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菜园 无图手机版

(未登录)  [登录]

Blackfeather 发表于 2009-8-17 23:50

[LC前传1500双子蟹主]时之轮转-逝者墓歌之章(01月22日9楼更新:双子之章)

设定篇:http://www.saints.net.cn/bbs/dispbbs.asp?boardid=4&Id=1021
 
 
 
用回忆编织逝者之歌。
用双手铭记历史之路。
用灵魂书写战士之证。
死者往矣,独留生者之痛。
这是,战士们的鲜血,谱成的挽歌
——长卷《时之轮转》


逝者墓歌之章
 
风吹拂爱琴海的波浪;
飞鸟寻找白云的方向。
还记得吗,我们约定的地方;
天空与大地之间,在高山之下;
我们约定守护的地方。
 
鸟儿还在歌唱。
鲜花还在盛放。
空气中承载大地的芬芳。
战士啊,约定的战士啊。
失去了踪迹的你又在何方?
 
化做白鸽寻找,跨越荒野与大洋。
黑暗之地如此凄凉。
战士啊,是谁将你于此埋葬?
无人将你的名字敬仰;
只有我将墓歌为你而唱。
你深爱之地一如昔往;
除却我已失去你的笑颜。
 
这是逝者之歌啊,用回忆编织的逝者墓歌。
没有桂冠,没有花环。
只有朴素的歌谣,祈祷战士的安眠。
 
 
序章-过去,现在,与未来
 
“命运是不断轮回的存在。”修长的手指抚平洁白的桌布上的最后一丝皱褶,将修剪好的玫瑰花插入浅蓝色的花瓶,再端端正正的放到桌子的正中。
在房间主人的刻意打理下每一寸地方都完美整洁的像艺术品,这样就让霸占了屋子里看起来很舒服的一把椅子的人显得十分的突兀。
乱七八糟的短发已经斑白,对比艳红而柔软的波斯地毯的是他身上粗麻布和皮革做成的士兵服。但这个和房间格格不入的存在却有一双格外引人注目的灰蓝色眼睛,锐利而年轻的目光几乎会让初次见面的人忘记这个坐的乱七八糟的人实际上已经是个老人。
“维恩,你看到了什么。”外加这几年你感叹的次数是原来的十倍。在心底吐了一句槽,前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现教皇辅佐官阿基利亚总算坐正了姿势把目光移向窗外。
雕花的落地窗外平坦的石台是历代教皇才能使用的观星台。其实那只是一种说法,除了必要推算什么事情,星象什么的看了200年的话坐在教皇现在的位置也能看的清楚。
 
“也许又一个黄金圣斗士的位置被定下了。”站在窗前的老人优雅的转身,灰白中夹杂着浅蓝的长发在微寒的空气中划过一道痕迹。端正甚至于端丽的面孔不可避免的被岁月刻上了痕迹,却没有减损他本身存在的华美,甚至因为时间的沉淀显得更加的雍容——艺术品要用时间来磨砺应该是最好的形容。
只是现在优雅的老人皱起了眉,盯着已经搭档了两百年的辅佐官。
“别念,念了我也改不掉。”随意的耸耸肩,阿基利亚觉得前双鱼座战士现教皇的维恩对他的仪表问题简直执着的可怕。“两百年了要改我早改了。”
维恩挑了挑眉,“不,我只是说,你下次进门前脱掉鞋子,不要让女侍们还要打扫泥土。”
 
“……我们还是说回正题吧。是哪个星座?”
“巨蟹座,嘉米尔方向。”
“哦哦?先是白羊座,现在有事巨蟹座,看来这次嘉米尔又出了不少优秀的孩子啊。我记得我们的时代只有你……”
“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只是被嘉米尔族抚养长大的。而且要不是族兄过世的太早,白羊宫的守卫职责一定是他担起来……”
一手扶住额头,阿基利亚摇了摇头,看看,所谓的兄长崇拜症就是过了两百年也治不好的毛病之一。“反正,在我看来是好事,为什么你神色凝重。”
“从鬼宿来的流星被一分为二。巨蟹座可不是双子座啊……”维恩的言下之意阿基利亚自然也听了出来,一个不需要双子的星座如果出生了双子战士,还不知道会引发怎样的麻烦。
 
沉默了片刻,阿基利亚不再吊儿郎当。
一个又一个星座重新亮起代表着地上世界又将发生灾祸。作为圣域的辅佐官,他已经两百年没遇到过这样大的战士结集。
而上次,则是200多年前的殊死战斗。
他和教皇都是上次大战的残存者,自然都明白变数的含义。
“你打算怎么做,维恩?回去嘉米尔排除危险因素?”
“不……鬼宿虽然是凶星,但对于圣域来说却是守护之星。”维恩垂下了眼,轻轻叹息,“也许,现在我们只能选择等待。”
 
等待守护大地的神祗,给他们一个明确的答案。
但维恩知道,自己能够想到的结局并不会有大的改变。
过去,现在,未来。
命运三女神的纺线织就的,是一个无法破解的无限之圆。

银姬 发表于 2009-8-18 12:09

大人您终于动笔写了啊,我等的好苦,在您发出设定后就开始等了

Blackfeather 发表于 2009-8-19 17:08

 
第一章 白羊座·西蒙

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原上生活着的嘉米尔一族——和遥远的千里之外希腊圣域相呼应的一族。
从神话时代开始就侍奉着战斗与智慧女神雅典娜。
每隔数年,嘉米尔族都会挑选一批年少而优秀的战士送往圣域成为女神的圣斗士见习生,为了迎接女神的回归而做好准备。

 
西蒙从记事的时候开始,看见的就是同样的景象。
空气稀薄却清新的高原上,苍绿,一望无际的草海是最显眼的风景。而覆盖着冰川的山脊顺着地平线延伸,一眼望不到尽头。
每年从冰川上融化下来的最纯净的水流汇聚成湖泊,倒影着蓝天,蔚蓝的宛若雪山女神之眼。
也只是宛若而已。嘉米尔一族侍奉的女神并非雪山之女,而是另一位优雅而高贵的女神雅典娜,正如同西蒙知道很快就会看不到这已经看了数年的风景,虽然他现在不过十岁出头,在长老或者那些长他数岁的人眼里还是小孩子。
但是他已经是年轻一辈中实力最超群的战士,这是整个嘉米尔族对这个老成的少年给予的公认。
在孩子们眼里的西蒙是一个年长一些的哥哥,换句话说,只是孩子王的等级罢了。虽然年幼的战士见习生们都认为出了什么问题比起去找严肃的长老,不如找好说话的西蒙哥哥。

不过就算是最努力的战士也有躲懒的权力,西蒙盘腿坐在湖边的丘陵上,刚长出新叶的草尖透过麻布料扎着他的皮肤有些刺痒的感觉。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叼着一根草叶看着牦牛和熬过冬天的羊仔们悠闲的在湖边踱步。
老人说只有经历过寒冬的羊仔才能长得壮实,看来到了今年秋天那些比他小的孩子们也能分到御寒的衣料了。
自己那时候应该已经在另一个地方。
听说,那里有一望无际的大海,听说那里总是很温暖。
没有雪也没有漫长到近乎不会结束的冬天……想想看真不可思议。
真的要走了所以多看两眼,也许以后不会回来了?

仰面倒在草地上看着一碧如洗的蓝天,和草地上偶尔会盛开的无名花朵一样鲜艳的红发散落在草丛之间。
眯起眼睛,享受着还未入夏所以凉爽宜人的微风,刚刚有些睡意的时候却被孩童急冲冲的脚步打断了继续偷懒的理由。
“西蒙哥哥,西蒙哥哥!快救人呐!”比他小上许多的见习战士拖着他的手往草原的另一边赶去。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提醒年幼的少年其实只要说出地点,他就能够抓他一起瞬移过去。

 
灾难的现场。
西蒙在心里惊叹了一声,果然嘉米尔就算见习战士打起架来也很可观,毕竟无论强弱都是念动力者,移动几块石头砸砸人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当然现在已经白热化到殴斗的双方已经抛却了念能力的程度,一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小鬼是战团的中心,一对多打的万分吃力,却又没有明显的落于下风。
地上还倒了几个,明显是被念力弄昏了过去。就不知道是这个在战团中心的武斗派小弟做的,还是那个躲在岩石后面,却自他一踏进场就用充满敌意的气场将自己牢牢锁定的阴沉小鬼的杰作?

“喂,快停手。再不停手我一起揍了哦。”西蒙玩似的抬起手指,但是四周随着念动力漂浮起的巨石则丝毫没有说笑的意思。“听——见——了——没——有?”
满意的看着扭成一团的孩子们迅速的分开,那个以一对多的紫发孩子居然也没有恋战,而是飞快的跑去岩石旁边将另一个看起来和他很相似的孩童护在身后。
“好了!首先是你,你,你。”抬手点了刚才扭成一团的几个孩童,一个人头上敲了一拳,“太没用了!你们比他们大人还多,输成这样还算是战士候补吗?!”
年级较大的孩子捂着头没做声,年级小的孩子自然是沉不住气了。
“西蒙哥哥你说什么啊!他们是鬼子耶!!”

直接给了乱嚷嚷的孩子两拳,西蒙把抱着头呜咽的小鬼们丢在一边,走到那对引起争斗的双胞胎面前。
“唔,让我猜猜,你是白礼,你是赛奇。”鬼子双胞胎在族内异常的有名,无论是因为族长的预言还是从尸体里面出生的惊悚性。
因为被叫出了名字,躲在兄长身后弟弟缩了缩,而挡在前面的男孩挺的更直了。
但是他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做得好。一定会变成出色的战士的哦。”微笑着说着这句话的人,浑然忘记了他才十岁。

没多久他听说那对双胞胎被族里最出色的匠人拣了回去,还来不及去打个招呼,他就得到了去希腊的命令。
“要成为一个出色的圣斗士啊。”这是他的爷爷,嘉米尔的族长,给他的临别赠言。
怎样算一个出色的圣斗士?西蒙觉得自己这个年龄不该理解的太过深奥和复杂。反正,先成为圣斗士才能不愧对族长的希望吧。
于是他被爷爷郑重的在教皇厅交给了教皇大人,开始了他新的修炼之旅。

没有经历过风雪的小羊长不出强壮的筋骨,没有被冰霜压过的茎秆开不出美丽的话。
西蒙盘腿坐在岩石之上,对一年被温和的海风和阳光包围的圣域下了这样的定义。
作为白羊座的见习圣斗士已经过了两年,在同样领悟了小宇宙的同伴们之间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很强,但是他知道,他周围的很多人都无法成为圣斗士,因为他们都没有被自然的苦难真正的磨砺过。
再锋利的刀,不磨也会变成废铁。就算是名匠之品,也容不得一直藏在鞘里·。
“所以,认为绵羊没有角的傻瓜去死好了。反正活下来也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还没完全长大却已经布满老茧的手微一发力,带着淡雅笑容的红发少年将自己的对手面部朝下的嵌入了石板。
“记得,我不杀你,是因为规定,我不认为因为杀掉一个口出妄言的傻瓜陪上我未来最年轻圣斗士的大道是一件划算的事情。”
顿了顿,看着周围惊恐的见习生们,红发少年昂起了头。“我不会软弱到去保护不思进取的弱者,但是我会用我的力量去守护需要被守护的人。”
这样笑着这样说着的人在十二岁时得到了白羊座黄金圣衣的承认,至此成为圣域最年轻的黄金圣斗士。

白的是神殿的石柱,灰的是裸露的岩壁,绿色的是从缝隙中探头的小草。
这是是圣域,是希腊,不是嘉米尔的高原。
他是白羊座的西蒙,不再是嘉米尔的孩子王。
年幼的战士抬起了头,看着面前将容颜掩藏在三重冠之下的长者。
“我,嘉米尔的白羊座圣斗士西蒙,从今开始对女神与女神的代言人,献上绝对的忠诚。”

银姬 发表于 2009-8-19 17:37

撒花,恭祝楼主更新,真勤快啊[em07]
P.S.  英雄岛也请填点土,大人辛苦了

nikyniky 发表于 2009-8-20 22:32

强大、坚定、有分寸和主见,西蒙很棒!

Blackfeather 发表于 2009-9-7 14:31

(2)金牛座·伊迪戈尔

塞利维亚是个美丽的城市。漂亮的建筑,整齐的石板铺就的大道,还有忙忙碌碌的海港外停靠的美丽船只。
新航线不断的开辟给这个港口城市带来了无限的商机和活力。
喧闹的市场,美丽的女郎,一夜暴富的机会吸引了许多冒险家的聚集,而本地的商人更是不甘寂寞的踏上远航的船只,前往未知的陌生地域。

这里也是伊迪戈尔出生的地方。
父亲早年是海员,在迎娶了母亲之后不在出海,改行开了一家小酒馆,顺道经营一家专卖出海用品的小杂货铺。
伊迪戈尔是长子,随后母亲又生下了三个弟妹,从六岁起他就学会了做些力所能及的家事,无论是母亲还是周围的邻居都说他是个懂事的孩子。
“这孩子长大以后一定会变成和我一样可靠的人。”父亲总是这么乐呵呵的和酒馆的客人说,旁边是伊迪戈尔端着小盘子跑来跑去的小小身影。
看着这样的儿子做父亲的心里满是满足,直到伊迪戈尔八岁。

那一年一场突然爆发的小型瘟疫夺去了整个家庭的支柱的同时,也袭击了最年长的孩子。
就在母亲倾家荡产想要挽救长子性命的时候,塞利维亚市长带着一个自称来自希腊的使者找到了这一家仅存的成人。
看起来有些邋遢吊儿郎当,神情中却自有威严的老者背后恭敬的站着母亲平日无缘一见的达官贵人,而老者指明要见的确是她重病在床年仅八岁的长子。
“为了救你儿子,你真的打算付出一切?”老者这么问着眼泪婆娑的母亲,比年轻人更锐利的眼中看不出是怎样的情绪。
得到了母亲肯定的回答,老者做出了承诺。
承诺医好重病的小少年,保证在剩下的孩子成年之前每年支付出足够的金额维持一家人的日常生活和教育,交换的条件是伊迪戈尔必须远离这里,也许从此再也不能见面。
过了许多年之后伊迪戈尔依然记得,那年他被抬上海船时,他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

伊迪戈尔足足花了一个月时间才养好了病情,了解了自己究竟在哪里。
希腊圣域,传说中的女神雅典娜在地上的领土,而那天将他带离母亲和弟妹身边的老人是辅佐“女神地上代言人”教皇的人,虽然从打扮上看,他和那些见习生还有杂兵并没有什么两样。
是的,见习生,女神的圣斗士的见习生,也是伊迪戈尔现在的身份。

“进入圣域,成为圣斗士的见习生之后,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是不能离开圣域的,知道吗小家伙?”没什么形象的坐在台阶上,粗糙的大手揉着那头泛着绿色的短发。
在伊迪戈尔眼里教皇的辅佐官阿基利亚看起来和练习场上普通的杂兵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也许唯一不同的是眼睛,这个老人的眼中闪烁着连年轻人都比不过的热情和信念。
“怎么了伊迪戈尔,为什么不回答我?”
“我根本没有想成为什么圣斗士啊!我只是想好好的守护自己的妈妈还有弟弟妹妹们!我拼命的想着好起来……不是为了留在这里。”男孩拽着拳头,大声却礼貌的向老人诉说着,“为女神而战什么的,我根本不明白啊!我只知道父亲已经去世了,妈妈和弟妹们都需要我!”

大声的表达自己观点的男孩被老人弹中了额头。
“太大言不惭了,小鬼!”精神旺硕的老人半蹲着和男孩的视线平齐,“你这种还没成年的小鬼就算回去了又能做什么?不要以为之前被称为好孩子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不能作为一个成年的劳力,你就算回去了也是给母亲添麻烦哦!”
陡然提高的音量震的男孩的耳膜嗡嗡作响,他不自觉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像你这种年龄,想着好好训练好好玩耍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就可以了!责任什么的,在没有变成大人之前考虑太多是会早衰的哟!”

看着男孩露出糊涂的表情,阿基利亚笑了起来,“在还没长大的时候,好好的幸福的活下去,就是最大的责任了哦,伊迪戈尔。何况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因为你留在这里,圣域会负责照顾你的母亲和弟妹,他们会平安的长大,接受良好的教育,然后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周围的人,这都是因为他们有个好哥哥作为榜样啊。”
伊迪戈尔沉默了半晌,然后被坐下的老人抱在了腿上。
“而且啊,女神的圣斗士的责任是为了维护大地的正义与和平。听起来很空泛吧?但是我们都在为了这个目标而奋斗。保护一个人,得到一个人的认同,挽救一个生命,增加一个同伴。虽然一开始都是小小的事情,但是逐渐的就形成新的力量,然后更多的事情会被改变。为了更加美好的未来,为了和你一样的孩子能够幸福的活着,我们选择了为领导我们的女神雅典娜而战斗,仅仅是这样而已。”
阿基利亚笑着摸了摸男孩的头,“现在不能理解也不要紧,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的。现在的你,只要守护住自己能守护的东西就好了。”

认真的想了想,伊迪戈尔对老人的话点了点头,他从老人的怀里站起来,年少却蕴含着认真的眼睛看着阿基利亚。
“阿基利亚先生。”伊迪戈尔说道,“我可以叫你为‘老师’吗?我能够向你学习更多的东西吗?”
“老师啊……”摸了摸下巴,阿基利亚挑起了嘴角,“听起来也不错,两百多年的人生我可是从没想过自己会收徒弟,不过这也是责任的一种吧?虽然当年我被认定没资格带徒弟。”老人像想起了什么,哈哈大笑起来。“好吧,小鬼,我的训练可是很严格的哟!”
“是的,老师!”

伊迪戈尔进入圣域一个月后,成为教皇辅佐官(同时暂时代理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的阿基利亚的弟子这件事情很快的传开了。
虽然教皇公开的表示了对自己的辅佐官有没有资格为人师的怀疑,不过伊迪戈尔礼貌的拒绝了更换老师的建议。
老人也许是个不负责任的训练老师,但是对于伊迪戈尔来说,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的教导人。
数年之后,穿上了金牛座圣衣的少年在教皇面前如此的宣誓。
“金牛座的伊迪戈尔将永远忠于雅典娜与教皇。并发誓,竭尽所能的保护,我的双手能够保护的一切。”


——金牛之章 FIN——
下章:双子之章

北宫嬛 发表于 2009-9-7 15:56

看起来有些邋遢吊儿郎当,神情中却自有威严的老者
--------------
以一个老头子而言,实在有点难以想象

Blackfeather 发表于 2009-9-7 18:07

以下是引用北宫嬛在2009-9-7 15:56:04的发言:

看起来有些邋遢吊儿郎当,神情中却自有威严的老者
--------------
以一个老头子而言,实在有点难以想象



我想想有没有可以直接类比的电影角色……啊,那种年老的西部牛仔的感觉吧,虽然那个时候美国在哪都是问题

Blackfeather 发表于 2010-1-22 15:50

(3)双子之章-拜伦&艾薇拉
“只要能保护我妹妹,不管是圣域还是地狱我都无所谓。”
头发花白的老人皱眉看着年幼的爵士,男孩在他的面前依旧矜持而优雅,宛如无视他身上的疼痛。
只是从他手臂上留下的血已经染红了银剑,摇晃的幼小身躯泄漏了他的不支。
叹了口气,阿基利亚将男孩拦腰抱起走上马车前座,“和我来吧孩子,圣域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除了女神雅典娜,我们不信奉任何一位神祗。”
老人停了一下,缓缓的说道,“作为雅典娜的圣斗士,我们有对抗神的力量。”
男孩抱紧了剑,一言不发的警惕着四周,直到他终于坚持不住沉沉的睡去。
他和双胞胎妹妹降生于一个名声显赫的家族。
在他们六岁的时候,拥有公爵位的母亲因病撒手而去。根据家规,刚满六岁的妹妹继承了女公爵的位置,同时也继承了母亲的家产。
入赘的父亲虽然也有拥有自己的爵位,但作为家族的次子而被当做联姻工具,却和女公爵真心相爱的这个男人手无缚鸡之力。虽然尽了最大的努力保护自己的孩子们,却还是在不久前卒死在自己的书房,死因是毒杀。
失去了保护人的兄妹接下来面对的事情堪称最丑剧目,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年仅十岁的孩童举起了剑。
“没有任何人的教导,为了守护自己的妹妹而爆发了小宇宙,某种意义来说是个天才。”把自己随手涂写的报告书揉成一团丢进火盆,阿基利亚结束了自己的报告。
布满皱纹的手覆盖在额头上试探着沉睡的小少女的体温,温暖的小宇宙不间断的包裹着小小的女孩,“比起你呢?我亲爱的辅佐官。”
“当然是比不上当年只靠自学就有黄金圣斗士实力的我啦~”
“两百多岁的人还没学会羞耻吗?”用优雅的语调吐槽自己的老友,教皇缓缓的收回了手。
“小小姐已经没事了?”看维恩收回了手,阿基利亚问道。
教皇点了点头,让女官们将小女孩送去休息室照顾的之后,他才轻声说道,“这孩子,没法成为圣斗士了。”
阿基利亚愣了一会,随即明白过来。
自神话时代开始,双子座的圣斗士就是两人,就如双子的面具拥有两面。两人的命运由星座决定,在他那一代他很幸运的得到了“成为候补”的占卜结果。而这一代……
“影星失去了光辉,无论正邪,都归于一人。”
龇牙咧嘴的小鬼。阿基利亚抓住男孩乱挥的手腕将他拎到半空中一边想。
“放我下来!你们要把我妹妹送到哪里去!”没有了贵族的威严,拜伦一心只想追上那几个把艾维拉带走的女侍。
“好啦,小鬼,你妹妹只是被送往圣域外的镇上安置,女侍们会好好照顾她的。圣斗士的训练是不容外人参观的哟,难道你想你的宝贝妹妹留下来当侍女吗?”
拜伦立刻不吭声了。就算圣域几乎是传说中的存在,他从小当做宝贝的妹妹怎么能留下来服侍人?
“阿基利亚大人,您似乎收留了一个精力旺盛的小朋友啊。”路过的射手座西格利特停下脚步,勾起一个被阿基利亚冠上“骗子的微笑”名头的表情。
“见习生拜伦,也许是你未来的同僚。”对十五岁的黄金圣斗士挑出一个“你少来”的表情,阿基利亚介绍道。
“我可以好奇下是哪个星座?”
“双子座。”
西格利特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双子座?我还以为刚才西蒙带到大校场的那对双胞胎是双子座候补生……”
“又一对双胞胎?”阿基利亚疑惑的想了想,“叫拜伦的小鬼,和我一起去看看。”
被现任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兼辅佐官夹在胳膊之下,拜伦完成了他的见习生报到。
(三年后,教皇厅)
三年前的显得有些苍白的男孩现在变得结实而健康,眉宇间的高傲就算在面对教皇的时候,也不曾有丝毫的收敛。
阿基利亚在一边毫无形象的扶额——想当年被他被称为“完美道德典范”的老哥也没这样过啊,他是不是该把负责教育的西格利特抓来问下射手座究竟是怎么带孩子的?
“不是我的错。”小宇宙通讯飘飘荡荡的传入阿基利亚的耳中,“辅佐官大人您要知道贵族这种存在,可不是三年能够改造的。”
嘴角抽抽的将目光转向一边立蜡烛的射手座圣斗士,顺便扫过两边为了迎接新的同僚而结集的年轻黄金们,阿基利亚将目光转回半跪在圣衣箱边的年幼战士。
“拜伦,你愿意发誓效忠女神雅典娜,并且为了女神与大地的正义和和平而战吗?”
温柔沉稳的声音从教皇座上传来,拜伦隐约的感觉到老者的视线透过了三重冠凝固在他的身上,似乎在搜寻他的本质。
没有什么好搜寻的,十三岁的少年弯起一个笑容。他没有相信过正义能做些什么,一直以来,他都是单纯的为了一个目的而变强。
“为了保护我的妹妹,我愿意。”
少年这样的回答,换来黄金们齐刷刷的目光。
“我明白了,阿基利亚,现任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我的辅佐官,就和先前所说的一样,决定权在你。”
灰发的老者微笑了起来,看着门厅外试图掩藏自己的少女湖蓝色的身影。
“拜伦,你要记得今天的话。”老者拉起少年的手放到双子座的圣衣箱上。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双子座的黄金圣斗士。”
目送着金色圣衣套在少年的身上,阿基利亚敛起了微笑。
“也是雅典娜的圣斗士。”
——双子之章 FIN——

luobo 发表于 2010-1-22 23:46

双子真是习惯性纠结啊。我喜欢妹妹。。。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X1.5 Archiver·改   © 2003-2013 荆棘花园·改