在说倒带重来还有机会么?”
 
越是严肃的人,笑起来的样子越让人刻骨铭心,希绪弗斯深刻感悟着这亘古不变的真理。艾尔熙德蹲在他眼前,一手撑着膝盖一手按着石床,眼底收不住的笑意比洒了满地的月光更迷人。
 
甲曳相抵的声音可以很悲壮,可以很豪迈,也可以很温暖。谁的手指摩挲谁的发梢,谁的臂膀支撑谁的脊梁,有着同样光泽的金属传递着心跳的共鸣。唇瓣胶着,像是蚕食,像是角斗,像是攻城略地,情爱在其中得以滋养轮回。
 
“山羊宫很远。”希绪弗斯在他耳边呢喃。没有回答,也许就是很好的回答。
 
之后数日,他们忙于出差和任务。不要指望一个醉酒的男人有什么好记性,也不要指望一个死心眼的男人有多纤细的神经。
 
当笛捷尔忘记第多少次路过山羊宫时,终于看不过眼丢掉了那束扔在桌子上已经枯萎的不知名植物,另外,他很周到的留下张便签说明情况。然后这张便签被史昂风风火火赶去教皇厅途中带起的气流吹落,最终消失无踪。
 
“似乎忘记了什么。”艾尔熙德有点迟疑,不过还是很快收拾好情绪,不管什么,都等他从梦界回来再处理吧。

 
【END】
 

nighto 发表于 2009-12-15 08:24

我受不了了……谁告诉我为毛又是SE……千皿千(掀桌)
PS 终于有一个真的吻上去的……我还以为会在就要碰到的时候打喷嚏
PPS 马尼说得对,熙德你去当剃头小弟吧=v=
12宫人民的发型就交给你了(拍肩)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