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射手祭】希绪弗斯和他的圣徒们——11月24日 至死不渝的 ...
查看: 7360|回复: 5
go

【射手祭】希绪弗斯和他的圣徒们——11月24日 至死不渝的爱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11-24 00:06 |显示全部帖子

 

11月24日 至死不渝的爱

 

 

那时希绪弗斯还很年轻,年轻的希绪弗斯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


在已经几乎要接触到双子神的关键时刻,他轻信了一个孩子的求救,不仅落入圈套险象环生,更错失了在圣战前给予双子神迎头痛击的机会。圣域本可以占据的绝对优势,从他的指间滑过踪影皆无。


此时此刻,希绪弗斯站在被神之力摧毁的村庄废墟中,眉眼深重。那个诱他落入圈套的孩子紧闭了原本明亮滚圆的眼睛,脸上挂着湿哒哒的泪痕,自高处跌落下来。希绪弗斯毫不迟疑的瞬身过去张开怀抱接住他,同时精准的反手捏住刺向后颈的匕首,青苍色的眼隐在额发之后五味杂陈,“很抱歉,这次要让你失望了。”


“为什么还是要救我呢?大哥哥真是很笨啊。”已经十岁出头的男孩子,因为贫穷看起来分外瘦小,挂在希绪弗斯脖子上的两只胳膊与柴火棍无异。他亲昵的把头靠在希绪弗斯颈间,枕着金棕色的细软发丝,喃喃道,“那个男人说,只要杀了大哥哥,可以把这些都赔给我,几倍的赔给我。大哥哥很值钱呢……可以活下去真好……”


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泯灭,希绪弗斯单手抱着他,一拳砸向旁边已坍塌了半边的墙壁。这就是神所玩弄的把戏,他们甚至不肖使用神力,而是利用人心底的渴望和脆弱,加以操纵和蛊惑,当膨胀的利欲贪婪吞噬了自我时,高高在上的神祗才流露出满足的轻缓的厌恶的冷笑。


希绪弗斯缓缓跪倒,金色的羽翼在冷风扬起的沙石中包裹住他。


再醒来时是在颠簸的马车上,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放在对面座椅上的射手座圣衣箱,旁边是有着同样光泽的东西,定睛分辨,反射着日光的金色牛角刺痛了眼睛。


“到哪了?”他连头都没动,倚着窗棱懒懒的问。


“晚饭前到家。”哈斯加特转过头来看他,再次确认不穿圣衣的希绪弗斯看起来真的并不健壮,“赶时间的话,可以用跑的。”


“就这样吧。”希绪弗斯终于肯好好坐正,眼睛盯着两个圣衣箱的中缝,“谢谢你,哈斯加特。”


“那两个箱子没有一个叫哈斯加特。”同样年轻但已经有初具幼教天分的金牛座手肘抵着车门支着下巴眺望窗外,“教皇让我去接应你的,真难得,这半年都是艾尔熙德在辅佐你吧。”


“因为太丢人了。”

“是挺丢人的。”

“喂,好歹安慰我一下啊。”


“希绪弗斯,后悔了么,你所保护的东西。”


“怎么可能。”希绪弗斯转过头来盯着哈斯加特,宛如初夏傍晚的天空一般的眼睛有着从未改变的神采,“那是我至死不渝的爱。”


“根本就不需要安慰嘛。喏,给糖吃。”

 

“……”某人咬糖中,非诚勿扰。



【END】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11-24 00:07 |显示全部帖子

11月24日  至死不渝的爱

 

史昂那时候已经很老了,很老很老了。

 

雅典娜的教皇所能保留的,仅仅是肉体的强健和精神的敏捷而已。有所长进的是风霜淹及的智慧,退步的却是记忆力。

 

也并不是健忘——他只是在某一天的空闲中发现自己已经记不起来某些人的面容了。

 

仅此而已。

 

发现了这个事实的教皇甚至没有动用小宇宙去麻烦千里之外看守封印的老朋友。他只合起手里的历代圣斗士名录,手指爱惜地拂过封面,微笑着,轻轻一声叹息。

 

慰灵地的花海一如既往地向天边扬起缤纷的花瓣。其实不必特意准备花束,他仍旧摘了几朵花,把细长柔韧的花茎编结成熨帖不会松散的形状,然后在墓碑间走来走去,忙着把花束放置在碑前。其实所有的墓碑都被怒放的花朵所淹没,他大可不用多此一举——很快他就记不清自己都在哪里放了花束哪里没有放过花束——人上了岁数,再怎么不服老,也还是会犯迷糊的。

 

因为不是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四周也无人来考证这样的迷糊会给圣战带来多大的损失,教皇也就倚老卖老地容忍了自己的错误,不再编结花束,微笑着直起腰来,把落在衣襟上的花瓣和细碎草屑抖下去,抚平了衣褶。其实编这样的结也是别人教给自己的呀,他这样想着,只是不记得是让叶还是砺草了。

 

手指上残存着栀子花的清香。教皇向远处望了望,在无边的花海里看见一个少年的身影。不知道是谁家的少年,单薄却挺拔,看见他走过来也不害怕,反而落落向他笑了笑。

 

这里是慰灵地的边缘,背靠着冰雪般凛冽的黄道十二宫,迎面便是圣域的后山,一边是罗德里奥镇的错落房舍,一边是苍苍莽莽的丘陵林地。再远一些,爱琴海的波涛遥遥起伏,海上白帆点点。

 

“你在看什么?”教皇看少年踮脚远眺,不由微笑着问了一句。

 

少年回过头来,看着他微笑。

 

风带着花瓣,从他的发丝间穿过去。俗世的喧闹声和涛声与风吹过高树的沙沙声一起经过了时空的过滤,传到耳边来。鸽子带着悠扬的哨声飞过天空,翼翅在阳光下闪着银光。

 

很多年以后,死而复生的史昂站在圣域的最高处,没有了女神像的女神殿前,身上酸凉的冥衣在渐渐明亮起来的天色中渐渐暗淡。太阳即将出来,火钟即将熄灭,他将要再一次化为灰烬,回到永恒的死之长眠。

 

童虎在身后问:“你在看什么?”

 

史昂微笑了。

 

“我在看圣域。”

 

这一刻他记起了慰灵地的那一天,看到的陌生少年。

 

哪里是什么陌生少年啊……他无声地取笑了自己的记性。那分明是小时候记得的,比自己略微年长的射手座的少年。

 

难怪所有的回忆画格里,大家都是群像,从来都看不清脸——

 

其实是活下来的人,渐渐都把死去的人的面容忘却了吧。

 

可是就算忘却了那些面容,也还是不会忘记那些鲜血和呐喊,更不会忘记那些花朵一般绽放然后凋零的生命。

 

永远都不会忘却的,是对这个美丽的世界,至死不渝的爱。

 

人间正道,大抵如斯。

 

“都等了243年,就算多等一会儿,也没什么关系啊。”

 

他微笑着向老友回答。

 

火钟最后一缕青色火苗微微一跳,熄灭了。越来越浓重的朝霞仿佛鲜血染就。

 

天亮了。

 

THE END

风中柳絮水中萍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11-24 02:09 |显示全部帖子
南瓜!!!! 我糟糕了!!!我重口了!!!别管我!!!
如此思念你们 [IMG]http://img208.poco.cn/mypoco/myphoto/20110714/00/5638839220110714005317090.jpg[/IMG]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09-11-24 09:25 |显示全部帖子
弱弱问楼上的重口了什么……
http://blog.sina.com.cn/foxcontt 暴走的窝XD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11-24 10:10 |显示全部帖子
 同样想知道……楼楼上你重口什么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11-24 18:15 |显示全部帖子

只是对。。。小孩子的死亡比较。。。敏感。。。而已= =

如此思念你们 [IMG]http://img208.poco.cn/mypoco/myphoto/20110714/00/5638839220110714005317090.jpg[/IMG]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38742 秒, 17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