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feila 发表于 2009-9-10 13:06

[恶搞改文]竞选教皇(竞选州长LC版)

(请各位看的时候保持冷静冷静冷静……)
 
强烈推荐对比阅读——如果你找不到中学语文书了,可以看这里:
http://baike.baidu.com/view/579073.htm?fr=ala0
 
BY 希绪弗斯先生第一人称自述
———————————————————————————————————————————

几个月之前,我被提名为教皇候选人,我给女神写了封信,把这件事告诉她。她很快给我回了信,她说:“政委先生我相信你没做过坏事,但现在需要人民相信你,望保重。”
 
  这也正是我的想法!那晚我一夜没合眼。但我毕竟不能打退堂鼓。我已经完全卷进去了,只好战斗下去。
  当我一边吃早饭,一边无精打采地翻阅报纸时,看到这样一段消息,说实在话,我以前还从来没有这样惊慌失措过:
  “拐带罪——那就是1763年,在意大利,有34名证人证明希绪弗斯先生犯有拐带幼童罪,拐骗了当地孤儿院里一位不满5岁的女童,这位女孩还是教堂里另外两名孤儿的唯一亲人。现在希绪弗斯先生既然在众人面前出来竞选教皇,那么他或许可以屈尊解释一下如下事情的经过。希绪先生不管是对自己或是对要求支持选举他的圣斗士们,都有责任澄清此事的真相。他愿意这样做吗?”
  我当时惊愕不已!竟有这样一种残酷无情的指控。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我简直要发疯了,却又毫无办法。
那一天我什么事情也没做,就让日子白白溜过去了。第二天早晨,这家报纸再没说别的什么,只有这么一句话:
  “意味深长——大家都会注意到:希绪弗斯先生对意大利那诱拐案一事一直发人深省地保持缄默。”
  〔备忘——在这场竞选运动中,这家报纸以后但凡提到我时,必称“LOLI控希绪”。〕
  
    接着是《十二宫报》,登了这样一段话:
“需要查清——是否请新教皇候选人向急于等着要投他票的同胞们解释一下以下一件小事?那就是希绪先生在欧洲旅游时,与他住在同一帐篷的伙伴经常发现床铺上有严重掉毛现象,为此不少旅行者患了过敏性鼻炎,而这些毛的根源都在希绪先生的圣衣箱子里。他愿意解释这件事吗?”
  难道还有比这种控告用心更加险恶的吗?
  〔此后,这家报纸照例叫我做“鸡毛掸子精希绪”。〕
 
  于是,我开始变得一拿起报纸就有些提心吊胆起来,正如同你想睡觉时拿起一床毯子,可总是不放心,生怕那里面有条蛇似的。有一天,我看到这么一段消息:
  “谎言已被揭穿!——根据丘布先生、温柏先生和哲洛斯先生三位的宣誓证书,现已证实:希绪弗斯先生曾恶毒声称我们尊贵的领袖天雄星艾亚哥斯大人,胡乱焚烧属下缺乏统帅魅力一说,纯属粗暴无理之谎言,毫无事实根据。他毁谤BG,以谰言玷污其美名,用这种卑鄙手段来达到战斗上的成功,使有道德之人甚为沮丧。当我们想到这些言语攻击必然会使艾亚大人蒙受极大悲痛时,几乎要被迫煽动起打酱油的公众,立即对诽谤者施以非法的报复。
但是我们不这样!还是让他去因受良心谴责而感到痛苦吧。(不过,如果公众义愤填膺,盲目胡来,对诽谤者进行人身伤害,很明显,陪审员不可能对此事件的凶手们定罪,法庭也不可能对他们加以惩罚。)”
  最后这句巧妙的话很起作用,当天晚上当“打酱油的公众”从前进来时,吓得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从射手宫后门溜走。他们义愤填膺,来时捣毁家具和门窗,走时把能拿动的财物统统带走。然而,我可以手按《毛选》起誓:我从没见过 丘布先生、温柏先生和哲洛斯先生这三位中任一人。
  〔顺便说一句,刊登上述新闻的那家报纸此后总是称我为“黄金酱油男希绪”。〕
   
 从此我不再敢看圣域的报纸,转为订阅冥王军战地报。
   引起我注意的战地报上的文章是下面这段:
  “好个候选人——希绪弗斯先生原定于昨晚在幻象森林领导一次对伟大冥王军的偷袭,却未履行其义务。他的医生打电报来称他被黄金箭射中,昏迷不醒,卧床至今等等,以及许多诸如此类的废话。天真的圣斗士们只好竭力听信这一拙劣的托词,假装不知道他们提名为候选人的这个大逆不道的家伙未曾出现的真正原因。
  有人见到,昨晚有一个人身穿大翅膀冥衣,戴着希绪弗斯先生的头带,用弓箭袭击雅典娜。圣斗士们责无旁贷须证明那个家伙并非射手座希绪弗斯。这一下我们终于把他们难住了。此事不容避而不答。人民以雷鸣般的呼声询问:‘那人是谁?’”
  我的名字真的与这个丢脸的嫌疑联在一起,这是不可思议的,绝对地不可思议。我可以用生命来捍卫女神,这是勿需质疑的。
  〔战地报纸在下一期上大胆地称我为“冥界内应希绪先生”,而且我知道,它会一直这样称呼下去,但我当时看了竟毫无痛苦,足见这种局势对我有多大的影响。〕
 
  那时我所收到的邮件中,匿名信占了重要的部分。那些信一般是这样写的:
  “被你从神宫门口一拳抽飞的那个可怜兮兮的埃及艺术家,现在怎么样了?”
  好管闲事者
  也有这样写的:
  “你干的一些事,除我之外没人知道,你最好马上支付这笔账单上的奶粉钱,不然,报上有你好看的。”
  你对不起的人
  大致就是这类内容。如果还想听,我可以继续引用下去,直到使读者恶心。
  不久,冥王军的战地报纸“宣判”我犯了大规模的撒钱罪,而圣域最主要的报纸则把一起恶性经济危机爆发源头硬“栽”在我头上。
  〔这样,我又得到了两个头衔:“挥金如土的希绪弗斯”和“金融危机始发者希绪弗斯”。〕
  
这时候舆论哗然,纷纷要我“答复”所有对我提出的那些可怕的指控。这就使得我的邻居和战友们都说,我如果再沉默不语,我的圣斗士声誉就要给毁了。好像要使他们的控诉更为迫切似的,就在第二天,一家报纸登了这样一段话:
  “明察此人!十二宫这位候选人至今默不吭声。因为他不敢说话。对他的每条控告都有证据,并且那种足以说明问题的沉默一再承认了他的罪状,现在他永远翻不了案了。十二宫的黄金们,看看你们这位候选人吧!看看这位LOLI控拐带犯!这位鸡毛掸子精!这位酱油男!冥界的内应!挥金如土的纨绔子弟!圣域金融危机的制造者!你们盯住他好好看一看,好好想一想——这个家伙犯下了这么可怕的罪行,得了这么一连串倒霉的称号,而且一条也不敢予以否认,看你们是否还愿意把自己公正的选票投给他!”
  
我无法摆脱这种困境,只得深怀郁闷,准备着手“答复”那一大堆毫无根据的指控和卑鄙下流的谎言。但是我始终没有完成这个任务,因为就在第二天,有一家报纸登出一个新的恐怖案件,再次对我进行恶意中伤,说因一艘游船妨碍我登高看风景,我就将这艘游船烧掉,把船上的乘客统统烧死了,这使我万分惊慌。接着又是一个控告,说我为了谋取我师兄的狮子座圣衣而将他害死,并且要求立即挖开坟墓验尸。这使我几乎陷入了精神错乱的境地。在这些控告之上,还有人竟控告我在负责训练幼年圣斗士时教给他们一些奇怪的东西。我拿不定主意了——真的拿不定主意了。最后,人民八卦的积怨对我的无耻迫害达到了自然而然的高潮:有人教唆一个穿着破破烂烂,跟我长得有
几分相似的小孩,冲到一次圣斗士大会的讲台上来,紧紧抱住我的双腿,叫我做爸爸!
  我放弃了竞选。我降下旗帜投降。我不够竞选圣域教皇所要求的条件,所以,我向女神呈递上退出候选人的声明,并怀着痛苦的心情签上我的名字:
  “你忠实的战士,过去是正派人,现在却成了LOLI控、鸡毛掸子精、酱油男、大逆不道和始乱终弃的希绪弗斯。”
[color=#000066][此贴子已经被南野宿于2009-12-16 22:17:11编辑过][/color]

北宫嬛 发表于 2009-9-10 13:28

喷了,证据确凿唏嘘你要如何辩解啊有口难辩了吧

nikyniky 发表于 2009-9-10 14:07

居然每条都对的上……

南弓 发表于 2009-9-10 14:18

捶地!!姑娘内好萌TvT
 
其实我挺想知道希绪弗斯要如何翻案呀哈哈哈哈…………

feila 发表于 2009-9-10 15:27

最可怕的诽谤是大部分的事实加上小部分的歪曲^^b
 
希绪他……咳咳…………翻得了案么?

MAX232 发表于 2009-9-10 16:23

有人教唆一个穿着破破烂烂,跟我长得有
几分相似的小孩,冲到一次圣斗士大会的讲台上来,紧紧抱住我的双腿,叫我做爸爸!
 
 
捶桌。。。

xxxbt 发表于 2009-9-16 09:18

“你干的一些事,除我之外没人知道,你最好马上支付这笔账单上的奶粉钱,不然,报上有你好看的。”
  你对不起的人

拍.....

苍之句芒 发表于 2009-10-16 13:34

啊!竟然没有人诽谤我们的政委是同性恋!
 
P.S 当初看<竞选州长>的时候就笑崩了.LZ乃有才...

南弓 发表于 2009-12-16 22:12

顶上去……
 
 
=================
 
检讨
 
看文时只顾着萌和捶地打滚是不行的,自拍。
 
没有及时提醒F姑娘标注【改文】和提供原文地址是我作为版主的巨大失职,非常抱歉,导致非使用选录该文章中学语文课本的同学们可能产生疑惑和误解,在此致以诚挚歉意。
 
《竞选州长》 作者马克·吐温,部分地区初中第六册语文课本内选用,(似乎是董衡巽翻译版),当时教纲设为非精读课。
 
中国果然很大,很大……
 
非常抱歉TvT
 
                                                                                      南野宿
                                                                                      2009.12.16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